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贾跃亭造车总共亏了多少钱?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贾跃亭造车总共亏了多少钱?

28亿美元。

 

FF内相关人士给出的并不严谨的解释是,当FF市值突破200亿美元的时候,贾跃亭所持股份市值将可以偿还其债务。其目前市值距这一目标尚有不小的距离,好消息是FF当前资金足够其首款车型量产。

文|驾网  路人甲乙丙丁

始于2014年的新造车运动,贾跃亭本是先躯。

在贾跃亭因乐视债务高筑远走美国,原乐视造车团队分解之后,丁磊创立了华人运通、张海亮执掌天际汽车。

贾跃亭当初组建的团队能力可见一斑。

但贾跃亭造车是否造成乐视崩盘的直接原因,各界一直有争论。

今年当电动化大潮在全球汹涌澎湃之际,远在美国的贾跃亭终于在这个夏天推动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FF)在纳斯达克上市成功。

而在经历了一轮美国证监会对其延发财报的警告信后,今天凌晨5点,FF在线上举办了业务更新沟通交流会,首次披露了公司IPO后的财务状况。

根据官方披露,FF预计总资产约为11亿美元,其中包括截至2021年9月30日的约6.67亿美元现金和现金等价物。

截至2020年12月31日,FF总资产约为3.16亿美元,其增加的原因是完成了与PSAC的业务合并以及完成了相关PIPE融资所得的款项。

至于为何“未能及时上交第三季度财报而收到纳斯达克的退市警告”一事,FF首席财务官查克·麦克布莱德(Chuck McBride)回应称:““我们(FF)在2021年11月15日的12b-25年度报告对第三季度的初步业绩进行一些评论,而FF的具体财务状况仍在审查当中,以便能够完成10-Q(季度报表)和S-1/A(修订文件)。”

在这次沟通会上,查克透露了一组数据:“自公司成立以来,因经营活动产生负现金流,预计截至 2021年9月30日,公司累计亏损约28亿美元。并预计在可预见的未来将继续产生严重经营亏损。”

我们可以笼统地说目前贾跃亭造车亏了28亿美元,按一美元6.34人民币计,共约177.52亿人民币。

距中国部分造车新势力创始人所言“没有200亿别造车”的判断基本准确。

鉴于贾跃亭远走美国已经五年,彼时乐视债务与造车相关的债务份额要更小的多。

从这个角度看,批评贾跃亭以造车行骗并不客观。

那么贾跃亭在FF上市之后,回国的可能性是不是更大了呢?

理论上来说,当然是。

因为贾跃亭将自己在国内的债务进行了基金化运作,并以此基金代持其在FF的股份。

通俗的解释有点类似于债转股。

那么贾跃亭何时可能还清其在国内的债务呢?

FF内相关人士给出的并不严谨的解释是,当FF市值突破200亿美元的时候,贾跃亭所持股份市值将可以偿还其债务。

目前来看,FF距离这一目标还有些远。

截止本文结稿时,FF每股约5.42美元,总市值17.29亿美元。

相比上市之时,市值缩水超过五成,股价腰斩,单从资本市场而言,外界对FF的信心呈下降走势。

而要实现市值200亿美元,FF每股需要达到57.84美元,贾跃亭所持股份可以实现偿债,也就是说当前股价需涨11.57倍。

在当前全球汽车产业电动化大跃进的情况下,这一幕似乎发生的概率很大,以交付仅卖了156台车的Rivian市值超越戴姆勒进入世界前五的疯狂劲来看,FF要做到这一步需要完成两大任务:

第一,尽快实现FF91量产交付;

第二,FF中国区尽快找到合作伙伴,实现工厂落地,推动FF81、FF71进入生产周期。

在FF上市首次财报沟通会上,尽管FF财务总监给出了一份亏损不断状大的报告。

但是他认为目前“我们完成 FF 91 项目的资金充足,该项目的投产时间目标仍为 2022 年 7 月。”

