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传统日本养老企业在中国都没赚着钱,有望赚钱的是一些“新势力”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传统日本养老企业在中国都没赚着钱,有望赚钱的是一些“新势力”

依托新一代信息化技术的产品或服务,如智能化养老护理产品、“互联网+养老”式服务,在日本本土并不太被接受,但在中国却成为了比较主流的市场趋势、比较有效的商业模式。

文|日企中国研究院

因为中国的庞大人口基数与逐步加速的老年化趋势,中国养老产业将是一个蕴藏巨大潜力的市场,这是一个非常确定的未来。所以早在20年前,外资就开始进入中国养老市场,其中以日企最为活跃。但一直到今天,真正在中国的养老市场上掘到金的日企并不多。

传统养老企业的探索并不成功

日本作为资深的老龄化国家,养老产业已经形成了成熟的体系。2010年,日本政府出台的“新增长战略”中明确指出,应积极向中国等亚洲市场输出“医疗、护理、健康等相关产业”。在日本政府政策的支持和潜在巨额利润的诱惑下,日本护理企业开始进入中国养老市场,随后的3年间,进入中国养老市场的比较知名的日企至少有9家,包括:日本维斯福祉株式会社(Wisnet)、日本美邸(Medical Care Service)、日本日医株式会社(NICHII CARE NET)等。

由于养老涉及政策、文化习俗、收入水平等多种复杂因素的影响,找到一条适合中国国情的养老产业发展路径并非易事,特别是那些对中国缺乏足够深入了解的外企,往往会遇到难以预料的风险。所以,为了降低市场风险,第一批入华日企多为“轻资产输入”模式的养老运营商,主要以运营管理与养老咨询、培训为主要的业务类型。他们希望向中国进行品牌输出,完成初步的市场教育,打响自身知名度,进而抢占中国养老市场。

即便如此小心谨慎,中国养老市场的难度还是超出了预期,由于中日文化的差异、市场的不成熟,以及企业自身缺乏变通等原因,总体进展并不顺利。2016年7月,日本维斯福祉将其在2012年成立的大连维斯福祉健康管理有限公司的全部股份出让给株式会社日中医疗福祉支援机构。

“新势力”的跨界玩法渐成主流

如今,随着中国经济迅速发展,中国居民进入到消费升级阶段,人们的观念也不断更新,中国的养老市场开始逐步成熟。日企的行动变得更加大胆,有的开始以重资产模式进入中国市场。进入的方式也越来越多元化,养老相关的配套产业也开始跟进,特别是依托新一代信息化技术创新的“智慧养老”形成了比较主流的市场趋势,引起中国消费者的关注。所以,现在反而是一些跨界的日本企业在中国养老市场做得风生水起。

最有代表性的企业是松下。松下传统上以电气、电子产品为主业,但2019年松下将健康养老提高到重点事业战略层面,2020年松下参展第十五届China AID,以“松下养老”的名义正式亮相中国养老市场。

在短短几年时间里,松下采取了一系列积极大胆的行动。2021年7月,位于江苏宜兴的“雅达·松下社区”正式亮相,运用松下的空间控制技术,全室安装“6恒气候站”,号称要打造“恒温、恒氧、恒湿、恒洁、恒静、恒风”的居住空间,为社区1170户住户提供舒适健康的生活保障。松下中国东北亚总代表本间哲朗表示,有不少企业开始寻求与松下合作,松下希望通过几年努力,使提供的住宅规模能够达到每年10000户的水平。

而松下真正的大生意是智能化的养老护理产品,这也是日企养老“新势力”有别于传统养老企业的地方。事实证明,这可能是更为有效的商业模式。

松下的策略是从体验式营销开始着手。2020年松下携手京东发布了“南山计划”,为多家福利院、老年公寓、养老机构等捐赠上百台主打产品——折叠淋浴椅,以改善老人的冬季洗澡体验。2022年3月,松下又和京东联手推出“住空间+卫浴+轻厨房+家居”的“全屋关爱解决方案”,并与尚品宅配等中国品牌合作推出适老卫浴套餐、定制化卫浴空间解决方案,产品包括智能马桶、恒温花洒、安全扶手、洗澡椅、感应夜灯、水浸探测器等智能设施的组合。

与此同时,松下瞄准了中国的租赁公寓市场需求,和中国大型房地产开发商万科合作,开发适合老年人居住的住宅的家居设备。松下还与中国保险巨头企业中国太保旗下的养老服务公司合作,计划在上海普陀打造“5G时代的智慧养老社区”,计划总投资养老床位数达1.1万张。

在2021年的进博会上,本间哲朗表示,松下的战略目标是在中国市场“打造健康养老No.1品牌”。本间哲朗认为,日本和中国在健康养老方面有一个重要的区别,日本很难利用互联网手段创新产品,但在中国这些可以做到。他说,松下的许多养老产品“都是通过互联网和智能手机的方式进行操控和调节的,未来我们希望依托中国市场,不断完善产品技术,最终推向全球。”

不仅仅是松下,从2020年开始,日立也把养老定位为在中国市场的一个主要发展方向。日立与浙江嘉兴市合作“互联网+养老”式服务,成为首批国家级医养结合50家试点之一。这种服务还在山东威海应用。日立还与中国的机器人生产厂家合作研发养老机器人,提供AI智能服务。

在山东济南,NEC也参加了与当地政府共同推进的“医养结合项目”。虽然NEC不是轮椅、坐便器的生产厂家,但他能够将人工智能等数字化技术赋予各种养老设备与服务场景,提升效率,降低成本。目前NEC在中国的一块很大的业务是拓展老龄化服务。

上述案例意味着,日本的养老产业慢慢开始在中国形成主流的商业模式了。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松下

