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打折股”成重灾区,最惨浮亏54%,葛卫东及多家百亿私募纷纷中招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打折股”成重灾区,最惨浮亏54%,葛卫东及多家百亿私募纷纷中招

最近1年以来已经有多家知名私募纷纷在参与上市公司定增时栽了跟头。

图片来源:海洛创意

记者 穆玥

本以为是抢到了“捡便宜”的机会,没想到却被深度套牢了,据界面新闻不完全统计,最近1年以来已经有多家知名私募在参与上市公司定增时栽了跟头。

典型的比如葛卫东,去年10月份安恒信息(688023.SH)定增结果出炉,葛卫东以近3亿元的成本获配92.53万股,获配单价为324.23元/股。随后安恒信息的股价开始掉头向下,至今年4月27日盘中一度下探至109.38元/股。近期有所修复之后,截至9月14日该股的最新收盘价依然仅为148.8元/股,葛卫东此前获取的定增股份浮亏比例高达54.11%。

Wind数据显示,在参与该股定增之前,葛卫东已于2020三季报时新进成为了安恒信息的第四大流通股股东,持股数量为86.09万股,此后其持股数量曾多次变动,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共持有安恒信息193.13万股,中报时的持股数量与一季度末持平,也就是说在今年4月定增股份解禁之后一直到二季度末,葛卫东仍未减持相关股份。

葛卫东重金豪买的另外一只定增股用友网络(600588.SH)情况也不乐观,今年1月25日公司近53亿的定增项目尘埃落定,葛卫东获配625.98万股,获配金额接近2亿元。之后该股同样开启了一轮快速下跌,截至9月14日收盘已经跌至19.71元/股,相较于当初的定增股份发行价格31.95元/股已经跌去了38.31%。

值得一提的是,在此前用友网络披露的获配名单上,除了葛卫东之外,高瓴资本旗下的HHLR管理有限公司、高毅资产等知名私募也均榜上有名,前者获配金额高达近10亿元,后者旗下的两只产品“高毅晓峰1号睿远”和“高毅晓峰2号致信基金”合计获配近4亿元。

此外,HHLR管理有限公司此前合计获配约7亿元的三环集团(300408.SZ)最近的股价表现也不乐观,截至9月14日,公司最新收盘价为26.82元/股,相较于去年12月份的定增发行价格39.16元/股跌幅接近32%。除了HHLR管理有限公司之外,百亿私募正心谷旗下的4只产品也曾同时合计获配三环集团1144万股定增股份,获配金额合计达4.48亿元。

高毅资产今年1月份参与的迈克生物(300463.SZ)也同样被套,公司旗下“高毅晓峰2号致信基金”和“高毅晓峰1号睿远基金”合计获配该股近2.7亿元,今年9月14日迈克生物收于17.26元/股,之前的发行价格为28.11元/股,区间跌幅接近四成。

“中招的”还有景林资产,去年11月,公司旗下两只基金“景林景泰丰收”和“景林丰收3号”以138.80元/股的价格,合计获配中伟股份(300919.SZ)近3亿元定增股份,截至9月14日收盘,该股最新股价仅为92.63元/股;“景林景泰丰收”和“景林丰收3号”还曾在去年10月下旬合计获配2.4亿元的阳光电源(300274.SZ),截至9月14日该股的最新股价也不及当初的定增发行价。

一般而言,投资者通过参与定增往往能够以一定的“折扣价”获得上市公司的股份,对于中长线投资的机构来说是个不错的“捡便宜”的机会,代价则是获取的股份需要面临一定的锁定期。一旦出现买进之后公司股价快速跌破发行价的情况,参与其中的机构就得不偿失了。

不过,由于以上私募卖出的时间点难以确定,其最终的盈亏情况尚未可知。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高毅资产

3.3k
  • 冯柳越跌越买张坤大笔减仓,安防龙头海康威视14个月蒸发超三千亿是走是留?
  • 30多只产品累计亏损逾三成,千亿私募高毅资产也“翻车”了?

