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央视点名,欧拉道歉:“偷换芯”透露电动车秘密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央视点名,欧拉道歉:“偷换芯”透露电动车秘密

“换芯门”后欧拉失去了什么?

图片来源:欧拉汽车官方微博

文|伯虎财经 唐伯虎

欧拉敢说自己懂女人,是因为他们知道女人不懂车。

这是最近长城欧拉陷入“换芯门”后,社交媒体上对其的评价。这次事故表明了一个真理,即使“女人不懂车”符合大数定律,那一个例外就会导致结果偏离预期,最后升级为致命漏洞。 

从一位女性车主发现芯片被“换”,到欧拉官方不尽人意的处理速度和态度,这款自我标榜“更爱女人”的汽车品牌,现在已经脱去五彩斑斓的车壳,只剩下一个冷冰冰的躯壳。 

01 “公主殿下”的待遇 

事件车型名为“欧拉好猫”,2020年11月发布,起售价10.39万元,相比之前的6万起步的黑猫、白猫,车型、价格都上了一个台阶。 

今年10月,好猫销售7845辆,是A0级纯电动市场第一名。 

欧拉发展成一款备受女人喜爱的网红车,它走的路是独一无二的。好猫,能卖这么好,除了瞄准女性这个细分市场,在车身颜色和营销上发力,另外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它搭载目前车载芯片的天花板——高通芯片。 

周女士正是因为看中这颗“8核”高通芯片上手的欧拉。 

11月提车后,这个女车主发现好猫的CarPlay(苹果开发的车载系统)不支持与手机娱乐相联,向欧拉反馈后,回复说无法增加这一功能。 

可惜,懂女人的欧拉,不知道周女士会技术。无奈之下,她只好自己操刀,用电脑OBD接入车机系统,在检测参数时却无意中发现,宣传中的高通8核芯片变成了4年前的英特尔4核芯片。 

“偷换芯”事件很快发酵,欧拉官方11月17日出了一份声明,但只字不提芯片的事情,只说加快配备CarPlay、HiCar(华为车机系统),还把焦点转移到非欧拉用户上,说有人煽动车主情绪,要搜集证据报警。 

发现纸包不住火后,11月22日,欧拉承认提前宣传了高通8核芯片,原话是“微臣急于把好消息禀报公主殿下,没想到造成了殿下的困扰,好心办成坏事。”给的补偿是7200元的权益包、三电终身质保、免费升级CarPlay和HiCar等——这些东西在其它车企那里都是标配,欧拉这么做明显是给外行人看的。 

匪夷所思的是,在车主还在跟欧拉方面维权的时候,11月25日,一篇疑似欧拉的洗白文横空出世,大意是欧拉认真处理芯片事件,“补偿方案得到用户认可,再树标杆售后”。可以替公主殿下发布谅解诏书的也就欧拉了。 

12月,这种迟疑、敷衍、高高在上的处理态度终于在央视的曝光下,换来了欧拉汽车总经理董玉东的出面道歉、调查。 

此时,距离“偷换芯”曝出来已经过去将近一个月,距离好猫发布已经一年。而截至今年前10个月,欧拉好猫已经累计销售31391辆,却没有一个人发现其中的猫腻。欧拉确实懂女人。 

02 多品牌战略的遗毒? 

作为一个独立才一年多,正处在快速上升期,承担魏建军100万辆(到2023年)销售目标的新能源车品牌,这次“偷换芯”事故对欧拉的打击无疑是巨大的,是品牌的用户观上产生了裂缝。 

首先就是故意误导消费者,增强好猫的市场竞争力。这可以从欧拉的声明中“微臣急于把好消息禀报公主殿下”看出来,不是客观失误,而是主观故意的侥幸心理。 

据有关人士说,这颗叫高通8155的芯片,2021年才开始量产,大多数车企目前都处在研发阶段。此外,这个芯片的算力比特斯拉的HW3.0芯片还要高2.5倍,一般是给旗舰车型配备。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是长城的高端品牌WEY旗下的摩卡成了“全球首款搭载高通8155旗舰级智能座舱芯片的量产车”。 

