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败走山东市场,燕京啤酒未来还有啥看点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败走山东市场,燕京啤酒未来还有啥看点

曾经的国产啤酒龙头老大目前业绩已明显掉队,这也是其全国市场萎缩最好的证明。

文丨鳌头财经 晓敏   

燕京啤酒(000729.SZ)区域再次收缩!3月28日,燕京啤酒旗下山东无名啤酒挂牌转让,这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其在山东市场经营不顺,实际上,燕京啤酒全国多个市场都出现萎缩,大本营北京市场或已失守。

而其这几年业绩的乏力就是最好的证明。在当前啤酒市场存量厮杀下,未来燕京啤酒还能有啥新的亮点?

区域再收缩

3月28日,山东产权交易所官网公告显示,燕京啤酒旗下山东无名啤酒39.46%国有股权挂牌转让,转让价格为1元。

公告显示,无名啤酒成立于1994年,注册资本8349.96万元,法定代表人为杨怀民。曾是不少山东济宁人的美好记忆。在股权结构上,燕京啤酒持股55.73%,为公司第一大股东;邹城市人民政府持股39.46%,为公司第二大股东。

2020年以来,无名啤酒营收均为0元。2020年亏损3336.48万元,2021年前8个月亏损8233.92万元。以2021年8月31日为评估基准日,公司资产的评估价值为1.5亿元,负债的评估价值为6.35亿元,净资产的评估价值为-4.85亿元,转让标的对应评估值为-1.91亿元。

燕京啤酒转让无名啤酒反映出其在山东市场经营的不顺利。实际上,燕京啤酒此前收购的山东济宁曲阜三孔及山东莱州酒厂业绩也都不容乐观。这两家公司还因业绩不达标在2017年延期收购,目前股权仍由燕京啤酒控股股东北京燕京啤酒投资有限公司持有。

啤酒行业分析师方刚对鳌头财经表示,山东是青岛啤酒(600600.SH)的基地,燕京啤酒想有所作为难度很大,实际上,燕京啤酒在山东的这几家啤酒企业本就属于托管状态,此次属于优化产能的动作。

快消品行业分析师朱丹蓬对鳌头财经表示,燕京啤酒的此次动作很可能是要放弃山东市场,因为山东市场竞争太过激烈,又是青岛啤酒的老巢,燕京啤酒收缩战线也是不得已。

大本营或已失守

实际上,从全国范围来看,燕京啤酒在多个地区都出现萎缩,连大本营北京市场都不如往昔,或已失守。

朱丹蓬坦言,在湖南、福建、广东、海南等省份,2012年时燕京啤酒的销量还不错,而如今其市场份额已经非常小了。例如,燕京啤酒在广东市场换了很多区域总,而市场却日渐衰退,现在广州啤酒市场已经很少见到燕京啤酒的身影了。

“分渠道来看,由于费用投放力度不够,燕京啤酒的确很难进入餐饮和夜场渠道,只在商超渠道有一定布局。而餐饮和夜场这些啤酒消费的主力渠道多是青岛啤酒、雪花啤酒、百威、嘉士伯和蓝妹啤酒的天下。”朱丹蓬坦言。

而更严重的是,燕京啤酒的大本营北京市场又岌岌可危。数据显示,2010年燕京啤酒与青岛啤酒在华北市场销售额分别为 44.57 亿元、34.28 亿元。然而到了2020 年,两者销售额分别为 50.06亿元、64.90 亿元。财报显示,2020年,燕京啤酒华北地区收入同比下滑了4.18%。

一位深耕啤酒行业的券商分析师董求谛对鳌头财经透露,燕京啤酒在北京市场的份额一度高达70%多,而后随着各大品牌不断向北京市场发起进攻,燕京啤酒在北京市场份额不断下滑,最低时只有50%左右。

浦银国际报告显示,预计北京大概贡献了燕京啤酒1/3的收入。北京作为我国人均消费能力最高的城市之一,有着较大的消费升级潜力。随着低端渠道持续缩减以及高端品牌不断进入北京市场,燕京啤酒在北京的主导地位将有可能被动摇。

业绩明显掉队

实际上,曾经的国产啤酒龙头老大目前业绩已明显掉队,这也是其全国市场萎缩最好的证明。

尤其从利润来看,数据显示,2017-2020年,燕京啤酒的归母净利润增速分别为-48.3%、11.47%、27.76%、-14.32%,低于同期青岛啤酒的21.04%、12.6%、30.23%、18.86%,也低于同期华润啤酒的86.8%、-16.85%、34.29%、59.6%。

