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我在小鹏汽车厂当工人:穿工服上街有面子,机器人是我同事 | 中国新工人②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我在小鹏汽车厂当工人:穿工服上街有面子,机器人是我同事 | 中国新工人②

“厂哥”单灼文之前从没想过,他有一天会和一群机器人成为同事。

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记者|戈振伟

编辑|林腾

“在肇庆,穿着小鹏工服上街是一件有面子的事”,单灼文毫不掩饰自己是一名小鹏汽车工厂的工人。

晚上六点,小鹏汽车肇庆工业工厂门口,身穿白色短袖工服的年轻工人们开始进进出出。

单灼文戴着副黑框眼镜,一头圆寸干净利落,身材健硕,娃娃脸,像个大学生。

单灼文是小鹏汽车一名负责底盘合装的工人,95年的他如今已是总装生产班班长,带领着20多个人的团队,在同事口中,他被称为“单同学”。

单灼文所在的小鹏汽车肇庆工厂,准确称呼是“肇庆小鹏汽车智能网联科技产业园”,坐落于肇庆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

在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之后,大量的新能源高端制造工厂开始在全国落地。小鹏汽车在肇庆的这座工厂,算得上南方新能源汽车制造基地的代表。

像单灼文这样的技工,也成为高端制造业的年轻血液。

明亮的车间里,机器人来回移动,挥舞着长臂,它们忙碌而有序地进行着搬运、配送、铆接、滚边、涂胶等工作。

“普通工厂工人是主力,但这里机器人是主力,我只是他们的‘同事’”,单灼文说,“每个螺栓打多少力矩多少牛,我都熟悉,我喜欢它”。

95后爱上工厂

单灼文是广州增城人,从小就对汽车感兴趣,在广州南洋理工职业学院读的也是汽车专业,最擅长汽车底盘返修。 

2018年毕业后,单灼文先在广汽菲亚特做了一段时间,于2019年3月入职小鹏,“我觉得小鹏汽车很酷,在这应该能学到一些新东西,所以就来了”。

他开始去的是小鹏郑州厂,彼时的小鹏汽车由郑州海马代工。在郑州的半年里,单灼文开始感觉到小鹏汽车跟其他车企的不一样,“它对员工很好,酒店住宿、早餐以及包车接送,那些安排做得挺周到”。

而让单灼文真正感受到小鹏汽车的特别之处是这里的企业文化,工厂的同事之间无论职位高低、年龄大小,都亲切地以同学相称,相对于他之前的经验,这种新奇的体验让他更快地融入工厂。而且,肇庆工厂的培训采用“一带三”的师徒关系,让他在这里不仅可以进一步收获知识、技能,还有人情味。

“我们见过大师兄好几次了,年会、大型活动他都会来,我们可以去找他去聊天,很友好。”他口中的大师兄便是小鹏汽车的创始人何小鹏。

单灼文说,他和家里人都对目前的这份工作感到满意,他没有透露自己的工资数目,但认为在同行业中肯定属于中上游,公司也交五险一金,同时厂里为员工提供了4人间住宿。

鱼塘上崛起高端制造

在肇庆,小鹏已成为一张名片,工厂所在地吸引了很多本地人和外地人过来参观、打卡。而在几年前,这里还是一片鱼塘。

二者的缘分始于2016年,当年年底,肇庆市在一次招商会上获悉小鹏新能源汽车项目,立刻成立专门招商小组主动对接。随后小鹏汽车高层6次到肇庆洽谈、2次实地考察,肇庆市委、市政府和肇庆高新区主要领导7次到企业商讨工作。

2017年4月28日,小鹏汽车与肇庆市签约落户肇庆高新区。这场合作,仅仅用了157天。

小鹏肇庆工厂在2018年6月动工,2019年9月底竣工并试产。整体规划3000亩,整车生产项目占地1500亩,比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占地面积大1倍多,相当于280个足球场。目前一期使用903亩,规划年产能10-15万台。

