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40款新能源车涨价潮:谁在赚差价,谁被割韭菜?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40款新能源车涨价潮:谁在赚差价,谁被割韭菜?

“等等党”等来了涨价。

文|Tech星球  乔雪

等等,再等等,在新能源汽车市场上有着“价格屠夫”的特斯拉从未让消费者失望,价格一降再降, 因此消费者已经形成思维定式,只要能等,就会等到更划算的价格。

而如今,“等等党”等来的却是涨价。

受制于电池、芯片等原材料的涨价,23.59 万元的特斯拉Model 3已经成为历史,购买同配置车现在要加价3万多元,并且需要等待四个月甚至更久。

不仅特斯拉,半个月内,已经超过20多家新能源汽车品牌加入涨价的阵营,连“国民神车”五菱宏光的涨价幅度也在4000元到8000元之间,甚至连两轮电动车都没错过这波涨价潮,小牛电动车也宣布涨价1000元左右。

还有个人消费者摇身一变成黄牛,抓紧投入到这场涨价狂欢中。而摆在消费者面前的是一个两难的选择,一边是油价步步高升,正式迈入9元时代;另一边,看似颇具性价比的新能源汽车,虽然用电成本更低,但是动辄涨价过万,使用成本也进一步增加。

涨价潮,看似是一个新能源车的市场现象,实则是产业链上的每一环都在发出要改变的信号。

退坡与涨价同行,无车可卖是残忍现实

身为比亚迪的销售,小冯感觉涨价几乎是一夜之间开始的,前一天晚上还在和客户沟通旧的价格信息,第二天等他到店的时候,店长就通知大家公司要求全面涨价,而对消费者统一的解释是电池、芯片等原材料的上涨导致的涨价。

一般每年的1、2月都是汽车销售的低谷期,有别于春节期间的颓势,今年3月的新能源是市场立马进入到了前所未有的火热境况。

涨价,是贯穿了整个3月新能源市场的主题。

对价格最为敏感还要属特斯拉,3月10日,特斯拉将Model 3高性能版和Model Y长续航、高性能版均上调1万元;3月15日,Model 3高性能版的价格较3月10日又上涨1.8万元;3月17日,后轮驱动Model Y售价又提高至31.69万元,涨幅1.5万元。

小鹏 P7车型60.2KWh电池的价格从去年22万元上涨到24万元,涨幅2万元;配套80.9KWh三元电池,价格从去年25.7万元上涨到27.3万元,涨幅1.6万元;比亚迪、北汽、埃安等纯电车型纷纷加入进了涨价的阵营中,作为混动车型的代表,理想 ONE也把价格从去年33.8万元上涨到34.98万元,涨幅1.18万元,有消费者对Tech星球表示不理解,“很小的一块儿电池,因此可能是趁机涨价。”

一家的涨价,伴随着整个行业的涨价,车企最终将压力传导给了最末端的消费者。

在3月的这波涨价行情前,还有一波涨价是已经固定的——国家补贴继续退坡,今年将会是尾声。根据最新的补贴方案,从今年开始续航里程为300-400公里的纯电动车型,补贴比2021年减少3.9千元;续航里程大于400公里的纯电动车,补贴则减少5.4千元。退补这部分也被车企转嫁到了消费者身上。

涨价的另一面是无车可卖。没有人知道涨价会持续多久以及是否还会继续涨价,一位车主告诉Tech星球,车企们为了加大对消费者的压力,也悄悄地的延长了提车时间。以特斯拉长续航版本为例,目前的提车时间已经延长到了16-20周,此前提车时间最快可以在45天。

一位小鹏北京门店的销售告诉Tech星球,目前仅可购买小鹏P7的670E+款即顶配车型,其他车型均无车可卖,具体何时恢复,没有确切时间。也就是可以理解为,车企目前更倾向于生产高溢价的产品,芯片电池也都紧着高售价产品,毕竟,高售价也意味着高利润。

涨价潮对于微型车来说更是重负,此前,长城欧拉就因为“卖一辆亏一万”,选择将黑猫和白猫这两款微型电动车无限期停产。而以微型小型电动车作为销量主力的零跑汽车、哪吒、五菱宏光,日子只能说是更不好过。

