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受花样年债务拖累,曾经的物业第一股或将易主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受花样年债务拖累,曾经的物业第一股或将易主

因花样年一笔欠款未付,彩生活的部分股份可能被强制抵押。

记者|张子怡

12月10日,彩生活(01778.HK)复牌。甫一开盘,即跌12.93%,截止收盘,股价下跌8.62%,报于1.06港元/股,总市值仅15.8亿港元。

在复牌前一天,彩生活公告称,公司获控股股东花样年控股(01777.HK)告知一则和天风国际证券与期货有限公司(以下简称“TFISF”)有关的通知。

该通知显示,花样年控股被TFISF通知称,花样年未履行结欠TFISF的付款义务,涉及金额达9698万美元。TFISF还表示,作为花样年控股托管人,对其持有的彩生活7.8亿股股份可用来抵押,以作为上述欠款的担保,并且对此有强制执行抵押的权利。

彩生活服务表示,花样年控股已告知公司正在寻求法律意见以保护其合法权益。

值得注意的是,截止2021年6月30日,花样年持有彩生活9.74亿股份,其中2.18亿股为以现金交收的非上市衍生工具,是彩生活第一大股东。

倘若TFISF强制执行7.8亿股股份的抵押权利,花样年极有可能失去对彩生活的控股权。

汇生国际融资总裁黄立冲告诉界面新闻,通常在一些贷款过程中,会有一些抵押品,是贷款偿还不了的保障,当贷款到期后,没有偿还,抵押品就可以用来拍卖。拍卖需要一个公正的方式,就会有托管人的存在,这是一个专业的程序。这意味着,当花样年对TFISF欠款无法偿还的时候,花样年持有的彩生活股份后续会被直接拍卖掉。

今年下半年,几家房企选择了以出售物业公司的方式来改善现金。到花样年身上,其对彩生活的股权出让多少显得有些无可奈何。

10月26日晚间,花样年及彩生活发布联合公告称,因未按时偿还贷款,其核心资产邻里乐控股集团100%股权已转给碧桂园服务,总代价33亿元。

早在9月28日,碧桂园服务与彩生活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当时碧桂园服务还向彩生活借出本金为人民币7亿元的等值港币贷款,后者需于2021年10月4日到期偿还。

此次交易金额仍是33亿元,其中7亿元已由上述贷款抵扣,另外首期付款23亿元将由彩生活保留,而后续碧桂园服务还将向彩生活支付剩余的3亿元。

今年年中,花样年和彩生活曾计划拆分商管物业上市,后续随着花样年的流动性危机的升级,加之将邻里乐控股集团出让给碧桂园服后,拆分商管物业上市的情况早已不被提及。

12月6日,花样年董事会主席潘军对外表示,目前花样年将已有债务分为海外债、境内信用债、银行金融机构贷款、非金融机构融资4大方面。其中,前三者规模分别为260亿元、60多亿元、200多亿元人民币。对于非金融机构融资,潘军表示,这部分融资是最早爆发的也是难度最大的,目前已达成化解方案。

关于200多亿元的非金融机构融资解决难度确实最大。目前花样年旗下子公司上海花样年、和关联公司杭州花浦因未能偿清债务问题被提起诉讼。

债权人为杭州星昂企业管理合伙企业(以下简称“杭州星昂”),涉及的债款存续金额达16.3412亿元,该笔借款期限为4个月,到期日期为2021年10月18日。

此项债务由花样年集团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杭州星昂受让杭州花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91%的股权,上海花样年将持有的杭州花锦9%的股权质押至杭州星昂。杭州花锦和杭州花浦章证照以及资金共管。

花样年称,受公司整体流动性紧张的影响,杭州花浦未能如期归还借款,公司未能履行保证担保责任,目前在积极寻求方案以推进事项的解决。

事实上,根据合作方的起诉能看出“高举猛进”期间的花样年为发展有多么的不计代价。该笔借款系因花样年今年5月拿下的杭州滨江地块,根据合作方公告,该笔借款时间短、年利率高达10.5%。

在债务问题愈发严重的情况下,花样年还面临着被“拆分”的风险。

12月8日,有市场消息称,花样年附属公司花样年投资早于10月中旬就已被债权人申请委任接管人,该三名共同接管人来自一家名为Kroll的机构,分别是保国武(Cosimo Borrelli)、徐丽雯和Kent McParland。

据悉,委任董事涉及花样年的股份抵押及内部贷款,根据诉求,Kroll作为接管人可以行使各项股东权益,比如资产收益权、处置权。细到花样年所持有的一家名为安创集团有限公司的普通股。

截至目前,花样年投资的状态依旧为“接管”。花样年称,清盘需要经过法院裁定,公司会依法依规进行抗辩,并努力进行沟通。

对于现阶段的债务问题,潘军表示,可能需要花一个非常长的时间来化解这次危机,可能是2-3年,甚至更长时间,要做一个中长期的准备。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花样年

