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德国大选前瞻:求稳氛围之下,谁来接默克尔的班?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德国大选前瞻:求稳氛围之下,谁来接默克尔的班?

联盟党的拉舍特和绿党的贝尔伯克屡屡犯错,使得社民党候选人肖尔茨反而最为接近默克尔的形象。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王品达

德国大选投票今日举行,执政16年之久的默克尔不再参选。这是德国战后首次现任总理不再寻求连任的选举。默克尔告别舞台中央,谁将接替她成为下任总理?德国又将向何处去?这些问题使得本次德国大选受到密切关注。

选前的民调中,社会民主党(SPD,简称社民党)后来居上排在首位,默克尔所在的基督教民主联盟(CDU,简称基民盟)与它在巴伐利亚州的姊妹党基督教社会联盟(CSU,简称基社盟)组成的“联盟党(基民盟/基社盟)”紧随其后,绿党居于第三。

目前选情比较胶着,社民党和联盟党支持率比较接近,谁最终排在前面仍很难说。新势力绿党赢得大选的概率虽不大,但也不容忽视。与往常一样,没有任何一个政党能单独取得议会多数。大选结束后,各党派之间就会开启组阁谈判,最长可达几个月之久。

三大候选人角逐总理之位

根据德国的选举制度,总理并非由选民直接选举产生。选民将选票投给议员和政党,总理在随后的组阁谈判中产生。目前,总理一职主要由支持率排名前三位的社民党、联盟党、绿党的候选人争夺。

中间偏左的社民党的候选人奥拉夫·肖尔茨(Olaf Scholz)有着丰富的政治经验,曾先后担任德国劳动与社会事务部长、汉堡市长等职,2018年起在默克尔领导下的“大联合政府”中担任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目前,社民党的支持率在25%左右,在所有政党中排名首位。

中间偏右的联盟党的候选人阿明·拉舍特(Armin Laschet)是现任北威州州长,十几年来在北威州担任过多项公职。作为基民盟党内中间派的代表人物,拉舍特今年1月在基民盟党主席选举中胜出,今年4月又被推举为联盟党的总理候选人。目前,联盟党的支持率在22%左右,排名第二。

重视环境议题的绿党推出的候选人安娜莱娜·贝尔伯克(Annalena Baerbock)是三位主要候选人中唯一的女性。她现年40岁,比肖尔茨和拉舍特年轻20岁左右,2013年起担任联邦议员,2018年起担任绿党联合主席。目前,绿党的支持率在16%左右,位居第三。

除了这三个政党之外,另有三个政党虽然无望角逐总理之位,但得票率很可能超过5%的门槛,在议会中占有一定数量的席位,在大选后的组阁谈判中具有一定的发言权,乃至进入联合政府。

自由民主党(FDP,简称自民党)旗帜鲜明地主张经济自由主义,在德国政治光谱中处在中间派或者中间偏右。其总理候选人克里斯蒂安·林德纳(Christian Lindner)2013年起担任自民党主席,自民党在他手中复兴。自民党目前的支持率在11%左右。

极右翼政党德国选择党(AfD)以反欧盟、反移民、反防疫措施而闻名,其推出的两名联合候选人爱丽丝·魏德尔(Alice Weidel)和蒂诺·克鲁帕拉(Tino Chrupalla)都是党内的强硬派。新冠疫情暴发以来全球极右翼选情受挫以及党内斗争使德国选择党难以在2017年大选的基础上更进一步。目前,德国选择党的支持率在11%左右。

左翼党(Die Linke)脱胎于前东德执政党统一社会党,是德国议会中立场最左的政党,对俄罗斯态度友好,要求解散北约。左翼党推出了珍妮·威斯勒(Janine Wissler)和迪特玛·巴特奇(Dietmar Bartsch)作为联合候选人,目前的支持率在6%左右,处于德国议会5%选举门槛的边缘。

平淡的选战,求稳的氛围

与往届大选一样,“无聊”仍是今年德国大选的重要特点,也是战后德国政治的永恒主题。虽然由于默克尔不再参选,下届总理人选产生了很大悬念,但主要候选人仍然普遍魅力不足,主要政党提出的新理念、新政策也不多,总体气氛仍是稳定、延续、维持现状。

德国选举往往不像其他欧美国家那样有着个性迥异的候选人和吸引眼球的选战,这与德国的历史有关。希特勒及其纳粹党给德国和全世界带来的灾难,使得个人魅力对战后的德国总理人选而言并非加分项。

战后西德首任总理康拉德·阿登纳(Konrad Adenauer)在1957年大选中提出的口号就是“不搞实验”。1974年至1982年担任西德总理的赫尔穆特·施密特(Helmut Schmidt)的话更为直接:“有想象力的人都应该去看医生。”著名历史学家、牛津大学教授提莫西·贾顿·阿什(Timothy Garton Ash)总结道,很少有国家像德国一样把无聊看得这么重要。

进入本世纪,长达16年的默克尔时代使得不少德国人更加迷恋“稳定”和“延续”。在她的领导下,德国大体上平稳度过了全球金融危机、欧债危机、新冠疫情等一系列重大危机,受到的损害比欧美其他主要国家更小。