毕福康也强调,FF91量产计划不变。

他同时表示FF将在加州比弗利山庄开设全球首家旗舰店。

不过,虽然FF IPO所融的10亿美元能够支撑到FF91量产,并不意味着这条量产之路会一帆风顺。

持续稳定后续现金能否及时到位涉及整个团队对FF量产的信心。

在FF首席财务官查克所公布的一系列亏损数据中,些许部分是积极因素,即工厂建设顺利,但也有部分数据令人担心。

查克表示,FF截至 2020 年9月30日的三个月内的经营亏损约为3300万美元。而一年后,截至 2021年9月30日的三个月内的经营亏损将增至约2.8亿美元。

这些亏损增加主要是为实现汉福德工厂的全面商业量产相关的汉福德制造设施成本增加。

这包括生产制造模具的完成、供应链落地,工程、测试、认证和验 证能力的进一步提升,以及未来电动车型的开发和生产所产生的更多支出。最后,该增加还包括某些公司诉讼的额外应计费用以及因废弃某些 FF 91 项目资产而处置相应财产和设备产生的亏损。

当前公布的亏损额度较FF此前交付美国证监会的数据增加不少,查克表示净亏损增加的原因是经营费用大幅增加、由于关联方应付票据的公允价值计量、公司选择采用公允价值选择权入账应付票据而产生的亏损、认股权证负债产生的亏损以及消滅关联方应付票据、应付票据和信托供应商应付款而产生的亏损。

财务数据中相对积极的因素是公司总负债大幅下降。

目前FF预计总资产约为11亿美元,其中包括截至 2021 年 9 月 30 日的约 6.67 亿美元现金和现金等价物,比截至2020年12月31 日的总资产3.16亿美元大幅增加。

当然总资产增加的原因来源于IPO融资所得款项。

这也缓解了其总债务,从去年底的8.96亿美元总债务减为了截至2021年9月30日3.54亿美元。

但稍显不利的是FF修改了对实现 2024年盈利和现金流为正所需的额外资金的预估金额。从先前的14亿美元变为了15亿美元。

也就是未来三年FF要么实现售车现金流为正要么继续融资15亿美元,才有望完成FF 81和 FF 71 项目。

但查克强调未来15亿美元的融资需求与当前FF 91项目无关。

这些增加主要是由于与提升 FF 91 产品能力相关的某些产品改进和升级、FF 81 项目准备和开发相关的加速支出以及包括加州汉福德建筑和劳动力成本增加、原材料价格上涨、半导体芯片短缺、关税和其他供应链限制因素在内的近期宏观经济挑战。

所谓FF91相关能力的提升是因为FF91毕竟是一款2016定型的车,5年来,智能电动汽车激光雷达已经上车,为了在智能网联层面保持前沿性,毕福康表示,“我们正在对互联网、自动驾驶以及电动汽车平台进行了一些升级,这些变化包括升级电子马达、动力系统、ADAS、激光雷达、摄像头和显示器。”

ff91既然在明年交付上有资金保障,而FF中国本土建厂的迫切性则更为强烈。

今年9月在FF首个未来主义者日上,首次亮相的FF中国区CEO陈雪峰表示:“FF生态旗舰店选址已经完成,第一批确定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四地。”(详见:《陈雪峰:贾跃亭造车的中国新合伙人》)

这几个月来,陈雪峰先后带领高管团队访问武汉等省市,有消息称FF总部落地目标省市已有5-6个。

贾跃亭明年能回国吗?

相比一众吃瓜群众,同样充满期待的应该还有恒大

毕竟当前恒大依然是FF的第一大股东,虽然在FF董事会没有表决权,但FF市值的上涨肯定也有助于恒大债务的缓解。

昨天(12月7日),在扬州电池工厂举行的恒大新能源科技集团战略合作伙伴大会上,恒大汽车总裁兼恒大新能源科技董事长刘永灼表示,恒大汽车作为独立上市公司,正克服负面影响一步步走出至暗时刻。

他表示,此前10月8日打响的为期三个月的驰首车下线攻坚战,已经取得阶段性成果,于11月底实现了白车身下线。为配合恒驰汽车明年量产交付的大目标,恒大新能源科技集团也提前吹响集结号,在工业4.0标准打造的扬州电池工厂基础上,把最宝贵的资源进行战略集中,让现有国际一流水平的电池核心千人研发团队与全集团其他团队通力协作,加上合作伙伴的大力支持,恒大汽车、恒大新能源科技誓以最大决心、最大力度确保恒驰电池六个月投产目标的实现,加速进入TWh时代。

这一对相爱相杀的合作伙伴明年谁能交车,让我们一同期待吧。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贾跃亭

  • 贾跃亭:苹果放弃造车是个大错误,赛道仍旧充满机遇
  • 贾跃亭造车已花超200亿,仍需额外资金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贾跃亭造车总共亏了多少钱?

