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证券史上最重量刑! A股最大“黑嘴”被判19年,为首例利用盘后票实施抢帽子操纵案件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证券史上最重量刑! A股最大“黑嘴”被判19年,为首例利用盘后票实施抢帽子操纵案件

该案创下了A股操纵市场案件刑期的最高纪录,超过徐翔案。

来源:摄图网

中国基金报 安曼

逃亡境外8个月,刚回国一周就落网,A股最大的黑嘴教父吴承泽被判了。

据第一财经等多家媒体报道,2021年8月12日,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下称“金华中院”)对吴承泽等人操纵市场等违法案件做出一审宣判,主犯吴承泽被判处19年,并处罚金7903万元,另有团伙14人被分别判处2~6年不等刑期。

值得注意的是,A股首例利用盘后票实施抢帽子操纵的案件,该案创下了A股操纵市场案件刑期的最高纪录,超过徐翔案。

什么是“盘后票实施抢帽子操纵股票”?

据报道,吴承泽团伙,在2016年10月份至2019年3月20日的595个交易日期间,通过抢帽子交易操纵股票465次,获利2.7亿元,资金型操纵(联合、连续交易操纵)7只股票,获利2.6亿元,合计获利5.3亿元。

那么什么是盘后票实施抢帽子交易操纵股票呢?

盘后票,是指股市收盘后才发布、推荐给股民的股票。推荐的同时,荐股者还常常提示股民,“切勿追高!”就是这个看似“客观”的推荐,背后隐藏的是一条覆盖了信息发布、推广、交易和配资的黑色产业链。

抢帽子交易操纵是指是指证券公司、证券咨询机构、专业中介机构及其工作人员,买卖或者持有相关证券,并对该证券或其发行人、上市公司公开作出评价、预测或者投资建议,从而间接影响证券价格,从中谋利的行为。

联系到这次案件中,也就是吴承泽团伙提前买入某只股票,并通过盘后票推广,吸引散户买入,推高股价,然后反向卖出获利。

每天躺着赚几十万

据证券日报报道,金华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支队支队长蒋益群表示,“吴承泽自己承认,他推荐的股票已经100%符合预期,而且是全市场唯一的、在国内具有垄断地位的。每天躺着就能赚个几十万元。”

那他是怎么做到的呢?

判决书显示,2016年7月,吴承泽借用上海某投资咨询公司的投资咨询的牌照,成立了上海证券之星陕西分公司、四川分公司(简称“陕西证券之星”“四川证券之星”)。

2016年10月,吴承泽指使手下搭建了七个境外网站,用于发布盘后票(简称“盘后票网站”)。

在具体操作上,吴承泽、马允飞选好股票,由操盘人员买入,此后由身处菲律宾马尼拉的发布人员,在每个交易日11:30和15:00收盘后分别发布2只股票,即“午盘票”、“盘后票”,2家证券之星分公司则负责推广,诱导股民买入,拉升股价,操盘人员则在开盘后反向卖出获利。

图为盘后票网站截图 金华市公安局 图

盘后票100%上涨,股民成为会员就“亏钱”

据该案公诉人王波透露,盘后票网站最开始运作的时候,主要是由陕西和四川证券之星‘拱火’,宣传推荐这些股票,使得吴承泽推荐的盘后票上涨的确定性较高。

在有了确定性之后,便逐渐吸引大量投顾和‘黑嘴’进来。

到后期,基本上不用宣传,吴承泽发布的盘后票近100%能上涨。因为无数投顾和‘黑嘴’会把这些股票推荐给会员或潜在会员,吸引大量散户资金买入。

在吴承泽的数个罪名中,还包含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

判决书显示,2016年年底,吴承泽从他人处获取一个存储有手机号码、短信等公民个人信息数据库的移动硬盘,包含手机号码等信息397.86万条,其中能够与其他信息相结合识别特定自然人身份手机号码的公民个人信息61.45万条。吴承泽将这些信息提供给四川证券之星、陕西证券之星的负责人,用于推广盘后票、发展会员。