随着肇庆工厂的建成投产,小鹏汽车成为国内唯一同时拥有代工合作和自有生产资质的新势力造车企业。

肇庆位于广东中西部,粤港澳大湾区节点城市之一,GDP虽然在大湾区城市群中排在最后,但近年来积极引入一批高端制造项目,试图成为湾区新秀,经济发展呈现良好势头。

今年2月,宁德时代动力及储能电池肇庆项目(一期)正式落户肇庆。这是肇庆建市以来投资落地的最大产业项目。2021年前三季度,肇庆地区生产总值同比增长14%,增速排名广东全省第二。

对于为什么选择肇庆,小鹏汽车创始人夏珩曾说:“广东有制造业基础和市场基础,具备汽车生产落地条件。肇庆距离广州核心城区50公里,不到1小时路程,该厂半径100公里之内涵盖了所有汽车制造所需的供电体系。”

今年10月,小鹏汽车总交付量10138台,同比增长233%,连续两个月交付突破万台。10月11日,小鹏汽车第10万辆整车在肇庆小鹏汽车智能网联科技产业园下线。

小鹏肇庆工厂在立项之初,就被定义为数字化智能工厂,按照工业4.0标准打造。工厂共设有冲压(制造零部件)、焊装(组装部件)、涂装(喷漆)、总装、Pack(电池组装)五大车间,共计设置 264 台智能工业机器人,具备不同平台A级、B级、C级和SUV等4种车型的柔性生产能力。

据《财经国家周刊》报道,一台小鹏汽车是这样在工厂内诞生的:销售系统得到用户的订单后,小鹏肇庆工厂通过自动系统来对订单进行分配,整个ERP(企业资源计划)根据每台车每个用户的零件清单,组成一个生产零件清单,随后输入到工厂端的MES(生产信息化管理系统),然后再下沉到指挥线边的一些机器人的PLC(可编程控制器件),进行生产制造。

厂里的智能化制造随处可见:冲压车间实现100%自动化、全自动物流,生产速度达到12冲次/分钟,高于行业同类产线10%;焊装车间拥有210台ABB焊装机器人,主要应用于点焊、铆接、涂胶、弧焊、搬运抓取等工作,同样实现一二级总成自动化率达100%等。

短缺的“手艺人”

过去,传统制造业的工人大多数是由农民工转换而来,职业技能普遍不高,专门经过职业教育培训的高技能人才所占比例较低,与日本、德国等制造业发达国家相比差距较大。

在高端制造业中,大量生产的细节依靠操作者的技艺,这种技艺仰仗个人经验和能力,需要时间的沉淀,这类工人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手艺人”,但我国高端制造业正遭遇“手艺人”短缺之困。

中国最发达的制造业基地开始愈加迫切地“寻找”技术工人。2019年,广东省深圳市人社局发布了114个官方认定的紧缺工种,全部均为中级或中级以上技能人才。同一年,浙江省宁波人社局在调查了800多家样本企业后发现,制造业(以及服务业)高级技工人才在技工人群中占比仅为百分之三点几,显示为非常紧缺。

事实上,中国目前已建成世界规模最大的职业教育体系,拥有1.13万所职业学校、3088万在校生。但如何进一步推动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更好满足产业升级和经济结构调整不断加快对技能人才的强烈需求,成为职业教育发展面临的难题。

在新能源产业的趋势下,新型高端工厂在没有历史的包袱下,在全国遍地开花,也成为了年轻手艺人的第一站。

讲起工厂的智能制造,单灼文滔滔不绝,虽然他并没有全部明白。但相较于广大的厂哥厂妹,单灼文是幸运的,学校所学、工厂所做皆是其自小的兴趣所在。

谈及未来的打算,单灼文表示仍然想继续在小鹏干下去,学下去,然后一步步晋升,加上本身又喜欢汽车制造行业,他信心满满。

言语之间,“归属感”这个词被单灼文提及几次,不知不觉,异乡的肇庆工厂,成了他人生中的重要一站。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小鹏汽车

