正在阅读: 【专访】“社畜”杨迪:搞笑的人没有坏心眼,他们只是为了让观众笑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专访】“社畜”杨迪:搞笑的人没有坏心眼,他们只是为了让观众笑

快乐就是单纯的快乐,不是“喜剧的内核就是悲剧”那一类陈词滥调。

图片来源:杨迪微博

记者 | 刘燕秋

“我好不容易得到这些机会,根本停不下来。我就是舍不下很多东西。”在最新一期《仅三天可见》里,杨迪这样感叹道。

当初节目组找到他,问他想不想跟阿雅录一期节目,两个人一起相处三天。一听到嘉宾是阿雅,杨迪立刻就答应了。这是他学生时代的偶像,“阿雅姐所有的歌我都会唱,她的节目我几乎都看过,那是我大学时期每周都要看的东西”。

有趣的是,节目呈现了两代搞笑艺人截然不同的人生状态。早年间的阿雅活跃在各档综艺节目里,努力逗大家开心,但超负荷的工作让她开始质疑工作的意义,于是她辞职游学,而后转向做《奇遇人生》这样的心灵治愈节目。当她看到活得宛如综艺圈“社畜”的杨迪,难免会想到年轻时的自己。

但那样的转变不会是杨迪的选择,至少在这个阶段不是。他也并不觉得工作是负担。虽然已经35岁,他仍然享受当下这种忙碌的生活。他的日程排的满满当当,今年不算担任飞行嘉宾的节目就有六七档。去年,在一家媒体总结的2020年参加综艺节目数top10艺人排行中,杨迪以11档节目数排在了第一。

工作于他而言不是消耗,而是一种快乐。快乐就是单纯的快乐,不是“喜剧的内核就是悲剧”那一类陈词滥调。“喜剧哪有那么多内核”,在节目里,他脱口而出。“当然不是每个节目你都是觉得乐在其中,但是至少70%的工作都让我觉得很快乐。”杨迪告诉界面文娱。

图片来源:《仅三天可见》微博

做搞笑艺人的想法很早就萌生了。2005年,还在上大学的杨迪与周翔宇以“羌族双煞”为名拍短视频,恶搞《白蛇传》《爱情大魔咒》,在网上收获了一批粉丝。崭露头角是在2010年,那年他参加了东方卫视的《中国达人秀》,开始被更多人知道。

但成名之路尚需时日。在那段蛰漫长的蛰伏期里,杨迪的工作一直没有完全断过,没有工作会让他心慌。“那个时候确实要靠别人给你机会,当没有活动找到你的时候,可能大约有十来天都闲着,我闲了最久的阶段是2014年7月,一个月都没有接到一个工作,心里会慌,但我知道自己不会永远这样闲下去。”

他终于等来了的自己时机。2016年,杨迪碰到了“贵人”谢娜,加盟了谢娜主持的节目《娜就这么说》助演团,在那之后,他又录了《偶滴歌神啊》和《火星情报局》,慢慢火了起来,成为了各大综艺的常客。时至今日,工作人员会在录节目前专门拜托杨迪,“杨老师,今天这个效果就靠你了”。他对自己的事业也有了更宏大的规划——找一帮志同道合的综艺人,做一个自己的IP。他觉得自己已经成功了,“因为我完成的就是我的从小到大的梦想,我特别高兴,所以我也不谦虚了”。

过去,国内很少有像杨迪这样专门录综艺节目的搞笑艺人,在这个尚未完全职业化的行当,他或许是取得成就的第一人。界面文娱和杨迪聊了聊自己综艺生涯的苦与乐以及对行业的看法,以下是对话内容,界面文娱略作编辑。

界面文娱对话杨迪

搞笑的人没有坏心眼

界面文娱:搞笑艺人这个行当目前在国内娱乐圈的地位不算高,你觉得问题出在哪里?你会担心自己被评价没有代表作吗?

