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钱智民与曾毓群的三次会面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钱智民与曾毓群的三次会面

围绕储能,国家电投和宁德时代在下一盘大棋。

文|华夏能源网 刘洋

曾毓群再一次和钱智民会面了。

1月21日,宁德时代(SZ:300750)董事长曾毓群一行来到了北京市西城区北三环中路29号院1号楼,这里正是五大发电央企之一——国家电投总部大厦所在地。

作为“好客”的东道主,国家电投董事长、党组书记钱智民亲自出面迎接。双方笑容满面,相谈甚欢,好似老朋友之间的一次相聚。

事实上,这已经是钱智民与曾毓群第三次会面了。华夏能源网注意到,相较前两次,这一次跟随钱智民接待曾毓群的阵容最为豪华:国家电投副总经理、党组成员刘明胜,国家电投行政总监兼综合部主任琚立生、重大项目总工程师兼发展部主任侯学众,计财部、资本部、创新部、法商部,基金公司、福建公司、商业模式创新中心有关负责人悉数出席。

针对这次会面,曾毓群则“简明扼要”地带上了一个关键人物——宁德时代首席客户官、副总裁、储能事业部总裁谭立斌。

在刚刚过去的2021年,国家电投和宁德时代都在各自领域风光无限。一个是五大电力央企中当之无愧的“绿电王”,一个是市值过万亿在A股仅次于贵州茅台的“宁王”。

三次会面背后,是两巨头联手面对未来的万丈雄心。钱智民和曾毓群的“破圈”和谋变,在酝酿出一盘大棋。

初见与再见

与曾毓群同为闽商的美团创始人王兴曾透露,曾毓群的办公室里挂着一幅字——“赌性坚强”。这不是福建人钟爱的“爱拼才会赢”,因为曾毓群认为“拼是体力活,而赌是脑力活”。对于宁德时代来说,狂赌背后,自有曾毓群的赛道逻辑。

事实上,宁德时代和国家电投,都在其所处赛道上“赌”着脑力活,双方的跨界合作更是如此。

2020年8月18日,钱智民在国家电投集团总部会见曾毓群。国家电投集团公司党组成员、副总经理刘明胜,宁德时代副董事长黄世霖参加会见。

两人的第一次会面,钱智民和曾毓群着装都较为随意,没有常见的西装革履,白衬衫上也都没有打领带。

这初次会面不大可能是“临时起意”,背后必定经过了一番筹划。但是两人见面洽谈的内容,国家电投新闻稿却极为简略,只是提到双方在储能和换电重卡方面存在合作空间。但这已经足够,因为两位大佬进行首次接触的关键意图已浮出水面。

2021年3月11日,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第二次来到国家电投总部大厦。

国家电投这一次接待曾毓群的阵容壮大了许多,除了国家电投党组书记、董事长钱智民,国家电投科技研发总监兼中央研究院党委书记、董事长范霁红,行政总监兼综合部主任琚立生,重大项目总工程师兼发展部主任侯学众,创新部、产业中心及智慧能源公司、资本控股主要负责人等,也都参加了会见。

会见之后,在钱智民和曾毓群的共同见证下,国家电投党组成员、副总经理刘明胜与宁德时代首席客户官、高级副总裁,储能事业部总裁谭立斌分别代表双方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同期,宁德时代与国家电投智慧能源公司还签署了落地协议。

依据协议,双方将围绕储能展开合作。至此,钱智民和曾毓群在第一次会面中提出的储能合作正式落于现实。

而双方在第一次会面中提出的换电重卡方面的合作也并未搁置。2022年1月21日,钱智民和曾毓群举行了第三次会面,曾毓群表示:“宁德时代愿继续发挥自身优势,积极助力国家电投储光风一体化、绿电交通等方面的开发建设,探索更多商业模式与合作契合点。”

截至2021年11月底,国家电投电力总装机超过1.9亿千瓦。其中,光伏发电装机、新能源发电装机、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规模总计超1亿千瓦,均位居世界第一。

具体来看,国家电投光伏发电总装机3805万千瓦,5年增长了6倍,继续稳居全球第一。风电总装机为3616万千瓦,居全球第二位。水电总装机为2397万千瓦,2021年发电量为791亿千瓦时。核电装机达到809万千瓦,仅次于国核、中广核。

可再生能源发电占比的持续增加,绿电“优等生”国家电投在电力消纳方面面临着巨大挑战。在此背景下,除加强储能以外,国家电投的能源转型思路便指向了绿电交通,这与宁德时代存在巨大的合作空间。

谋局与破圈

国家电投自2017年起就进入了绿电交通领域,截至2020年底,已拥有换电重卡、工程机械超5000台,分布在北京、山西、河北、江苏、陕西等地,运营里程累计超600万公里;签约换电站66座,充换电设施分布在北京、上海、江苏等14个省市。

2021年2月,时任国家电投集团党组副书记、董事祖斌还表示,国家电投下一步将谋求绿电转型,重点布局换电重卡,同时布局氢燃料电池等绿色交通领域。

祖斌提及,从当下到2025年,国家电投计划新增总投资1150亿,推广换电重卡20万台,工程机械等车辆37万台,新增换电站4000座、电池22.8万套,同时力争推动氢燃料电池的应用。

