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特写】从市场第一跌落到第二十 入华三十年的维斯塔斯寻求反弹

风电巨头维斯塔斯经历了中国市场的挫败和行业阵痛。30年后,凭借更贴近市场的新产品和低姿态,它希望重新赢回市场。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长条会议桌上摆放着鲜花和香槟,最前端和顶部的硕大LED屏幕,茶歇,展板区,这与普通会场相比,并无多大区别。但两旁摆放着几十米长的风机叶片提醒到访者,这个会场并不普通。

这里是排名全球第一的风电整机制造商,丹麦维斯塔斯公司天津工厂的叶片厂车间。6月13日,维斯塔斯选择在这个车间里举办进入中国市场的30周年庆典,这里被临时布置成了会议活动区。

在这一庆典上,维斯塔斯宣布了两项新决定:一是计划在中国生产和销售V136-3.45MW风机;二是在中国的运维服务灵活度提升至前所未有的新高度。

虽然经历了前几年在中国市场的失利,从这两项决定可以看出,维斯塔斯对中国未来的风电市场仍有渴望。

根据风电咨询机构MAKE发布的《2015年全球风机制造商市场份额分析》,维斯塔斯以7.6GW的新增装机容量,排名全球第一,中国风电企业金风科技则以新增容量6.9GW,位居第二。

但在中国市场,包括维斯塔斯在内的外资风机制造商,去年的新增装机排名全部止步于前十。维斯塔斯去年全球新增装机的大幅增长,并未来自于全球最大风电市场——中国,而是主要依靠美国市场的优越表现及欧洲市场的稳定发展。

瑞典Lemnhult风电场,安装的维斯塔斯V112-3.0MW风机,该风电场于2013年正式投入运行。

根据中国风能协会统计的2015年中国风机制造商新增装机排名,维斯塔斯位于第21位,在外资企业中排名第二,位于排名第17位的西班牙歌美飒公司之后。

随着中国本土企业的崛起,外资企业在中国风电市场的份额大幅缩水,与本土企业的差距持续扩大。但在30年庆典活动上,维斯塔斯全球总裁兼首席执行官任安德说,中国是全球最大、也是最活跃的市场,“尽管(维斯塔斯)在过去三十年经历了风风雨雨,但现在已重整旗鼓。”任安德说。

1986年,中国第一个风电场在山东荣成建成,维斯塔斯提供了三台风电机组。彼时,维斯塔斯在中国风电行业中扮演着“开拓者”的角色。

中国从1994年开始努力推进风机的国产化,但是此后的近十年内,国内企业无论是技术还是争夺市场的能力,都不能与维斯塔斯为代表的外企相匹敌。

2003年,以金风科技为代表的中国本土风电企业开始异军突起。当年中国新增风电装机容量9.8万kW,维斯塔斯以27%份额占据第一,金风科技则以26%的份额紧随其后。当年中国新增风电市场的内、外资企业市场份额之比为33:67,外资仍旧占据明显优势。

2005年,在时任中国能源局局长张国宝主持下实施风电行业国产化政策,力推风电设备本土化。2007年,本土风机制造商的新增装机份额第一次超越外资企业,实现逆转。当年内、外资企业的新增风电装机份额分别为55.9%和42.5%。

此后的几年,外资风机制造商在中国风电市场上的份额急剧下降。2012年,当时亚洲最大的风机制造商苏司兰,甚至退出了中国市场。

意识到中国市场上本土企业的崛起,维斯塔斯开始转变策略,在中国加大投资和本地化进程。2008年,维斯塔斯在天津设立了全球最大的风电生产基地。

2014年1月28日,世界上第一台8MW风电机组——维斯塔斯V164-8.0WM风机投入试运行,被称为全球最大风机。

面对中国风机制造商的突飞猛进,加大本土化进程未能挽救维斯塔斯在中国的颓势。维斯塔斯在中国的新增风电装机份额一路下滑,根据中国风能协会的数据,2013年在中国市场的份额仅占3.2%;到2014年,这一数据下降至1.13%,排名第18位。