杨迪:这是国内市场的问题,大家可能会觉得和拍电影、电视剧相比,录综艺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但实际上,录一些真人秀会比较简单,就记录你的生活就好了,录像《火星情报局》那种聊天场的节目其实很难,会比较考察你的反应能力。像陈赫他们来录完以后都说《火星情报局》是综艺场上的黄埔军校。

过去国内没有人真正以综艺作为自己的职业,对我来说,不管别人怎么看待,我现在自称是一个综艺人,录综艺就是我的主业,就是这样。而且现在大家提到我都会说,杨迪,我看过你的什么节目,在那个节目里有什么名场面,我觉得综艺节目就是我的代表作,这一点我还是比较自信的。相对而言,现在拍电影反而不太确定,耗尽心血拍好几个月,但是最终看到的人可能没有那么多,当你的付出没有那么多成果的时候,确实还是会让人很难过。

所以你说的这个问题在我眼中看不会成为问题。首先,我喜欢录综艺,而且我真的非常享受录综艺的过程。其次,对我个人而言,录综艺所带来的反馈感要强于拍电影。

界面文娱:在《仅三天可见》里,你说后面希望集结一个搞笑艺人联盟,能展开讲讲吗?

杨迪:现在这个领域比较成熟的像日本的吉田本业,整个公司的艺人都是搞笑艺人,这群人就认认真真专门做喜剧这个行当,包括美国的《周六夜现场》也是一套班底。

他们的搞笑艺人真的就只干搞笑这件事情,而起形成了自己的IP,比如说《周六夜现场》这群人他们可以拍短剧,可以演电影,大家都对他们很熟悉。但在中国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完全形成这样一个体系。我们这边可能演员也可以来录综艺,歌手也可以录综艺,就不会分得特别细,大家都是交织而行的,所以我就很希望把一群真真正正非常适合做综艺的人集合起来,咱们真的踏踏实实就干这件事情。

界面文娱:你最早是因为拍搞笑短视频在网上走红,在你看来,短视频是否经历了一个内容迭代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你觉得观众的审美发生了哪些变化?

杨迪:其实追溯到我们那个年代的短视频跟现在的差距也没多大。以前对嘴型唱歌,现在好多人也在对嘴型唱歌,其实来来回回都这些事儿。但是现在大胆在网络上展示自己的人比我们那个年代至少多了100倍,制作也更精良,各种风格就出现了。所以我们其实是赶上了没有那么多人做短视频的时候,当时可能拔尖的就几个,现在要出头就比较难。

图片来源:杨迪微博

杨老师,今天这个效果就靠你了

界面文娱:你在搞笑艺人生涯中遇到过的最窘迫的情境是怎样的?当时是怎么化解的?

杨迪:有时候会碰到有些人不是特别能开玩笑,但我们必须要开玩笑。我已经很滴水不漏了,但有一些完全不是综艺场的人多多少少就会觉得,好好说着话为什么讲这些有的没的,他们完全理解不了,但这种时候你真的不能被他们的状态所影响。我认为自己做的很多事情,观众是能明白的。

界面文娱:刚开始工作的阶段,如果碰到一些资历更深的前辈,会不敢开他们的玩笑吗?

杨迪:我还好,镜头一开,谁都可以开玩笑。只要你把握好分寸感,因为搞笑很多时候就是一种冒犯的艺术,你多多少少还是要去冒犯一下别人。

但是早期确实会碰到那种你说的情况,比如有一次我提前去拜访前辈的时候,节目组让我准备了三段,结果带去给前辈主持人演的时候,他都不看你,他就对着那个带你去的导演说,你确定他要演这么多吗?那个场面是非常尴尬的,但最后节目组还是安排我演了。那一刻我就坚信,将来如果有新人来拜访我,或者需要我帮忙,我一定会帮他们,给他们制造一个非常轻松的氛围,我会跟他们说,没关系,你怎么演我都会帮你兜着,你就大胆表现。我千万不要成为那个前辈那样的人。昨天录《火星情报局》,我还帮他们帮衬,趴在地上之类的都在所不惜,最终目的是为了节目好。搞笑的人没有坏心眼的,他们只是为了让观众笑。

界面文娱:面对一个接一个的工作,被工作推着走,在这种高压工作状态下,在节目里,你看上去仍然很有活力,保持精力旺盛的秘诀是什么?

