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德国选民最关心气候变化,但各党都没有“接地气”的方案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德国选民最关心气候变化,但各党都没有“接地气”的方案

所有政党都想避免推出过于庞大的可怕政策,以免吓到选民。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田思奇 王磬

9月26日,德国将进行联邦议会大选,结束为期16年的“默克尔时代”。这可能也是德国历史上最关注气候议题的一届选举。

但令人失望的是,各个政党都难以提出相对完美的解决方案,选民也不想为此支付更多真金白银。对于仍然过多依赖煤炭的德国来说,能源转型还需要很长的过程。

“百年一遇的选举”

和其他国家一样,德国也在近年来遭遇极端天气频发,蒙受巨大损失。2018年和2019年的严重干旱引发“周五为未来”运动牵头的大规模气候抗议,吸引无数年轻人走上街头。从那时起,气候变化在选民的优先事项排名中迅速上升。

今年7月,暴雨引发的洪涝灾害又造成近200人死亡,是德国近60年来自然灾害中死亡人数最多的一次,让选民直观感受到气候变化可能带来的风险。环境部长斯文贾·舒尔茨宣布:“气候变化已经到达德国。”

大选前夕,德国公共广播公司(ZDF)委托进行的民意调查显示,对于43%的受访者来说,气候变化和环境是最紧迫的问题,关注度超过仍在肆虐的新冠病毒(约30%受访者最担心疫情)。德国保险公司R+V另一项调查显示,大约61%德国人担心,气候变化正给人类带来巨大的后果。

9月24日,大选前的最后一场周五气候抗议中,瑞典“环保少女” 格蕾塔·通伯里和德国数万名气候活动人士在德国各大城市向总理候选人施压,要求其为气候危机采取更多措施。

9月24日德国气候游行现场 拍摄:王磬

45岁的德国女教师凯特(Kate)在游行现场对界面新闻表示,她希望政治家们现在就采取行动,选民也应该投票给那些为气候正义做得最多的政党:“父母需要对他们的孩子负责。我们可能不会活到看到气候变化的后果显现,但我们的孩子会。所以我们即使不为自己,至少也要为后代做这件事。”

“周五为未来”运动德国负责人路易莎·诺伊鲍尔(Luisa Neubauer)对法新社表示:“各政党未能足够认真地对待这场气候灾难。”德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温室气体排放国之一,有巨大的责任树立榜样,扭转破坏性趋势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诺伊鲍尔说:“这就是我们把这次选举称为‘百年一遇选举’的原因。”

没有具体方案

尽管气候变化早已进入德国主流政党议程,德国今年也提出将在2030年之前将其碳排放量从1990年的水平减少65%,但各方都缺乏详细的解决方案。

除极右翼的德国选择党外,其他五个政党都承诺将减少碳排放、应对气候变化。作为目前政策的延续,执政党联盟党(基民盟/基社盟)计划在2030年,使二氧化碳排放比1990年水平减少65%,到2040年减少88%,从而使德国在2045年实现碳中和,比整个欧盟提早5年实现。

绿党计划进一步德国的气候政策力度,将目标提高到2030年比1990年减排70%,并在2035年前,让可再生能源取代所有的化石燃料和核能发电装机。绿党认为气候中性目标应“在20年内”实现。绿党和左翼党都希望将《巴黎气候协定》的目标写入德国宪法,确保其它法律与气候、环境目标一致。

社会民主党的总理候选人、财政部长肖尔茨承诺,如能当选总理,他将与欧洲和七国集团(G7)的伙伴密切合作,推动全球排放大国加入“国际气候俱乐部”、协调应对气候变化的行动措施,尤其是全球碳密集型产业的转型。

但伍珀塔尔气候、环境和能源研究所科学常务董事曼弗雷德·菲舍迪克(Manfred Fischedick)说,“所有政党都注意到气候问题是一个重要的问题,但尽管如此,这一切还是流于表面。”

德国经济研究所9月初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尽管做出了各种承诺,但没有一个主要政党能够很好地解释德国将如何实现2030年的减排目标。它呼吁各方“采取成功的气候行动所需的具体步骤”。

选民代价大

从能源转型来看,德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波恩大学政治学与国际关系学终身讲座教授辜学武对界面新闻表示,德国的环保指数在欧洲属于平均水平,能源结构过多地依赖煤炭,无法一下子从煤炭释放。尤其是在北威州,作为其经济基础的能源结构如果要从煤炭转向新能源,需要一个很长的过程,因为这还牵扯到社会的稳定。

彭博社也指出能源转型的成本可能对较贫困的德国人造成重大打击。对于吸引较贫困选民、目前民调处于领先地位的社民党来说,他们的支持者已经受到新冠疫情和房租上涨拖累,因此很难要求他们为了环保做出更激进的转变。

以关注环保问题出身的绿党常被视为过于天真,曾有传言称绿党将在德国禁止人们开车、坐飞机、吃炸肉排。而辜学武指出,现在绿党也改良了自己从激进的院外集团(议会外政治运动)转变为一种体制内的、温良恭俭的改良主义

因此,从争取选票的角度来说,气候和环境政策记者汉娜·格斯曼(Hanna Gersmann)在《卫报》撰文称,所有政党都想避免推出过于庞大的可怕政策,以免吓到选民。在竞选过程中,各项议题竞争激烈,气候危机逐渐失去了紧迫性。

德国联邦统计局数据显示,尽管德国的能源贫困(指无法为家中供暖或使用照明等基本家电)程度低于其他欧洲国家,但仍有约200万人负担不起供暖费用。

受本轮能源价格上涨影响,德国8月通胀同比上涨3.4%,德国人为汽车加油的花费比去年多了25%。而“汽油价格具有象征意义,选民对此十分敏感,”德国基尔世界经济研究所商业周期与成长主管Stefan Kooths说道。

大选前夕,联盟党总理候选人,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州长拉舍特为了扭转已经落后的民调数据,特意在电视辩论中宣布不会“欺负”选民。社民党候选人肖尔茨承诺制定合理的气候政策,并为碳定价提供一条“温和的道路”。

无论周日的结果如何,德国议会预计都将迎来漫长的谈判。位居民调第三位,由安娜莱娜·贝尔伯克领导的绿党很可能成为关键。CNN指出,绿党在政府中的存在无疑会迫使下一届德国政府在气候问题上更具有野心。

今年40岁的贝尔伯克没有政府工作经验,比她的主要竞争对手——63岁的肖尔茨和60岁的拉舍特都年轻许多。她援引联合国最近的一份报告说,防止全球变暖引发灾难的时间已经不多:“我不希望我6岁和9岁的孩子,或者你的孩子和孙子在20年后再问我们:‘你们当时为什么不扭转局面?’”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2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