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爱马仕河南首店开业:店外排队四小时,商品全部售罄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爱马仕河南首店开业:店外排队四小时,商品全部售罄

大排长队是爱马仕新店开业的标配,这家郑州门店排队时间达到4小时。

图片来源:郑州日报

记者 | 陈奇锐

编辑 | 楼婍沁

后疫情时代中国消费者对奢侈品的热情不见减弱。

330日,法国奢侈品牌爱马仕郑州新店正式开门迎客。门店选址郑州高端购物中心丹尼斯大卫城,自2021年8月开始装修,是爱马仕在河南的第一家精品店,同时也是品牌在华中区的第三家店。

新店由巴黎建筑事务所RDAI设计,销售成衣、皮具、腕表和珠宝等16类产品。不少本地用户在小红书等社交媒体上发帖记录下开业当天的热闹景象,门店外排出长队,部分顾客在店外等待的时间甚至达到四小时之久。

为了庆祝开业,丹尼斯大卫城爱马仕上架了一批稀有包袋和珠宝。根据《潇湘晨报》的消息,该店销售多种标价两百万以上的首饰,店员称这些首饰都是以前在全国巡展时才可以见到

河南日报报业集团旗下财经媒体大河财立方报道,开业首日爱马仕出动了18名销售人员,但依然无法满足接待需求。到下午6点,箱包区域的产品已经接近无货,只剩下陈列商品;相框、纸镇、烟灰缸等日常用品也被近乎售罄。

此次引进爱马仕,被认为是郑州丹尼斯大卫城调整升级的一部分。丹尼斯大卫城是郑州当地品牌覆盖度最广的高端购物中心,此前路易威登和古驰等品牌已经入驻。购物中心方面称,这轮调整目标在于将定位进一步提高,希望未来能引入香奈儿和迪奥全品类精品店。

郑州丹尼斯大卫城是下沉市场高端购物中心的缩影。

这类高端购物中心通常位于省会城市的老城核心商圈,虹吸周边县市的新中产和富裕群体。这些购物中心运营商垄断着当地奢侈品零售市场,至今依然能录得极高营业销售额。

但当跨区域地产商也开始往下沉市场扩张,这些本地地产商也要面对新的挑战。在过去,一个城市或省份高端购物中心间的竞争多出现在两家本地地产商之间,比拼谁的本地资源更多。

这也解释了为何诸如郑州丹尼斯大卫城、武汉国际广场以及杭州大厦等城市本地高端购物中心接连在近年进行调整升级。

地产商顺着调整周期,通过引入新品牌来巩固在本地市场的影响力。看中下沉市场潜力,奢侈品牌也有意借助这些本地高端购物中心进行布局扩张。

加码下沉市场,已经成为当前奢侈品牌的共识。

海外消费回流推动后疫情时代中国奢侈品消费的爆发。当一线城市奢侈品市场竞争激烈且优质铺位日趋难寻,下沉市场便成为新的增长点。

明显可以看到,越来越多奢侈品牌在近两年在重庆、南京等非一线城市举办快闪店等销活动。以路易威登为例,其在太原和南宁等城市重新开设精品店,并在成都开着高规格的路易威登之家旗舰店。

但值得提到的是,当前中国奢侈品消费爆发,很大程度上是海外旅游限制的结果。如何在国际旅游恢复后继续维持高增速,将是所有奢侈品牌必须面对的问题。

界面时尚曾多次报道,奢侈品牌即销售工艺设计,也贩卖概念和价值观,后者是真正巩固消费者忠诚度的关键。

服务依然是当前巩固消费者忠诚度的方法,而独特的供应体系也意味着消费者若和销售人员相熟,通常能更快买到热门款式。

但在海内外市场差价面前,这样的做法是否能让消费者一如既往选择在国内消费,依然值得打上问号,尤其是在对价格更为敏感的下沉市场。

奢侈品牌选择在下沉市场开店,意味着认可当地的消费能力。而当奢侈品牌愿意在当地举办大型营销活动,则显示其想要进一步与当地的奢侈品消费者互动,并与之产生观念上的交流。

这也是为何只有成都、南京和杭州等少数非一线城市会成为奢侈品牌举办大型活动的选择。而在其它下沉市场城市,品牌显然还需要花费更多时间去和当地消费者磨合。毕竟,奢侈品牌向下沉市场扩张,也仅仅是最近几年才开始的事情。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爱马仕