杨迪:比如说现在录《火星情报局》《萌探探探案》这类节目,对我来说不像在工作,因为很好玩,我平时休息的时候我也会去玩密室和剧本杀,再加上我还可以选择自己想要扮演的角色,对我来说就是一个很享受的过程。当然不是每个节目你都是觉得乐在其中,但是至少70%的工作都让我觉得很快乐。

界面文娱:虽然你做的一直都是自己比较感兴趣的工作,但是日复一日,你会不会有那种热情枯竭的感觉?

杨迪:就还好,因为综艺的变化很多样,每次录都会有新发现,综艺本身就是为了笑,我们在节目上做搞笑的事情,经常自己都觉得好笑,笑得不得了,所以我目前为止都还行。

界面文娱:在《仅三天可见》里,阿雅反复给你建议,希望你懂得选择,在你看来,自己现在到了那个需要改变的时刻吗?你自己有想要改变的动力吗?

杨迪:阿雅姐会觉得你天天在工作,肯定没有时间去学习和积累,但其实你看我这几天在这么繁忙的工作当中都已经看完三本书了,看了《清平乐》的原著《孤城闭》,最近又在看《奇风岁月》,其实我刷短视频刷的比较少,坐车从酒店到工作现场,晚上睡觉之前上洗手间的时候,我都是在看书。当然,我可能没有办法像雅姐那种真正停工一年去游学,那种暂时不是我能去考量的事情。

总是有些记者问我,你怕不怕观众审美疲劳,有没有想过蛰伏一段时间?我特别想说,我好不容易凭借自己的努力获得这么多工作机会,能展现在大家面前,我前面一直在蛰伏,现在怎么可能又蛰伏?

界面文娱:那你是怎么看阿雅的这种转变呢?

杨迪:因为她喜欢做现在的事情,喜欢就愿意去做。万事还是以喜欢为主,包括我经常会跟很多年轻的朋友说,祝福大家未来都能做自己喜欢做的工作,还能养活自己,这就是最好的状态。

界面文娱:如果碰到那些不是很感兴趣的工作任务,你是怎么说服自己去一个比较职业的态度去完成的?

杨迪:我还是保持着那种热情去做,也不用说服自己,因为你必须做,可能多多少少会觉得有点着急,但是录还是按照正常的方式去录,你不能有亲疏之感,节目不喜欢就随便给他搞搞。我跟别的艺人不一样的点在于,录之前导演组就会专门跟我说,杨老师,今天这个效果就靠你了,或者今天你得调动一下大家,我说好的好的。所以我会感觉到压力,要说什么效果我也不能特别保证,但是我反正会尽力而为。

界面文娱:你更多是按照剧本去抛梗,还是更多靠即兴发挥?

杨迪:如果都写在本子里那就太无聊了。大家有时候会觉得怎么一直都是杨迪在说话,那是因为我非常认真投入在了节目当中,比如录《火星情报局》的时候,不管谁讲故事,我绝对不会在旁边说小话,我都在听他说话,一旦抓住他言语中可以插梗的部分,我就会插话,至于后期怎么处理就是后期的事了,保留的我的部分越多,说明我那些是有效内容。早期录节目的话大家都会觉得我好聒噪,现在没有这种情况了,更多人会说杨迪一说话我就想笑,说明大家认可这种方式了。

界面文娱:说明你找到属于自己的表演风格了?

杨迪:对的,反正你就得认真倾听,才能及时给出一些反应。综艺哪算表演啊,首先我的段子、故事能让大家有共鸣,因为我经常讲的都是自己去排队,去什么餐厅吃饭,自己打车什么的,看节目的观众都会觉得我也是这样,我今时今日都很多事情必须得亲力亲为,我一定要去生活,才会有故事,我会把它记录到我的手机里面,在节目里把它讲出来,所以大家经常会看到我的很多热搜都是那种抠抠搜搜的,特别接地气儿的。

我尽量做到让大家觉得我没有那种距离感,这是搞笑艺人非常重要的一点。我在路上遇到的很多观众,他们都敢直接跟我开玩笑,直接讲节目上的一些梗什么的。也不是说故意给自己立的人设,因为我本身就是这种性格。

图片来源:《仅三天可见》微博

最痛苦的阶段就是很多工作走向不受你控制的时候

界面文娱:你今年35岁,会有年龄焦虑吗?

