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诺兰转投环球影业,华纳“背叛”了他?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诺兰转投环球影业,华纳“背叛”了他?

对于这位站在最前线拥护院线的导演来说,华纳同步上映的策略等同于背叛。

克里斯托弗·诺兰在《敦刻尔克》日本首映礼,图片来源:华纳兄弟官方微博

9月14日,据外媒Deadline独家报道,导演克里斯托弗·诺兰将转投环球影业制作他继《信条》之后的新电影。这是一部讲述二战时期“原子弹之父”罗伯特·海默研发原子弹过程的电影,预计2022年初开拍。这也意味着,从本世纪初由华纳兄弟发行的《失眠症》到去年的《信条》,双方20年来9部作品的紧密合作关系将就此告一段落。

在过去的20年里,诺兰和华纳共同打造了多部兼具商业性和艺术性的经典电影,如《星际穿越》《盗梦空间》《蝙蝠侠》三部曲等等。在与华纳的合作中,诺兰享有很高的创意控制权,而华纳也长期支持他坚持实景拍摄和使用胶片等传统影人理念。

据这篇Deadline独家报道,诺兰还是有和华纳兄弟影业主席托比·艾默里奇(Toby Emmerich)和华纳传媒CEO Ann Sarnoff 讨论过他的新电影。可是最后进入正式商谈的只有环球影业、索尼影业、Apple Studios制作公司和派拉蒙影业。

9月15日,《好莱坞报道》的一篇报道详细地描述了各大片厂与诺兰协商的细节。诺兰对这些潜在的新合作方开出了不少要求。这些要求包括了绝对的创意控制权、至少100天的院线窗口期、约1亿美元的制作预算、约1亿美元营销费用、20%先期总票房,以及在影片公映前后三周内,公司不能发行其他新片。

9月10日,当时派拉蒙因为母公司ViacomCBS决定聘请更擅长流媒体业务的尼克儿童频道Brian Robins来接管电影制作业务,取代原来的主席兼CEO吉姆·吉亚诺普洛斯(Jim Gianopulos),而正处于动荡当中,并且派拉蒙的新领导的发展路线与传统影人诺兰所提出的要求不符合。因此,派拉蒙最早退出这场竞争。

Apple Studios对于进军电影市场非常有野心,并且也和马丁·斯科塞斯、史蒂文·斯皮尔伯格等知名电影人在合作中。虽然他们愿意提供院线窗口期,但距诺兰的要求还有一段不小的距离。

索尼影业和昆汀·塔伦蒂诺此前在《好莱坞往事》有过成功的合作经历。他们希望和诺兰一起打造既能在商业上成功又能在电影节受认可的电影。因此,索尼是这场“诺兰争夺战”中的一个有力竞争者。

环球影业主席Donna Langley和诺兰一直保持着不错的私交。环球影业此前也曾和华纳达成协议,取得《乐高大电影》的发行权。此外,他们邀请了原属华纳的华裔制片人林暐来到环球继续制作《乐高大电影》。这表示他们认可且赏识华纳电影创作者的能力。

图片来源:《乐高大电影》剧照

在疫情下,环球影业依然有着很强的全球院线发行能力,如今年在世界各地上映的《速度与激情9》就是很好的例子。此外,他们不像米高梅正经历着刚被收购的动荡。最后,这四家进入商谈的片厂只有环球影业完全答应了诺兰的要求,顺利成为了诺兰的新拍档。

9月18日,长期与环球影业合作的《第六感》导演M·奈特·沙马兰(M. Night Shyamalan)在推特上表示欢迎诺兰和环球影业的合作。他表示很开心看到一位他仰慕的朋友加入到这个大家庭,环球影业一直很支持他的电影在院线发行,而电影院体验是无可替代的值得一提的是,沙马兰的新电影《老去》(Old)正是由环球影业发行于今年7月登陆全球院线。

《老去》工作照,图片来源:M·奈特·沙马兰社交媒体账号

虽然诺兰提的这些要求在这个流媒体盛行的时代看似苛刻,但是绝大多数都是华纳给这位曾经的老拍档之前享有的权力。有了这么好的前东家,为什么诺兰还要转投他家呢?关键就在这一个“曾”字。如今的华纳兄弟顺应流媒体时代,不打算再如以往千依百顺地按照诺兰的要求。引发这一切的导火线就是饱受期待的《信条》票房表现不如预期,让华纳孤注一掷地采取同步上映策略,将资源重心转往流媒体HBO Max,触及了诺兰这位传统影人的底线。

2020年,受到新冠疫情影响,世界各地大部分的影院曾长时间无法营业。作为积极拥护院线的导演,诺兰曾在3月20日投书《华盛顿邮报》,谈论电影院存活的重要性。他在文中呼吁美国国会对电影院产业伸出援手。此外,他也希望人们可以重视电影院产业的真正含义,电影院不只是一个重要的社交活动,更能够提供工作机会与娱乐给大众。

