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外滩金融峰会】后疫情时代新兴市场面临两大挑战——疫苗和债务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外滩金融峰会】后疫情时代新兴市场面临两大挑战——疫苗和债务

美国原财政部长鲁宾呼吁发达国家在疫苗和债务问题上帮助新兴国家度过难关。

2021年10月22日,上海,第三届外滩金融峰会现场。图片来源:外滩金融峰会

记者 樊旭

中外经济学家周五在第三届外滩金融峰会上指出,后新冠疫情时代,新兴市场经济体面临疫苗接种率不足和债务高企两大挑战,若处理不当,会拖累全球经济复苏。

他们呼吁,发达经济体在疫苗和债务问题上尽可能地向发展中国家提供援助,这对全球经济重回疫情前的增长轨道至关重要。

“毫无置疑,在疫情之后的时期,对新兴国家最重要的课题就是打疫苗。在这方面发达国家有点短视,没有为新兴国家提供足够的疫苗。”美国原财政部长、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名誉联席主席罗伯特·鲁宾(Robert Rubin)说。

“如果这些(新兴)国家没有及时打,在病毒不断变异的过程中,新兴国家的疫情问题会对全球经济产生影响。”他说。

联合国前副秘书长、哥伦比亚大学国际公共事务学院教授何塞·安东尼奥·奥坎波(Jose Antonio Ocampo)持同样看法。他敦促世界贸易组织(WTO)尽快豁免新冠疫苗知识产权以提高疫苗产量和新兴国家的接种率。

除了疫苗,与会专家认为,急剧上升的债务是新兴市场亟需正视的另一大挑战。来自国际金融协会的数据显示,今年第一季度,全球债务规模下降了1.7万亿美元至289万亿美元,但新兴市场国家债务规模增加6000亿美元至86万亿美元,创历史新高。

“疫情之后新兴国家债务上升非常快,过去18个月,新兴国家债务上升了12%。”清华大学中国经济思想与实践研究院院长李稻葵在会上表示。他提议参照巴黎俱乐部模式成立上海俱乐部,或者上海-巴黎俱乐部,共同讨论如何减免发展中国家债务的问题。

巴黎俱乐部是成立于1956年的国际性非正式组织,其宗旨是为面临支付困难的债务人寻求协调和可持续的解决方案。比如,2004年,巴黎俱乐部决定注销伊拉克的债务。俱乐部现有22个成员国,均为富裕国家。

在鲁宾看来,采取何种形式不重要,重要的是合作,但由于近年来中美两国交恶,导致国际合作有效性大大下降。

“不管是什么形式的机构,当今世界最主要的问题是不能像过去一样坐下来好好解决问题,机构的有效性不如从前。”他说。“全球的合作解决问题上,中美关系是一个重点。21世纪能不能顺利(发展),就看中美能不能合作。但是现在来看,我们显然走在错误的方向上。”

在全球合作方面,现在走在最前面的是应对气候变化,和其他话题相比,各国在气候问题上的分歧相对较小。

 “减碳工作在进行,但做的还不够好。新兴国家说之前的碳排放都是发达国家创造出来的,我们(新兴国家)现在是在做发达国家以前经历过的工业化,发达国家应该资助我们来发展减碳。这些是需要考虑的问题。总之气候问题不解决,人类就是走上自我毁灭的道路。”鲁宾说。

李稻葵也强调合作的重要性,他举例说,对不同经济体来说,承担的减碳成本是不一样的。“中国也在做极大努力提高森林覆盖率,但是这个成本比拉丁美洲高多了。我认为中国可以投钱在拉美洲种树,这样也是提高了全球森林覆盖率。”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