3.7k
  • 爱马仕为什么做了一款让铂金包跳着过关的小游戏?
  • 久祺股份:目前没有与爱马仕合作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爱马仕河南首店开业:店外排队四小时,商品全部售罄

大排长队是爱马仕新店开业的标配,这家郑州门店排队时间达到4小时。

图片来源:郑州日报

记者 | 陈奇锐

编辑 | 楼婍沁

后疫情时代中国消费者对奢侈品的热情不见减弱。

330日,法国奢侈品牌爱马仕郑州新店正式开门迎客。门店选址郑州高端购物中心丹尼斯大卫城,自2021年8月开始装修,是爱马仕在河南的第一家精品店,同时也是品牌在华中区的第三家店。

新店由巴黎建筑事务所RDAI设计,销售成衣、皮具、腕表和珠宝等16类产品。不少本地用户在小红书等社交媒体上发帖记录下开业当天的热闹景象,门店外排出长队,部分顾客在店外等待的时间甚至达到四小时之久。

为了庆祝开业,丹尼斯大卫城爱马仕上架了一批稀有包袋和珠宝。根据《潇湘晨报》的消息,该店销售多种标价两百万以上的首饰,店员称这些首饰都是以前在全国巡展时才可以见到

河南日报报业集团旗下财经媒体大河财立方报道,开业首日爱马仕出动了18名销售人员,但依然无法满足接待需求。到下午6点,箱包区域的产品已经接近无货,只剩下陈列商品;相框、纸镇、烟灰缸等日常用品也被近乎售罄。

此次引进爱马仕,被认为是郑州丹尼斯大卫城调整升级的一部分。丹尼斯大卫城是郑州当地品牌覆盖度最广的高端购物中心,此前路易威登和古驰等品牌已经入驻。购物中心方面称,这轮调整目标在于将定位进一步提高,希望未来能引入香奈儿和迪奥全品类精品店。

郑州丹尼斯大卫城是下沉市场高端购物中心的缩影。

这类高端购物中心通常位于省会城市的老城核心商圈,虹吸周边县市的新中产和富裕群体。这些购物中心运营商垄断着当地奢侈品零售市场,至今依然能录得极高营业销售额。

但当跨区域地产商也开始往下沉市场扩张,这些本地地产商也要面对新的挑战。在过去,一个城市或省份高端购物中心间的竞争多出现在两家本地地产商之间,比拼谁的本地资源更多。

这也解释了为何诸如郑州丹尼斯大卫城、武汉国际广场以及杭州大厦等城市本地高端购物中心接连在近年进行调整升级。

地产商顺着调整周期,通过引入新品牌来巩固在本地市场的影响力。看中下沉市场潜力,奢侈品牌也有意借助这些本地高端购物中心进行布局扩张。

加码下沉市场,已经成为当前奢侈品牌的共识。

海外消费回流推动后疫情时代中国奢侈品消费的爆发。当一线城市奢侈品市场竞争激烈且优质铺位日趋难寻,下沉市场便成为新的增长点。

明显可以看到,越来越多奢侈品牌在近两年在重庆、南京等非一线城市举办快闪店等销活动。以路易威登为例,其在太原和南宁等城市重新开设精品店,并在成都开着高规格的路易威登之家旗舰店。

但值得提到的是,当前中国奢侈品消费爆发,很大程度上是海外旅游限制的结果。如何在国际旅游恢复后继续维持高增速,将是所有奢侈品牌必须面对的问题。

界面时尚曾多次报道,奢侈品牌即销售工艺设计,也贩卖概念和价值观,后者是真正巩固消费者忠诚度的关键。

服务依然是当前巩固消费者忠诚度的方法,而独特的供应体系也意味着消费者若和销售人员相熟,通常能更快买到热门款式。

但在海内外市场差价面前,这样的做法是否能让消费者一如既往选择在国内消费,依然值得打上问号,尤其是在对价格更为敏感的下沉市场。

奢侈品牌选择在下沉市场开店,意味着认可当地的消费能力。而当奢侈品牌愿意在当地举办大型营销活动,则显示其想要进一步与当地的奢侈品消费者互动,并与之产生观念上的交流。

这也是为何只有成都、南京和杭州等少数非一线城市会成为奢侈品牌举办大型活动的选择。而在其它下沉市场城市,品牌显然还需要花费更多时间去和当地消费者磨合。毕竟,奢侈品牌向下沉市场扩张,也仅仅是最近几年才开始的事情。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