新能源车市,已是一片热潮。

从买车到卖车,涨价潮催生出的新黄牛们

短时间内高额的涨幅,让潜在的消费者们暂时冷静,但是却催生了另外一批新的角色,加入到这场热潮之中。

一位转让特斯拉Model Y的消费者张先生告诉Tech星球,原本想在今年换一辆特斯拉的,但是受到工作的影响,经济能力不允许,只好将原本已经付了定金的车转手,相比于官网2万元的涨幅,张先生决定只加价5000元转手订单。很快,就有很多人来咨询,目前,他已经沟通了几个消费者,但还未交易,他将会选一个信誉高的,最好还是同城进行交易。

小陈在半年前刚涉足了新能源的二手车生意,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却没想到特斯拉的销量越来越好,恰逢今年的涨价潮,小陈决定趁此大赚一票,在朋友圈、闲鱼、微博、汽车网站多平台发步消息,“特斯拉订单,有多少我收多少”,“你绝对能在我这买到最快提车和最划算的特斯拉”,“我赚3000元,你省3万元”,目前他手里已经囤积了10-15台,很多订单这个月都会陆续交车。

小陈每台车大约能赚3000元,按照10台车计算,不足一月,已经收入超过3万元。

特斯拉已经要涨价的消息,是销售提前就告诉启辰的,因此他是去年就定了车,完美地避开了几波涨价潮,相比当前的价格,启辰已经裸赚3万元多元。

即便是潜在的购买者,他还决定要转手掉自己的订单。因为,他发现这在二手网站上是一个商机,于是,出售价格已经几次更改,从3000元改到4000元,改到6000元,现在的他还在等待一个机会,他希望自己能等到以更高的价格接手的买家,“这就很像炒股,你总是希望自己能卖在最高点”,启辰说。

新能源涨价的特别现象,催生了新的角色扮演者,本身作为消费的购买者,却摇身一变成为中间商,干起来倒买倒卖的生意。而越来越多像启辰的新黄牛也引发了车企的警惕。

近日,特斯拉开始让购车人签订《不转卖承诺函》,对于个人订购多辆特斯拉的情形,规定一年内不向任何第三方过户或实际转让,如若违反,特斯拉要求收开票价20%的违约金,否则将限制相关车辆的绑定账户变更以及超级充电等服务。特斯拉方面称,《不转卖承诺函》是在特定情况下防范倒卖订单的一项举措,目的是维护购车环境的公平透明,保障真正购车消费者的权益。

但这样的协议并未限制住想要获得高额回报,选择铤而走险的人们,由于不能转单,个人买家只能先用自己的身份信息提车,之后与买家一起过户,瞬间一手车变成二手车。

新黄牛们已经变成一道奇观,在闲鱼上,有二手商家甚至售卖特斯拉车的转手协议,每份售价5元,购买后可以咨询转让过户相关协议和流程,俨然衍生出了相关产业链和配套服务。

作为二手车商的老陈则比较谨慎,老陈已经做新能源二手车超过2年,面对这波涨价潮,他坦然自己很后悔,没能多下一些订单,“谁都没想到能涨价这么多,这真是市场里前所未有的事情。”

虽然错过了一手订单,但老陈也开始做了中间商的中间商,从订车车主手里搜集来订单,帮车主找潜在卖家,收取部分介绍费。

老陈还告诉Tech星球,面对这波涨价潮,不仅是个人卖家想趁此捞一笔,连二手车卖家都想趁机抬高身价,他就接触过一位车主,29万左右的价格购买的特斯拉,车况在2000公里左右,现在想以31万的价格卖出去。“确实火热的超出想象,但这一现象不会持续太久。订单有限,一段时间就消化完了。”老陈分析。

涨价潮背后:脆弱的新能源车企

为什么受困供应链环节的总是新能源?芯片、电池等供应链总在出现问题,难道燃油车时代就不会遇到供应链周期性起伏的问题吗?

几十年来,消费者买车的流程是这样的:消费者看中喜欢的品牌和车型,走进4S店,和销售询价,并在车企的零售价基础上砍价,如果不那么急切购买则会多方比价,甚至动用亲朋好友的关系以便寻求底价,直到达成交易。而如今这套流程在新能源车企和销售商不奏效了,新能源的购车方式基本采用官网下单,全国统一售价,没有中间商,车企开始直面消费者。

在传统的燃油车时代,车企并不会因为成本的增加而直接写进标准价格中,而是利用经销商在其中做挡板,通过降低的优惠以便达到加价的目的,杠杆从买家转移到了汽车制造商和经销商身上,消费者感知并不明显。

此外,传统车企早已认识到了供应链稳定对于企业甚至行业的重要性,以大众集团为例,这样资金雄厚的车企早已深入参与产业链各环节,且国产化率高,以求保供稳价,能够稳定把控产业链 。

