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王一鸣:经济回归常态面临挑战,加大财政支持力度稳增长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王一鸣:经济回归常态面临挑战,加大财政支持力度稳增长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国家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王一鸣指出,当前我国经济恢复动力有所减弱,经济回归常态面临挑战。社会消费品零售和固定资产等指标放缓产生的滞后效应可能延续到四季度。

2021年7月16日,厦门市政府债券在中国农业银行厦门市分行销售。这是该市政府债券首次通过商业银行柜台发售。图片来源:人民视觉。

记者 王玉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国家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王一鸣指出,当前我国经济恢复动力有所减弱,经济回归常态面临挑战。他呼吁加大财政支持力度,加快地方债发行和使用进度,同时做好对中小微企业等重点领域的信贷支持。

周一,王一鸣在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举办的“经济每月谈”活动上表示,进入三季度,受基数效应减弱和局部地区新冠状疫情反弹、洪涝灾害等因素影响,主要经济指标出现放缓。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和全国固定资产等指标放缓产生的滞后效应可能延续到四季度,若届时再度出现疫情散发,经济增速将进一步受到影响。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今年1-8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两年平均增长3.9%,比1-7月回落0.4个百分点,其中,8月份两年平均增长仅1.5%,环比回落了2.1个百分点。1-8月固定资产两年平均增长4%,比前7个月回落0.3个百分点,其中,1-8月基础设施投资两年平均增长只有0.2%,比前7个月回落0.7个百分点。

“输入性的疫情对旅游服务业的消费影响很大,短期内可能难以恢复到疫情前水平,这些会影响我国经济恢复的进程,考虑到这种情况还可能再度出现,这就要求宏观政策不仅要加大逆周期调节的力度,还要做好跨周期的调节。”他说。

王一鸣表示,跨周期调节也是应对全球经济不确定性上升以及我国与主要经济体经济周期和政策周期不同步的需要。他指出,中国经济恢复得最早也最快,进程领先美国等主要经济体2-3个季度,这也意味着宏观政策正常化的节奏存在差异。

从政策周期看,王一鸣指出,我国货币政策在去年下半年就已逐步正常化,今年以来财政政策也进行了调整,下调了赤字率和地方政府专项债的发行规模,取消发行特别国债。而美国等主要经济体的货币政策正常化可能要到今年四季度才开始启动。

“美联储如果进行货币政策调整,那将会对全球经济形成负面外溢效应。导致资产价格大幅下跌,新兴经济体资本外流,货币贬值。同时通过跨境资本的流动对我国的经济和金融稳定造成影响。”他说。

王一鸣认为,宏观政策跨周期调节既要考虑当前的经济形势,又要为明年预留政策空间,因此要把握好政策的节奏和力度,增强政策的针对性和有效性,从而使得我国经济在四季度和明年持续稳定恢复。

他表示,财政政策方面,要加大积极的财政支持力度,加快财政支出的进度,特别是加快地方政府专项债的发行和使用进度。货币政策方面,要实行稳健的货币政策,保持流动性的合理充裕,综合运用多种货币政策工具灵活精准调节流动性,加大对重点领域如中小微企业、制造业、绿色产业等的信贷支持,以及加大对融资困难地区的差异化金融支持。

他特别强调,要保持物价总体稳定,实施大宗商品的保供措施,加大煤炭和有色金属储备投放并提升进口力度,同时协调好能源的双控与大宗商品保供的关系,增加有效供给。 

此外,王一鸣强调,要做好稳增长和防风险的平衡。当前地方政府的债务压力明显增大,企业债券违约风险也在上升,特别是个别超大型房企风险明显上升。“要统筹做好地方政府债务风险化解,提高金融系统的抗风险能力,也要积极稳妥更加有序地化解个别房企的债务风险,同时加大对中小银行资本金的补充,提高对不良资产的处置效率。”他说。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5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