杨迪:还好,有的时候会觉得,啊已经35了,但是也没什么特别好焦虑的,身体也没有抱恙,我真的焦虑的事比较少,总体来说也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困扰。

界面文娱:那在之前的人生阶段有过吗?

杨迪:最痛苦的阶段就是很多工作走向不受你控制的时候,因为你得根据更大的艺人的时间来变动,然后就导致你可能为了配合其他艺人的时间,推掉已经聊好的工作。我那阵确实痛苦,我感到痛苦之后就会真地哭出来,然后打电话给朋友们,宣泄完情绪以后,我就会自己想办法处理。

比如说当时我没去成周星驰先生的《美人鱼》,就写了一条长微博讲清楚了这个事情的来龙去脉,但我最焦虑和痛苦的不是工作黄了,而是因为这个工作黄了,我会担心周星驰先生怎么看待我,所以我自己买了机票直接冲到《美人鱼》剧组现场道歉。我必须自己解决事情,通过自己的嘴巴来告诉大家真相是什么,这样我心里的石头才落地。包括我之前传出来的一些新闻,我也会第一时间拿起手机来拍一段视频,自己来解释,用我自己的语气、语调让大家知道真相是什么样子,解决以后我心里石头就落地了。这些就是我的困扰,都是小困扰,我会快速用自己的方式把它处理掉。

另一方面我也很感谢家里人的支持,因为有的时候你会看到周围一些朋友很痛苦,说最近妈妈生病了,可能未来这些事情会成为我的困扰,因为随着时间的迁移,生老病死是不可避免的,但你得服从人生的安排,未来到那个时候再说,现在不会去预先去想这些。

界面文娱:你会担心自己过气吗?

杨迪:目前为止我真的觉得还好,很多人认识我是从《中国达人秀》开始,2010年到现在,我事业上缓慢上升越来越好,到今年我切身感受到排节目时间都排不出来了。

界面文娱:《仅三天可见》那期最后,你和阿雅会互相去问,自己在对方眼中觉是不是好看,你现在觉得好看这件事情对你来说重要吗?

杨迪:其实不重要,完全是为了做梗。我其实很感谢自己的外貌特征,它反而成为我一个非常有标识性的记忆点,哪怕看了这期节目,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别人都会记住有我这么一个人。实际上之前我也没有为这个事困扰过,我也没有特别丑啊,只是相比来说不是帅哥美女的范畴。

界面文娱:你觉得自己现在算是成功了吗?

杨迪:真是不好意思,算,真的,因为我完成的就是我的从小到大的梦想,我特别高兴,所以我也不谦虚了。(笑)

界面文娱:既然觉得现在已经成功了,还会有接下去奋斗的动力吗?

杨迪:因为人不能总是在玩,在我看来,上班5天你才能感受到周末那两天的珍贵,连续玩7天,你会觉得7天都是一样的,现在有些东西不是我为财去争取的,成就感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我现在有时间的情况之下,还是喜欢自己构思、剪视频之类的,这种成就感是金钱买不到的。

界面文娱:但你有时间弄这些事情吗?

杨迪:你看我工作9点收工,睡觉前那段时间就是我最快乐的时间,我可以看一部电影或是看一本书。我一般都是坐高铁,在高铁上可以处理一些事情,那段时间也是我最快乐的时间。

界面文娱:我感觉你整个的状态就是一个特别职业的状态,你一直对自己有这样的要求还是后来慢慢养成的?

杨迪:因为我早期一直想干这行,就看了大量综艺人的表演,我发现观众只看台上最后呈现的是什么样的,所以千万不要水一水,观众多聪明,一定能看到的。所以比如说那时候录《快乐大本营》,我录了8期,有一个环节要演短剧,导演给了我一个本子,我当场就说不行,我演不了这个。后来我自己写了本子,写完之后因为娜姐(谢娜)明天才来,但这个本子如果娜姐那边没通过的话,我们就没办法安排道具。我为了让这个本子通过就自己走到娜姐家里,一个人分饰两角,把这个本子演了一遍,她觉得ok了,后来就在节目里播出了。录《仅三天可见》的时候,中间安雅姐过来看我拍的那些短视频其实都是商务,但我都必须得自己想好怎么拍,演的时候一定要非常卖力。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1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