2.5k
  • 花样年:截至5月底,整体复工率达88%
  • 亏损近亿元卖掉合作项目股权,花样年继续自救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受花样年债务拖累,曾经的物业第一股或将易主

因花样年一笔欠款未付,彩生活的部分股份可能被强制抵押。

记者|张子怡

12月10日,彩生活(01778.HK)复牌。甫一开盘,即跌12.93%,截止收盘,股价下跌8.62%,报于1.06港元/股,总市值仅15.8亿港元。

在复牌前一天,彩生活公告称,公司获控股股东花样年控股(01777.HK)告知一则和天风国际证券与期货有限公司(以下简称“TFISF”)有关的通知。

该通知显示,花样年控股被TFISF通知称,花样年未履行结欠TFISF的付款义务,涉及金额达9698万美元。TFISF还表示,作为花样年控股托管人,对其持有的彩生活7.8亿股股份可用来抵押,以作为上述欠款的担保,并且对此有强制执行抵押的权利。

彩生活服务表示,花样年控股已告知公司正在寻求法律意见以保护其合法权益。

值得注意的是,截止2021年6月30日,花样年持有彩生活9.74亿股份,其中2.18亿股为以现金交收的非上市衍生工具,是彩生活第一大股东。

倘若TFISF强制执行7.8亿股股份的抵押权利,花样年极有可能失去对彩生活的控股权。

汇生国际融资总裁黄立冲告诉界面新闻,通常在一些贷款过程中,会有一些抵押品,是贷款偿还不了的保障,当贷款到期后,没有偿还,抵押品就可以用来拍卖。拍卖需要一个公正的方式,就会有托管人的存在,这是一个专业的程序。这意味着,当花样年对TFISF欠款无法偿还的时候,花样年持有的彩生活股份后续会被直接拍卖掉。

今年下半年,几家房企选择了以出售物业公司的方式来改善现金。到花样年身上,其对彩生活的股权出让多少显得有些无可奈何。

10月26日晚间,花样年及彩生活发布联合公告称,因未按时偿还贷款,其核心资产邻里乐控股集团100%股权已转给碧桂园服务,总代价33亿元。

早在9月28日,碧桂园服务与彩生活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当时碧桂园服务还向彩生活借出本金为人民币7亿元的等值港币贷款,后者需于2021年10月4日到期偿还。

此次交易金额仍是33亿元,其中7亿元已由上述贷款抵扣,另外首期付款23亿元将由彩生活保留,而后续碧桂园服务还将向彩生活支付剩余的3亿元。

今年年中,花样年和彩生活曾计划拆分商管物业上市,后续随着花样年的流动性危机的升级,加之将邻里乐控股集团出让给碧桂园服后,拆分商管物业上市的情况早已不被提及。

12月6日,花样年董事会主席潘军对外表示,目前花样年将已有债务分为海外债、境内信用债、银行金融机构贷款、非金融机构融资4大方面。其中,前三者规模分别为260亿元、60多亿元、200多亿元人民币。对于非金融机构融资,潘军表示,这部分融资是最早爆发的也是难度最大的,目前已达成化解方案。

关于200多亿元的非金融机构融资解决难度确实最大。目前花样年旗下子公司上海花样年、和关联公司杭州花浦因未能偿清债务问题被提起诉讼。

债权人为杭州星昂企业管理合伙企业(以下简称“杭州星昂”),涉及的债款存续金额达16.3412亿元,该笔借款期限为4个月,到期日期为2021年10月18日。

此项债务由花样年集团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杭州星昂受让杭州花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91%的股权,上海花样年将持有的杭州花锦9%的股权质押至杭州星昂。杭州花锦和杭州花浦章证照以及资金共管。

花样年称,受公司整体流动性紧张的影响,杭州花浦未能如期归还借款,公司未能履行保证担保责任,目前在积极寻求方案以推进事项的解决。

事实上,根据合作方的起诉能看出“高举猛进”期间的花样年为发展有多么的不计代价。该笔借款系因花样年今年5月拿下的杭州滨江地块,根据合作方公告,该笔借款时间短、年利率高达10.5%。

在债务问题愈发严重的情况下,花样年还面临着被“拆分”的风险。

12月8日,有市场消息称,花样年附属公司花样年投资早于10月中旬就已被债权人申请委任接管人,该三名共同接管人来自一家名为Kroll的机构,分别是保国武(Cosimo Borrelli)、徐丽雯和Kent McParland。

据悉,委任董事涉及花样年的股份抵押及内部贷款,根据诉求,Kroll作为接管人可以行使各项股东权益,比如资产收益权、处置权。细到花样年所持有的一家名为安创集团有限公司的普通股。

截至目前,花样年投资的状态依旧为“接管”。花样年称,清盘需要经过法院裁定,公司会依法依规进行抗辩,并努力进行沟通。

对于现阶段的债务问题,潘军表示,可能需要花一个非常长的时间来化解这次危机,可能是2-3年,甚至更长时间,要做一个中长期的准备。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