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燕京啤酒实现营收109.28亿元,低于同期重庆啤酒的营收109.42亿元。这意味着,燕京啤酒正式被重庆啤酒超越,掉出了国产啤酒前三的阵营。

对于燕京啤酒多年来的业绩乏力,深圳中为智研咨询有限公司研究员刘凯对鳌头财经表示,燕京啤酒管理太过僵化,不能迅速调整策略以应对市场变化,这很大程度上限制了企业的活力与创新力,导致其创新持续动力不足。未来燕京啤酒需要大换血,重新塑造,推动企业产品创新、营销创新、渠道创新等各要素协同发展,否则真的很难改变现状。

方刚认为,燕京啤酒的业绩疲软不是一两年了,实际上其最近10多年来一直处于下行状态,原因不仅仅是品牌力、经营理念这些因素,而是很复杂的系统。

浦银国际报告显示,燕京啤酒相较对手缺少外资资金和品牌运作的支持。具体而言,燕京啤酒在啤酒行业收购兼并和引入外资投资者的浪潮中被对手赶超,至今未引进国际啤酒玩家作为战略投资者,使公司在资金实力、品牌拓展和运作、运营管理能力等方面相比对手处于下风,也令其从行业龙头变为区域玩家。

值得一提的是,燕京啤酒近来上市了很多新品,包括燕京八景、燕京U8、新雪鹿、V10精酿白啤等。不过,据内部人士透露,尽管燕京U8在2021年有一定放量,但其销量在公司啤酒总销量中的占比仍不足10%,很难拉动公司业绩回升,况且单靠这一个单品发力的燕京啤酒也显得势单力薄。

而当下啤酒市场早已进入存量竞争阶段,前几大龙头格局稳固,燕京啤酒想从对手手里抢夺份额更是难上加难。酒行业分析师蔡学飞对鳌头财经表示,燕京啤酒的问题在于啤酒市场存在存量竞争,而相比对手,燕京啤酒在企业规模和品牌高度上都没有优势,且和乌苏啤酒等相比,其又没有品牌特色,很难出圈。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燕京啤酒

3.1k
  • 燕京啤酒:双11活动黄金28小时,公司电商全渠道GMV同比增长100%
  • 安信证券:啤酒行业产品仍以中低档为主,具备向上升级空间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败走山东市场,燕京啤酒未来还有啥看点

曾经的国产啤酒龙头老大目前业绩已明显掉队,这也是其全国市场萎缩最好的证明。

文丨鳌头财经 晓敏   

燕京啤酒(000729.SZ)区域再次收缩!3月28日,燕京啤酒旗下山东无名啤酒挂牌转让,这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其在山东市场经营不顺,实际上,燕京啤酒全国多个市场都出现萎缩,大本营北京市场或已失守。

而其这几年业绩的乏力就是最好的证明。在当前啤酒市场存量厮杀下,未来燕京啤酒还能有啥新的亮点?

区域再收缩

3月28日,山东产权交易所官网公告显示,燕京啤酒旗下山东无名啤酒39.46%国有股权挂牌转让,转让价格为1元。

公告显示,无名啤酒成立于1994年,注册资本8349.96万元,法定代表人为杨怀民。曾是不少山东济宁人的美好记忆。在股权结构上,燕京啤酒持股55.73%,为公司第一大股东;邹城市人民政府持股39.46%,为公司第二大股东。

2020年以来,无名啤酒营收均为0元。2020年亏损3336.48万元,2021年前8个月亏损8233.92万元。以2021年8月31日为评估基准日,公司资产的评估价值为1.5亿元,负债的评估价值为6.35亿元,净资产的评估价值为-4.85亿元,转让标的对应评估值为-1.91亿元。

燕京啤酒转让无名啤酒反映出其在山东市场经营的不顺利。实际上,燕京啤酒此前收购的山东济宁曲阜三孔及山东莱州酒厂业绩也都不容乐观。这两家公司还因业绩不达标在2017年延期收购,目前股权仍由燕京啤酒控股股东北京燕京啤酒投资有限公司持有。

啤酒行业分析师方刚对鳌头财经表示,山东是青岛啤酒(600600.SH)的基地,燕京啤酒想有所作为难度很大,实际上,燕京啤酒在山东的这几家啤酒企业本就属于托管状态,此次属于优化产能的动作。

