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逐梦演艺圈,谁能比《网球王子》更努力?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逐梦演艺圈,谁能比《网球王子》更努力?

偶像化的热门IP能有好“钱”途吗?

文|ACGx

于9月3日在日本上映的《网球王子》新剧场版《龙马!The Prince of Tennis新生剧场版网球王子》(以下简称“新剧场版”),上映近2周获得了1.23亿日元票房。在部分粉丝看来,不高的票房是意料之中,毕竟这部剧场版自PV开始,就遭受到老粉丝的各种嫌弃。

新剧场版备受诟病的原因不只是因为魔幻化的网球比赛画面,整部电影所采用的3D CG画面、相对廉价的角色建模、揉入大量歌舞情节都没法令老粉丝接受。从“龙樱”二人合唱,到人气角色团体在比赛现场进行歌舞表演,以及龙马和美国混混的街头Battle,老粉丝们一边心疼皆川纯子老师学英文RAP,一边骂担任剧场版兼职的漫画作者许斐刚“想圈钱想疯了”——据官方消息,剧中的8首歌曲依旧由许斐刚包办。

这边是核心老粉丝在社交平台上无力吐槽,另一边则是众多女性粉丝大力捧场。

“如果问到越前龙马除了网球外还擅长什么,那大概就是当偶像了吧。” “大爷好帅!”在对剧场版的各种议论中,绝大部分话语权掌握在女性粉丝手中,显然她们关注的是角色。

从《网球王子》到《新网球王子》,这个IP一直以来都想抓牢女性粉丝。随着衍生内容的全面开花,故事的疲软,更偏向偶像化的新剧场版登场,足以体现类似《网球王子》这种成熟IP想要持续下去,内容很难再占绝对主导地位,反而成为了商业开发的附属品。这种方式是不是涸泽而渔,或许只有时间才能证明。

情节热血、角色鲜活的《网球王子》

体育题材一直都是日本动漫市场的一个大类。动漫所拥有的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对作品里跌宕起伏的比赛过程在高度还原的基础上加上些许夸张感,带给日本读者、观众以及全世界的动漫爱好者难以名状的热血与震撼。几十年来,在后续的作品创作中,创作者们各出奇招,体育题材动漫不再是单一的热血对抗,糅合进其他元素而让作品在人物、故事等方面呈现出多元化。

于1999年开始在Jump上连载的漫画《网球王子》,凭借对网球比赛细致严谨的再现,凸显了网球运动的青春热血,以时刻闪耀的体育精神收获了大量青少年读者认可。

作者许斐刚对笔下每一个角色鲜活的刻画,赋予了角色独特的个人魅力,再加上高颜值的设定,使得这部作品也深受女性读者喜爱。

看似态度嚣张的越前龙马会为初识的堀尾打抱不平;“眯眯眼”的经典角色之一不二周助,看似随和实则腹黑;外表阴沉让人害怕的海堂薰对小动物有着别样温柔……总会有一个角色吸引你。在剧情推动下,角色越加丰满立体,让大量“女友粉”“妈妈粉”“CP粉”沉浸其中。

实际上,这正是体育漫画作品的魅力,一方面可以通过和体育项目相关的故事吸引青少年读者,另一方面极具魅力的角色能够让和体育运动不怎么沾边的女性对作品产生好奇。《网球王子》则是将这“两手抓”做到了极致的作品,漫画人气一路高歌,42部单行本总销量达到了4千万本,位居日本漫画单行本历史销量榜前列。在扎实的内容基础上,后续作品的衍生开发也是非常全面。包括电视动画、动画电影、OVA、广播剧、音乐剧、真人电影、小说、游戏、真人电视剧等衍生作品。

其中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网球王子》舞台剧(简称“网舞”),是其最具影响力的衍生内容。“网舞”所有人物设定都会按照漫画原汁原味重现,对于演员的选择也有较高要求,不仅要求外型俊朗,身高也要与角色相符。特别是针对在原作中戏份不多的角色,“网舞”更可以对角色关系与剧情进行补完,让粉丝更好的了解人物魅力。这对粉丝而言,可谓是“梦想照进现实”。

“网舞”是商业化成功的经典案例,不仅为日本演艺行业输送了许多优质艺人,如宫野守真、渡边大辅、古川雄大等,作品还通过多种渠道传播至海外,自2003年开始演出至今,“网舞”在亚洲地区积累了大量拥趸,甚至在美国也有不少粉丝。此次新剧场版的宣传活动里,“网舞”历代8位越前龙马扮演者齐聚一堂的照片,可以说是电影宣传的“大杀器”。

2008年,伴随着全国大赛落幕,《网球王子》故事完结。当漫画观众都以为这部作品会如其他体育题材漫画一样划上句号,没想到次年许斐刚的新作《新网球王子》在Jump旗下另外一本创刊5个月的月刊杂志《Jump Square》上开启的连载。

《新网球王子》开启连载,或多或少与Jump想要借成熟IP的续作去提升新刊销量有关。但是从故事上来说,将一部已经完结的体育题材动漫作品开启续作,这是否是一个好选择呢?