若想要顺利达成这一目标,加强与动力电池厂商的合作,是重中之重。宁德时代是全球动力电池龙头,其动力电池产品在中国市场的市占率超过56%,在全球市场市占率也超过了30%,均居行业第一,此等实力与国家电投这样的央企巨无霸,大致是够体量的。

与此同时,在与国家电投的合作中,宁德时代也在做战略突破。

近年来,乘用车市场业务已无法撑起宁德时代对未来增长的野心,为此,宁德时代正在着手开辟全新增长曲线,瞄准储能市场。

自2018年起,宁德时代开始加码储能业务,当年6月,宁德时代与福建省投资集团、福建省电力勘测设计院等公司,在福建省晋江市合作投资建设24亿元的大型锂电池储能项目。2020年1月,福建晋江储能电站试点项目一期(30MW/108MWh)并网成功,宁德时代负责该项目储能系统的系统集成,其中使用的储能电池单体循环寿命可达12000次。

2019年4月,宁德时代又与科士达(SZ:002518)共投2亿元成立储能业务公司,开发生产储能和充电桩等相关产品,其中宁德时代持股51%,科士达持股49%。

2020年2月26日,宁德时代发布公告称,拟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资金不超过200亿元,用于宁德时代湖西锂电池扩建、江苏时代动力及储能锂电池研发与生产、四川时代动力电池、电化学储能前沿技术储备研发等4个项目。

三次会面,对国家电投和宁德时代皆意义非凡。手中掌握大量风光核水电的国家电投不仅增加了储能实力,而且可以在电化学储能方面有更多作为,找到向产业链下游延伸的更多可能。从绿电到绿电交通,国家电投有了宁德时代的支撑将如虎添翼。

而对以动力电池起家的宁德时代来说,则可以凭借与国家电投的合作,跳出私家车动力电池这个狭小圈子,扩大商用车、工程机械及储能业务规模,更上一层楼。宁德时代可做的,曾毓群想做的,绝不仅仅是国家电投的产品供应商。

实际上,除了绿电交通,下一步双方的合作还有更多链接点等待曝出。宁德时代1月17日宣布进入换电领域,国家电投“十四五”期间也在进军换电站;另一方面,国家电投正在燃料电池领域加大投入,而宁德时代也在加速布局氢能电池。

大佬会面,意在谋局;巨头合作,加速破圈。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国家电投

135
  • 国家电投湛江徐闻海上风电场300 MW增容项目启动风机吊装工程
  • 投资总额超5000亿元,国家电投全面启动200余个项目建设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钱智民与曾毓群的三次会面

围绕储能,国家电投和宁德时代在下一盘大棋。

文|华夏能源网 刘洋

曾毓群再一次和钱智民会面了。

1月21日,宁德时代(SZ:300750)董事长曾毓群一行来到了北京市西城区北三环中路29号院1号楼,这里正是五大发电央企之一——国家电投总部大厦所在地。

作为“好客”的东道主,国家电投董事长、党组书记钱智民亲自出面迎接。双方笑容满面,相谈甚欢,好似老朋友之间的一次相聚。

事实上,这已经是钱智民与曾毓群第三次会面了。华夏能源网注意到,相较前两次,这一次跟随钱智民接待曾毓群的阵容最为豪华:国家电投副总经理、党组成员刘明胜,国家电投行政总监兼综合部主任琚立生、重大项目总工程师兼发展部主任侯学众,计财部、资本部、创新部、法商部,基金公司、福建公司、商业模式创新中心有关负责人悉数出席。

针对这次会面,曾毓群则“简明扼要”地带上了一个关键人物——宁德时代首席客户官、副总裁、储能事业部总裁谭立斌。

在刚刚过去的2021年,国家电投和宁德时代都在各自领域风光无限。一个是五大电力央企中当之无愧的“绿电王”,一个是市值过万亿在A股仅次于贵州茅台的“宁王”。

三次会面背后,是两巨头联手面对未来的万丈雄心。钱智民和曾毓群的“破圈”和谋变,在酝酿出一盘大棋。

初见与再见

与曾毓群同为闽商的美团创始人王兴曾透露,曾毓群的办公室里挂着一幅字——“赌性坚强”。这不是福建人钟爱的“爱拼才会赢”,因为曾毓群认为“拼是体力活,而赌是脑力活”。对于宁德时代来说,狂赌背后,自有曾毓群的赛道逻辑。

事实上,宁德时代和国家电投,都在其所处赛道上“赌”着脑力活,双方的跨界合作更是如此。

2020年8月18日,钱智民在国家电投集团总部会见曾毓群。国家电投集团公司党组成员、副总经理刘明胜,宁德时代副董事长黄世霖参加会见。

两人的第一次会面,钱智民和曾毓群着装都较为随意,没有常见的西装革履,白衬衫上也都没有打领带。

这初次会面不大可能是“临时起意”,背后必定经过了一番筹划。但是两人见面洽谈的内容,国家电投新闻稿却极为简略,只是提到双方在储能和换电重卡方面存在合作空间。但这已经足够,因为两位大佬进行首次接触的关键意图已浮出水面。

