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中植系掌门人解直锟离世,旗下四大财富管理公司将去向何方?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中植系掌门人解直锟离世,旗下四大财富管理公司将去向何方?

核心人物猝然离世,中植系旗下四大财富管理公司未来将何去何从?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记者 | 胡颖君

资本巨鳄、万亿中植系掌门人解直锟在京猝然长逝,享年61岁。

12月18日晚间,中植集团在其网站上发布讣告称,中植集团创始人解直锟先生,因突发心脏病抢救无效,于18日9时在北京逝世。

“中植系”是知名民营金控集团,也是解直锟控制的数十家上市公司、金融平台的总称,名称源于解直锟1995年创立的黑龙江中植企业集团。中植集团于2001年开始涉足金融业,2002年出资1.2亿元参与了中融信托前身——哈尔滨国际信托的重组。经过二十余年的发展,“中植系”已覆盖信托、财富公司、并购基金、新金融、新能源及矿业板块,拥有30多家全资、控股子公司,近万名员工。

对于中植系,国内高净值投资者最为熟悉的莫过于其旗下四大财富管理公司——恒天财富、新湖财富、大唐财富、高晟财富。

“不会有风险吧,我还有好多钱在XX。”一位投资人在看到新闻推送后第一时间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

事实上,不少高净值客户之所以愿意将大量资金用于购买四大财富管理公司的理财产品,正是基于对中植系的信仰,或者准确来说是对解直锟这块“活字招牌”的信仰。

解直锟曾一度隐退,但随着2019年前后中植系风险逐步暴露,其再度回归前台,带领中植系化解风险。如今,核心人物猝然离世,中植系旗下四大财富管理公司未来将何去何从?

中植系的万亿“弹药库”

作为最为重要的融资平台,四大财富管理公司及中融信托凭借其极强的募资能力,为中植系早期开疆拓土提供了充沛的弹药库。

恒天财富脱胎于中融信托旗下第一财富中心,早期主要代销信托产品,中植系掌门人谢直锟旗下中植财富控股有限公司(下称 “中植财富”)持股45.11%。新湖财富、大唐财富、高晟财富均由解直锟通过全资持有的中植财富控股控制,股权穿透后,解直锟分别持股47.22%、85%、90%。

据官网信息显示,中融信托前身为哈尔滨国际信托投资公司,经过重组后2002年更名为中融国际信托投资有限公司。从持股情况来看,中融信托的第一大股东为股权央企恒天集团旗下的经纬纺织机械股份有限公司,持股37.46975%;中植集团持股32.98642%,穿透后,解直锟持股25.07%。管理规模方面,截至2020年末,中融信托自有资产285.58亿元(合并);公司及各子公司受托管理资产总规模8898.83亿元。

18日晚间,中融信托回复澎湃新闻时表示,“该事件对公司经营和项目运作无实质影响,目前公司经营及项目运营一切正常。目前,中融信托实际控制人为中国机械工业集团有限公司,股东单位依法在公司治理、重大战略决策等方面上对信托公司产生影响,但不涉及具体经营及业务开展。”

四大财富管理公司中,恒天财富管理规模最大。截至2021年11月底,恒天财富累计资产配置规模已达1.5万亿元人民币。而新湖财富官网数据显示,其最新累计配置资产规模已经突破1.3万亿元;截至2020年底,大唐财富累计资产配置规模超7000亿元,高晟财富资产配置规模也超过了1000亿元。

缘何中植系财富管理公司具有如此超强的市场募资能力?一位业内人士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中融的发行能力很强,一是渠道铺得很广,销售人员众多;二是销售舍得花钱。针对四大财富公司的私募产品,一些销售人员可以拿到百分之1.2-1.5的返点,佣金相对业界较高。”

信托、财富管理公司为中植系输送了源源不断的资金支持,通过不断重复运用“PE+上市公司模式”,数年间,中植系参控股了30余家上市公司,其中控股的上市公司至少9家。

监管趋严,借道金交所发定融的模式或难以为继

最近几年,恒天代销或主动管理的多只私募产品曾出现不同程度的违约问题。2019年,岁兰千里资管计划投资者曾赴恒天财富宣传推介会“讨要说法”;盛世景新机遇并购股权3号基金投资者曾投诉恒天财富误导宣传;辅仁药业并购基金金元惠理开药并购二期和金元百利开药并购三期也被指存在退出困难。

界面新闻记者此前也曾多次报道2020年以来恒天财富卷入的多起产品违约事件,包括踩雷天马股份,22亿元规模的两个系列私募产品兑付仍无实质性进展。另有代销基岩资本“东方价值5号”私募暴雷,规模达5亿元。

有业内人士表示,中植系财富管理公司尚未发生大面积风险事件,原因在于其旗下不止一个财富管理平台,部分项目出了问题可以在其他平台辗转腾挪。

2018年资管新规发布后,在金融去杠杆、持续压降非标的大背景下,非标类私募闸口被关闭,不再被予以备案。中植系四大财富公司便开始转战地方金交所,销售定融产品。

证券时报今年9月曾报道,中植系旗下大唐、恒天、新湖三家财富公司利用“伪金交所”作为融资通道发行了大量理财产品,规模至少达千亿元。这些产品融资方均为中植启星、中植创信、中植国际、中海晟融等公司,穿透后实控人均为解直锟,利率为8—12%不等,投向均为“补充发行人的流动资金。”这些源源不断的资金,成了中植系的庞大资金池,且鲜有监管、去向不明。

事实上,监管已经注意到“伪金交所”背后潜藏的金融风险。今年12月13日,证监会党委书记、主席易会满主持召开党委(扩大)会议,传达学习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研究部署证监会系统贯彻落实工作。会议其中一点便提到,要稳妥化解债权违约风险,对“伪私募”、“伪金交所”等风险深入开展整治。

12月17日,证监会就行动起来。证监会的相关部门致函29个辖内有金交所的省级政府办公厅,要求立即组织省级地方金融监管局和一行两会派出机构开展对辖内金交所的现场检查工作;组织召开现场检查工作视频会议,通报金交所违规案例,明确具体工作要求。

与此同时,监管部门也在加大对三方财富管理的清理整顿力度。去年8月,央行副行长范一曾公开指出,资管新规明确了资管业务是持牌业务,无牌照不得经营,但在实践中仍有部分机构“无证驾驶”。他专门以第三方财富管理公司为例强调了风险。他称,据统计,我国有超过5000家财富管理公司,主营业务是代销基金等金融产品,其中相当一部分存在无牌销售保险、公募基金及设立资金池等问题,给金融稳定带来严重威胁。

去年12月,“江苏南通第三方财富公司被一刀切,遭清退注销”的消息引发市场关注,不少三方财富公司在南通的分公司被注销,其中也包括新湖财富、大唐财富等中植系财富管理公司分公司。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恒天财富

379
  • 【调查】 22亿元私募产品爆雷背后:恒天财富深陷资本玩家徐茂栋的杠杆泥潭
  • 恒天财富:2020年上半年净利润3.45亿元,同比下滑超四成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35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