但是,当你以为欧拉不具备量产配备高通芯片的能力,打算原谅它的时候,又要打脸了。 

在欧洲英国市场,根据一名网友提供的邮件截图,他询问长城欧拉英国,当地的好猫是否搭载高通8155,得到了肯定的回答。

10月29日,欧拉汽车在泰国上市,5天订单破万,有网友在某站上传了好猫国产版和泰国版的倒车影像视频,泰国版的画面明显更加流畅。 

涉嫌虚假宣传不说,在国外上市搭载高通芯片,而在国内只宣传不搭载,这种双标很难想象是一家成立了三十多年的老车企会做的事。 

此外,欧拉好猫泰国版的起售价折合人民币近20万,相比国内的价格贵很多,欧拉显然是在用不同的策略进攻国内外市场。而敢在国内这么做,显然是因为欧拉“懂女人”。 

有一种观点认为,这次事故是长城在品牌多元化战略下,管理上出现的问题。 

截至目前,长城已经出现了包括欧拉在内的哈弗、WEY、皮卡、坦克五个整车品牌。虽然这些品牌都宣布独立,但目前来看,实现管理上的独立却很难。 

据报道,从2019年开始,长城内部就陆续有高管离职,包括加入吉利几何品牌销售公司总经理刘智丰,原WEY品牌CEO严思、原WEY品牌营销总经理柳燕。 

现在,一方面高端品牌WEY提上日程,另一方面欧拉发展顺风顺水,于是在“换芯门”前一个月,前欧拉品牌营销总经理余飞,被调到WEY品牌担任轿车品牌总经理。 

余飞从2019年加入长城,当年10月加入欧拉,负责品牌营销,经历了欧拉从代步车、网约车到最爱女人车的全过程。 

除了有人被调走,也有离职的。2020年7月,欧拉品牌总经理宁述勇离职,原因是合同到期,等等,这才有了现在的董玉东。此前,陆续有高管因为不适应欧拉半军事化管理的问题而离开。 

不管怎样,年轻的欧拉也缺人。正是这些因素的综合,才导致了现在这种营销宣传、公关处理都出现了价值观错误的问题。 

03 智能电动车开启了未来还是提前雪崩? 

欧拉“偷换芯”并不是长城汽车的孤例。今年长城旗下的哈弗H6因为涉嫌5G虚假宣传而被投诉——哈弗宣传称H6具备5G扩展能力,但是却没有配备5G硬件,一家4S点表示,如果要升级5G,需要自己付费1万多元。 

这与欧拉“偷换芯”事件如出一辙,侧面反映了一家传统车企对于营销宣传的定位。 

这也不是行业的孤例。特斯拉去年发生“减配门”,Model 3宣传的HW3.0芯片被换上了HW2.5;国内,预订极氪001的车主们车都没拿到,就被告知,说好的800V电池充电系统、高扭矩的日本电产电机等标配变成了选配甚至改成简配。 

有趣的是,过去传统汽车出问题,大多是在交车后出现质量问题,而到智能电动车,问题已经前移——发生到了营销宣传阶段。 

这是智能电动车变革传统汽车的地方,也是智能电动车无法借鉴传统汽车,需要自行探索的领域。 

要理解这种智能电动车的变化,可以借鉴十年前的智能手机。 

智能手机交接前的功能机,只有一个通话、短信的用途,只要摆在专卖店里,根本不需要怎么宣传,就有人买,因为它解决的是人与人跨空间交流的硬需求,这种通俗的需求不需要介绍。 

但到了智能机时代,这种情况就发生了变化,最突出的表现就是,各个手机厂商的发布会开的比春晚还频繁热闹。因为智能机解决的不再仅仅是通俗易懂的空间交流问题,手机变成mp3、照相机、一卡通、钱包的集合,这已经是“美好生活”的范畴了,不是手机摆在专卖店里就能说清楚的东西,不表达就没人知晓。 

同样,传统燃油车解决的是出行的硬需求,一个发动机、四个轮子,一次车展曝光,需求就有了。而到了智能电动车,它更多的是一种体验变革,把人的双手从方向盘放开。而体验是无法把一辆车放到展台就能感受到的,所以互联网式的宣传营销才会大行其道。 

如果说特斯拉这条鲶鱼开了乘车体验升级的头,那国内的车企显然更进一步。 

从蔚来“用户企业”的大型社会学实验,到欧拉“更爱女人”“更懂女人”这种伴侣关系式的宣传语,再到最近长安、华为、宁德时代共同推出的阿维塔,打“情感智能”的牌,做起了保姆的活,车企们给了“车”太多的意义、价值和未来,结果之一就是言过其实,自己打脸。 

最坏的结果就是欧拉,成为那款时代里被选中的车,一个反面教材。但可以预见的是,在智能电动车的初级阶段,这样的事情正在发生着,翻车的不会只是“更懂女人的车”。 

参考来源:

1.观察者网:“吃软饭”的欧拉好猫 变成了“偷芯汉”?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高通

4.8k
  • 移动芯片“内卷”图形技术,Arm支持光线追踪的旗舰GPU来了
  • 苹果据称5G通信芯片研发失败,高通仍是唯一供应商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央视点名,欧拉道歉:“偷换芯”透露电动车秘密

“换芯门”后欧拉失去了什么?

