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韩国大选中的年轻人:把票投给不可能赢的人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韩国大选中的年轻人:把票投给不可能赢的人

“她说她在选举中赢得多少百分比,就意味着我们社会想要实现改变的决心有多大。”

图源:视觉中国

记者 | 刘子象

编辑 | 陈升龙

身在土耳其的韩国“90后”刘采源曾设想,如果新政府有更多保障职场女性生育的政策,她会考虑搬回祖国。

刘采源目前是韩国区块链公司Assemblock的高级经理,生活在国外的她远程工作。最近几年,她一直在中国、德国、俄罗斯等国学习和生活,在文在寅当政的5年内,她只有1年居住在韩国。

3月9日韩国大选正式投票,据中央选举管理委员会10日凌晨公布的统计结果,最大在野党国民力量党候选人尹锡悦获胜,将在5月10日接替现任总统文在寅。

“我今年无法回韩国投票,但如果有机会,我仍然还会投给沈相奵,上次总统大选我就投了她,”刘采源对界面新闻表示。

沈相奵是正义党的总统候选人,虽然她是韩国最知名的女性政治家之一,但相较于其他两位被广泛关注的候选人,在本次大选中,她没有机会成为总统。

沈相奵在民意调查中的支持率持续徘徊在2%-3%。一直以来,新一届总统都被认为将在尹锡悦和执政党共同民主党候选人李在明之间产生,两人的竞争持续胶着,民调支持率均在40%左右。

在刘采源看来,韩国已经是发达国家,需要做的是让所有人分享财富和幸福生活,而沈相奵所在的正义党非常支持劳动者阶层:“她试图帮助下层人民,此外还非常关心少数群体,比如女人、老人、残疾人。”

右一为当选的尹锡悦,右二为沈相奵。来源:视觉中国

Paul Park住在首尔,是一家IT公司的营销经理。他也把票投给了沈相奵。

“我在上周五提前投票时就去到了现场,把票投给了沈相奵。因为我相信她是一个诚实守信的人。她曾4次当选国会议员,她试图代表和保护劳工阶级和社会中的弱势群体。”Paul Park对界面新闻这样解释他的选择。

3月4日和5日是提前投票时段。据韩国选举委员会数据,近37%的选民,也就是超过1600万人参加了提前投票,比5年前的上次选举高出11个百分点,也是自2014年引入提前投票环节以来的最高纪录。

37岁的李禹草在加图立大学仁川圣母医院工作。她对界面新闻表示自己支持尹锡悦,她的讲述充满了对正义的渴求:“国民渴望建立一个以公正为基础的正义国家,能够完成这种时代要求的最佳人选就是尹锡悦。”

李禹草对正义的渴求根植于对文在寅政府的不满。她这样对界面新闻描述:“由于现政权接连的政策失败、拉帮结派,国民失去了希望......不仅在外交、安保和经济增长政策上失败,在房地产和能源政策、创造工作岗位的政策、新冠肺炎防疫等方面,也一再失败。”

与李禹草的看法不同,刘采源对文在寅的表现很满意,她提到了文在寅的朝韩政策,“给了我们重新统一的愿景”,这让她非常高兴。即便她对飞涨的房价表达了不满,但整体上她对文在寅的执政还是“非常满意”。

房价也是Paul Park最关注的议题,他认为曾被寄予厚望的文在寅在改革和社会公平方面做得不够,他对界面新闻表示:“这几年房价上涨得非常快,首尔的情况尤为严重,很多韩国人买不起甚至租不起房,对年轻人来说尤其如此。”

在文在寅执政期间,环首尔地区的公寓价格翻了一番,平均约合100万美元。根据KB国民银行的估计,韩国普通家庭不吃不喝、用18.5年的全部收入才能买得起首尔的一套公寓。

李禹草对界面新闻表示:“国家债务和个人债务不断增长,国民失去了希望,处于(忍耐的)极限,但执政党不仅没有承担责任,反而把责任推给别人,他们只顾着延长执政时间。为了解决这些问题,必须实现政权交替。”

首尔明知大学教授Kim Hyung-joon在《纽约时报》的采访中表示,对韩国年轻人来说,没有什么比公平和平等机会更重要了,他们的主要特点是经济上的绝望和普遍的挫折感,这些特点在风靡全球的韩国影视作品《寄生虫》和《鱿鱼游戏》中被放大。他们已经成为“摇摆选民”,他们的选择很可能左右选举最终结果。

虽然李禹草表达了对尹锡悦的支持,但当界面新闻问她3月9日会否去现场为尹投票时,她却表示最终会投谁的票“很难说” 。

在本次竞选过程中,两位主要竞选人李在明和尹锡悦聚焦对手丑闻,用侮辱性词汇互相攻击,被韩国媒体称为“泥潭混战”。反对党领导人洪准杓在社交媒体上甚至表示,这场犹如《鱿鱼游戏》的选举过于可怕,“落选者将面临牢狱之灾”。

在投票前,48岁的首尔居民Jeong Eun-yeong对美联社表示,她正在为“两害相权取其轻”而苦恼,不知道该选择哪位候选人,“我周围没有人对投票给李在明或尹锡悦感到高兴......我们需要一位真正致力于改善工人阶级以及公民生活的领导人。”

民意调查显示,尽管两位主要候选人存在缺陷,年轻女性仍然更喜欢执政的自由民主党,而年轻男性更喜欢保守的反对派国民力量党。但分析人士表示,总体而言,年轻选民对这两个过去十年中轮流掌权的主要政党的幻想已经破灭。

而一直主打“超越两党制”的沈相奵似乎也难当重任。其本人在回复法新社的采访中,将自己的低支持率归咎于“无法说服人们相信:在两个主要政党之外做选择的可能性”。但分析人士认为,她犯了一个代价高昂的错误:没有谴责文在寅政府的腐败案件,这让她的政党看起来像是“同谋”。

首尔成均馆大学政治学教授Yesola Kweon说:“人们认为她的政党是执政的自由民主党的联盟伙伴,而不是更注重改革的左翼选择。”

在圣母大学韩国研究教授Sharon Yoon看来,尽管沈相奵没有获胜的机会,但她正在寻求改变韩国政坛“基于个人政治和地区忠诚,而不是政策利益的两党制”,她在周三的投票中具有“重要的象征意义”。

“她说她在选举中赢得多少百分比,就意味着我们社会想要实现改变的决心有多大。”刘采源对界面新闻说,沈相奵的这句竞选名言让她印象深刻。

没显赫的家世背景,来自弱势的小党派,沈相奵终究成不了这个保守国家史上第二位女总统。

当地时间10日零时45分,在已统计的56.63%选票中,沈相奵仅获得2.23%的选票,位列第三。她随即承认败选。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9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