4k
  • 松下配电盘等1.6万个品类将涨价
  • 戴森对松下提起诉讼,称后者吹风机广告涉嫌误导消费者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传统日本养老企业在中国都没赚着钱,有望赚钱的是一些“新势力”

依托新一代信息化技术的产品或服务,如智能化养老护理产品、“互联网+养老”式服务,在日本本土并不太被接受,但在中国却成为了比较主流的市场趋势、比较有效的商业模式。

文|日企中国研究院

因为中国的庞大人口基数与逐步加速的老年化趋势,中国养老产业将是一个蕴藏巨大潜力的市场,这是一个非常确定的未来。所以早在20年前,外资就开始进入中国养老市场,其中以日企最为活跃。但一直到今天,真正在中国的养老市场上掘到金的日企并不多。

传统养老企业的探索并不成功

日本作为资深的老龄化国家,养老产业已经形成了成熟的体系。2010年,日本政府出台的“新增长战略”中明确指出,应积极向中国等亚洲市场输出“医疗、护理、健康等相关产业”。在日本政府政策的支持和潜在巨额利润的诱惑下,日本护理企业开始进入中国养老市场,随后的3年间,进入中国养老市场的比较知名的日企至少有9家,包括:日本维斯福祉株式会社(Wisnet)、日本美邸(Medical Care Service)、日本日医株式会社(NICHII CARE NET)等。

由于养老涉及政策、文化习俗、收入水平等多种复杂因素的影响,找到一条适合中国国情的养老产业发展路径并非易事,特别是那些对中国缺乏足够深入了解的外企,往往会遇到难以预料的风险。所以,为了降低市场风险,第一批入华日企多为“轻资产输入”模式的养老运营商,主要以运营管理与养老咨询、培训为主要的业务类型。他们希望向中国进行品牌输出,完成初步的市场教育,打响自身知名度,进而抢占中国养老市场。

即便如此小心谨慎,中国养老市场的难度还是超出了预期,由于中日文化的差异、市场的不成熟,以及企业自身缺乏变通等原因,总体进展并不顺利。2016年7月,日本维斯福祉将其在2012年成立的大连维斯福祉健康管理有限公司的全部股份出让给株式会社日中医疗福祉支援机构。

“新势力”的跨界玩法渐成主流

如今,随着中国经济迅速发展,中国居民进入到消费升级阶段,人们的观念也不断更新,中国的养老市场开始逐步成熟。日企的行动变得更加大胆,有的开始以重资产模式进入中国市场。进入的方式也越来越多元化,养老相关的配套产业也开始跟进,特别是依托新一代信息化技术创新的“智慧养老”形成了比较主流的市场趋势,引起中国消费者的关注。所以,现在反而是一些跨界的日本企业在中国养老市场做得风生水起。

最有代表性的企业是松下。松下传统上以电气、电子产品为主业,但2019年松下将健康养老提高到重点事业战略层面,2020年松下参展第十五届China AID,以“松下养老”的名义正式亮相中国养老市场。

在短短几年时间里,松下采取了一系列积极大胆的行动。2021年7月,位于江苏宜兴的“雅达·松下社区”正式亮相,运用松下的空间控制技术,全室安装“6恒气候站”,号称要打造“恒温、恒氧、恒湿、恒洁、恒静、恒风”的居住空间,为社区1170户住户提供舒适健康的生活保障。松下中国东北亚总代表本间哲朗表示,有不少企业开始寻求与松下合作,松下希望通过几年努力,使提供的住宅规模能够达到每年10000户的水平。

而松下真正的大生意是智能化的养老护理产品,这也是日企养老“新势力”有别于传统养老企业的地方。事实证明,这可能是更为有效的商业模式。

松下的策略是从体验式营销开始着手。2020年松下携手京东发布了“南山计划”,为多家福利院、老年公寓、养老机构等捐赠上百台主打产品——折叠淋浴椅,以改善老人的冬季洗澡体验。2022年3月,松下又和京东联手推出“住空间+卫浴+轻厨房+家居”的“全屋关爱解决方案”,并与尚品宅配等中国品牌合作推出适老卫浴套餐、定制化卫浴空间解决方案,产品包括智能马桶、恒温花洒、安全扶手、洗澡椅、感应夜灯、水浸探测器等智能设施的组合。

与此同时,松下瞄准了中国的租赁公寓市场需求,和中国大型房地产开发商万科合作,开发适合老年人居住的住宅的家居设备。松下还与中国保险巨头企业中国太保旗下的养老服务公司合作,计划在上海普陀打造“5G时代的智慧养老社区”,计划总投资养老床位数达1.1万张。

在2021年的进博会上,本间哲朗表示,松下的战略目标是在中国市场“打造健康养老No.1品牌”。本间哲朗认为,日本和中国在健康养老方面有一个重要的区别,日本很难利用互联网手段创新产品,但在中国这些可以做到。他说,松下的许多养老产品“都是通过互联网和智能手机的方式进行操控和调节的,未来我们希望依托中国市场,不断完善产品技术,最终推向全球。”

不仅仅是松下,从2020年开始,日立也把养老定位为在中国市场的一个主要发展方向。日立与浙江嘉兴市合作“互联网+养老”式服务,成为首批国家级医养结合50家试点之一。这种服务还在山东威海应用。日立还与中国的机器人生产厂家合作研发养老机器人,提供AI智能服务。

在山东济南,NEC也参加了与当地政府共同推进的“医养结合项目”。虽然NEC不是轮椅、坐便器的生产厂家,但他能够将人工智能等数字化技术赋予各种养老设备与服务场景,提升效率,降低成本。目前NEC在中国的一块很大的业务是拓展老龄化服务。

上述案例意味着,日本的养老产业慢慢开始在中国形成主流的商业模式了。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