其他几家外资风机制造商在中国市场的业绩也不尽人意,2014年在中国的新增装机排名均在维斯塔斯之后,西班牙歌美飒公司排名22位,美国GE公司排名23位。

维斯塔斯当年丢失了中国市场,除了市场政策原因外,失利的另一因素在于对中国风电市场发展速度的错误估计。在建立天津生产基地后,维斯塔斯主推的两款机型为V52-850kW和V60-850kW风机,这两款千瓦级的产品在初期确实迎合了市场。

但随后,快速发展的中国风电市场,让中国本土企业推出的兆瓦级大机组逐渐取代了千瓦级的小机组。在近年来中国重点发展的低风速地区,维斯塔斯的产品升级换代速度也慢人一步。

与此同时,中国风电市场开始打响“价格战”,从2008年的平均6500元/kW降至2011年的3700元/kW,但维斯塔斯等外资企业仍旧保持较高的报价。中国本土企业凭借价格优势抢走了大量市场。

除了产品及价格不适应中国市场外,运维服务机制的不灵活,昂贵的售后费用,是外资风电企业备受诟病之处。

“在成熟的国外市场,风机制造商大多对风机运维服务采取标准化的全包模式,但收费较贵。国内业主考虑到成本原因及技术积累,希望能够培养自己的运维团队,只在某几项需要单独运维服务的地方选择风机制造商。”一位风电开发企业负责人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维斯塔斯等外资企业提供的运维服务模式,缺少这种灵活性。”

2011年,维斯塔斯全球业绩出现亏损,陷入低谷期。2012年,业内甚至传出其将被中国风电企业收购的消息。但幸运的是,维斯塔斯还有机会重新开始。

英国Kentish Flats风电场,安装的维斯塔斯V90-3.0MW风机。

2014年10月,维斯塔斯在北京发布了全新中国战略,希望通过推出新产品、提供新运维服务,以及采用新合作模式,实现在中国市场上的业绩增长。

为了适应中国的低风速市场的开发,维斯塔斯推出两款新一代的2MW风电机组:V110-2.0MW和V100-2.0MW机组。这两款机组专门针对中国的低风速风场设计,适应的最低风速可达3米/秒,比上一代2MW风机分别提高17%和18%的年发电量。

对于运维服务,维斯塔斯也改变了过去标准化的做法,启用更为灵活的运维服务方案,能够为中国客户研发量身定制的服务。

新战略的推出后,维斯塔斯在中国市场收获了多个新签订单。2015年11月,哈纳斯集团与维斯塔斯签订了75台V110-2.0MW风机,成为其当年在中国的最大订单。在随后的一个月内,哈纳斯又向维斯塔斯采购了25台V100-2.0MW风机和25台V110-2.0MW风机。

今年3月,维斯塔斯与哈纳斯集团签署了600MW风机合作维护协议,成为其在中国获得的首个根据客户需求进行灵活定制的运维服务订单。4月,维斯塔斯还获得了大唐集团新能源股份公司的48MW订单,为其在辽宁葫芦岛的高桥风电场提供24台V110-2.0MW台风机。

不过,去年维斯塔斯在中国风电市场的份额排名仍未实现很大突破。此次在进入中国30周年庆典上,维斯塔斯又增加了产品系列,宣布将在中国市场上销售3MW风机,并且计划在中国生产。

维斯塔斯亚太和中国区总裁博飞在发布会上表示,现在推出的V136-3.45MW风机,是针对中国低风速地区的风场,并且将持续推进供应链的中国本地化,支持3MW产品平台的全球供货。

Macarthur风电场,位于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安装了维斯塔斯V112-3.0MW机型。

维斯塔斯介绍,2010年发布的3MW机型目前在全球27个国家装机约7GW,去年11月发布最新一次升级,额定功率从3.3MW提升至3.45MW,配置灵活度大幅提高,最多可增加年发电量12%。

其中,V136-3.45MW机型拥有维斯塔斯陆上风机中最长的叶轮直径、维斯塔斯享有专利的大直径钢制塔筒技术和维斯塔斯目前最先进的叶片设计,是维斯塔斯成熟的3MW产品平台的最新机型。

