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段先念告别华侨城,他的“曲江模式”走通了吗?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段先念告别华侨城,他的“曲江模式”走通了吗?

华侨城转型之路仍道阻且长。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张子怡

段先念因退休离任华侨城的同时,华侨城营收首次突破千亿规模。

4月8日,华侨城A发布公告,鉴于公司董事长段先念已达法定退休年龄,即日起不再担任公司董事长、执行委员会主任委员、战略委员会主任委员等职务,离任后将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同日公告,原保利集团总经理张振高增补为公司第八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候选人,并同意将其提交公司股东大会选举。

张振高将接任段先念原先职位。作为央企的华侨城,再次平稳实现了高层管理人员的过渡。而主政华侨城八年时间的段先念,是否又实现了当初入主集团的壮志雄心?

2015年,华侨城开启段先念时代。同年8月,段先念主导下的华侨城三大转型思路开始明晰:推进“旅游+地产”的创业模式;创新“旅游+互联网+金融”的补偿模式;深耕“文化+旅游+城镇化”的发展模式。

段先念试图将业务边界进一步拓宽,朝着完善的产业链方向发展。顺应转型,华侨城将旗下业务板块划分成了四大类:文化产业、旅游产业、新型城镇化、电子(康佳集团)。

他想带着让其一战成名的“曲江模式”走入华侨城,走出西安。让华侨城成为“中国文化旅游业航空母舰”,摆脱对房地产业务的依赖。

离不开的房地产

八年时间过去,华侨城的营收逐年增长,突破千亿;净利润在逐年增长后,仅在2021年大幅下降。

即便华侨城不愿承认自己是房地产企业,但这项业务仍是其重中之重。

华侨城2021年年报显示,全年实现营业收入1026亿元,同比增长25.25%,首次突破千亿规模。其中,公司旗下景区、酒店等业务恢复至2019年同期的150%;房地产业务2021年实现签约销售面积399万平米、签约销售额825亿元。

报告期内,华侨城实现净利润71亿元、归母净利润38亿元,分别同比减少55%、70%。其中:旅游综合业务收入433亿元,与上年基本持平;毛利率32%,同比降低10个百分点。房地产业务收入590亿元,同比增幅58%;毛利率21%,同比降低38个百分点。

由于华侨城并未详细披露过旅游综合业务收入的结构,外界难以判定的是旅游综合收入里有几成收入为旅游地产业务贡献。

根据华侨城2020年公司债券评级报告显示,2019年,公司旅游综合收入为302.63亿元,同比增长53.96%,主要系旅游地产结转收入规模增长所致,占比由上年的41.40%增长至 50.95%

另有一份债券评级公告计算发现,2017年华侨城82.44%的收入来自地产。

对于华侨城2021年利润大幅降低的问题,华侨城董事、总裁王晓雯在业绩交流会上解释称:“一是受房地产调控政策的影响;二是公司内部结转结构的变化;三是业内各房地产公司区域采取保守的投资策略;四是公司对部分存在减持的存货本公司计提减持。”

这也意味着,段先念当年试图将华侨城业务边界拓宽,发展文化产业、旅游产业等转型思路,兜转八年未行进多少,“房地产”还是华侨城的业绩来源。

“曲江模式”道阻且长

段先念成名于西安,实现从地产商人到政府领导,再成为央企董事长的转变。

1996年,段先念进入西安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工作,开始在政府部门的工作历练。6年后,段先念开始兼任西安曲江新区管委会主任、党工委副书记。

当时的曲江新区还是农田一片,亟待开发。段先念在任期间,开创出了声名远扬的“曲江模式”,将原本一片荒田的西安城南区域打造成了西安城市名片,囊括了大雁塔、大唐芙蓉园、大慈恩寺遗址公园、大唐不夜城等景区。段先念也于2007年4月出任西安副市长,直至2014年调岗华侨城。

一般的开发流程是招商—策划—规划—建设;段先念是反其道而行之,变成策划—规划—环境建设—招商,实现了商家不请自来的良性循环。该模式被称为曲江模式。

曲江模式有力助推区域的城镇化发展,挖掘了西安的旅游资源。但也有业内人士认为,曲江模式造成过度商业化的后果,影响城市的历史文化积淀。

段先念入主华侨城后,一度大刀阔斧进行改革,推进其转型战略。其中包括,展开体制机制改革,设立战区制管控模式;开启央地混改大幕,先后重组云南世博集团、云南文投集团;创新融资手段,成立华侨城资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探索人才市场化,全球公开选聘子公司高管;组建欢乐谷集团,全面落实振兴康佳战略等。

