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在推出首款新车之前,滴滴造车面临的首要难题是招人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在推出首款新车之前,滴滴造车面临的首要难题是招人

目前看来,研发工程师们加盟滴滴的意愿并不强烈。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周姝祺 石王君雨

刘安伟最近接到了一通来自滴滴造车部门的电话,对方开出丰厚的条件邀请他加入,具体工作将与汽车高精度定位有关。

作为上海一家汽车公司的高级算法工程师,刘安伟和他的同行们正在变得备受追捧,一方面传统汽车公司在大力扩充软件研发工程师,另一方面,越来越多的新玩家挤入电动车热潮中,滴滴就是其中之一。

从产品研发定义到高级算法工程师,滴滴正在迫切地招揽与汽车研发制造相关的各类人才,有时不惜提高职级、承诺百万年薪和期权。

滴滴造车招兵买马的步伐从去年6月开始加速,但他们看起来还需要更多说服力。

滴滴造车部门的人直接找到了我,说急需这方面的人才,要得很急,条件都可以谈。”刘安伟告诉界面新闻,他目前的年薪约为100万,考虑到新职位前景不甚明朗,又设在北京,他跳槽的意愿并不强烈。

滴滴较早成立的自动驾驶部门也一直在招人。一家与滴滴合作的猎头公司负责人对界面新闻表示,造车项目和自动驾驶项目所需要的人才基本相似,自动驾驶团队主要招聘的是D9级别的高级研发人才,薪资待遇在年薪200万至400万之间,并配有股票。

滴滴一直在招人,这不是秘密。”该负责人说,但他们发现这项工作正变得越来越困难,尤其是考虑到滴滴最近的股价下跌。

应聘者也对滴滴造车业务的前景有所担忧。“滴滴要在乘用车领域建立品牌很有挑战,与小米相比,它在硬件和供应链管理方面没那么擅长。”

滴滴造车的消息从去年4月份开始受到关注,他们将这个项目命名为“达芬奇”,公司创始人程维在内部大会上表态要全力支持“达芬奇”。

此后,滴滴造车沉寂了一段时间,直到最近才被外界获悉到一些进展,他们将在6月份发布造车计划,争取在明年6月交付新车,目前位于北京顺义的团队已经有1700人。

与传统汽车公司动辄上万的研发人员相比,这个数字显然还远远不够,即便是与蔚来这样的新兴汽车公司相比,滴滴也有很大差距。

一言以蔽之,造车需要更多工程师。

奥纬咨询董事合伙人张君毅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称,滴滴坚持造车并不让人意外,这是滴滴走实体化和重资产的战略选择。

滴滴是出行公司,外包定制出行用车本来是行业惯例,与比亚迪合作的D1就是一款很出色的车型。而进一步做面向终端消费者的车辆,可以把市场做得更大。很多国内外出行公司都有汽车公司股份,甚至有自己造车的计划。”

科技公司对汽车产品的理解与传统汽车公司不同,这是潜在的成功机会。特斯拉最新市值已经突破万亿美元,蔚来的市值最高也曾突破千亿美元。

“但造车是人才资金高度集聚的生意,每款新车的推出都是一次理性基础上的赌博。”张君毅说,“还有供应链、营销管理等长期、综合的问题要考虑,这可比做一个出行科技公司要难。”

(应受访者要求,刘安伟为化名)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滴滴出行

218
  • 水滴公司组织架构调整,前滴滴高管朱泽涛加入
  • 国机汽车否认滴滴收购国机智骏股份,年内多次股价异常波动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在推出首款新车之前,滴滴造车面临的首要难题是招人

目前看来,研发工程师们加盟滴滴的意愿并不强烈。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周姝祺 石王君雨

刘安伟最近接到了一通来自滴滴造车部门的电话,对方开出丰厚的条件邀请他加入,具体工作将与汽车高精度定位有关。

作为上海一家汽车公司的高级算法工程师,刘安伟和他的同行们正在变得备受追捧,一方面传统汽车公司在大力扩充软件研发工程师,另一方面,越来越多的新玩家挤入电动车热潮中,滴滴就是其中之一。

从产品研发定义到高级算法工程师,滴滴正在迫切地招揽与汽车研发制造相关的各类人才,有时不惜提高职级、承诺百万年薪和期权。

滴滴造车招兵买马的步伐从去年6月开始加速,但他们看起来还需要更多说服力。

滴滴造车部门的人直接找到了我,说急需这方面的人才,要得很急,条件都可以谈。”刘安伟告诉界面新闻,他目前的年薪约为100万,考虑到新职位前景不甚明朗,又设在北京,他跳槽的意愿并不强烈。

滴滴较早成立的自动驾驶部门也一直在招人。一家与滴滴合作的猎头公司负责人对界面新闻表示,造车项目和自动驾驶项目所需要的人才基本相似,自动驾驶团队主要招聘的是D9级别的高级研发人才,薪资待遇在年薪200万至400万之间,并配有股票。

滴滴一直在招人,这不是秘密。”该负责人说,但他们发现这项工作正变得越来越困难,尤其是考虑到滴滴最近的股价下跌。

应聘者也对滴滴造车业务的前景有所担忧。“滴滴要在乘用车领域建立品牌很有挑战,与小米相比,它在硬件和供应链管理方面没那么擅长。”

滴滴造车的消息从去年4月份开始受到关注,他们将这个项目命名为“达芬奇”,公司创始人程维在内部大会上表态要全力支持“达芬奇”。

此后,滴滴造车沉寂了一段时间,直到最近才被外界获悉到一些进展,他们将在6月份发布造车计划,争取在明年6月交付新车,目前位于北京顺义的团队已经有1700人。

与传统汽车公司动辄上万的研发人员相比,这个数字显然还远远不够,即便是与蔚来这样的新兴汽车公司相比,滴滴也有很大差距。

一言以蔽之,造车需要更多工程师。

奥纬咨询董事合伙人张君毅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称,滴滴坚持造车并不让人意外,这是滴滴走实体化和重资产的战略选择。

滴滴是出行公司,外包定制出行用车本来是行业惯例,与比亚迪合作的D1就是一款很出色的车型。而进一步做面向终端消费者的车辆,可以把市场做得更大。很多国内外出行公司都有汽车公司股份,甚至有自己造车的计划。”

科技公司对汽车产品的理解与传统汽车公司不同,这是潜在的成功机会。特斯拉最新市值已经突破万亿美元,蔚来的市值最高也曾突破千亿美元。

“但造车是人才资金高度集聚的生意,每款新车的推出都是一次理性基础上的赌博。”张君毅说,“还有供应链、营销管理等长期、综合的问题要考虑,这可比做一个出行科技公司要难。”

(应受访者要求,刘安伟为化名)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