而新能源车企参与和影响产业链的力度目前还有限,以一辆车的成本分析,整车成本的40%在电池,电池供应商掌握极高的话语权,以宁德时代为首强势的电池厂商,要求按照年为单位采购。此次涨价也是电池厂商将上游材料涨价的压力传导给车企。

虽然通过技术进步、规模优势,已经降低了电池成本,按2021年的价格,三元锂电池系统价格约775元/kWh(不含税),相比2019年初下降了38%;磷酸铁锂电池系统价格约625元/kWh,相比2019年初下降了46%。但在去年,除了特斯拉降价外,并未有其他新能源车企因为成本降低而降车价。

电池的价格降下来,主机厂并不会把优惠分摊给消费者,而电池涨价,成本却要全部转嫁给消费者,坦诚相待的另一面是,消费者对降价和涨价同样反响强烈。有不少消费者表示会暂时搁置购买计划,甚至不考虑购买新能源车。

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在分析“涨价潮”时也提到,此次新能源汽车价格普涨是上游材料接连涨价后,下游车企无奈做出的应对举措。相比燃油车生产多年积累的成本化解能力,目前新能源汽车更容易受到成本牵制,价格体系仍不成熟。

另一方面是,的确有人趁着窗口期,恶意炒作,囤货居奇现象发生,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副理事长欧阳明高明表示,明年二季度或三季度开始,中国的电池供应问题会得到较大程度地缓解。在他看来,动力电池原材料如锂矿并不存在供不应求的问题。“锂矿资源在全球是非常多的,只是目前还没有将原有产能放大。”

国家层面开始高度重视原材料价格上涨这一问题,工信部联合国家发改委、市场监管总局等部门已经开展调查,下一步会对囤货居奇、哄抬物价等不正当竞争行为进行打击,来保证新能源汽车行业的供应和价格的稳定。

涨价潮更像是新能源车企在即将失去政策保护后成年的第一课,新能源的整车厂,只有在对上游供应链享有议价权、在实际生产中拥有更高的生产效率和资源利用率,以及在终端售价上对消费者的吸引力,才能算真正长大了。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特斯拉

8.5k
  • 马斯克已连续9天未在推特发言,为近5年来最长沉默
  • 汽车早报|6月中国汽车经销商库存预警指数降至49.5% 机构称预计特斯拉二季度交付量为29.5万辆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40款新能源车涨价潮:谁在赚差价,谁被割韭菜?

“等等党”等来了涨价。

文|Tech星球  乔雪

等等,再等等,在新能源汽车市场上有着“价格屠夫”的特斯拉从未让消费者失望,价格一降再降, 因此消费者已经形成思维定式,只要能等,就会等到更划算的价格。

而如今,“等等党”等来的却是涨价。

受制于电池、芯片等原材料的涨价,23.59 万元的特斯拉Model 3已经成为历史,购买同配置车现在要加价3万多元,并且需要等待四个月甚至更久。

不仅特斯拉,半个月内,已经超过20多家新能源汽车品牌加入涨价的阵营,连“国民神车”五菱宏光的涨价幅度也在4000元到8000元之间,甚至连两轮电动车都没错过这波涨价潮,小牛电动车也宣布涨价1000元左右。

还有个人消费者摇身一变成黄牛,抓紧投入到这场涨价狂欢中。而摆在消费者面前的是一个两难的选择,一边是油价步步高升,正式迈入9元时代;另一边,看似颇具性价比的新能源汽车,虽然用电成本更低,但是动辄涨价过万,使用成本也进一步增加。

涨价潮,看似是一个新能源车的市场现象,实则是产业链上的每一环都在发出要改变的信号。

退坡与涨价同行,无车可卖是残忍现实

身为比亚迪的销售,小冯感觉涨价几乎是一夜之间开始的,前一天晚上还在和客户沟通旧的价格信息,第二天等他到店的时候,店长就通知大家公司要求全面涨价,而对消费者统一的解释是电池、芯片等原材料的上涨导致的涨价。

一般每年的1、2月都是汽车销售的低谷期,有别于春节期间的颓势,今年3月的新能源是市场立马进入到了前所未有的火热境况。

涨价,是贯穿了整个3月新能源市场的主题。

对价格最为敏感还要属特斯拉,3月10日,特斯拉将Model 3高性能版和Model Y长续航、高性能版均上调1万元;3月15日,Model 3高性能版的价格较3月10日又上涨1.8万元;3月17日,后轮驱动Model Y售价又提高至31.69万元,涨幅1.5万元。