从漫画角色,到虚拟偶像?

体育题材动漫作品在创作上的最大特点就是取材于现实,不少体育动漫作品都会以主角尽情挥洒青春后的成长作为故事结局,以避免比赛为主的剧情陷入套路化。《新网球王子》在“避免套路化情节”方面显然做到了常人意想不到的突破。

如果《网球王子》从一开始就划分至“玄幻”类别,读者可能就图一乐、不会细究日渐离谱的战力设定,但是漫画为了长线连载,让原本较为写实的网球比赛逐渐进化为超能力技能对打,且设定越发脱离常人对网球比赛的认知范围,这就很难让老粉丝接受了。

实际上,在《网球王子》全国大赛时,网球少年们的招数就已经逐渐“玄幻”起来,全国大赛上手冢领域,不二的星花火,立海大的模仿幻术剥夺五感,英二的分身术,这些招数可以说牛顿棺材板都压不住了。作为续作的《新网球王子》扩大了比赛规模,一方面引入更多新角色,承托原有的角色继续成长,另一方面“骑马打网球”“黑洞绝招”“打外星人”“角色巨大化”等各种离奇内容,成了《新网球王子》和其他热血题材作品一比高下的新招数,引得不少粉丝吐槽:“《网球王子》只剩下了‘王子’。”

但是,对于维系《网球王子》商业活力的最大功臣——女性粉丝来说,她们对正在连载的《新网球王子》的猎奇剧情并不抱太大希望,反而更在意自己喜欢的角色在漫画和其他衍生内容里是否有足够热度——此次被新剧场版登场角色吸引的粉丝,便是其中一类粉丝代表。

官方对粉丝反馈的重视,会在内容层面的调整彰显出来,例如许斐刚会根据粉丝反馈并结合个人喜好调整、丰富人气角色个性;于2018年推出的手冢国光与迹部景吾对决的重制版OVA,也是由先前的“最佳比赛”投票结果而来;《新网球王子》与外星人对战时的人类代表队阵容,同样是根据投票选择出来的。

因此,出于对角色的喜爱,粉丝们愿意为了纸片人抢资源、争咖位。2019年以网络投票方式进行的“《网球王子》二十周年人气榜”总共获得了87万余票,首位不二周助票数更是高达10万。围绕角色们常年举办的“情人节巧克力榜单”计数活动曾于2014年短暂终止,原因只是编辑部被18万份巧克力塞满,但时隔两年后这个活动又再次复活。更不用说粉丝们围绕单行本、碟片销量进行的暗自较量,还有创作同人作品的“为爱发电”了。毕竟很少有粉丝能够抵挡住投票、氪金就能为角色争取戏份提升人气、为自己谋求福利的机会。

显然,“哥哥只有我们了”的心态,在动漫作品的粉丝群体中仍然适用。尽管《新网球王子》已经背离了体育题材漫画原有的精髓,但是角色们的塑造显然是成功的,其商业化潜力巨大。

开拓《新网球王子》商业前景的奇思妙想,则落到了“亲爹”许斐刚身上。被粉丝们戏称“主业歌手、副业漫画家”的许斐刚,于2015年签约集英社,成为首位出道的漫画家,不仅发行唱片,并且还举办个人演唱会。

多才多艺的许斐刚,可以说是“会画漫画的漫画家不如他帅,比他帅的不如他会作词曲,比他词曲写得好的不如他会画漫画”的多面手。由他亲自作曲作词的角色歌及应援曲在粉丝中传唱度极高,在2016年许斐刚领衔的《一个人的网王FES》演唱会上,舞台剧演员和角色声优都成为许斐刚的特邀嘉宾,而漫画里的人气角色们则化身3D形象与其共同演唱。

在日本成熟的娱乐体系下,如《Love Live!》这种多媒体偶像企划可以彻底联系起二次元和三次元,有着不输绝大多数日漫IP商业潜力的《新网球王子》显然也可以。

曾经《网球王子》单行本每卷均销售量可以达到百万,而近几年《新网球王子》单行本最低时销售量仅2万余册,对角色的偶像化运营,抓牢角色粉丝,可以说是《新网球王子》浮沉之中能抓住的最后一根稻草。

如今尽管有许多老粉丝毫不掩饰对许斐刚的埋怨与斥责,但以IP活力为评判标准,许斐刚执着的偶像化运营,或许能够为《网球王子》这个IP的持续发展带来新的机会。

在此次新剧场版中出现的3D CG角色,是许斐刚演唱会之后在《网球王子》故事中的首次亮相。而新剧场版中网球少年们边唱边跳的舞台剧风格,或许在向外界昭示,“王子”们在不久之后或许会涉足虚拟偶像行业。毕竟这是《网球王子》,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