28亿美元。

 

FF内相关人士给出的并不严谨的解释是,当FF市值突破200亿美元的时候,贾跃亭所持股份市值将可以偿还其债务。其目前市值距这一目标尚有不小的距离,好消息是FF当前资金足够其首款车型量产。

文|驾网  路人甲乙丙丁

始于2014年的新造车运动,贾跃亭本是先躯。

在贾跃亭因乐视债务高筑远走美国,原乐视造车团队分解之后,丁磊创立了华人运通、张海亮执掌天际汽车。

贾跃亭当初组建的团队能力可见一斑。

但贾跃亭造车是否造成乐视崩盘的直接原因,各界一直有争论。

今年当电动化大潮在全球汹涌澎湃之际,远在美国的贾跃亭终于在这个夏天推动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FF)在纳斯达克上市成功。

而在经历了一轮美国证监会对其延发财报的警告信后,今天凌晨5点,FF在线上举办了业务更新沟通交流会,首次披露了公司IPO后的财务状况。

根据官方披露,FF预计总资产约为11亿美元,其中包括截至2021年9月30日的约6.67亿美元现金和现金等价物。

截至2020年12月31日,FF总资产约为3.16亿美元,其增加的原因是完成了与PSAC的业务合并以及完成了相关PIPE融资所得的款项。

至于为何“未能及时上交第三季度财报而收到纳斯达克的退市警告”一事,FF首席财务官查克·麦克布莱德(Chuck McBride)回应称:““我们(FF)在2021年11月15日的12b-25年度报告对第三季度的初步业绩进行一些评论,而FF的具体财务状况仍在审查当中,以便能够完成10-Q(季度报表)和S-1/A(修订文件)。”

在这次沟通会上,查克透露了一组数据:“自公司成立以来,因经营活动产生负现金流,预计截至 2021年9月30日,公司累计亏损约28亿美元。并预计在可预见的未来将继续产生严重经营亏损。”

我们可以笼统地说目前贾跃亭造车亏了28亿美元,按一美元6.34人民币计,共约177.52亿人民币。

距中国部分造车新势力创始人所言“没有200亿别造车”的判断基本准确。

鉴于贾跃亭远走美国已经五年,彼时乐视债务与造车相关的债务份额要更小的多。

从这个角度看,批评贾跃亭以造车行骗并不客观。

那么贾跃亭在FF上市之后,回国的可能性是不是更大了呢?

理论上来说,当然是。

因为贾跃亭将自己在国内的债务进行了基金化运作,并以此基金代持其在FF的股份。

通俗的解释有点类似于债转股。

那么贾跃亭何时可能还清其在国内的债务呢?

FF内相关人士给出的并不严谨的解释是,当FF市值突破200亿美元的时候,贾跃亭所持股份市值将可以偿还其债务。

目前来看,FF距离这一目标还有些远。

截止本文结稿时,FF每股约5.42美元,总市值17.29亿美元。

相比上市之时,市值缩水超过五成,股价腰斩,单从资本市场而言,外界对FF的信心呈下降走势。

而要实现市值200亿美元,FF每股需要达到57.84美元,贾跃亭所持股份可以实现偿债,也就是说当前股价需涨11.57倍。

在当前全球汽车产业电动化大跃进的情况下,这一幕似乎发生的概率很大,以交付仅卖了156台车的Rivian市值超越戴姆勒进入世界前五的疯狂劲来看,FF要做到这一步需要完成两大任务:

第一,尽快实现FF91量产交付;

第二,FF中国区尽快找到合作伙伴,实现工厂落地,推动FF81、FF71进入生产周期。

在FF上市首次财报沟通会上,尽管FF财务总监给出了一份亏损不断状大的报告。

但是他认为目前“我们完成 FF 91 项目的资金充足,该项目的投产时间目标仍为 2022 年 7 月。”

