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泡泡玛特学不成迪士尼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泡泡玛特学不成迪士尼

故事还未开始,口碑已经遭到质疑。泡泡玛特的故事之路还很长远。

文|掘物新消费

9月24日,泡泡玛特新IP小野Hirono上线。引人注意的是,这次的一系列宣传片加入了动画短片的形式,关键词包括寻觅、失去、无力、内心,和Hirono一起找回那些隐藏在外表下的自己。

和以前纯发布IP作品不一样的是:泡泡玛特似乎开始讲故事了。这次的新品给形象添加了个人情绪,戳中人们心里藏起来的最真实的消极情绪——迷茫、无力、孤独,让消费者与产品共情,引发大众对这些情绪的思考。

不止是讲故事,泡泡玛特还正在筹划乐园。8月,泡泡玛特新注册了投资企业“北京泡泡玛特乐园管理有限公司”,并入驻了环球影城。9月,泡泡玛特副总裁肖杨透露,泡泡玛特主题乐园的团队已在组织筹备中,今年或者明年能出来规划。

在这以前,“讲故事”是迪士尼公司的专长。泡泡玛特正在向迪士尼倾斜。

但,泡泡玛特学得成迪士尼吗?

01迪士尼的故事从何而来?

1923年华特·迪士尼在车库创作出迪士尼第一个且影响最大的IP米老鼠,并结合当时的热点新闻——美国飞行员查尔斯·林德伯格驾驶飞机成功飞越大西洋,为它创作了一个简单有趣的故事:米老鼠造了一架飞机带米妮去冒险,但米妮不同意。

接着,米老鼠、唐老鸭、高飞、小熊维尼等一系列迪士尼自有卡通人物形象在这九十年间不断出现,而这些经典IP形象背后,也都有着大批的故事素材在支撑。例如,小熊维尼和善、乐于助人的形象,是在动画里主动帮助屹耳找尾巴带来的,而且过程中维尼发动自己的朋友跳跳虎、瑞比等一起帮助屹耳寻找。这个故事,让小熊维尼吸引了很多忠实的观众。

除了自创IP之外,迪士尼还从世界范围内搜集经典名著、童话故事乃至神话传说,从中寻找具备迪士尼属性的IP形象,最典型的代表就是《格林童话》中的白雪公主和来自中国的花木兰等。

收购拥有故事的公司要比原创和搜集故事来得更快一些。近20年内,迪士尼进行了4次收购。2006年,迪士尼收购了动漫制作公司皮克斯。皮克斯的作品几乎每部都是经典之作,《冰雪奇缘》、《机器人总动员》等。紧接着2009年收购漫威娱乐,漫威旗下超过5000个角色,蜘蛛侠、绿巨人浩克、美国队长等在全球收获了一大批观众。2012年收购卢卡斯影业,拥有了“星战”这个超级IP。2019年收购了21世纪福克斯,旗下包括卡梅隆执导的泰坦尼克号、阿凡达和加菲猫等IP。

可以看出,迪士尼每个IP形象的成功背后都有强大的故事支撑。观众在故事中感受人物性格,进而产生对人物的喜爱。

02泡泡玛特会不会讲故事?

泡泡玛特创始人王宁在2020年接受采访时被问到,以前大家买手办,买的是背后的故事,但Molly不同,没有故事,只是一个形象,它的生命力从何而来?他表示,没有故事的IP可以让消费者更加自由地表达对这些形象的理解,就像100个人心中有100个哈姆雷特,这也是潮玩的一个魅力。

泡泡玛特此前并没有讲故事的前例,即使是新品小野Hirono的动画宣传,也仅是加入情绪的片段,没有完整的架构和情节,距离完整的故事还有很长的路。目前的“故事”更像是一个营销噱头,向大众宣告泡泡玛特要开始讲故事了。而且,在这些短片中,不到30秒的时间,单薄的内容,很难感受到泡泡玛特想要进军内容行业的野心和勇气。

讲故事,如何从0到1,把故事讲好也是一个难题。做好内容需要一个优秀和稳定的创作团队。比如,迪士尼在1923年只是一间简单的工作室,到今天拥有世界上第一部有声动画《蒸汽船威利》、全球第一部彩色动画电影《白雪公主与七个小矮人》。创始至今,迪士尼不断更新创作思维,收购IP,形成完整的内容产业链条。在内容创作上,奥斯卡导演里奇·摩尔透露,团队会亲自去故事背景地调研,做《疯狂动物城》时去到非洲大草原,做《冰雪奇缘》时去了挪威,花时间寻找灵感,为人物性格增加层次感,创造出真正引人共鸣的故事。