这些成绩一定程度上掩盖了德国基建投资不足、国际角色不清晰等顽疾,使德国大选的氛围继续求稳。德国著名记者克里斯蒂安·霍夫曼(Christiane Hoffmann)就认为,默克尔的离任对德国人来说已经是够大的改变了,这加剧了选民的求稳心态。

另外,德国选举制度的特点也使得候选人之间的口水战不像美国那样激烈。由于选举后各党派之间要进行组阁谈判,候选人之间也需要留有一定体面。毕竟,一名候选人今天的竞争对手,明天就可能成为他组建的联合政府里的部长。

难以服众的拉舍特

在求稳心态下,默克尔在党内的接班人拉舍特原本希望毫无悬念地走向大选的胜利。但是现在,联盟党在民调中却落后社民党3个百分点。即使联盟党最终赢得大选,也很难出现2017年大选中领先社民党12个百分点的盛况了。

造成联盟党下滑的主要责任人正是拉舍特本人。他成为联盟党总理候选人的过程,以及随后他犯下的一些失误,共同造成了这一结果。

默克尔选择党内接班人的过程一波三折,最终没能如愿实现平稳交接。最初,默克尔2018年选定了同属党内中间派的安妮格雷特·克兰普-卡伦鲍尔(Annegret Kramp-Karrenbauer)接任基民盟党主席。但是,克兰普-卡伦鲍尔长期以来一直难以服众。2020年初,图林根州选举危机导致她下台,宣布不再参选总理并辞去党主席职务。

过了将近一年,基民盟才选举了拉舍特担任新一任党主席。但是在4月即将推举总理候选人时,基民盟的姊妹党基社盟的主席马库斯·索德尔(Markus Söder)公开与拉舍特竞争总理候选人之位。

索德尔的风格十分强势,在民众中间的支持率也高于拉舍特。基民盟高层一是因为担心索德尔及其巴伐利亚帮反客为主、抢班夺权,二是认为拉舍特更符合稳定、延续的大选氛围,这才推举了拉舍特作为总理候选人。但是,经此一役,拉舍特的威望已经大打折扣。

成为总理候选人之后,拉舍特在今年夏天德国洪水中的表现更是招致了广泛批评。7月17日,德国总统施泰因迈尔访问灾区发表讲话时,拉舍特却被拍到在总统身后大笑。这一画面曝光后,社会各界批评声音十分强烈,拉舍特最终为此道歉。

这些因素使得联盟党作为执政党在疫情中获得的支持率加分至今已经丧失殆尽。尤其是在7月中旬以后,联盟党的支持率一路下跌,一度跌至20%以下,直至最近才出现反弹。9月以来,不愿参与本次竞选活动的默克尔也开始积极为拉舍特拉票。

肖尔茨模仿默克尔

与拉舍特的衰落相反,社民党候选人肖尔茨近期则经历了一个后来居上、强势崛起的过程。

默克尔执政的16年中,有12年与社民党组成了“大联合政府”,包括过去8年的两届政府。社民党长期扮演默克尔“跟班”的角色,使其在选举中占不到优势,既无法完全享受执政党的红利,也不能放开手脚攻击默克尔及其联盟党。

这使得社民党近年来一直有衰落的迹象。2017年大选中,社民党虽仍是第二大党,但落后了联盟党12个百分点之多。从2018年到2021年夏天,社民党在民调中的支持率从未超过20%,还长期被绿党压制,位居第三。

但是,今年7月以来,社民党的支持率却飞速上升,到8月底已经超过了联盟党,排在第一位。

社民党的崛起与对手不断犯错有很大关系。拉舍特威望不足、失误连连,已经破坏了联盟党的形象。而绿党虽然在贝尔伯克成为候选人之后支持率短暂升至第一,但贝尔伯克随后就出现著作抄袭、简历造假等丑闻,再加上绿党的变革主题与大选氛围存在差异,于是绿党的支持率也下滑到了第三位。

相比之下,肖尔茨虽然也曾经有一些财税相关的丑闻,但这些丑闻要么距今太远,要么前因后果太过复杂,选民并不十分关心,竞争对手也难以借此吸引选民的注意力。这样,肖尔茨就在对手的不断犯错中成为了最大赢家。

另外,肖尔茨还巧妙地运用了他作为默克尔政府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的身份,将自己塑造成真正的“默克尔二世”的形象,在求稳的大选氛围中占得先机。

他在选战中称,作为财政部长,他得益于政府此前的预算盈余,能够在疫情暴发后拿出数千亿欧元支持经济。这句话的前半部分肯定了默克尔政府的政绩,后半部分又符合社民党中间偏左的形象,使得肖尔茨在努力强调自己与默克尔相似之处的同时又不至于疏远了社民党的选民。

同时,肖尔茨为了营造自己与默克尔相似的形象,可谓煞费苦心。8月末社民党发布的一则竞选广告中,正在讲话的肖尔茨的身后有着默克尔画面的投影。他甚至还曾经模仿默克尔标志性的菱形手势。

自身经营加上对手犯错,使得肖尔茨个人的支持率领先于拉舍特,社民党也在长期蛰伏后终于在民调中与联盟党平起平坐,成为总理职位的有力竞争者。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1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