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德国大选将开启:相比年轻人,老年选民更多了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德国大选将开启:相比年轻人,老年选民更多了

气候变化和环境是选民最关注的议题。其他热点还包括退休金、住房、新冠疫情、移民、教育等民生问题。

2021年9月21日,德国柏林,总理候选人的海报在街道上。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安晶

当地时间9月26日,德国将进行联邦议会大选。随着连续执政16年的总理默克尔卸任,此次选举也成为了德国近年来最重要的一次选举。

而今年选举的不确定性也大于往年。从4月开始,执政党联盟党(基民盟/基社盟)、中左派的社会民主党以及绿党不断在民调中起伏,都成为过支持率最高的政党。

在政党格局碎片化加剧之时,德国的人口老龄化也在加速:与2017年选举时相比,有资格投票的中老年选民人数与年轻选民差距进一步扩大,超过一半以上选民都在50岁以上。

选民的年龄也影响着政党的支持率。德国多项民调显示,气候变化是选民最关注的议题。把重点放在气候变化上的绿党得到了年轻选民广泛支持,但在德国全国,绿党目前的支持率在16%左右,排名仅第三。

一项对65岁以上选民的调查显示,近60%受访者表示年轻人关注的气候问题不会影响自己的投票决定。相比气候变化,经济和退休金是老年选民更关心的问题。

老年选民更多了

德国之声报道,今年德国有6040万人有资格参加联邦议会选举投票。这一数字比2017年时减少了约130万。

选民老龄化是德国多年来的常态,但现在老龄化的程度在进一步加大。

2013年德国联邦议会选举时,50岁以上选民首次占到一半以上。4年后,60岁以上选民占比为36.1%,30岁以下选民占15.4%。

联邦机构统计显示,今年的6040万可投票的选民中,高达57.8%为50岁以上,其中60岁以上选民占到了38.2%,高于2017年。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30岁以下选民仅占14.4%,低于2017年。

深蓝为今年选民占比,浅蓝为2017年联邦选举投票率。图片来源:德意志银行研究报告

在投票率上,2017年选举中,老年选民的投票率也高于年轻选民。60-69岁选民投票率有81%,70岁以上也有75.8%;而30岁以下两个年龄组的投票率均在70%以下。

更重要的是,选民年龄在一定程度上也影响了对政党的选择。

德国康拉德·阿登纳基金会今年就德国选民的投票行为发表报告。德国联邦议院选举选票有两部分,第一票是投给某一选区的联邦议员候选人,第二票则是投给党派。

报告显示,2017年选举的第二票投票时,虽然在每个选民年龄组中,对联盟党和社会民主党这两个传统大党的支持率均为最高,但年龄越大选民组对联盟党的支持率就越高。70岁以上选民中有约45%支持联盟党。

黑色为联盟党,红色为社民党,绿色为绿党,黄色为自由民主党,紫色为左翼党,蓝色为选择党。图片来源:康拉德·阿登纳基金会

绿党则在18-24岁选民中更有市场,有约15%支持;而在35岁以上选民中,年龄越大的选民组对绿党的支持率越低。70岁以上支持绿党的选民不到5%。

在2019年欧洲议会选举中,绿党拿下20.5%的投票,成为仅次于联盟党的第二大党。但对绿党支持度最高的依然是年轻选民。

18-24岁选民中有34%投给绿党,仅有约12%投给联盟党。但在60-69岁年龄组中,投给绿党的选民约占16%,另有32%选择了联盟党。

除年龄因素之外,收入、生活在此前的东德还是西德、教育程度等也影响了选民支持哪个政党。

对联盟党、社民党、绿党、自由民主党的支持主要来自经济更发达的西德,东德地区的选民则更倾向左翼党和极右翼德国选择党。德国政府今年7月发表的两德统一年度报告显示,东德的GDP依然比西德落后18%。

更关注国内议题

德国今年7月遭遇的“百年一遇”洪灾造成180人死亡。洪灾后,气候变化成为了热点议题。

随着议会选举投票即将开始,多项民调显示,气候变化和环境是选民最关注的议题。其他热点议题包括退休金、住房、新冠疫情、移民、教育等民生问题。

选民关注议题,前三为气候变化、退休金、住房。图片来源:INSA

联盟党目标在2045年实现温室气体中和,扩大可再生能源使用;社民党计划最早在2040年让德国的所有电力来自可再生能源,鼓励民众更多使用火车出行,支持高速公路限速。社民党与联盟党都计划在2038年淘汰煤炭能源。

以气候政策为重点的绿党则有更激进的计划。绿党寻求在2030年淘汰煤炭能源,在2045年之前实现室气体中和。

为此,绿党计划2035年前在铁路建设上投资1000亿欧元,让铁路逐步取代短途航空;同时大规模扩大可再生能源使用。今年3月公布的经济政策中,绿党承诺在未来10年内将5000亿欧元用于绿色经济转型。

绿党受到了众多年轻选民的欢迎。从2019年的欧洲议会选举开始,绿党的支持率就开始上升。今年5月初,绿党的支持率一度升至25%,超过联盟党和社民党,排名第一。从8月30日开始,六名抗议者开始绝食,要求各主要政党意识到气候问题的紧迫性。