此外,他也坚持《信条》只能在院线上映。2020年暑期各大电影纷纷撤档或延期上映之时,只有《花木兰》和《信条》依旧力挺院线。《花木兰》当时定于2020年9月4日在美国等有提供Disney+流媒体服务的地区选择线上公映,而在中国大陆等区域,才选择进院线。因此,实际上真正冒着疫情风险,硬着头皮在全球院线上映的就只有《信条》。IMAX公司CEO理查德·格尔丰德(Richard Gelfond)曾说过:“我不知道全美国还有谁比诺兰更努力想要让电影院营业,并在影院里发行他的电影。”诺兰几乎是凭一己之力想要复兴因疫情打击而濒临绝路的影院,虽然阻力重重, 但他所坚守的立场得到了业界尤其是院线经营者的嘉许。

另一边,这份近乎于偏执的坚持也不免引来反对的意见。8月22日,《奇异博士》导演斯科特·德瑞克森(Scott Derrickson)在《信条》于美国上映(9月4日)前发文呼吁美国人不要进电影院去看《信条》或者任何电影。他也在8月26日转发了一篇美国公共卫生专家劝说人们不要去电影院的文章以支撑他的观点。

8月26日以及27日,《信条》开始在英国、日本等地区上映。9月3日以及4日,《信条》则分别在美国和中国大陆上映。这部被寄予厚望的暑期唯一商业大片表现如何呢?美国本土票房仅收获5846万美元;海外票房3.05亿美元,共3.64亿美元。可以断定,这部仅制作成本就达2亿美元的大片在这种情况下肯定是赔本的。

华纳兄弟母公司AT&T的CEO约翰·斯坦基(John Stankey)在2020年第三季度电话财报会议上坦言:“《信条》的票房虽然谈不上成功,但是我们至少努力尝试了。” 诺兰则在11月3日接受《洛杉矶时报》采访时表达了自己对于这个票房结果是既惊喜又担忧的感受。惊喜的是,电影在严重疫情中还能得到3.5亿美元的全球票房,显示市场体系仍然健全,并应该继续提供新片来振兴市场。然而令他担忧的是,好莱坞制片厂可能会从《信条》经验中归结出错误的结论,拒绝看到市场的乐观面。

诺兰在向约翰·大卫·华盛顿讲戏,图片来源:《信条》工作照

从目前的结果来看,事情确实朝着诺兰所担忧的方向发展了。12月3日,华纳宣布取消院线窗口期,所有新电影在影院首映的同一天都可以在华纳新的流媒体平台HBO Max上播放。

《纽约时报》等多家媒体都报道称,2020年年末的大制作《神奇女侠1984》和今年《哥斯拉大战金刚》的主创人员都是在这项消息宣布前不到24小时才得知这一决定,所有人都感到十分愤怒。

作为华纳的老拍档,诺兰这次也毫不客气地批评华纳的行为。他发表声明批评这一同步上映的策略是“连最普通的华尔街投资人都看得出来在财务上根本毫无道理可言”。诺兰更在声明中指出,许多演员和华纳重要的工作人员在睡前还认为自己在为最棒的电影公司贡献才能,醒来却发现自己是在最烂的流媒体平台服务。

此时的诺兰和华纳之间的裂痕已经无法修补。牺牲院线,大力投入流媒体——华纳选择了诺兰最不愿意接受的发展思路。对于这位站在最前线拥护院线的导演来说,华纳同步上映的策略等同于背叛。

2021年1月21日,《华尔街日报》就曾提及诺兰对于这种同步上映策略非常失望,甚至考虑下一部作品不和华纳合作。4月23日,《华尔街日报》一篇对Netflix电影部门主管斯科特·斯塔博(Scott Stuber)专访中,斯塔博表示他和诺兰有过交谈,但是他无法满足这位院线拥护者要在全世界院线发行电影的要求。

7月7日,环球影业宣布新电影在电影院上映后四个月内只提供给该公司旗下Peacock流媒体服务,一改之前电影上映约六个月后上线至AT&T旗下的HBO电视频道和HBO Max的策略。这项协议涵盖了业内所称的“Pay-One”窗口期,即电影离开电影院后在流媒体服务或有线频道上播放的时间。这一时期通常持续18个月。环球影业和Peacock同意将窗口期分成三部分。在这18个月的时间里,新电影将在头四个月和最后四个月在Peacock上映。中间的10个月里,环球影业将向其他发行商授权该电影。这项策略相比于2020年底华纳激进的同步上映策略,显得更为温和。

华纳在8月11日宣布和AMC达成院线独家发行协议,恢复45天的独家影院窗口期,一改之前的姿态。可惜的是,尽管如此,也已经挽回不了这位曾经为他们创造无数辉煌成就的导演了。这也许是继昆汀·塔伦蒂诺离开因性侵罪行而身陷囹圄的哈维·韦恩斯坦转投索尼后,21世纪电影业界第二个最具震撼力的“分手事件”。影迷们或许再也无法在大银幕上见到“华纳出品,诺兰导演”这一经典组合所拍出的电影了。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