高瓴资本

2.4k
  • 各地产业投资基金潮涌,吸引内外资VC/PE齐头并进
  • 协鑫集成:公司将OSW部分股权转让给高瓴资本,同时高瓴资本对OSW增资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打折股”成重灾区,最惨浮亏54%,葛卫东及多家百亿私募纷纷中招

最近1年以来已经有多家知名私募纷纷在参与上市公司定增时栽了跟头。

图片来源:海洛创意

记者 穆玥

本以为是抢到了“捡便宜”的机会,没想到却被深度套牢了,据界面新闻不完全统计,最近1年以来已经有多家知名私募在参与上市公司定增时栽了跟头。

典型的比如葛卫东,去年10月份安恒信息(688023.SH)定增结果出炉,葛卫东以近3亿元的成本获配92.53万股,获配单价为324.23元/股。随后安恒信息的股价开始掉头向下,至今年4月27日盘中一度下探至109.38元/股。近期有所修复之后,截至9月14日该股的最新收盘价依然仅为148.8元/股,葛卫东此前获取的定增股份浮亏比例高达54.11%。

Wind数据显示,在参与该股定增之前,葛卫东已于2020三季报时新进成为了安恒信息的第四大流通股股东,持股数量为86.09万股,此后其持股数量曾多次变动,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共持有安恒信息193.13万股,中报时的持股数量与一季度末持平,也就是说在今年4月定增股份解禁之后一直到二季度末,葛卫东仍未减持相关股份。

葛卫东重金豪买的另外一只定增股用友网络(600588.SH)情况也不乐观,今年1月25日公司近53亿的定增项目尘埃落定,葛卫东获配625.98万股,获配金额接近2亿元。之后该股同样开启了一轮快速下跌,截至9月14日收盘已经跌至19.71元/股,相较于当初的定增股份发行价格31.95元/股已经跌去了38.31%。

值得一提的是,在此前用友网络披露的获配名单上,除了葛卫东之外,高瓴资本旗下的HHLR管理有限公司、高毅资产等知名私募也均榜上有名,前者获配金额高达近10亿元,后者旗下的两只产品“高毅晓峰1号睿远”和“高毅晓峰2号致信基金”合计获配近4亿元。

此外,HHLR管理有限公司此前合计获配约7亿元的三环集团(300408.SZ)最近的股价表现也不乐观,截至9月14日,公司最新收盘价为26.82元/股,相较于去年12月份的定增发行价格39.16元/股跌幅接近32%。除了HHLR管理有限公司之外,百亿私募正心谷旗下的4只产品也曾同时合计获配三环集团1144万股定增股份,获配金额合计达4.48亿元。

高毅资产今年1月份参与的迈克生物(300463.SZ)也同样被套,公司旗下“高毅晓峰2号致信基金”和“高毅晓峰1号睿远基金”合计获配该股近2.7亿元,今年9月14日迈克生物收于17.26元/股,之前的发行价格为28.11元/股,区间跌幅接近四成。

“中招的”还有景林资产,去年11月,公司旗下两只基金“景林景泰丰收”和“景林丰收3号”以138.80元/股的价格,合计获配中伟股份(300919.SZ)近3亿元定增股份,截至9月14日收盘,该股最新股价仅为92.63元/股;“景林景泰丰收”和“景林丰收3号”还曾在去年10月下旬合计获配2.4亿元的阳光电源(300274.SZ),截至9月14日该股的最新股价也不及当初的定增发行价。

一般而言,投资者通过参与定增往往能够以一定的“折扣价”获得上市公司的股份,对于中长线投资的机构来说是个不错的“捡便宜”的机会,代价则是获取的股份需要面临一定的锁定期。一旦出现买进之后公司股价快速跌破发行价的情况,参与其中的机构就得不偿失了。

不过,由于以上私募卖出的时间点难以确定,其最终的盈亏情况尚未可知。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