而这些,泡泡玛特都没有。

03资本等不了泡泡玛特讲故事

2020年12月11日,泡泡玛特成功上市。当日开盘涨幅100.26%,市值一度超1100亿港元。

但上市一年,泡泡玛特股价已跌至45.15港元,对比最高值105港元已经腰斩,市值也缩水了一大半。

这一年里,泡泡玛特的当家花旦Molly发展后劲不足,收入从2019年的4.56亿元下降至3.57亿元,直降1亿元。据统计,Molly销量的下滑是由于早期产品被消费者淘汰。这也意味着泡泡玛特需要调整推出IP的速度,和研究怎样让早期经典系列变成真正可流传的经典之作。

因此,泡泡玛特想到了提高自主研发能力和给产品增加故事。8月,泡泡玛特新注册了投资企业“北京泡泡玛特乐园管理有限公司”,并入驻环球影城,想要打造一个中国版“迪士尼”。但这需要漫长的时间,资本已经等不了了。

2021年中报显示,公司的毛利率由去年同期71.1%降至66.9%,泡泡玛特回应,主要是提高产品的工艺质量以及2021上半年原材料成本和供应链人工成本上涨所致。然而,近半年来,泡泡玛特产品质量问题频发。前不久,泡泡玛特一款单双售价79元的长袜盲盒因面料虚假宣传被北京市朝阳区市场监管局罚款20万元。

除毛利率下跌外,投资者更为看重的净资产收益率也出现了断崖式下跌。2019年上半年公司净资产收益率达51.92%,2020年上半年下跌至15.43%,到了2021年上半年,净资产收益率仅有5.77%。这也说明,泡泡玛特的赚钱效率远不及以往,再加上许多知名品牌乐高、迪士尼等开拓盲盒赛道,19八3、52TOYS等竞争者在一旁虎视眈眈,泡泡玛特资本市场压力巨大。

在巨大的压力下,泡泡玛特选择了涨价和加速销售渠道扩张,但随之而来的是口碑的质疑,黑猫投诉平台上,对泡泡玛特盲盒质量问题的投诉多达5400余起。故事还未开始,口碑已经遭到质疑。泡泡玛特的故事之路还很长远。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泡泡玛特

  • 泡泡玛特在越南布局供应链
  • 泡泡玛特一度涨超8%,城市乐园开业首月接待游客近10万人次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泡泡玛特学不成迪士尼

故事还未开始,口碑已经遭到质疑。泡泡玛特的故事之路还很长远。

文|掘物新消费

9月24日,泡泡玛特新IP小野Hirono上线。引人注意的是,这次的一系列宣传片加入了动画短片的形式,关键词包括寻觅、失去、无力、内心,和Hirono一起找回那些隐藏在外表下的自己。

和以前纯发布IP作品不一样的是:泡泡玛特似乎开始讲故事了。这次的新品给形象添加了个人情绪,戳中人们心里藏起来的最真实的消极情绪——迷茫、无力、孤独,让消费者与产品共情,引发大众对这些情绪的思考。

不止是讲故事,泡泡玛特还正在筹划乐园。8月,泡泡玛特新注册了投资企业“北京泡泡玛特乐园管理有限公司”,并入驻了环球影城。9月,泡泡玛特副总裁肖杨透露,泡泡玛特主题乐园的团队已在组织筹备中,今年或者明年能出来规划。

在这以前,“讲故事”是迪士尼公司的专长。泡泡玛特正在向迪士尼倾斜。

但,泡泡玛特学得成迪士尼吗?

01迪士尼的故事从何而来?

1923年华特·迪士尼在车库创作出迪士尼第一个且影响最大的IP米老鼠,并结合当时的热点新闻——美国飞行员查尔斯·林德伯格驾驶飞机成功飞越大西洋,为它创作了一个简单有趣的故事:米老鼠造了一架飞机带米妮去冒险,但米妮不同意。

接着,米老鼠、唐老鸭、高飞、小熊维尼等一系列迪士尼自有卡通人物形象在这九十年间不断出现,而这些经典IP形象背后,也都有着大批的故事素材在支撑。例如,小熊维尼和善、乐于助人的形象,是在动画里主动帮助屹耳找尾巴带来的,而且过程中维尼发动自己的朋友跳跳虎、瑞比等一起帮助屹耳寻找。这个故事,让小熊维尼吸引了很多忠实的观众。

除了自创IP之外,迪士尼还从世界范围内搜集经典名著、童话故事乃至神话传说,从中寻找具备迪士尼属性的IP形象,最典型的代表就是《格林童话》中的白雪公主和来自中国的花木兰等。