图片来源:欧拉汽车官方微博

文|伯虎财经 唐伯虎

欧拉敢说自己懂女人,是因为他们知道女人不懂车。

这是最近长城欧拉陷入“换芯门”后,社交媒体上对其的评价。这次事故表明了一个真理,即使“女人不懂车”符合大数定律,那一个例外就会导致结果偏离预期,最后升级为致命漏洞。 

从一位女性车主发现芯片被“换”,到欧拉官方不尽人意的处理速度和态度,这款自我标榜“更爱女人”的汽车品牌,现在已经脱去五彩斑斓的车壳,只剩下一个冷冰冰的躯壳。 

01 “公主殿下”的待遇 

事件车型名为“欧拉好猫”,2020年11月发布,起售价10.39万元,相比之前的6万起步的黑猫、白猫,车型、价格都上了一个台阶。 

今年10月,好猫销售7845辆,是A0级纯电动市场第一名。 

欧拉发展成一款备受女人喜爱的网红车,它走的路是独一无二的。好猫,能卖这么好,除了瞄准女性这个细分市场,在车身颜色和营销上发力,另外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它搭载目前车载芯片的天花板——高通芯片。 

周女士正是因为看中这颗“8核”高通芯片上手的欧拉。 

11月提车后,这个女车主发现好猫的CarPlay(苹果开发的车载系统)不支持与手机娱乐相联,向欧拉反馈后,回复说无法增加这一功能。 

可惜,懂女人的欧拉,不知道周女士会技术。无奈之下,她只好自己操刀,用电脑OBD接入车机系统,在检测参数时却无意中发现,宣传中的高通8核芯片变成了4年前的英特尔4核芯片。 

“偷换芯”事件很快发酵,欧拉官方11月17日出了一份声明,但只字不提芯片的事情,只说加快配备CarPlay、HiCar(华为车机系统),还把焦点转移到非欧拉用户上,说有人煽动车主情绪,要搜集证据报警。 

发现纸包不住火后,11月22日,欧拉承认提前宣传了高通8核芯片,原话是“微臣急于把好消息禀报公主殿下,没想到造成了殿下的困扰,好心办成坏事。”给的补偿是7200元的权益包、三电终身质保、免费升级CarPlay和HiCar等——这些东西在其它车企那里都是标配,欧拉这么做明显是给外行人看的。 

匪夷所思的是,在车主还在跟欧拉方面维权的时候,11月25日,一篇疑似欧拉的洗白文横空出世,大意是欧拉认真处理芯片事件,“补偿方案得到用户认可,再树标杆售后”。可以替公主殿下发布谅解诏书的也就欧拉了。 

12月,这种迟疑、敷衍、高高在上的处理态度终于在央视的曝光下,换来了欧拉汽车总经理董玉东的出面道歉、调查。 

此时,距离“偷换芯”曝出来已经过去将近一个月,距离好猫发布已经一年。而截至今年前10个月,欧拉好猫已经累计销售31391辆,却没有一个人发现其中的猫腻。欧拉确实懂女人。 

02 多品牌战略的遗毒? 

作为一个独立才一年多,正处在快速上升期,承担魏建军100万辆(到2023年)销售目标的新能源车品牌,这次“偷换芯”事故对欧拉的打击无疑是巨大的,是品牌的用户观上产生了裂缝。 

首先就是故意误导消费者,增强好猫的市场竞争力。这可以从欧拉的声明中“微臣急于把好消息禀报公主殿下”看出来,不是客观失误,而是主观故意的侥幸心理。 

据有关人士说,这颗叫高通8155的芯片,2021年才开始量产,大多数车企目前都处在研发阶段。此外,这个芯片的算力比特斯拉的HW3.0芯片还要高2.5倍,一般是给旗舰车型配备。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是长城的高端品牌WEY旗下的摩卡成了“全球首款搭载高通8155旗舰级智能座舱芯片的量产车”。 