6.8k
  • 深圳一小鹏汽车从楼上坠落、暂无人员伤亡
  • 小鹏汽车在广州车展发布纯电MPV,何小鹏称目标是市场销冠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我在小鹏汽车厂当工人:穿工服上街有面子,机器人是我同事 | 中国新工人②

“厂哥”单灼文之前从没想过,他有一天会和一群机器人成为同事。

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记者|戈振伟

编辑|林腾

“在肇庆,穿着小鹏工服上街是一件有面子的事”,单灼文毫不掩饰自己是一名小鹏汽车工厂的工人。

晚上六点,小鹏汽车肇庆工业工厂门口,身穿白色短袖工服的年轻工人们开始进进出出。

单灼文戴着副黑框眼镜,一头圆寸干净利落,身材健硕,娃娃脸,像个大学生。

单灼文是小鹏汽车一名负责底盘合装的工人,95年的他如今已是总装生产班班长,带领着20多个人的团队,在同事口中,他被称为“单同学”。

单灼文所在的小鹏汽车肇庆工厂,准确称呼是“肇庆小鹏汽车智能网联科技产业园”,坐落于肇庆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

在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之后,大量的新能源高端制造工厂开始在全国落地。小鹏汽车在肇庆的这座工厂,算得上南方新能源汽车制造基地的代表。

像单灼文这样的技工,也成为高端制造业的年轻血液。

明亮的车间里,机器人来回移动,挥舞着长臂,它们忙碌而有序地进行着搬运、配送、铆接、滚边、涂胶等工作。

“普通工厂工人是主力,但这里机器人是主力,我只是他们的‘同事’”,单灼文说,“每个螺栓打多少力矩多少牛,我都熟悉,我喜欢它”。

95后爱上工厂

单灼文是广州增城人,从小就对汽车感兴趣,在广州南洋理工职业学院读的也是汽车专业,最擅长汽车底盘返修。 

2018年毕业后,单灼文先在广汽菲亚特做了一段时间,于2019年3月入职小鹏,“我觉得小鹏汽车很酷,在这应该能学到一些新东西,所以就来了”。

他开始去的是小鹏郑州厂,彼时的小鹏汽车由郑州海马代工。在郑州的半年里,单灼文开始感觉到小鹏汽车跟其他车企的不一样,“它对员工很好,酒店住宿、早餐以及包车接送,那些安排做得挺周到”。

而让单灼文真正感受到小鹏汽车的特别之处是这里的企业文化,工厂的同事之间无论职位高低、年龄大小,都亲切地以同学相称,相对于他之前的经验,这种新奇的体验让他更快地融入工厂。而且,肇庆工厂的培训采用“一带三”的师徒关系,让他在这里不仅可以进一步收获知识、技能,还有人情味。

“我们见过大师兄好几次了,年会、大型活动他都会来,我们可以去找他去聊天,很友好。”他口中的大师兄便是小鹏汽车的创始人何小鹏。

单灼文说,他和家里人都对目前的这份工作感到满意,他没有透露自己的工资数目,但认为在同行业中肯定属于中上游,公司也交五险一金,同时厂里为员工提供了4人间住宿。

鱼塘上崛起高端制造

在肇庆,小鹏已成为一张名片,工厂所在地吸引了很多本地人和外地人过来参观、打卡。而在几年前,这里还是一片鱼塘。

二者的缘分始于2016年,当年年底,肇庆市在一次招商会上获悉小鹏新能源汽车项目,立刻成立专门招商小组主动对接。随后小鹏汽车高层6次到肇庆洽谈、2次实地考察,肇庆市委、市政府和肇庆高新区主要领导7次到企业商讨工作。

2017年4月28日,小鹏汽车与肇庆市签约落户肇庆高新区。这场合作,仅仅用了157天。

小鹏肇庆工厂在2018年6月动工,2019年9月底竣工并试产。整体规划3000亩,整车生产项目占地1500亩,比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占地面积大1倍多,相当于280个足球场。目前一期使用903亩,规划年产能10-15万台。