“每天,盘后票发布后,全国几万个投顾、‘黑嘴’打电话、发短信或微信推票,一天打几百个,总会有人试着买入。这些成交量极度萎缩的股票,只要买方力量稍微多一点儿,股价就会上涨。”蒋益群表示

股民们发现推荐的盘后票100%上涨,接着更大的一张网等着他们。

一位受骗散户透露,陕西证券之星业务员加他微信后,在交易日下午A股收盘后两三分钟告诉他一个代码,并称明天该股票会涨。次日该股果然大涨。随后他听从业务员的推荐,花2.6万元成为了会员,然后有“老师”来进一步推票。但是让他不理解的是,后来“老师”推荐的股票,买入后都是亏损。

面对他的不满,业务员继续向他推荐办理升级会员,于是他又花费1.44万元,升级后仍然是亏。然后又要升级,又花了1万多元,还是亏钱。

大量像这位受骗投资者一样的散户不会想到,自己早已沦为吴承泽团伙“抢帽子”交易里面的“接盘侠”。

曾因“黑嘴”外逃海外,回国后成为“盘后票教父”

本次判决的交易数据主要集中在2016年到2019年期间。事实上,吴承泽在此之前,就因为在电视上当“黑嘴”而逃亡海外。

此前,吴承泽在四川卫视电视台《天天胜券》栏目做“黑嘴”,提前建仓然后在电视台向散户推荐股票,自己套现获利。在被证监会调查并移送公安机关后,吴承泽出逃海外。

之后因父亲病危,2016年1月12日,吴承泽向南京市公安机关投案,后由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判决。

南京中院2017年判决其犯操纵期货市场罪,不过这次单处罚金,判处罚金人民币2760万元。

尽管有了前科,但吴承泽并没有收手。与上一次在电视台堂而皇之做“黑嘴”不同的是,这一次他采取了更为隐蔽的方式。

他采用上述在海外建“盘后票”网站,并采用对倒、拉抬等手段,开展了一段时间的资金型操纵,造成盘后票100%上涨的假象,吸引更多资金流入和股民的注意。

通过全国几万名投顾、黑嘴们的扩散,吴承泽团伙的盘后票影响力越来越大,吴承泽又让手下做了多个网站,一方面躲避监管部门调查,另一方面扩大“盘后票”市场份额。

“我是全国影响力最大、最成功的盘后票网站。很多盘后票网站从我的网站转载。”吴承泽曾对办案人员称。“抓我就对了!抓了我等于打掉了全国‘黑嘴’产业链的顶端。”

2018年再度逃亡海外

十分隐蔽的吴承泽是怎么落网的呢?

据办案民警透露,吴承泽案件线索来自罗山东操纵市场案。在办理罗山东案件时发现,罗山东买完股票之后需要出货。但是由于买入的股票数量太多,自己出不了货,就经常找‘黑嘴’合作。出货其中一只股票的时候就找到了吴承泽。

据了解,2018年初,吴承泽帮罗山东出货“君禾股份”,仅推票费就收了400万元。

2018年7月,调查组将吴承泽作为普通调查对象,就罗山东案拨打了他的电话。

吴承泽接听电话后,得知是调查人员要求其配合调查,他立刻声称自己不在当地。挂掉电话,他就立即收拾行装奔赴机场,并指挥其他人转移资产、清理账户、清理操盘点。

2019年3月份,吴承泽悄悄回国。

“自吴承泽从深圳入境后,其行踪一直都在公安部门的掌握中。”办案人员表示。

2019年3月20日,吴承泽回国一星期后,公安部门开始收网行动。

“当天上午10点左右,金华市公安局组织192名警力,会同证监会稽查人员69人,分赴成都、西安、南京、重庆、深圳、河南上蔡、广东汕头、江苏宿迁等八地,对5处疑似操盘窝点、3处黑嘴窝点及18名预抓捕对象开展联合收网行动。

当天上午,18名预抓捕对象到案17名。吴承泽团伙终于被一网打尽。

图为抓捕当天各地现场图片 金华市公安局 图

面对证监翔实的调查、公安扎实的取证、公诉人严谨的检控,吴承泽等人在一审的最后环节,全部认罪认罚。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