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投入1万赚100万的小说分销,已经不香了?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投入1万赚100万的小说分销,已经不香了?

网络文学从“黄金时代”,早已进入“白银盛世”。

文|文景网娱

“总裁,夫人已经出逃三天了。”

“很好,她知错了吗?”

“没有,她已经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了。”

——只要你刷过微博,肯定逃不过“夫人”梗的狙击。

它最早来自于小说分销广告,点进去能看到小说开头,等你看到兴起,小说内容却戛然而止。需要你主动前往其它平台,并缴纳费用,才能继续阅读下文。而“夫人”梗,因为易于套用,又有种中二冷幽默,也随之出圈成为调侃语。

如今夫人梗仍长盛不衰,小说分销江湖却已渐渐式微了。

小说分销是如何运作的?

没有一个流量平台,逃得过小说分销。

打开知乎,刷不了几条,就能看到“如何以XX为开头写一篇小说”,知友们慷慨地“向世界分享刚编的故事”。部分火爆的问题下,吸引了超两千则回答,知友们各显神通,写的故事一个比一个离奇,拉到底部,APP开始提醒你进入付费部分。

知乎还不算典型的小说分销,它最终会将流量导向自身的盐选专栏,整体路径较短。问答平台变现难,它想通过小说板块的打造,找到更多的利润增长点。为此,知乎每年开启故事大赛,提供创作激励,但目前产出的头部内容数依然寥寥。

微博、朋友圈广告、抖音的分销套路就直白得多。

刺激的文案,辅以微博的试阅读、朋友圈广告的精美图片、抖音上的说书式讲梗概,把用户导流到公众号上。只要文案够吸引人,不怕没人点进来。

在微信公众号充值后,费用由小说分销商与小说官网分成,合约比例通常是9:1,渠道收益可观。平台方为提高收益,会进行一定“暗扣”,真实比例约在6:4左右。小说被包装成了CPS项目,通过用户购买量进行分成,几近于房地产销售。

小说分销商们并不生产内容,他们要去主流平台“进货”,根据榜单,筛选有吸引力的小说。号称拥有10万以上正版小说资源、100万以上的公众号粉丝的一位业内人士在接受自媒体杰神联盟采访时提到,“现在市场上主流的正规平台有:大麦中文、阅奇、微阅云、磨铁,中文在线,景象,有我,益玩易,华语数媒,九库,掌中云。”值得注意的是,像阅文集团、掌阅文学、咪咕阅读等头部大厂并没有去攫取分销这块蛋糕。

从日中到日暮

小说分销业务早在2017年就开始流行了,当时的引流方式简单粗暴,直接将阅读链接发送微信好友、微信群,从私域流量变现。有业内人士在知乎上回忆当时盛况:“每天复制粘贴一小时就能月入过万。”但他也承认:“市场已经不像当年那样暴利。”

市场的冷却有多重因素。

首当其冲的是网文用户增长放缓,这与整个互联网人口红利缩减同时发生。以阅文集团为例,2017年平均月付费用户同比增长33.7%,2018年基本未增长,2021年增长4%。用户规模接近饱和后,小说分销的投入产出比不断下降。

用户数难以增加,头部网文平台只能曲线救国,尽量增加每名付费用户的消费额。阅文集团2020年每名付费用户平均每月收入由25.3元增加37.2%至34.7元。但这部分增量都与小说分销无关,渠道分销的作用是拉新,消费额的增长仍得靠平台内容和运营来承托。

为在存量市场中争得更大蛋糕,腰部竞争者们则祭出“免费”杀招,比如七猫小说和番茄小说,都免除了小说订阅费,靠广告盈利。当付费订阅模式不复存在,小说分销的“逢十抽九”渠道费也成了无根之萍。

除了网文市场的内生因素外,内容监管的趋紧,也给了小说分销致命一击。

此前在分销文案的选择上,分销商会有意打暴力、色情的擦边球,力求把吸睛做到一百分。而这两年各大平台都收紧了监管力度,微信和微博更是直接进行了账号的清洗和关停,尺度把控越来越严格。

内忧外患之下,CPS小说分销渐渐式微。

取而代之的是免费引流、收取一定广告费的模式。在抖音搜“小说”,能找到不少做小说推荐的账号,他们的评论区直接注明了小说阅读平台。但相比于当年小说分销的盛况,如今留下来做小说推荐的人并不算多。

其实,小说分销产业的英雄迟暮,可以说是一种历史的必然,它的发展规律甚至能复用于所有内容类消费品——早期渠道为王,抢增量;后期内容为王,耕耘存量。

渠道时代结束了,静待内容时代的繁荣吧。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