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浙江前首富之子买下五套房打通做豪宅,如今遭法拍,5人“拼单”溢价400万拿下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浙江前首富之子买下五套房打通做豪宅,如今遭法拍,5人“拼单”溢价400万拿下

债务大山之下,曾经彰显身价的豪宅被陆续摆上货架,成为偿债链条上的“救命稻草”。

文|地产深度报道

大佬们财富神话的破灭总伴随着资产的出清。

债务大山之下,曾经彰显身价的豪宅被陆续摆上货架,成为偿债链条上的“救命稻草”。

11月22日,位于杭州市西湖区香墅6幢2号的5间房产在阿里法拍平台开启二拍,起拍价较首轮拍卖降低了264.4万元,为1057.6万元,约等于评估价1762.74万元的六折,单价每平方米约3.24万元。

六折的力度颇具诱惑力。

即便附加上5张“房票”的硬性要求,依然引来数人下场参拍,与首轮拍卖的无人问津形成鲜明对比。

截至11月23日10时34分拍卖结束,围观人数已达上万人,共有6人报名。历经45轮报价后,最终竞买号为“B5917”的参拍者以1456.6万元的价格成交,比起拍价高出399万元,溢价约37.73%,较首次拍卖的起拍价1322万元还要高出134.6万元。

参拍者之间的竞争在11月23日进入白热化阶段。今日9点54分,有竞买人在22日九轮竞价后的基础上再次加价至1204.6万元,“B5917”紧跟报价,前一日竞价中5次出手的“J2807”亦在一分钟内跟上。追逐之下,数位竞买人在不到一个小时共出价36次,其中“B5917”独占17次。

这一“成绩”有些令人意外。毕竟,无论是在中介平台挂牌,还是法拍房市场,需要五张“房票”的房源都十分罕见,一般人很难“吃得下”。

“要么就是以企业名义接手,如果个人的话,最起码要找三四个人,否则很难凑齐房票。”对于上述房源的归属,上海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卢文曦如此说道,而从竞价结果确认书来看,竞买号“B5917”确实是由5张个人“房票”组成。

5张“房票”

此次被拍卖的房产为西湖区香墅6幢2号101室、201室、202室、301室、302室,对应五本产权证书,总建筑面积为326.12平方米,土地使用权面积136.2平方米。

标的建成于2010年,地下一层、地上三层,目前为毛坯状态,地下一层(约60平方米)及两个车位则未在权证中登记,之所以需要五张“房票”,是因为该房产为一套打通的排屋,拍卖公告亦指出,标的部分房间无墙体分割,一体使用。

信息显示,香墅位于西湖区,东至紫荆文路、南至紫荆雅路、西至河道、北至余杭塘河,容积率为1.2,建筑密度也仅有33%,全部140套房源皆为排屋及花园洋房。

高端的定位与当年的“7090”政策并不契合,这也是开发商将该套建筑面积逾300平的房产分为5本产权证书的原因之一。

据悉,“7090”政策始于2006年,即新建住宅项目的户型比,套型建筑面积为90平方以下的户型必须占整个项目的70%以上。该政策的本意为保障刚需,但一刀切的方式亦导致大户型房源紧张,对改善型购房者并不友好。

为此,不少开发商通过将小户型房源捆绑销售来规避政策约束,部分改善型住宅的意向购房者也会选择购买多套房产打通。

2014年,施行了8年之久的“7090”政策结束。在这期间,杭州诞生了不少一房多证的房源,但即便如此,拥有五本产权证书的房源依然鲜少见到。

卢文曦告诉记者,在当初的政策背景下,一房两证或者三证的情况较为常见,“五本产权证的情况算是比较极端。”

如今,随着杭州限购政策不断升级,对于想要抛售的业主而言,这类房源也成了“烫手山芋”。杭州本地经纪人李勉(化名)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在“7090”政策结束前,同类型的房源有过成交记录,但目前则需要切实拿出5个购房名额,导致满足“要求”的购房群体非常少。

“很少有人能接受这种情况,这类房源的价格也比正常一本产权证的房子要便宜很多。”据李勉预计,即便香墅6幢2号的5套房产在市场正常交易,价格也不会超过1400万元,“名额占得太多了。”

由于业主都颇具实力,加之小区的品质、地段都较好,因而香墅流出的二手房房源也并不多。目前,链家平台共有6套香墅的房源挂牌待售,其中排屋2套,洋房4套。

李勉指出,目前挂牌的房源中有一套排屋为4本产权证,挂牌价2800万元,“排屋也有一本产权证的,但不多,洋房多是一本证。”

首富的没落

《国际金融报》记者注意到,香墅的的开发商为浙江富越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富越房产”),成立于2010年,是一家植根于杭州的本土房企。

富越房产开发的多为中高端楼盘,但项目不多,目前在杭州有富越香郡、富越香溪、富越盈座等楼盘。

这家开发商与此次被拍卖的房产业主也颇有渊源。

天眼查数据显示,富越房产曾有两个历史股东,其中之一即富越控股。后者于2010年参股富越房产,2013年退出。香墅6幢2号的五套住宅及对应的土地使用权则归虞江明所有,他是浙江前女首富、电视剧《鸡毛飞上天》女主角原型周晓光及虞云新之子,而富越控股的实控人则是虞江明的母亲——周晓光。

周晓光曾被誉为“最励志浙江女首富”。公开信息显示,1986年,周晓光夫妇在义乌第一代小商品市场里买下一个摊位,经过多年经营挣下了人生的第一桶金,并创立了新光饰品集团。

2004年,周晓光夫妇开始转向多元化经营,成立新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新光地产”)。同年,在周晓光的推动下,几家义乌企业联合出资组建富越控股,周晓光担任这家民间财团的董事长。

2008年,周晓光收购万厦地产,进而开发了义乌世贸中心、义乌香格里拉大酒店、千岛湖皇冠假日酒店和东阳新光天地等项目,一举成为义乌当地最大的开发商。

随着新光地产的扩张,新光集团开始面临资金紧缺的局面,后者于2011年发行了债券“11新光债”,总共筹集资金16亿元。

2016年,新光集团推动旗下地产业务借壳上市,并为此签订对赌条约,承诺万厦地产和东阳建材城需要在2016年至2018年三年内合计完成不低于40亿元的净利润。同年,周晓光夫妇以330亿元财富位列胡润百富榜第53名。

2018年,新光地产去化困难,加之房地产行业调控降杠杆、银行信贷收紧、融资受阻等多重因素影响,公司出现流动性危机,包括“11新光债”及“16新光债”、“15新光02”等在内的多只到期债券无法按约兑付,周晓光开始陷入债务旋涡。

违约的债务仿佛倒塌的多米诺骨牌,股权冻结、资产受限等问题接踵而至,周晓光的商业版图也轰然倒塌。

2019年,新光集团公告称,公司以及下属3家子公司向法院申请破产重组,但至今未有下文。

2020年11月,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通过阿里拍卖平台拍卖了新光集团全资子公司义乌世茂名下20套房地产,拍卖总价约1亿元。

2021年初,金华法院发布悬赏公告称,因虞云新、周晓光夫妇及其子虞江波、虞江明未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为保护债权人合法权益,法院决定采取公开悬赏举报。

今年10月28日,周晓光位于东阳市白云街道东义路希宝广场的两套房产出现在阿里法拍平台。由于此前的两次流拍,该房产的状态已经从拍卖变成了变卖。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