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为防止加价转售,Chanel在韩国限制“大买家”买包包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为防止加价转售,Chanel在韩国限制“大买家”买包包

香奈儿实施了一个“排队管理系统”:客户需要提供联系电话和来店原因,以便通过短信通知他们何时可以进店。

文|华丽志

为了杜绝一些人大量购买手袋之后加价转售的行为,法国奢侈品品牌 Chanel(香奈儿)在韩国推出政策,限制一些顾客购买行为。

Chanel 表示,一些人会大量购买手袋,之后再加价转售出去,加价的幅度最高可以达到20%。自从品牌开始筛查那些纯粹是为了在转售市场上转卖而囤货的顾客以来,其韩国精品店的客流量一直在下滑。

“在分析了他们的购买模式后,我们能够识别出他们(大宗买家)。自从这项政策实施以来,我们专卖店的客流量减少了30%。” Chanel在一份声明中表示道,但他们没有没有具体透露如何将这些客户视为潜在的大宗买家,这也没有披露销售数据。此外,他们还实施了一个“排队管理系统”:客户需要提供联系电话和来店原因,以便通过短信通知他们何时可以进店。

对于这种新型的购买模式,品牌专家和消费者意见不一。韩国仁荷大学消费者科学教授李恩熙表示:“消费者们自发地为香奈儿做免费广告,比如在精品店外排长队、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体验等。” “我认为,所有这些现象都帮助 Chanel吸引了年轻顾客,并从中赚了一大笔钱。”

然而一些消费者却表示,长长的队伍和等待名单让他们望而却步。一位首尔居民表示:“我很久以前就放弃买香奈儿的产品了。”

Chanel从去年7月开始实施这一战略,正值全球奢侈品需求开始回升之际。根据欧睿信息咨询公司(Euromonitor)的数据,韩国是全球第七大奢侈品市场,据该研究公司估计,在销售额最高的七大市场中,韩国是销售额较2019年水平有所增长的两个市场之一,另一个是中国。

Chanel等一众奢侈品牌的供应一直受到严格控制,除了化妆品、香水和一些小配件外,其他无法在网上进行购买,这样既保持了品牌的独特性,也提高了其吸引力。在首尔市中心,购物者在黎明前就在百货公司外排起了长队,都在为香奈儿的“开门跑”做准备。

其中一位购物者表示:“早上5点30分,我接到通知说前面有30多人。” 当他进入商店时,他想要的东西已经卖光了。

转售市场的需求炙手可热,1月份,Chanel中号经典翻盖包在潮流奢侈品转售交易平台KREAM上售价1350 万韩元(折合11031美元),高出品牌标价20%。该平台于2020年推出,是科技巨头Naver的附属公司,它表示,12月份其月度交易额超过1000亿韩元,并表示韩国的转售市场保守估计价值超过1万亿韩元(近8.2亿美元)。

Chanel 本月早些时候在亚洲和欧洲上调了部分手袋、配饰和季节性成衣的价格,其中在韩国价格上调了5%——据香奈儿韩国称,这是九个月内第五次价格上调。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香奈儿

3.5k
  • TOPBRAND | Luna Daily获融资;欧舒丹私有化进程正式启动;Chanel将办高定工坊系列大秀
  • 香奈儿将于中国杭州发布2024/25高级手工坊系列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为防止加价转售,Chanel在韩国限制“大买家”买包包

香奈儿实施了一个“排队管理系统”:客户需要提供联系电话和来店原因,以便通过短信通知他们何时可以进店。

文|华丽志

为了杜绝一些人大量购买手袋之后加价转售的行为,法国奢侈品品牌 Chanel(香奈儿)在韩国推出政策,限制一些顾客购买行为。

Chanel 表示,一些人会大量购买手袋,之后再加价转售出去,加价的幅度最高可以达到20%。自从品牌开始筛查那些纯粹是为了在转售市场上转卖而囤货的顾客以来,其韩国精品店的客流量一直在下滑。

“在分析了他们的购买模式后,我们能够识别出他们(大宗买家)。自从这项政策实施以来,我们专卖店的客流量减少了30%。” Chanel在一份声明中表示道,但他们没有没有具体透露如何将这些客户视为潜在的大宗买家,这也没有披露销售数据。此外,他们还实施了一个“排队管理系统”:客户需要提供联系电话和来店原因,以便通过短信通知他们何时可以进店。

对于这种新型的购买模式,品牌专家和消费者意见不一。韩国仁荷大学消费者科学教授李恩熙表示:“消费者们自发地为香奈儿做免费广告,比如在精品店外排长队、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体验等。” “我认为,所有这些现象都帮助 Chanel吸引了年轻顾客,并从中赚了一大笔钱。”

然而一些消费者却表示,长长的队伍和等待名单让他们望而却步。一位首尔居民表示:“我很久以前就放弃买香奈儿的产品了。”

Chanel从去年7月开始实施这一战略,正值全球奢侈品需求开始回升之际。根据欧睿信息咨询公司(Euromonitor)的数据,韩国是全球第七大奢侈品市场,据该研究公司估计,在销售额最高的七大市场中,韩国是销售额较2019年水平有所增长的两个市场之一,另一个是中国。

Chanel等一众奢侈品牌的供应一直受到严格控制,除了化妆品、香水和一些小配件外,其他无法在网上进行购买,这样既保持了品牌的独特性,也提高了其吸引力。在首尔市中心,购物者在黎明前就在百货公司外排起了长队,都在为香奈儿的“开门跑”做准备。

其中一位购物者表示:“早上5点30分,我接到通知说前面有30多人。” 当他进入商店时,他想要的东西已经卖光了。

转售市场的需求炙手可热,1月份,Chanel中号经典翻盖包在潮流奢侈品转售交易平台KREAM上售价1350 万韩元(折合11031美元),高出品牌标价20%。该平台于2020年推出,是科技巨头Naver的附属公司,它表示,12月份其月度交易额超过1000亿韩元,并表示韩国的转售市场保守估计价值超过1万亿韩元(近8.2亿美元)。

Chanel 本月早些时候在亚洲和欧洲上调了部分手袋、配饰和季节性成衣的价格,其中在韩国价格上调了5%——据香奈儿韩国称,这是九个月内第五次价格上调。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