收购拥有故事的公司要比原创和搜集故事来得更快一些。近20年内,迪士尼进行了4次收购。2006年,迪士尼收购了动漫制作公司皮克斯。皮克斯的作品几乎每部都是经典之作,《冰雪奇缘》、《机器人总动员》等。紧接着2009年收购漫威娱乐,漫威旗下超过5000个角色,蜘蛛侠、绿巨人浩克、美国队长等在全球收获了一大批观众。2012年收购卢卡斯影业,拥有了“星战”这个超级IP。2019年收购了21世纪福克斯,旗下包括卡梅隆执导的泰坦尼克号、阿凡达和加菲猫等IP。

可以看出,迪士尼每个IP形象的成功背后都有强大的故事支撑。观众在故事中感受人物性格,进而产生对人物的喜爱。

02泡泡玛特会不会讲故事?

泡泡玛特创始人王宁在2020年接受采访时被问到,以前大家买手办,买的是背后的故事,但Molly不同,没有故事,只是一个形象,它的生命力从何而来?他表示,没有故事的IP可以让消费者更加自由地表达对这些形象的理解,就像100个人心中有100个哈姆雷特,这也是潮玩的一个魅力。

泡泡玛特此前并没有讲故事的前例,即使是新品小野Hirono的动画宣传,也仅是加入情绪的片段,没有完整的架构和情节,距离完整的故事还有很长的路。目前的“故事”更像是一个营销噱头,向大众宣告泡泡玛特要开始讲故事了。而且,在这些短片中,不到30秒的时间,单薄的内容,很难感受到泡泡玛特想要进军内容行业的野心和勇气。

讲故事,如何从0到1,把故事讲好也是一个难题。做好内容需要一个优秀和稳定的创作团队。比如,迪士尼在1923年只是一间简单的工作室,到今天拥有世界上第一部有声动画《蒸汽船威利》、全球第一部彩色动画电影《白雪公主与七个小矮人》。创始至今,迪士尼不断更新创作思维,收购IP,形成完整的内容产业链条。在内容创作上,奥斯卡导演里奇·摩尔透露,团队会亲自去故事背景地调研,做《疯狂动物城》时去到非洲大草原,做《冰雪奇缘》时去了挪威,花时间寻找灵感,为人物性格增加层次感,创造出真正引人共鸣的故事。

而这些,泡泡玛特都没有。

03资本等不了泡泡玛特讲故事

2020年12月11日,泡泡玛特成功上市。当日开盘涨幅100.26%,市值一度超1100亿港元。

但上市一年,泡泡玛特股价已跌至45.15港元,对比最高值105港元已经腰斩,市值也缩水了一大半。

这一年里,泡泡玛特的当家花旦Molly发展后劲不足,收入从2019年的4.56亿元下降至3.57亿元,直降1亿元。据统计,Molly销量的下滑是由于早期产品被消费者淘汰。这也意味着泡泡玛特需要调整推出IP的速度,和研究怎样让早期经典系列变成真正可流传的经典之作。

因此,泡泡玛特想到了提高自主研发能力和给产品增加故事。8月,泡泡玛特新注册了投资企业“北京泡泡玛特乐园管理有限公司”,并入驻环球影城,想要打造一个中国版“迪士尼”。但这需要漫长的时间,资本已经等不了了。

2021年中报显示,公司的毛利率由去年同期71.1%降至66.9%,泡泡玛特回应,主要是提高产品的工艺质量以及2021上半年原材料成本和供应链人工成本上涨所致。然而,近半年来,泡泡玛特产品质量问题频发。前不久,泡泡玛特一款单双售价79元的长袜盲盒因面料虚假宣传被北京市朝阳区市场监管局罚款20万元。

除毛利率下跌外,投资者更为看重的净资产收益率也出现了断崖式下跌。2019年上半年公司净资产收益率达51.92%,2020年上半年下跌至15.43%,到了2021年上半年,净资产收益率仅有5.77%。这也说明,泡泡玛特的赚钱效率远不及以往,再加上许多知名品牌乐高、迪士尼等开拓盲盒赛道,19八3、52TOYS等竞争者在一旁虎视眈眈,泡泡玛特资本市场压力巨大。

在巨大的压力下,泡泡玛特选择了涨价和加速销售渠道扩张,但随之而来的是口碑的质疑,黑猫投诉平台上,对泡泡玛特盲盒质量问题的投诉多达5400余起。故事还未开始,口碑已经遭到质疑。泡泡玛特的故事之路还很长远。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