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煤企净利大涨,电企陷入亏损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煤企净利大涨,电企陷入亏损

动力煤期货已跌破1000元大关。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席菁华

政策保供控价组合拳挥动后,动力煤期货主力合约跌破1000元/吨。

10月29日收盘,动力煤期货主力合约报收958.4元/吨,跌幅10.01%,创9月14日以来新低。这一价格较10月19日1982元/吨的最高价已腰斩。

这主要受国家发改委筹划新的煤炭价格干预方案等政策因素影响。

10月19日以来,国家发展改革委十天连发18文,研究依法对煤炭价格实行干预措施、严厉查处资本恶意炒作动力煤期货、赴地方督导煤炭保供稳价、实地调查煤炭价格成本、研究煤炭企业牟取暴利的界定标准等。此后,煤价持续下跌。

界面新闻获悉,近十天内,动力煤市场价已从最高时的2600元/吨跌至目前的1400元/吨,直线回落1200元/吨。

目前,港口5500大卡下水煤价格锁定在1500元/吨以内,产地5500大卡坑口价格锁定在1200元/吨以内,中间相差的300元,为铁路和港口运输等流通费用。

存在继续回调空间

10月29日上午,国家发改委表示,在对全国所有产煤省份和重点煤炭企业生产成本进行调查之后,初步汇总结果显示,煤炭生产成本大幅低于目前煤炭现货价格,煤炭价格存在继续回调空间。

10月27日,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已集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和部分重点煤炭企业召开会议,专题研究对煤炭价格实施干预的具体措施。

界面新闻从多位行业及分析人士处获悉,动力煤限价的干预范围为动力煤坑口价格和终端销售价格,干预方式为对动力煤坑口价格实行“基准价+浮动幅度”的限价方式,动力煤终端销售价格干预方式由各省级人民政府自主确定。

限价的标准为动力煤坑口价格由国家发展改革委统一制定基准价,为每吨440元含税,最高上浮幅度20%,即528元。煤炭生产企业可以以基准价为基础,在允许浮动范围内确定具体坑口价格。

该限价启动时间为国务院批准后,即组织实施。解除时间为2022年5月1日。如因市场形势发生变化,亦可延期解除,保障措施中包含进口定向补贴。

日前,内蒙古鄂尔多斯、山西省、陕西榆林均表明,自10月27日起,将5500大卡动力煤坑口价格调整到不到1200元/吨。晋能控股集团、山西焦煤集团、潞安化工集团等承诺,今冬明春发热量5500大卡动力煤坑口价不超过1200元/吨。

据界面新闻了解,坑口限价执行1200元/吨的暂时倡议价。发改委价格司提出的坑口限价528元/吨,需要上报国务院同意后才能执行。

中国人民大学应用经济学院兼职教授吴疆对界面新闻称,从国家层面,最简单亦最合理的策略,就是要求煤价重回2020年的水平。2020年,秦皇岛5500大卡动力煤价格为500-600元/吨,煤炭和煤电企业均无大面积亏损,基本达到供给侧改革以来的产业均衡点。

“今年国庆以来,2000元/吨以上的煤价毫无成本依据。”也有不愿具名的电力企业人事对界面新闻称。

据央广网报道中国能源研究会学术顾问周大地表示,如果能管住坑口价格,就可以有效抑制不合理涨价现象。周大地也认为,坑口价最高控制在528元,多数煤矿也可以盈利。

中信期货研报,煤炭作为矿产资源品,除却部分债务问题较重的煤企以外,实际成本一般在300元/吨以内,部分优质企业可达200元/吨以内。正常年份,作为燃料的动力煤坑口售价一般在400元/吨上下,销售利润超过100元/吨。

一位煤炭行业研究人士告诉界面新闻,动力煤的质量不同,成本一般不超过450元/吨。

“坑口煤企今年都赚钱了。贸易商是否赚钱,则需要其对市场的把握程度。”该人士称。

界面新闻获悉,有贸易商预计其在煤价下降过程中,亏损超2000万元。该贸易人士以1200元/吨的价格买入进口煤若干,但目前未能如期通关。10月中旬,他又以1500元/吨的价格买入进口煤4万吨,“待12月通关后,这批货肯定赔了”。