但即便经历过7月的洪灾,绿党的支持率从5月开始持续下滑,目前位于16%左右,低于社民党的25%和联盟党的22%。

各党支持率。图片来源:政治新闻网
各党支持率。图片来源:YouGov

绿党目前的尴尬在于,部分环保人士认为绿党在气候政策上太保守,还有部分选民认为绿党“太绿”,将影响经济。

巴伐利亚州近期的一项调查显示,虽然大部分受访者把气候问题列为最关心的议题,但他们同时也反对政府在公共交通和可持续食品生产上投入过多。

阿兰斯拔研究所8月发布的民调还显示,超过55%的受访者反对政府为应对气候变化投入更多资金。高达89%的受访者认为德国企业无法在应对气候问题上做更多。

在对气候议题的重视程度上,选民年龄也是影响因素之一。

非政府组织德国自然和生物多样性保护联盟本月公布的民调显示,65岁及以上的受访者中,有59.1%表示在投票时不会考虑年轻人关注的气候变化问题。

调查还显示,对气候问题的关注随着选民年龄增大而减弱。在30-39岁受访者中,有40%在选举中关注气候变化和环境保护议题;40-49岁受访者中有36%;50-64岁受访者中仅为30%。

民调机构INSA发布的调查中,退休金是选民关注度第二高的议题,仅比气候变化低2个百分点。贝塔斯曼基金会的民调中,退休金的关注度排名第三。

目前支持率排名第一的社民党承诺不会再提高退休年龄,将退休金水平保持在平均工资的至少48%,同时将自由职业和自主就业者纳入退休金计划。

相比国内议题,阿富汗、欧盟关系等国际问题不是德国选民关注的重点。

阿富汗局势让德国选民最担忧的是难民问题。默克尔2015年允许120万难民进入德国的决定让其付出了政治代价:联盟党内分裂、支持率下跌、极右翼政党扩张。如今,联盟党和社民党都支持加强与土耳其等国合作,限制难民进入德国。

绿党倾向于让部分难民入境,但也指出由于欧洲各国边境管控加强,进入德国的难民规模将远远小于2015年。

在另一个国际关系问题上,绿党与联盟党和社民党也存在明显分歧。该党对中国和俄罗斯的态度更强硬。绿党反对签署《中欧全面投资协定》,绿党候选人贝尔伯克呼吁对中国产品征收更高关税。

“他们谁都不想选”

《法兰克福汇报》最新公布的调查显示,虽然议会投票即将于周日举行,但10名受访者中就有四人尚未决定要选择哪个政党。

除了选择政党,此次选举也意味着选民希望谁接任默克尔的总理之位。联盟党总理候选人是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州长拉舍特,社民党候选人为财政部长肖尔茨,绿党候选人则是此前没有政府工作经验的贝尔伯克。

23日,包括拉舍特等三人在内的总理候选人举行电视辩论。辩论后,社民党的支持率继续保持在首位,为25%;联盟党上升一个百分点到23%;绿党则为16.5%。

目前,社民党的肖尔茨被认为是个人风格最像默克尔的候选人,与默克尔一样属于沉着稳重派。现年63岁的肖尔茨有丰富的从政经验,在全球金融危机期间担任劳工部长,帮助德国成功控制失业率。他还担任过汉堡市长,目前为副总理兼财政部长。

但去年,肖尔茨被卷入了德国支付巨头Wirecard的巨额财务造假风波中,该公司承认账上一笔19亿欧元款项并不存在。而案发时期,肖尔茨是联邦金融监管局的负责人。今年4月接受议会问询时,肖尔茨否认与造假案有关。

联盟党候选人拉舍特也有丰富的从政经验。他在1994年就进入联邦议会,还担任过欧洲议会议员,现为北威州州长以及基民盟主席。

但拉舍特的个人风格与默克尔截然不同,他去年获得了德国的年度名人幽默大奖。今年7月的洪灾中,总统施泰因迈尔在灾区发表讲话时,拉舍特与同僚说笑的照片让其饱受批评。

现年40岁的绿党候选人贝尔伯克则被塑造为年轻人和新气象的代表。政治学和法学出身的贝尔伯克曾担任欧洲议会议员的工作人员,后于2013年成为德国联邦议院议员。

她被视为带领绿党崛起的中心人物。贝尔伯克成为绿党主席之一后,绿党调整为实用主义路线以吸引更多支持者,该党现在成为了德国重要的政治力量之一。

但与拉舍特和肖尔茨相比,贝尔伯克缺乏执政经验。而与拉舍特和肖尔茨类似,她也有自己的丑闻。今年6月,贝尔伯克的新书部分内容被指抄袭,她的官方个人介绍也被指掺水分。

德国历史学家霍耶(Katja Hoyer)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指出,目前支持率排名前三的政党并没有推出更多新政策,三位总理候选人也缺乏突出的人格魅力,很多选民难以抉择,“因为他们谁都不想选。”

由于目前各政党的支持率都没有超过30%,多家机构预测,德国此次选举后,很有可能出现三党联盟执政的局面。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2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