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解除链接屏蔽,是劈开垄断冰川的利斧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解除链接屏蔽,是劈开垄断冰川的利斧

骰子已经掷下,中国正渡过科技垄断的卢比孔河,新的时代正在到来。

图片来源:Pixabay

文|锦缎研究院  牧之

据媒体报道,9月9日下午,工信部对屏蔽网址链接的问题作出行政指导。会上,工信部提出有关即时通信软件的合规标准,要求9月17日前各平台必须按标准解除屏蔽,否则将依法采取处置措施。

尽管在市场看来并无特别,但一切重要的事都是悄然发生的:这是破除垄断的真正大动作。

链接屏蔽的实质是体系的封闭性,系统的排他性竞争甚至垄断由此而生。这造就了一种囚徒困境:当一方选择发难之时,另一方只能应对,最终生成大量摩擦成本,并转嫁至全社会公共资源领域。

对投资人而言,垄断意味着价值,微软,谷歌,twitter,FB,不一一而足;但对社会进步和创新,封闭系统常常会在特定时期成为最大阻力,无数中小创业者因此殃及池鱼,严重阻碍科技创新与社会经济的良性循环。

开放永远打败封闭,有的时候需要创新精神和领航之路,如安卓vs苹果;有的时候则需要外力的一把利斧,如互联网开放法案。对沉睡已久的互联网来说,行政监管对游戏规则的改变划分了两个时代,骰子已经掷下,中国正渡过科技垄断的卢比孔河,新的时代正在到来。

01、独角兽的冰川时代

历史的教训就是人们从来不吸取历史的教训。黑格尔这句名言,至少在现当代科技产业里获得过验证。

1998年,是全球科技产业一个重大转折年份。这一年,名为亚马逊的网络书店开始销售其他品类商品;乔布斯重归苹果,并推出了一个果冻状个人电脑——iMac;两名斯坦福在读博士生,创立了一家名字奇异的公司:google;张朝阳从美国回到中国,建立搜狐,中国老百姓开始见证中国互联网产业的发迹……

不过以今天的视角回溯,以上所有这些事件的后世影响力,都不抵同年发生的另一件事:美国联邦司法部和20个州的总检察长,对微软公司(NASDAQ:MSFT)发起了反垄断诉讼。

最终,联邦上诉法庭在没有推翻初审法院对垄断事实的认定的情况下,与微软就惩罚方式达成了和解——微软被强制向第三方软件开发商开放Windows操作系统的应用程序接口 (API),同时微软不得在windows上对安装Java设置任何障碍。

从事件的基本事实框架来看,这起诉讼主要涉及微软与彼时两家独角兽公司之间的战争——网景与Sun。前者开发了全球第一个商用浏览器Netscape Navigator;后者则发明了互联网时代的第一程序语言Java。

这两家公司的产品有个共同点,他们都试图通过打造某种标准化、跨平台的中间件 (middleware,对网景来说是浏览器,对Sun来说是Java和Java虚拟机),来实现用户与应用程序的交互。

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浏览器产品已经占据80%以上市场份额的网景,与Sun组成了战略同盟,在网景浏览器上面预装Java运行环境。当时业界普遍认为,随着网站的繁荣,网景浏览器将成为新的事实上的“操作系统”,而Java将成为新商业时代的最底层语言。

显然,这是微软无法接受的。于是一场巨人与独角兽之间的战争,随着微软通过对市场支配地位的滥用,而陷入完全不对称的态势之中:一方面,微软威逼利诱主机生产商安装绑定IE浏览器的windows操作系统;另一方面,微软在自己的操作系统产品上主动屏蔽Java技术同时,胁迫其他产业从业者停止协助Sun对Java这个新兴技术进行改进。

可见,互联网科技时代“二选一”“链接(接口)屏蔽”滥觞,是可以追溯到微软身上去的。

尽管微软败诉,但阔日持久的诉讼纷争,还是客观上造就了一个“独角兽的冰川时代”:

在不对称竞争中遭遇重创的网景,市场份额在短短数年滑落至个位数百分比,后于1998年11月被美国在线收购;2003年7月,在获得微软7.5亿美元判赔2个月后,网景被母公司美国在线解散,大部分程序员被解雇,网景的标志也从办公大楼中去除。

再看Sun,虽然商业寿命更长久,但Java的商业预期却早已在巨头的断链封杀策略里泯于众人。

引申来看,围绕浏览器与Java技术,又有多少中小创业者在这场纷争中成为殉葬品,同样令人唏嘘。

时光倏忽20载,在互联网进入下半场之后,已经触达天花板的用户资源开始大幅集中,生态的失衡,亦使我们愈渐发现这样一个事实:独角兽的冰川时代不知不觉间再度降临了。

在彼得·蒂尔(Peter Thiel)的观点中,toC互联网的创新已经宣告终结:“如果苹果的创新,只能是将摄像头从顶部挪到底部,证明苹果已经无甚新意”。

苹果的创新窘境有其底层逻辑:苹果的封闭系统本身就是原因,随着互联网人口红利的消失,新的APP获客成本越来越高,苹果的市值增长几乎完全来自于1-N的增长和市值管理回购,与从零到一的颠覆式创新几乎毫无关系。