“现在看不清市场走向,部分手里有煤的贸易商仍在积极抛货,随着是市场煤减少,预计煤价将在下周跌至谷底。”一位不愿具名的煤炭分析师对界面新闻表示。

他同时指出,大秦线运输恢复后,环渤海港口存煤数量每天递增20万吨,随着供暖季节的到来,电厂日耗恢复,煤炭需求将增加,今冬煤炭供应和运输仍会吃紧。

也有业内分析人士对界面新闻表示,煤炭价格仍由市场供需情况主导。他认为,目前国内的煤炭供应仍有缺口。

29日下午,国家发改委又发布消息称,将会同有关方面成立联合工作组,对国内具有全国性影响的所有煤炭价格指数编制发布单位,启动价格指数行为评估和合规性审查。

对评估和合规性审查中发现的违规行为,将依规采取约谈、公开曝光、限期整改、暂停发布、列入失信名单等惩戒措施;对构成违法的,由相关部门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据《期货日报》,国家发改委还将于今日召开会议,或进一步摸清多地煤炭来源以及运费等情况,在来源、运费和流通环节等费用的基础上,制定煤炭价格干预工作方案等。

煤企净利大增、电企亏损

今年3月以来,受供需形势紧张影响,煤价走进上升渠道。今年6月,港口动力煤现货价格冲上1000元大关。10月以来,动力煤期货价格连续高涨,10月19日冲上最高价1982元/吨,现货价格则涨至3000元/吨。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10月26日发布消息显示,10月,秦皇岛港5500大卡下水动力煤中长期合同价格754元/吨,同比上涨207元/吨、涨幅37.8%。

受供需关系不匹配等因素影响,国际煤价也大幅上涨。9月,印尼动力煤出口指导价150.03美元/吨,比8月上涨14.5%,同比上涨203.6%。

高煤价下,煤企净利润大涨。

据中国煤炭工业协会数据,1-8月,国内4312家规模以上煤炭企业应收17857.5亿元,同比增长39.3%,利润总额3290.3亿元,同比增长145.3%。

中国第一大煤炭上市公司中国神华(601088.SH)前三季度净利润达到407.51亿元,同比增长21.4%,创近八年内同期新高。

财报显示,前三季度中国神华煤炭平均煤炭售价537元/吨,同比增长32.9%。其中,年度长协、月度价格分别为433元/吨、679元/吨,分别同比上涨13.6%、49.9%。

该集团现货和煤矿坑口直接销售价格分别为536元/吨、235元/吨,分别同比上涨32%、34.3%。

中煤能源(601898.SH)、兖州煤业(600199.SH)、冀中能源(000937.SZ)、潞安环能(601699.SH)等煤企上市公司,也均实现净利润增长。

与此同时,电力企业的营业成本增加,净利润大幅下滑。

今年前三季度,华能国际(600011.SH)实现净利润7.8亿元,同比下降91%。其中,三季度亏损35亿元,同比下降91%。

大唐发电(601991.SH)前三季度净利润1345万元,同比下降99.5%。其中,三季度净亏损16亿元,同比下降282%。

华电国际(600027.SH)前三季度实现净利润16.2亿元,同比下降57%。其中,三季度亏损18亿元,同比下降230%。

近期,煤炭保供政策逐步落地。

据中国煤炭工业协会披露,前三季度,煤炭产量稳中有增,7月以来,内蒙古涉及产能约1.4亿吨/年的露天煤矿取得接续用地批复,开始陆续复产;内蒙古、山西、陕西、宁夏、新疆等五省区对涉及产能4350万吨/年的处于停产状态的联合试运转到期煤矿,同意联合试运转时间再延长一年。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1-9月,全国规模以上企业累计原煤产量29.3亿吨,同比增长3.7%。

10月1-13日,重点煤炭企业日均煤炭产量693万吨,环比9月日均增长4.5%。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表示,综合来看,预计今冬明春期间,煤炭需求尤其是发电供热用煤需求将比较旺盛,煤炭供应有望保持增长,煤炭供需将总体偏紧,煤炭价格或在高位波动运行。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建议,需强化中长期合同履约兑现,确保四季度发电供热用煤长协合同兑现率达到100%。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1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