2017年,段先念再次带领华侨城为西安投资2380亿元,项目覆盖西咸新区、未央、碑林、莲湖、曲江等多个区域的大型文化旅游综合项目。

但华侨城集团的扩张并不顺利,在西安,华侨城对曲江文投的收购被中止;华侨城试图设立的第二总部云南,去年也一度密集转让资产。

事实上,华侨城的文旅项目主要以文化旅游带动商业开发,低价拿地的同时通过旅游地产开发获得丰裕收入。这一直都是华侨城发展文旅地产的优势,然而,华侨城在段先念主导下偏好三四线城市,地产去化十分缓慢,开发旅游资金沉淀久,加上受不同地方政府政策与规划变动不一影响,不确定性变大。

“曲江模式”在别的地区推进已不如当年那般顺畅。

不过,虽有阻碍与挫折华侨城对于文旅业务仍然保持着一贯的坚持

2021年华侨城旗下27家景区、28家酒店、1家旅行社、7家开放式旅游区、1台旅游演艺共接待游客7797.9万人次,为2020年182%的水平,恢复至2019年的150%;剔除2021年新增加项目,为2020年117%的水平,恢复至2019年的96%。

根据华侨城今年1月投资者会议中的透露在建项目方面,西安欢乐谷陆公园、襄阳奇幻谷、乐清欢乐水陆公园等5个主题公园项目正在推进中;南京、中山、湛江、滁州、巢湖等地6个开放式旅游区项目正在推进中。

华侨城表示,主题公园方面将以欢乐谷为核心,继续打造主题公园产品体系,在一线和强二线城市继续布局欢乐谷连锁主题公园。

在退休离任前,段先念对华侨城下一阶段重点工作提出五个思路:一是保持定力,积极破题“旅游+互联网+金融”的补偿模式;二是找准方向,科技与数字化是未来,是新商业模式的基础;三是开拓市场,积极发现新领域投资机会;四是强化治理,充分挖掘集团内生潜力;五是坚守红线。

段先念的八年,也是华侨城在曲折发展中,却有些沉寂的八年。当初外界对段先念所期待的,有些他完成了,有些只能留给下一任了。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华侨城

2.7k
  • 华侨城A:截至7月20日,公司股东总户数为12.72万户
  • 华侨城A:上半年合同销售额272.6亿元,净利润同比预降超九成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段先念告别华侨城,他的“曲江模式”走通了吗?

华侨城转型之路仍道阻且长。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张子怡

段先念因退休离任华侨城的同时,华侨城营收首次突破千亿规模。

4月8日,华侨城A发布公告,鉴于公司董事长段先念已达法定退休年龄,即日起不再担任公司董事长、执行委员会主任委员、战略委员会主任委员等职务,离任后将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同日公告,原保利集团总经理张振高增补为公司第八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候选人,并同意将其提交公司股东大会选举。

张振高将接任段先念原先职位。作为央企的华侨城,再次平稳实现了高层管理人员的过渡。而主政华侨城八年时间的段先念,是否又实现了当初入主集团的壮志雄心?

2015年,华侨城开启段先念时代。同年8月,段先念主导下的华侨城三大转型思路开始明晰:推进“旅游+地产”的创业模式;创新“旅游+互联网+金融”的补偿模式;深耕“文化+旅游+城镇化”的发展模式。

段先念试图将业务边界进一步拓宽,朝着完善的产业链方向发展。顺应转型,华侨城将旗下业务板块划分成了四大类:文化产业、旅游产业、新型城镇化、电子(康佳集团)。

他想带着让其一战成名的“曲江模式”走入华侨城,走出西安。让华侨城成为“中国文化旅游业航空母舰”,摆脱对房地产业务的依赖。

离不开的房地产

八年时间过去,华侨城的营收逐年增长,突破千亿;净利润在逐年增长后,仅在2021年大幅下降。

即便华侨城不愿承认自己是房地产企业,但这项业务仍是其重中之重。

华侨城2021年年报显示,全年实现营业收入1026亿元,同比增长25.25%,首次突破千亿规模。其中,公司旗下景区、酒店等业务恢复至2019年同期的150%;房地产业务2021年实现签约销售面积399万平米、签约销售额825亿元。

报告期内,华侨城实现净利润71亿元、归母净利润38亿元,分别同比减少55%、70%。其中:旅游综合业务收入433亿元,与上年基本持平;毛利率32%,同比降低10个百分点。房地产业务收入590亿元,同比增幅58%;毛利率21%,同比降低38个百分点。