小鹏 P7车型60.2KWh电池的价格从去年22万元上涨到24万元,涨幅2万元;配套80.9KWh三元电池,价格从去年25.7万元上涨到27.3万元,涨幅1.6万元;比亚迪、北汽、埃安等纯电车型纷纷加入进了涨价的阵营中,作为混动车型的代表,理想 ONE也把价格从去年33.8万元上涨到34.98万元,涨幅1.18万元,有消费者对Tech星球表示不理解,“很小的一块儿电池,因此可能是趁机涨价。”

一家的涨价,伴随着整个行业的涨价,车企最终将压力传导给了最末端的消费者。

在3月的这波涨价行情前,还有一波涨价是已经固定的——国家补贴继续退坡,今年将会是尾声。根据最新的补贴方案,从今年开始续航里程为300-400公里的纯电动车型,补贴比2021年减少3.9千元;续航里程大于400公里的纯电动车,补贴则减少5.4千元。退补这部分也被车企转嫁到了消费者身上。

涨价的另一面是无车可卖。没有人知道涨价会持续多久以及是否还会继续涨价,一位车主告诉Tech星球,车企们为了加大对消费者的压力,也悄悄地的延长了提车时间。以特斯拉长续航版本为例,目前的提车时间已经延长到了16-20周,此前提车时间最快可以在45天。

一位小鹏北京门店的销售告诉Tech星球,目前仅可购买小鹏P7的670E+款即顶配车型,其他车型均无车可卖,具体何时恢复,没有确切时间。也就是可以理解为,车企目前更倾向于生产高溢价的产品,芯片电池也都紧着高售价产品,毕竟,高售价也意味着高利润。

涨价潮对于微型车来说更是重负,此前,长城欧拉就因为“卖一辆亏一万”,选择将黑猫和白猫这两款微型电动车无限期停产。而以微型小型电动车作为销量主力的零跑汽车、哪吒、五菱宏光,日子只能说是更不好过。

新能源车市,已是一片热潮。

从买车到卖车,涨价潮催生出的新黄牛们

短时间内高额的涨幅,让潜在的消费者们暂时冷静,但是却催生了另外一批新的角色,加入到这场热潮之中。

一位转让特斯拉Model Y的消费者张先生告诉Tech星球,原本想在今年换一辆特斯拉的,但是受到工作的影响,经济能力不允许,只好将原本已经付了定金的车转手,相比于官网2万元的涨幅,张先生决定只加价5000元转手订单。很快,就有很多人来咨询,目前,他已经沟通了几个消费者,但还未交易,他将会选一个信誉高的,最好还是同城进行交易。

小陈在半年前刚涉足了新能源的二手车生意,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却没想到特斯拉的销量越来越好,恰逢今年的涨价潮,小陈决定趁此大赚一票,在朋友圈、闲鱼、微博、汽车网站多平台发步消息,“特斯拉订单,有多少我收多少”,“你绝对能在我这买到最快提车和最划算的特斯拉”,“我赚3000元,你省3万元”,目前他手里已经囤积了10-15台,很多订单这个月都会陆续交车。

小陈每台车大约能赚3000元,按照10台车计算,不足一月,已经收入超过3万元。

特斯拉已经要涨价的消息,是销售提前就告诉启辰的,因此他是去年就定了车,完美地避开了几波涨价潮,相比当前的价格,启辰已经裸赚3万元多元。

即便是潜在的购买者,他还决定要转手掉自己的订单。因为,他发现这在二手网站上是一个商机,于是,出售价格已经几次更改,从3000元改到4000元,改到6000元,现在的他还在等待一个机会,他希望自己能等到以更高的价格接手的买家,“这就很像炒股,你总是希望自己能卖在最高点”,启辰说。

新能源涨价的特别现象,催生了新的角色扮演者,本身作为消费的购买者,却摇身一变成为中间商,干起来倒买倒卖的生意。而越来越多像启辰的新黄牛也引发了车企的警惕。

近日,特斯拉开始让购车人签订《不转卖承诺函》,对于个人订购多辆特斯拉的情形,规定一年内不向任何第三方过户或实际转让,如若违反,特斯拉要求收开票价20%的违约金,否则将限制相关车辆的绑定账户变更以及超级充电等服务。特斯拉方面称,《不转卖承诺函》是在特定情况下防范倒卖订单的一项举措,目的是维护购车环境的公平透明,保障真正购车消费者的权益。