2021年3月11日,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第二次来到国家电投总部大厦。

国家电投这一次接待曾毓群的阵容壮大了许多,除了国家电投党组书记、董事长钱智民,国家电投科技研发总监兼中央研究院党委书记、董事长范霁红,行政总监兼综合部主任琚立生,重大项目总工程师兼发展部主任侯学众,创新部、产业中心及智慧能源公司、资本控股主要负责人等,也都参加了会见。

会见之后,在钱智民和曾毓群的共同见证下,国家电投党组成员、副总经理刘明胜与宁德时代首席客户官、高级副总裁,储能事业部总裁谭立斌分别代表双方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同期,宁德时代与国家电投智慧能源公司还签署了落地协议。

依据协议,双方将围绕储能展开合作。至此,钱智民和曾毓群在第一次会面中提出的储能合作正式落于现实。

而双方在第一次会面中提出的换电重卡方面的合作也并未搁置。2022年1月21日,钱智民和曾毓群举行了第三次会面,曾毓群表示:“宁德时代愿继续发挥自身优势,积极助力国家电投储光风一体化、绿电交通等方面的开发建设,探索更多商业模式与合作契合点。”

截至2021年11月底,国家电投电力总装机超过1.9亿千瓦。其中,光伏发电装机、新能源发电装机、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规模总计超1亿千瓦,均位居世界第一。

具体来看,国家电投光伏发电总装机3805万千瓦,5年增长了6倍,继续稳居全球第一。风电总装机为3616万千瓦,居全球第二位。水电总装机为2397万千瓦,2021年发电量为791亿千瓦时。核电装机达到809万千瓦,仅次于国核、中广核。

可再生能源发电占比的持续增加,绿电“优等生”国家电投在电力消纳方面面临着巨大挑战。在此背景下,除加强储能以外,国家电投的能源转型思路便指向了绿电交通,这与宁德时代存在巨大的合作空间。

谋局与破圈

国家电投自2017年起就进入了绿电交通领域,截至2020年底,已拥有换电重卡、工程机械超5000台,分布在北京、山西、河北、江苏、陕西等地,运营里程累计超600万公里;签约换电站66座,充换电设施分布在北京、上海、江苏等14个省市。

2021年2月,时任国家电投集团党组副书记、董事祖斌还表示,国家电投下一步将谋求绿电转型,重点布局换电重卡,同时布局氢燃料电池等绿色交通领域。

祖斌提及,从当下到2025年,国家电投计划新增总投资1150亿,推广换电重卡20万台,工程机械等车辆37万台,新增换电站4000座、电池22.8万套,同时力争推动氢燃料电池的应用。

若想要顺利达成这一目标,加强与动力电池厂商的合作,是重中之重。宁德时代是全球动力电池龙头,其动力电池产品在中国市场的市占率超过56%,在全球市场市占率也超过了30%,均居行业第一,此等实力与国家电投这样的央企巨无霸,大致是够体量的。

与此同时,在与国家电投的合作中,宁德时代也在做战略突破。

近年来,乘用车市场业务已无法撑起宁德时代对未来增长的野心,为此,宁德时代正在着手开辟全新增长曲线,瞄准储能市场。

自2018年起,宁德时代开始加码储能业务,当年6月,宁德时代与福建省投资集团、福建省电力勘测设计院等公司,在福建省晋江市合作投资建设24亿元的大型锂电池储能项目。2020年1月,福建晋江储能电站试点项目一期(30MW/108MWh)并网成功,宁德时代负责该项目储能系统的系统集成,其中使用的储能电池单体循环寿命可达12000次。

2019年4月,宁德时代又与科士达(SZ:002518)共投2亿元成立储能业务公司,开发生产储能和充电桩等相关产品,其中宁德时代持股51%,科士达持股49%。

2020年2月26日,宁德时代发布公告称,拟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资金不超过200亿元,用于宁德时代湖西锂电池扩建、江苏时代动力及储能锂电池研发与生产、四川时代动力电池、电化学储能前沿技术储备研发等4个项目。

三次会面,对国家电投和宁德时代皆意义非凡。手中掌握大量风光核水电的国家电投不仅增加了储能实力,而且可以在电化学储能方面有更多作为,找到向产业链下游延伸的更多可能。从绿电到绿电交通,国家电投有了宁德时代的支撑将如虎添翼。

而对以动力电池起家的宁德时代来说,则可以凭借与国家电投的合作,跳出私家车动力电池这个狭小圈子,扩大商用车、工程机械及储能业务规模,更上一层楼。宁德时代可做的,曾毓群想做的,绝不仅仅是国家电投的产品供应商。

实际上,除了绿电交通,下一步双方的合作还有更多链接点等待曝出。宁德时代1月17日宣布进入换电领域,国家电投“十四五”期间也在进军换电站;另一方面,国家电投正在燃料电池领域加大投入,而宁德时代也在加速布局氢能电池。

大佬会面,意在谋局;巨头合作,加速破圈。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