毕福康也强调,FF91量产计划不变。

他同时表示FF将在加州比弗利山庄开设全球首家旗舰店。

不过,虽然FF IPO所融的10亿美元能够支撑到FF91量产,并不意味着这条量产之路会一帆风顺。

持续稳定后续现金能否及时到位涉及整个团队对FF量产的信心。

在FF首席财务官查克所公布的一系列亏损数据中,些许部分是积极因素,即工厂建设顺利,但也有部分数据令人担心。

查克表示,FF截至 2020 年9月30日的三个月内的经营亏损约为3300万美元。而一年后,截至 2021年9月30日的三个月内的经营亏损将增至约2.8亿美元。

这些亏损增加主要是为实现汉福德工厂的全面商业量产相关的汉福德制造设施成本增加。

这包括生产制造模具的完成、供应链落地,工程、测试、认证和验 证能力的进一步提升,以及未来电动车型的开发和生产所产生的更多支出。最后,该增加还包括某些公司诉讼的额外应计费用以及因废弃某些 FF 91 项目资产而处置相应财产和设备产生的亏损。

当前公布的亏损额度较FF此前交付美国证监会的数据增加不少,查克表示净亏损增加的原因是经营费用大幅增加、由于关联方应付票据的公允价值计量、公司选择采用公允价值选择权入账应付票据而产生的亏损、认股权证负债产生的亏损以及消滅关联方应付票据、应付票据和信托供应商应付款而产生的亏损。

财务数据中相对积极的因素是公司总负债大幅下降。

目前FF预计总资产约为11亿美元,其中包括截至 2021 年 9 月 30 日的约 6.67 亿美元现金和现金等价物,比截至2020年12月31 日的总资产3.16亿美元大幅增加。

当然总资产增加的原因来源于IPO融资所得款项。

这也缓解了其总债务,从去年底的8.96亿美元总债务减为了截至2021年9月30日3.54亿美元。

但稍显不利的是FF修改了对实现 2024年盈利和现金流为正所需的额外资金的预估金额。从先前的14亿美元变为了15亿美元。

也就是未来三年FF要么实现售车现金流为正要么继续融资15亿美元,才有望完成FF 81和 FF 71 项目。

但查克强调未来15亿美元的融资需求与当前FF 91项目无关。

这些增加主要是由于与提升 FF 91 产品能力相关的某些产品改进和升级、FF 81 项目准备和开发相关的加速支出以及包括加州汉福德建筑和劳动力成本增加、原材料价格上涨、半导体芯片短缺、关税和其他供应链限制因素在内的近期宏观经济挑战。

所谓FF91相关能力的提升是因为FF91毕竟是一款2016定型的车,5年来,智能电动汽车激光雷达已经上车,为了在智能网联层面保持前沿性,毕福康表示,“我们正在对互联网、自动驾驶以及电动汽车平台进行了一些升级,这些变化包括升级电子马达、动力系统、ADAS、激光雷达、摄像头和显示器。”

ff91既然在明年交付上有资金保障,而FF中国本土建厂的迫切性则更为强烈。

今年9月在FF首个未来主义者日上,首次亮相的FF中国区CEO陈雪峰表示:“FF生态旗舰店选址已经完成,第一批确定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四地。”(详见:《陈雪峰:贾跃亭造车的中国新合伙人》)

这几个月来,陈雪峰先后带领高管团队访问武汉等省市,有消息称FF总部落地目标省市已有5-6个。

贾跃亭明年能回国吗?

相比一众吃瓜群众,同样充满期待的应该还有恒大

毕竟当前恒大依然是FF的第一大股东,虽然在FF董事会没有表决权,但FF市值的上涨肯定也有助于恒大债务的缓解。

昨天(12月7日),在扬州电池工厂举行的恒大新能源科技集团战略合作伙伴大会上,恒大汽车总裁兼恒大新能源科技董事长刘永灼表示,恒大汽车作为独立上市公司,正克服负面影响一步步走出至暗时刻。

他表示,此前10月8日打响的为期三个月的驰首车下线攻坚战,已经取得阶段性成果,于11月底实现了白车身下线。为配合恒驰汽车明年量产交付的大目标,恒大新能源科技集团也提前吹响集结号,在工业4.0标准打造的扬州电池工厂基础上,把最宝贵的资源进行战略集中,让现有国际一流水平的电池核心千人研发团队与全集团其他团队通力协作,加上合作伙伴的大力支持,恒大汽车、恒大新能源科技誓以最大决心、最大力度确保恒驰电池六个月投产目标的实现,加速进入TWh时代。

这一对相爱相杀的合作伙伴明年谁能交车,让我们一同期待吧。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