由于华侨城并未详细披露过旅游综合业务收入的结构,外界难以判定的是旅游综合收入里有几成收入为旅游地产业务贡献。

根据华侨城2020年公司债券评级报告显示,2019年,公司旅游综合收入为302.63亿元,同比增长53.96%,主要系旅游地产结转收入规模增长所致,占比由上年的41.40%增长至 50.95%

另有一份债券评级公告计算发现,2017年华侨城82.44%的收入来自地产。

对于华侨城2021年利润大幅降低的问题,华侨城董事、总裁王晓雯在业绩交流会上解释称:“一是受房地产调控政策的影响;二是公司内部结转结构的变化;三是业内各房地产公司区域采取保守的投资策略;四是公司对部分存在减持的存货本公司计提减持。”

这也意味着,段先念当年试图将华侨城业务边界拓宽,发展文化产业、旅游产业等转型思路,兜转八年未行进多少,“房地产”还是华侨城的业绩来源。

“曲江模式”道阻且长

段先念成名于西安,实现从地产商人到政府领导,再成为央企董事长的转变。

1996年,段先念进入西安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工作,开始在政府部门的工作历练。6年后,段先念开始兼任西安曲江新区管委会主任、党工委副书记。

当时的曲江新区还是农田一片,亟待开发。段先念在任期间,开创出了声名远扬的“曲江模式”,将原本一片荒田的西安城南区域打造成了西安城市名片,囊括了大雁塔、大唐芙蓉园、大慈恩寺遗址公园、大唐不夜城等景区。段先念也于2007年4月出任西安副市长,直至2014年调岗华侨城。

一般的开发流程是招商—策划—规划—建设;段先念是反其道而行之,变成策划—规划—环境建设—招商,实现了商家不请自来的良性循环。该模式被称为曲江模式。

曲江模式有力助推区域的城镇化发展,挖掘了西安的旅游资源。但也有业内人士认为,曲江模式造成过度商业化的后果,影响城市的历史文化积淀。

段先念入主华侨城后,一度大刀阔斧进行改革,推进其转型战略。其中包括,展开体制机制改革,设立战区制管控模式;开启央地混改大幕,先后重组云南世博集团、云南文投集团;创新融资手段,成立华侨城资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探索人才市场化,全球公开选聘子公司高管;组建欢乐谷集团,全面落实振兴康佳战略等。

2017年,段先念再次带领华侨城为西安投资2380亿元,项目覆盖西咸新区、未央、碑林、莲湖、曲江等多个区域的大型文化旅游综合项目。

但华侨城集团的扩张并不顺利,在西安,华侨城对曲江文投的收购被中止;华侨城试图设立的第二总部云南,去年也一度密集转让资产。

事实上,华侨城的文旅项目主要以文化旅游带动商业开发,低价拿地的同时通过旅游地产开发获得丰裕收入。这一直都是华侨城发展文旅地产的优势,然而,华侨城在段先念主导下偏好三四线城市,地产去化十分缓慢,开发旅游资金沉淀久,加上受不同地方政府政策与规划变动不一影响,不确定性变大。

“曲江模式”在别的地区推进已不如当年那般顺畅。

不过,虽有阻碍与挫折华侨城对于文旅业务仍然保持着一贯的坚持

2021年华侨城旗下27家景区、28家酒店、1家旅行社、7家开放式旅游区、1台旅游演艺共接待游客7797.9万人次,为2020年182%的水平,恢复至2019年的150%;剔除2021年新增加项目,为2020年117%的水平,恢复至2019年的96%。

根据华侨城今年1月投资者会议中的透露在建项目方面,西安欢乐谷陆公园、襄阳奇幻谷、乐清欢乐水陆公园等5个主题公园项目正在推进中;南京、中山、湛江、滁州、巢湖等地6个开放式旅游区项目正在推进中。

华侨城表示,主题公园方面将以欢乐谷为核心,继续打造主题公园产品体系,在一线和强二线城市继续布局欢乐谷连锁主题公园。

在退休离任前,段先念对华侨城下一阶段重点工作提出五个思路:一是保持定力,积极破题“旅游+互联网+金融”的补偿模式;二是找准方向,科技与数字化是未来,是新商业模式的基础;三是开拓市场,积极发现新领域投资机会;四是强化治理,充分挖掘集团内生潜力;五是坚守红线。

段先念的八年,也是华侨城在曲折发展中,却有些沉寂的八年。当初外界对段先念所期待的,有些他完成了,有些只能留给下一任了。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