针对此款风机,国内某风机制造商的工作人员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按照维斯塔斯对其应用于低风速的定位,其适用的风速仍旧偏高。因为中国市场开发的平均风速远低于国际水平,加上有国内风机制造商也将在最近推出3MW新机型,维斯塔斯的这款风机竞争力如何,有待考验。

不过,风电咨询机构MAKE亚太区首席代表孙文轩认为,该机组的竞争力主要取决于对成本的控制。“如果该机型通过中国本地化生产,将价格下降到5000元/kW左右甚至更低的水平,具有一定竞争力的。“从利润率等角度看,维斯塔斯等外资机组还是优于国内机组。”孙文轩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

“如果从完全市场化的角度看,虽然外资企业的风机价格高,但放在一个风电场中跟国内企业项目相比,技术、质量、各个指标参数,具有竞争优势。但问题在于,中国并非是一个完全开放性的市场。”孙文轩说,如果维斯塔斯能将3MW的大容量机组价格压低到,只比国内机组高出10%-20%的范围内,市场份额有可能上升。

“虽然维斯塔斯将3.45MW风机平台定位在针对于低风速地区,但该风机的真正竞争力实际上还在于一、二类等风资源条件较好的地区,主要说V105至126机型,”孙文轩指出,根据中国目前划分的四类风区(低风速)市场情况,绝大部分地区的风资源根本不适合开发,但迫于政府导向,部分国企也不得不进行开发。这导致很大一部分的低风速风场盈利空间非常低,根本没必要去购买高价的外资企业低风速风机,更重要的目标成为控制成本和止损。

除了通过推出新机型扩展市场外,维斯塔斯对中国市场的另一项期待聚焦于运维服务。中国风电运维市场尚未完全爆发,但前景可观。

根据彭博新能源财经发布的针对中国风电运行和维护市场的研究报告称,预计到2022年,中国风电场运维费用将增长至30亿美元/年。

在维斯塔斯庆典上,中国国电集团副总经理谢长军表示,与欧洲和美国等国家相比,国内运维市场处于刚刚起步阶段,还不够成熟和完善,专业风电运维人才相对匮乏,运维服务面临严峻挑战。但这也正给了维斯塔斯等外资企业提供了市场机会。

维斯塔斯宣布开始在中国提供最灵活的服务解决方案。中国客户今后可以从维斯塔斯的服务项目列表中任意挑选、自由搭配,而不再受限于托管式运维服务(AOM)套餐。这意味着,无论中国客户拥有什么样的运维策略,维斯塔斯都可以提供支持。

博飞称,中国的客户更愿意自己进行维护风电场,维斯塔斯在适应这个需求。逐渐转变了模式,希望在服务上进一步扩大市场。

“相比于2014年推出的定制化服务,此次维斯塔斯可以说完全放下了‘架子’。客户哪怕仅选择备品备件,它也愿意提供,这对他们来说是一大进步。”孙文轩评价。

但也有业内观点表示,维斯塔斯推出的新战略为时已晚,错过了最好的时机。

“维斯塔斯想要凭着新的产品和战略,去竞争中国份额排名前五,那是太晚了,发挥作用有限,但是要在目前的市场份额基础上,往上再提升几个点,还是有作用的。”孙文轩对维斯塔斯的新战略则持肯定作用。

在谈及维斯塔斯在风电运维市场的优势时,任安德表示,“目前运维服务覆盖的装机容量,可以看出维斯塔斯在这方面的能力;同时,通过运维合同,维斯塔斯可以收集到很多数据进行隐患排除等预测性的维护,从而提供更好地服务。”

就全球市场而言,风机运维已经成为维斯塔斯最主要的收入之一。维斯塔斯为全球提供运维服务份额风机已达到约60GW,是世界最大的风电运维服务公司。

任安德在发布会上表示,维斯塔斯去年的收入一半来自运维,而且运维服务在不断的增长,目前拥有的180亿订单储备中,有一半来自运维服务。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