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从联名到“开撕”,Peloton与lululemon上演专利大战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从联名到“开撕”,Peloton与lululemon上演专利大战

今年9月,Peloton和lululemon刚刚结束了一项为期五年的品牌联名协议。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乔启迪

家庭健身公司Peloton,最近与加拿大瑜伽服品牌lululemon闹掰了。

当地时间2021年11月30日,据彭博社报道,继Peloton将lululemon告上法庭后,lululemon作出回应,于11月29日向加州联邦法院提起诉讼,指控Peloton涉嫌侵犯知识产权并向其索赔。

两家昔日合作伙伴,如今却走向分道扬镳。

Peloton成立于2012年,主推产品为家用智能跑步机和单车。2019年在美股上市。

lululemon于1998年在加拿大温哥华成立,2007年在纽约纳斯达克和多伦多证券交易所同时上市。

事实上,今年9月,Peloton和lululemon刚刚结束了一项为期五年的品牌联名协议。

据悉,合作期间双方曾推出联名服装产品,但似乎未能激起水花。

然而,协议刚结束不久,Peloton便在9月迅速官宣自有服装品牌线Peloton Apparel,从硬件跨入服装领域。lululemon认为,Strappy Bra、Cadent Laser Dot Legging、Cadent Laser Dot Bra、High Neck Bra、Cadent Peak Bra这五款产品涉嫌侵犯设计专利。

Peloton的瑜伽裤产品Cadent Laser Dot Legging。

11月,lululemon就Peloton Apparel系列向Peloton发出停止侵权警告信,要求其停止销售服装系列。警告信意味着一旦Peloton不遵从命令,就将面临法律诉讼。

然而,Peloton认为自家产品并不存在与lululemon的混淆问题,且自2014年以来就一直在销售服装,因此lululemon的专利保护不能成立,于是就发生了Peloton先发制人要求法院证明清白,lululemon后进行反诉的剧情。

lululemon和Peloton“化友为敌”的关系转折,或许从两个品牌涉足对方领域时就已埋下隐患。

2020年6月,lululemon宣布斥资5亿美元收购健身镜品牌Mirror,加入家庭健身赛道。后者作为lululemon的旗下子公司保持独立运营,lululemon为Mirror平台提供一系列配套健身课程。

该品牌今年9月公布最新一期财报,得益于实体零售店铺客流的持续反弹,lululemon的营业收入、毛利率均取得明显增长。

Mirror虽然尚未被纳入收益统计,但lululemon预计这一互联健身品牌将为集团第三季度每股收益贡献0.05美元,并即将进驻美国以外的国际市场。

相比之下,实体客流的恢复对Peloton来说却不是一件好事。疫情居家健身热潮带来的红利正在消失。

加上今年上半年跑步机产品的安全问题引发轩然大波,对近期业绩造成冲击。

Peloton在11月上旬公布的2022财年一季度财报显示,期内净亏损3.76亿美元,核心部门互联健身的收入为5.01亿美元,同比跌幅17%。财报公布后,该公司股价暴跌超过30%。

持续亏损、诉讼缠身,被视作“救兵”的服装系列又面临法律风险,Peloton的处境显得愈发艰难。

不过,由于运动健身行业目前普遍面临供应链挑战,二者都还需应对产能问题。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Lululemon

112
  • 2022【IN势榜】入围名单揭晓,与你共同见证In时风尚趋势!
  • TOPBRAND | 未及/Open Secret获融资;Oatly Q2燕麦奶销量破1亿升;香水品牌Le Labo或将进入中国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从联名到“开撕”,Peloton与lululemon上演专利大战

今年9月,Peloton和lululemon刚刚结束了一项为期五年的品牌联名协议。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乔启迪

家庭健身公司Peloton,最近与加拿大瑜伽服品牌lululemon闹掰了。

当地时间2021年11月30日,据彭博社报道,继Peloton将lululemon告上法庭后,lululemon作出回应,于11月29日向加州联邦法院提起诉讼,指控Peloton涉嫌侵犯知识产权并向其索赔。

两家昔日合作伙伴,如今却走向分道扬镳。

Peloton成立于2012年,主推产品为家用智能跑步机和单车。2019年在美股上市。

lululemon于1998年在加拿大温哥华成立,2007年在纽约纳斯达克和多伦多证券交易所同时上市。

事实上,今年9月,Peloton和lululemon刚刚结束了一项为期五年的品牌联名协议。

据悉,合作期间双方曾推出联名服装产品,但似乎未能激起水花。

然而,协议刚结束不久,Peloton便在9月迅速官宣自有服装品牌线Peloton Apparel,从硬件跨入服装领域。lululemon认为,Strappy Bra、Cadent Laser Dot Legging、Cadent Laser Dot Bra、High Neck Bra、Cadent Peak Bra这五款产品涉嫌侵犯设计专利。

Peloton的瑜伽裤产品Cadent Laser Dot Legging。

11月,lululemon就Peloton Apparel系列向Peloton发出停止侵权警告信,要求其停止销售服装系列。警告信意味着一旦Peloton不遵从命令,就将面临法律诉讼。

然而,Peloton认为自家产品并不存在与lululemon的混淆问题,且自2014年以来就一直在销售服装,因此lululemon的专利保护不能成立,于是就发生了Peloton先发制人要求法院证明清白,lululemon后进行反诉的剧情。

lululemon和Peloton“化友为敌”的关系转折,或许从两个品牌涉足对方领域时就已埋下隐患。

2020年6月,lululemon宣布斥资5亿美元收购健身镜品牌Mirror,加入家庭健身赛道。后者作为lululemon的旗下子公司保持独立运营,lululemon为Mirror平台提供一系列配套健身课程。

该品牌今年9月公布最新一期财报,得益于实体零售店铺客流的持续反弹,lululemon的营业收入、毛利率均取得明显增长。

Mirror虽然尚未被纳入收益统计,但lululemon预计这一互联健身品牌将为集团第三季度每股收益贡献0.05美元,并即将进驻美国以外的国际市场。

相比之下,实体客流的恢复对Peloton来说却不是一件好事。疫情居家健身热潮带来的红利正在消失。

加上今年上半年跑步机产品的安全问题引发轩然大波,对近期业绩造成冲击。

Peloton在11月上旬公布的2022财年一季度财报显示,期内净亏损3.76亿美元,核心部门互联健身的收入为5.01亿美元,同比跌幅17%。财报公布后,该公司股价暴跌超过30%。

持续亏损、诉讼缠身,被视作“救兵”的服装系列又面临法律风险,Peloton的处境显得愈发艰难。

不过,由于运动健身行业目前普遍面临供应链挑战,二者都还需应对产能问题。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