但这样的协议并未限制住想要获得高额回报,选择铤而走险的人们,由于不能转单,个人买家只能先用自己的身份信息提车,之后与买家一起过户,瞬间一手车变成二手车。

新黄牛们已经变成一道奇观,在闲鱼上,有二手商家甚至售卖特斯拉车的转手协议,每份售价5元,购买后可以咨询转让过户相关协议和流程,俨然衍生出了相关产业链和配套服务。

作为二手车商的老陈则比较谨慎,老陈已经做新能源二手车超过2年,面对这波涨价潮,他坦然自己很后悔,没能多下一些订单,“谁都没想到能涨价这么多,这真是市场里前所未有的事情。”

虽然错过了一手订单,但老陈也开始做了中间商的中间商,从订车车主手里搜集来订单,帮车主找潜在卖家,收取部分介绍费。

老陈还告诉Tech星球,面对这波涨价潮,不仅是个人卖家想趁此捞一笔,连二手车卖家都想趁机抬高身价,他就接触过一位车主,29万左右的价格购买的特斯拉,车况在2000公里左右,现在想以31万的价格卖出去。“确实火热的超出想象,但这一现象不会持续太久。订单有限,一段时间就消化完了。”老陈分析。

涨价潮背后:脆弱的新能源车企

为什么受困供应链环节的总是新能源?芯片、电池等供应链总在出现问题,难道燃油车时代就不会遇到供应链周期性起伏的问题吗?

几十年来,消费者买车的流程是这样的:消费者看中喜欢的品牌和车型,走进4S店,和销售询价,并在车企的零售价基础上砍价,如果不那么急切购买则会多方比价,甚至动用亲朋好友的关系以便寻求底价,直到达成交易。而如今这套流程在新能源车企和销售商不奏效了,新能源的购车方式基本采用官网下单,全国统一售价,没有中间商,车企开始直面消费者。

在传统的燃油车时代,车企并不会因为成本的增加而直接写进标准价格中,而是利用经销商在其中做挡板,通过降低的优惠以便达到加价的目的,杠杆从买家转移到了汽车制造商和经销商身上,消费者感知并不明显。

此外,传统车企早已认识到了供应链稳定对于企业甚至行业的重要性,以大众集团为例,这样资金雄厚的车企早已深入参与产业链各环节,且国产化率高,以求保供稳价,能够稳定把控产业链 。

而新能源车企参与和影响产业链的力度目前还有限,以一辆车的成本分析,整车成本的40%在电池,电池供应商掌握极高的话语权,以宁德时代为首强势的电池厂商,要求按照年为单位采购。此次涨价也是电池厂商将上游材料涨价的压力传导给车企。

虽然通过技术进步、规模优势,已经降低了电池成本,按2021年的价格,三元锂电池系统价格约775元/kWh(不含税),相比2019年初下降了38%;磷酸铁锂电池系统价格约625元/kWh,相比2019年初下降了46%。但在去年,除了特斯拉降价外,并未有其他新能源车企因为成本降低而降车价。

电池的价格降下来,主机厂并不会把优惠分摊给消费者,而电池涨价,成本却要全部转嫁给消费者,坦诚相待的另一面是,消费者对降价和涨价同样反响强烈。有不少消费者表示会暂时搁置购买计划,甚至不考虑购买新能源车。

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在分析“涨价潮”时也提到,此次新能源汽车价格普涨是上游材料接连涨价后,下游车企无奈做出的应对举措。相比燃油车生产多年积累的成本化解能力,目前新能源汽车更容易受到成本牵制,价格体系仍不成熟。

另一方面是,的确有人趁着窗口期,恶意炒作,囤货居奇现象发生,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副理事长欧阳明高明表示,明年二季度或三季度开始,中国的电池供应问题会得到较大程度地缓解。在他看来,动力电池原材料如锂矿并不存在供不应求的问题。“锂矿资源在全球是非常多的,只是目前还没有将原有产能放大。”

国家层面开始高度重视原材料价格上涨这一问题,工信部联合国家发改委、市场监管总局等部门已经开展调查,下一步会对囤货居奇、哄抬物价等不正当竞争行为进行打击,来保证新能源汽车行业的供应和价格的稳定。

涨价潮更像是新能源车企在即将失去政策保护后成年的第一课,新能源的整车厂,只有在对上游供应链享有议价权、在实际生产中拥有更高的生产效率和资源利用率,以及在终端售价上对消费者的吸引力,才能算真正长大了。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