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李稻葵:债务、减碳、供应链是全球经济面临的三大风险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李稻葵:债务、减碳、供应链是全球经济面临的三大风险

2020年,全球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超过355%,同比增长35个百分点,远高于2008-09全球金融危机时的增幅。

2021年10月20日,长沙,博鳌亚洲论坛全球经济发展与安全论坛“世界经济展望分论坛”。图片来源:博鳌亚洲论坛

 

记者 王玉

清华大学中国经济思想与实践研究院院长李稻葵日前表示,未来两到三年,全球经济将面临三大风险——债务风险,碳衰退风险,供应链风险。

根据国际金融协会的统计数据,截至2020年底,全球债务达到创纪录的281万亿美元,其中,新冠肺炎疫情令全球债务增加了24万亿美元。激增的债务带来的是负债率的急剧上升,2020年,全球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超过355%,同比增长35个百分点,远高于2008-09全球金融危机时的增幅。2008年和2009年,全球债务在GDP中的占比分别上涨了10个和15个百分点。

“一旦处理不好,(全球经济)会进入衰退,尤其是新兴市场国家。”李稻葵周三在出席博鳌亚洲论坛全球经济发展与安全论坛时说。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也对债务风险表示担忧,他指出,要特别关注债务的处理过程,尤其是美联储缩减购债进程。

“美国如果进行缩债,就意味着全球流动性的减少,对各国市场的流动性以及货币政策都会产生很多根本意想不到的冲击,这将是非常大的问题。”李扬说。

美联储上周公布的9月货币政策会议纪要显示,与会者认为,通胀上升和需求强劲表明联储已接近实现其政策目标,很快可以通过降低每月资产购买的步伐来开启政策正常化。这份会议纪要进一步加强了市场对于美联储将在11月公布“渐进式缩债”(Taper)的预期。

第二大风险是减碳行动带来的能源成本上升压力。目前,全球主要经济体中国、美国、欧洲都已提出具体的减碳目标。中国表示,力争2030年前二氧化碳排放达到峰值,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

李稻葵指出,现在全球各国都急于减碳,但问题是可替代的技术并不成熟,因此,在未来若干年,一定会出现能源成本巨幅提高的现象。

这种情况已经在中国出现。下半年以来,中国多个省份出台了限电控产的措施,造成限电的原因之一就是能源双控趋严之下,煤炭等原材料供应受限,电煤价格大幅上涨。

“减碳是个好事,但是减碳是个大事,要稳步推进的。如果不能稳步推进将会给我们带来灾难。”李扬说。他进一步指出,新冠疫情加剧了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导致商品流通不流畅,进而导致能源紧缺使得供电受到影响。

第三个风险来自供应链。李稻葵表示,疫情之后一些发达国家可能会将部分产业供应链从中国或其他新兴市场搬回本国,这势必会带来全球生产成本的提高以及产量的大幅下降,从而引起供应链的衰退。

以近期汽车芯片短缺为例,李稻葵说,这还是在供应链格局没有发生大的变化的情况下出现的,仅仅是因为个别芯片厂的供给出现了问题,使市场上出现了“芯片荒”。“设想一下,如果工作机床的生产回到了某些国家,短期内如果出现一定的技术变化,突然机器涨价了,一下子全球经济肯定会出现比芯片还要更大的混乱。”他说。

他呼吁发达国家尊重经济发展规律,不要轻易打破已经形成了的产业链布局,更不要各自为战。同时,他还建议相关国际组织,比如联合国、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二十国集团(G20)等提前对可能出现的供应链风险进行研究,做好政策预警。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1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