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疫情、限电、房地产调控之下,中国经济的动能来自哪里?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疫情、限电、房地产调控之下,中国经济的动能来自哪里?

无论是新冠疫情还是楼市低迷,都会影响居民的消费意愿。房地产调控还会导致地方政府收入下降,进而影响其投资能力。

2021年10月13日,江苏省淮安市水渡口商业区房地产建筑。图片来源:人民视觉

记者 辛圆

今年第三季度,我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同比增长4.9%,比二季度回落3个百分点。经济学家指出,新冠疫情、限电、房地产调控这三大因素很可能导致四季度GDP增速进一步下滑。

首先是疫情。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研究所联席所长毛振华周三在月度宏观经济分析会上指出,新冠疫情对8月经济的影响比较大,尤其是在消费层面,尽管9月疫情形势稍有好转,但最近又在部分地区反复。如果疫情进一步扩散,政府可能会采取比较严格的防控措施,进而对消费端产生不利影响。

其次是限电,毛振华说,这背后的原因比较复杂,有能源供给压力的问题,也有实现“双碳”(碳达峰、碳中和)战略目标的压力。无论如何,限电会给生产端带来比较大的冲击。

第三是房地产,因为中国居民的财富大量集中在房地产上,房价的波动会牵动居民的神经。

“现在(房地产行业)的确出现了衰退情况,‘金九银十’没有出现,特别是国庆节,市场很萧条。”毛振华说,“市场的衰退伴随着价格的下行预期,会加剧市场观望情绪。如果真的发生房价大幅走低,对于经济影响会很大,比如会影响居民财富,导致财富缩水,从而影响消费意愿。”

招商基金研究部首席经济学家李湛在会上表示,房地产市场低迷还会对基建投资形成拖累。开放商无钱买地,会导致地方政府土地出让收入的下降,而地方政府土地收入的减少,必然又会影响到其基建投资的能力。

“现在政府要控制房地产企业的融资,短期可能没有太大影响,但长期来看,这会影响地方政府的收入。去年土地出让金达到8万亿,占地方财政收入的比重很大,如果卖地收入减少,地方政府没钱‘下锅’,对地方政府的基建投资影响很大。”他说。

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刘元春也对地方政府的投资能力表示担忧。他说,中国目前正处于旧基建和新基建的交接期,从“十四五”规划可以看到,国家围绕新发展格局的投资规划不小,但实际上,由于各种因素的叠加,地方政府的行动力在大幅下降。

“一方面是优质项目库存量比较少,二是大量的资金使用效率低下,三是能够灵活使用的预算外资金由于土地流拍而下降。这就出现了一个问题,投资出现了‘断裂期’,而不是一个持续的加速期。”刘元春说。

他进一步指出,不仅是地方政府行动力在下降,企业扩大生产的动能也在下降。“现在有一个问题是很多企业不敢接订单,主要是因为企业利润很薄了,在利润越来越薄的情况下,企业进一步扩大生产的动能在下降。”

造成企业利润收窄的主要原因之一是原材料价格的持续走高。9月份,工业品出厂价格(PPI)同比上涨10.7%,涨幅较8月上升1.2个百分点,创1996年10月国家统计局公布该数据以来的新高。分析师认为,在能源双控(消费强度和总量控制)趋严的形势下,短期内原材料受限的情况可能难以改变,PPI同比将继续处在高位运行。

“目前大宗商品价格上涨,进口价格上扬,出口价格低迷,会导致中小企业经营困难,对此政策上要提前布局。”刘元春说。

浙商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李超表示,从投资、出口、消费这三个维度来看,在政策没有太大改变的情况下,四季度中国经济增速很可能继续回落。

他对消费的看法相对更加悲观。“现在的根本问题是居民收入,尤其是低收入群体的收入不乐观。尽管就业数量还不错,不过就业质量一般,企业发不出年终奖的情况会导致城市里工作的中低收入群体压力较大,从而导致消费较差,尤其是餐饮和服装可能受到比较大的影响。”李超说。

对于经济运行中出现的不确定性,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于泽认为,首要的是加强跨周期调节。一方面发挥好基建投资的带动作用,进一步适度扩大基建规模,另一方面,以科技自立自强和产业链备份为切入点,加大制造业企业投资。

其次,他表示,从财政政策出发,可以考虑结构性减税,特别是要对财政支出结构进行合理调整,保证减税能够持续并直达企业。从货币政策层面看,他建议央行再度降低存款准备金率,以低成本资金取代高成本的公开市场投放。

此外,要加强政策预期管理,让各行各业形成一个稳定的预期。“企业对政策目的、未来配套措施、行业发展环境等不够明了,这导致部分企业选择躺平和观望。这就需要着力加强政策预期管理。”于泽说。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4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