快消品行业分析师朱丹蓬对鳌头财经表示,燕京啤酒的此次动作很可能是要放弃山东市场,因为山东市场竞争太过激烈,又是青岛啤酒的老巢,燕京啤酒收缩战线也是不得已。

大本营或已失守

实际上,从全国范围来看,燕京啤酒在多个地区都出现萎缩,连大本营北京市场都不如往昔,或已失守。

朱丹蓬坦言,在湖南、福建、广东、海南等省份,2012年时燕京啤酒的销量还不错,而如今其市场份额已经非常小了。例如,燕京啤酒在广东市场换了很多区域总,而市场却日渐衰退,现在广州啤酒市场已经很少见到燕京啤酒的身影了。

“分渠道来看,由于费用投放力度不够,燕京啤酒的确很难进入餐饮和夜场渠道,只在商超渠道有一定布局。而餐饮和夜场这些啤酒消费的主力渠道多是青岛啤酒、雪花啤酒、百威、嘉士伯和蓝妹啤酒的天下。”朱丹蓬坦言。

而更严重的是,燕京啤酒的大本营北京市场又岌岌可危。数据显示,2010年燕京啤酒与青岛啤酒在华北市场销售额分别为 44.57 亿元、34.28 亿元。然而到了2020 年,两者销售额分别为 50.06亿元、64.90 亿元。财报显示,2020年,燕京啤酒华北地区收入同比下滑了4.18%。

一位深耕啤酒行业的券商分析师董求谛对鳌头财经透露,燕京啤酒在北京市场的份额一度高达70%多,而后随着各大品牌不断向北京市场发起进攻,燕京啤酒在北京市场份额不断下滑,最低时只有50%左右。

浦银国际报告显示,预计北京大概贡献了燕京啤酒1/3的收入。北京作为我国人均消费能力最高的城市之一,有着较大的消费升级潜力。随着低端渠道持续缩减以及高端品牌不断进入北京市场,燕京啤酒在北京的主导地位将有可能被动摇。

业绩明显掉队

实际上,曾经的国产啤酒龙头老大目前业绩已明显掉队,这也是其全国市场萎缩最好的证明。

尤其从利润来看,数据显示,2017-2020年,燕京啤酒的归母净利润增速分别为-48.3%、11.47%、27.76%、-14.32%,低于同期青岛啤酒的21.04%、12.6%、30.23%、18.86%,也低于同期华润啤酒的86.8%、-16.85%、34.29%、59.6%。

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燕京啤酒实现营收109.28亿元,低于同期重庆啤酒的营收109.42亿元。这意味着,燕京啤酒正式被重庆啤酒超越,掉出了国产啤酒前三的阵营。

对于燕京啤酒多年来的业绩乏力,深圳中为智研咨询有限公司研究员刘凯对鳌头财经表示,燕京啤酒管理太过僵化,不能迅速调整策略以应对市场变化,这很大程度上限制了企业的活力与创新力,导致其创新持续动力不足。未来燕京啤酒需要大换血,重新塑造,推动企业产品创新、营销创新、渠道创新等各要素协同发展,否则真的很难改变现状。

方刚认为,燕京啤酒的业绩疲软不是一两年了,实际上其最近10多年来一直处于下行状态,原因不仅仅是品牌力、经营理念这些因素,而是很复杂的系统。

浦银国际报告显示,燕京啤酒相较对手缺少外资资金和品牌运作的支持。具体而言,燕京啤酒在啤酒行业收购兼并和引入外资投资者的浪潮中被对手赶超,至今未引进国际啤酒玩家作为战略投资者,使公司在资金实力、品牌拓展和运作、运营管理能力等方面相比对手处于下风,也令其从行业龙头变为区域玩家。

值得一提的是,燕京啤酒近来上市了很多新品,包括燕京八景、燕京U8、新雪鹿、V10精酿白啤等。不过,据内部人士透露,尽管燕京U8在2021年有一定放量,但其销量在公司啤酒总销量中的占比仍不足10%,很难拉动公司业绩回升,况且单靠这一个单品发力的燕京啤酒也显得势单力薄。

而当下啤酒市场早已进入存量竞争阶段,前几大龙头格局稳固,燕京啤酒想从对手手里抢夺份额更是难上加难。酒行业分析师蔡学飞对鳌头财经表示,燕京啤酒的问题在于啤酒市场存在存量竞争,而相比对手,燕京啤酒在企业规模和品牌高度上都没有优势,且和乌苏啤酒等相比,其又没有品牌特色,很难出圈。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