回归到“链接屏蔽”问题,底层的核心逻辑其实如出一辙:当平台经济成为一个商业时代的主流,在获取利润这个问题上必然会出现重大的意识形态分歧——躺赚与创新,总归要有一方在利益博弈中位居下风。

在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流量平台时代,各大流量平台一个近乎作弊的游戏玩法是,无需费脑筋去创新,只要将那些已经崛起的新选手重金收购即可,小企业的创新就此终结。

对平台经济巨头来说,流量收割产生的天量现金流和封闭系统的有效吓阻,足以让众多创业公司更愿意直接接下大号支票,选择轻松的站队之路,而非在内容和技术创新上不断投入时间和精力。

也许会有不同观点这样反驳:去看下今年中概股的IPO数量吧,已创下数年新高,这哪里算得上独角兽的寒冬?对此,我们的建议是,请不妨打开他们的股东名单,看看有多少背后没有这些平台经济巨头的财力与流量扶持。这,不过就是独角兽的冰川时代的另一个剪影罢了。

02、气候的变化,新的独角兽集群即将诞生

链接传播本身的成本很低,但门槛也在逐渐加高。曾经一度有机会海纳百川的微信,屏蔽了抖音和淘宝,甚至演化出可笑的火星文口令,逃避无处不在的屏蔽字段搜索。但随着开放令的开始,这一变化看似微不足道,互联网环境翻天覆地的改变却将由此诞生:

首先,无论是发明了火星文口令的淘宝抖音,还是未来可能会崛起的新流量平台,曾经一度封闭的社交流量将可以不断被其他平台所使用,用户迁移也变得更加轻松。

腾讯曾经为段永平啧啧称赞的网络效应垄断,如果政策落地,将变得异常困难;但是从另一个层面讲,一旦这种无意义的互相拉黑的内卷游戏终结之后,技术和内容创新的时代才真正到来。哪里内容更优秀,哪里就会吸引真正的互联网用户。

此外,动辄内容中性,坐收流量红利的经济模式即将终结。

随着内容提供商减少对微信的严重依赖,提供内容的供应商可以更低成本获得更多的流量池。无论是大数据杀熟,还是一度盛行的平台二选一游戏都难以持续。

在这个关口,投资人可以大胆猜测,全平台转发的效率大幅提升之后,跨平台的超级内容创作者将会成为这个时代的规则制定者。

而这件事的草蛇灰线,其实是改变了平台型企业和内容型企业的估值逻辑:今年垄断型互联网平台的资本市场表现已经说明了一切。

第三,平台经济学的变迁,最终利好的是互联网用户。

还记得那个无需识别火星文,无需下载无数 app,无需分平台购买1万种会员的时代吗?

随着内容生态的竞争而非流量竞争重回江湖,对曾经陷入流量陷阱的音乐流媒体如腾讯音乐,视频平台如爱奇艺等反而是巨大利好。

一个鲜明的例子是,在快递加盟商派费被法律固定之后,快递行业竞争格局迅速稳定下来,整个快递行业的竞争从恶性转为良性。同样,内容提供的价值远远超过流量明星,内容平台的内容良性竞争才刚刚开始。

对于有长期思维的创业者来说,这个游戏里他们将占尽天时:对于烧钱垄断市场,一劳永逸时代已经过去。

智者修路,愚者筑墙。隔绝者自绝于人,接纳者融汇百川。随着平台间的迅速打通,内容竞争将成为常态,消费者将无需在诸多平台中做选择题,内容的打通让消费者可以选择“我全都要”:精彩的抖音短视频将能通过微信实现分享,而淘宝好物也不再需要通过火星文传递,在内容的良性竞争中,消费者可以坐拥红利。

不仅如此,以打击恶意营销为名选择封闭系统,大行垄断之实的平台来说,此刻,恶意营销已经不能成为垄断系统的挡箭牌。

无论是平台从技术层对恶意营销的应对,还是监管层面对恶意营销的全新态度,互联网长期存在的恶意营销并不能借助反链接屏蔽死灰复燃。长期看,我们投资人应当看得到监管和平台的诚意。

第四,气候的变化,新的独角兽集群即将诞生。

尽管网景成为了殉葬者,但若没有22年前的微软反垄断案,谷歌可能早已被扼杀——“既然任何人要想登陆谷歌的网站必须先在浏览器的地址栏打入www.google.com,微软有100种把谷歌按在地上摩擦的办法。”

作为天然的潜在竞争对手之一,在谷歌的崛起过程中,微软为什么没有启用当年对付网景的手段?“正是因为这个反垄断诉讼,才会有现在的Google。没有别的理由。” 当年代表网景公司的反垄断律师Gary Reback说。

分析哲学奠基人之一路德维希·维特根斯曾说过这样一句箴言:“你必须说出新的东西,但它肯定全是旧的”。解除链接屏蔽,某种程度上对应着微软的那一段往事。在那段往事之后,互联网经济随之蓬勃而起,一批新生代技术创新独角兽应运而生。

气候的变化,意味着生态的重构,新的独角兽集群即将诞生,亦是周期的再度复元。

参考资料:《反垄断开启全球科技产业数十年未有大变局》,作者: 卢蔚;来源:锦缎。

本文系基于公开资料撰写,仅作为信息交流之用,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