随着肇庆工厂的建成投产,小鹏汽车成为国内唯一同时拥有代工合作和自有生产资质的新势力造车企业。

肇庆位于广东中西部,粤港澳大湾区节点城市之一,GDP虽然在大湾区城市群中排在最后,但近年来积极引入一批高端制造项目,试图成为湾区新秀,经济发展呈现良好势头。

今年2月,宁德时代动力及储能电池肇庆项目(一期)正式落户肇庆。这是肇庆建市以来投资落地的最大产业项目。2021年前三季度,肇庆地区生产总值同比增长14%,增速排名广东全省第二。

对于为什么选择肇庆,小鹏汽车创始人夏珩曾说:“广东有制造业基础和市场基础,具备汽车生产落地条件。肇庆距离广州核心城区50公里,不到1小时路程,该厂半径100公里之内涵盖了所有汽车制造所需的供电体系。”

今年10月,小鹏汽车总交付量10138台,同比增长233%,连续两个月交付突破万台。10月11日,小鹏汽车第10万辆整车在肇庆小鹏汽车智能网联科技产业园下线。

小鹏肇庆工厂在立项之初,就被定义为数字化智能工厂,按照工业4.0标准打造。工厂共设有冲压(制造零部件)、焊装(组装部件)、涂装(喷漆)、总装、Pack(电池组装)五大车间,共计设置 264 台智能工业机器人,具备不同平台A级、B级、C级和SUV等4种车型的柔性生产能力。

据《财经国家周刊》报道,一台小鹏汽车是这样在工厂内诞生的:销售系统得到用户的订单后,小鹏肇庆工厂通过自动系统来对订单进行分配,整个ERP(企业资源计划)根据每台车每个用户的零件清单,组成一个生产零件清单,随后输入到工厂端的MES(生产信息化管理系统),然后再下沉到指挥线边的一些机器人的PLC(可编程控制器件),进行生产制造。

厂里的智能化制造随处可见:冲压车间实现100%自动化、全自动物流,生产速度达到12冲次/分钟,高于行业同类产线10%;焊装车间拥有210台ABB焊装机器人,主要应用于点焊、铆接、涂胶、弧焊、搬运抓取等工作,同样实现一二级总成自动化率达100%等。

短缺的“手艺人”

过去,传统制造业的工人大多数是由农民工转换而来,职业技能普遍不高,专门经过职业教育培训的高技能人才所占比例较低,与日本、德国等制造业发达国家相比差距较大。

在高端制造业中,大量生产的细节依靠操作者的技艺,这种技艺仰仗个人经验和能力,需要时间的沉淀,这类工人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手艺人”,但我国高端制造业正遭遇“手艺人”短缺之困。

中国最发达的制造业基地开始愈加迫切地“寻找”技术工人。2019年,广东省深圳市人社局发布了114个官方认定的紧缺工种,全部均为中级或中级以上技能人才。同一年,浙江省宁波人社局在调查了800多家样本企业后发现,制造业(以及服务业)高级技工人才在技工人群中占比仅为百分之三点几,显示为非常紧缺。

事实上,中国目前已建成世界规模最大的职业教育体系,拥有1.13万所职业学校、3088万在校生。但如何进一步推动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更好满足产业升级和经济结构调整不断加快对技能人才的强烈需求,成为职业教育发展面临的难题。

在新能源产业的趋势下,新型高端工厂在没有历史的包袱下,在全国遍地开花,也成为了年轻手艺人的第一站。

讲起工厂的智能制造,单灼文滔滔不绝,虽然他并没有全部明白。但相较于广大的厂哥厂妹,单灼文是幸运的,学校所学、工厂所做皆是其自小的兴趣所在。

谈及未来的打算,单灼文表示仍然想继续在小鹏干下去,学下去,然后一步步晋升,加上本身又喜欢汽车制造行业,他信心满满。

言语之间,“归属感”这个词被单灼文提及几次,不知不觉,异乡的肇庆工厂,成了他人生中的重要一站。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