但是,当你以为欧拉不具备量产配备高通芯片的能力,打算原谅它的时候,又要打脸了。 

在欧洲英国市场,根据一名网友提供的邮件截图,他询问长城欧拉英国,当地的好猫是否搭载高通8155,得到了肯定的回答。

10月29日,欧拉汽车在泰国上市,5天订单破万,有网友在某站上传了好猫国产版和泰国版的倒车影像视频,泰国版的画面明显更加流畅。 

涉嫌虚假宣传不说,在国外上市搭载高通芯片,而在国内只宣传不搭载,这种双标很难想象是一家成立了三十多年的老车企会做的事。 

此外,欧拉好猫泰国版的起售价折合人民币近20万,相比国内的价格贵很多,欧拉显然是在用不同的策略进攻国内外市场。而敢在国内这么做,显然是因为欧拉“懂女人”。 

有一种观点认为,这次事故是长城在品牌多元化战略下,管理上出现的问题。 

截至目前,长城已经出现了包括欧拉在内的哈弗、WEY、皮卡、坦克五个整车品牌。虽然这些品牌都宣布独立,但目前来看,实现管理上的独立却很难。 

据报道,从2019年开始,长城内部就陆续有高管离职,包括加入吉利几何品牌销售公司总经理刘智丰,原WEY品牌CEO严思、原WEY品牌营销总经理柳燕。 

现在,一方面高端品牌WEY提上日程,另一方面欧拉发展顺风顺水,于是在“换芯门”前一个月,前欧拉品牌营销总经理余飞,被调到WEY品牌担任轿车品牌总经理。 

余飞从2019年加入长城,当年10月加入欧拉,负责品牌营销,经历了欧拉从代步车、网约车到最爱女人车的全过程。 

除了有人被调走,也有离职的。2020年7月,欧拉品牌总经理宁述勇离职,原因是合同到期,等等,这才有了现在的董玉东。此前,陆续有高管因为不适应欧拉半军事化管理的问题而离开。 

不管怎样,年轻的欧拉也缺人。正是这些因素的综合,才导致了现在这种营销宣传、公关处理都出现了价值观错误的问题。 

03 智能电动车开启了未来还是提前雪崩? 

欧拉“偷换芯”并不是长城汽车的孤例。今年长城旗下的哈弗H6因为涉嫌5G虚假宣传而被投诉——哈弗宣传称H6具备5G扩展能力,但是却没有配备5G硬件,一家4S点表示,如果要升级5G,需要自己付费1万多元。 

这与欧拉“偷换芯”事件如出一辙,侧面反映了一家传统车企对于营销宣传的定位。 

这也不是行业的孤例。特斯拉去年发生“减配门”,Model 3宣传的HW3.0芯片被换上了HW2.5;国内,预订极氪001的车主们车都没拿到,就被告知,说好的800V电池充电系统、高扭矩的日本电产电机等标配变成了选配甚至改成简配。 

有趣的是,过去传统汽车出问题,大多是在交车后出现质量问题,而到智能电动车,问题已经前移——发生到了营销宣传阶段。 

这是智能电动车变革传统汽车的地方,也是智能电动车无法借鉴传统汽车,需要自行探索的领域。 

要理解这种智能电动车的变化,可以借鉴十年前的智能手机。 

智能手机交接前的功能机,只有一个通话、短信的用途,只要摆在专卖店里,根本不需要怎么宣传,就有人买,因为它解决的是人与人跨空间交流的硬需求,这种通俗的需求不需要介绍。 

但到了智能机时代,这种情况就发生了变化,最突出的表现就是,各个手机厂商的发布会开的比春晚还频繁热闹。因为智能机解决的不再仅仅是通俗易懂的空间交流问题,手机变成mp3、照相机、一卡通、钱包的集合,这已经是“美好生活”的范畴了,不是手机摆在专卖店里就能说清楚的东西,不表达就没人知晓。 

同样,传统燃油车解决的是出行的硬需求,一个发动机、四个轮子,一次车展曝光,需求就有了。而到了智能电动车,它更多的是一种体验变革,把人的双手从方向盘放开。而体验是无法把一辆车放到展台就能感受到的,所以互联网式的宣传营销才会大行其道。 

如果说特斯拉这条鲶鱼开了乘车体验升级的头,那国内的车企显然更进一步。 

从蔚来“用户企业”的大型社会学实验,到欧拉“更爱女人”“更懂女人”这种伴侣关系式的宣传语,再到最近长安、华为、宁德时代共同推出的阿维塔,打“情感智能”的牌,做起了保姆的活,车企们给了“车”太多的意义、价值和未来,结果之一就是言过其实,自己打脸。 

最坏的结果就是欧拉,成为那款时代里被选中的车,一个反面教材。但可以预见的是,在智能电动车的初级阶段,这样的事情正在发生着,翻车的不会只是“更懂女人的车”。 

参考来源:

1.观察者网:“吃软饭”的欧拉好猫 变成了“偷芯汉”?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