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外甥离职,留给贾跃亭的时间不多了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外甥离职,留给贾跃亭的时间不多了

贾跃亭还能主导吗?在遭受外界诸多质疑的同时,FF还能走向何方?

文|新媒科技评论 

4月13日,有媒体报道称法拉第未来(下称“FF”)的核心高管,资本部副总裁王佳伟已从FF离职。

据公开资料显示,王佳伟曾在贾跃亭创办的乐视控股和FF先后担任高管,且拥有丰富的投融资经验,更多次主导FF的融资项目,去年7月FF成功上市,王佳伟功不可没。

同时王佳伟还有一个特殊的身份——贾跃亭的外甥。

如今,王佳伟退出了FF的核心团队,贾跃亭也只在FF挂着一个CPUO(首席产品&用户体验官)的“虚职”,造车进度如何,贾跃亭还能主导吗?在遭受外界诸多质疑的同时,FF还能走向何方?

FF面临退市危机

有媒体分析,此次王佳伟出走的背后,或是FF董事会与以贾跃亭为主的管理团队之间的矛盾升级,而矛盾的导火索,则与今年2月FF自曝其销售数据虚假一事有关。

2月,FF自己公布了一个调查结果:称公司向投资者发布了一些不准确的声明,其表示公司曾对外宣称已收到超过14000份FF91车辆的预订,这可能具有误导性,其中只有数百份预订已支付。

但FF并没有将此事定性为“数据造假”,只表示数据具有“误导性”,其后,FF进一步向外界解释,称公司发布的预订单包含收费预订单和免费预订单两个种类,其中的1.4万份预订数据,是免费预订单;而已经支付的300份预定数据,属于收费预订单。

因为此事,王佳伟被停了职,CEO毕福康和创始人贾跃亭也被降了底薪。之后,“贾跃亭公司FF预订数据虚假”一事上了热搜,不管外界如何看待FF,到底是“数据造假”,还是“数据误导”,似乎也没那么重要了,因为比起消费者的看法,这事在美国当地还有更大的麻烦。

3月31日,SEC(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在官网披露,FF多名高管因涉嫌向投资者发布不准确信息被SEC传唤,同日,FF也发表了公告,称预计无法在截止日期前提交2021年年报等相关文件。

FF表示,由于公司高管涉嫌虚假陈述误导消费者,所以需要额外的时间来完成内部调查,因此,关于其2021年三季度财报以及一些相关数据,将无法按时递交。

但纳斯达克也对FF下达了通知,如果未能在2022年5月6日或之前提交第三季度10-Q表和10-K表,公司或将面临退市,对贾跃亭来说,只剩下不足50天的时间了。

经营陷入生死一线

事实上,这已不是FF第一次延迟递交财报,早在去年11月,FF就因未能及时提交三季度财报而收到了纳斯达克的退市警告。

荒唐的是,这份2021年的三季度财报,至今都没能拿出来。

去年,FF称公司被一家叫“美奇金”的投行做空,为此,FF专门成立了特别委员会来调查做空报告中所披露的内容,并表示公司将在调查完毕之后补交财报。

结果,这份三季度财报便拖到了现在,而当下,之所以还没有递交财报,也是因为FF需要内部调查“数据虚假”一事,FF一拖再拖,这是否暗示了FF实在拿不出来一个好看的报表来应对投资者?

据《证券日报》报道,截至2021年12月31日,FF的净亏损约为5.1-5.5亿美元,而2020年的同期亏损约为1.47亿美元,亏损幅度扩大了两倍之多,说明FF的“烧钱能力”只增不减。

而在总资产方面,截止至2021年12月31日,预估FF拥有约5.3亿美元的现金和现金等价物。回顾FF在去年7月上市时,可是拿到了10亿美元的融资,这意味着才过去半年,钱已经“烧掉”一半了。

此外,FF曾表示,对于实现2024年盈利和现金流为正这一目标,预估还需资金约15亿美元,但在此之前,从FF成立之时开始算,公司已经累计亏损约29亿美元,超过180亿元人民币。

融资多轮,FF91却连量产的影子都没见到,这不仅让投资人失去信心,即便是消费者也不仅要怀疑,FF在资金储备如此单薄,和亏损幅度如此大的背景下,自己订下的车到底还能 “造出来”?

造车梦还能圆吗?

当然,在FF没有最终公布年报以及经营数据之前,我们不知道贾跃亭到底还会不会有什么后招来扭转败局,但若FF拿出比上述更糟的经营数据来,恐怕投资者也要慌了。

从FF公布的三季度经营数据来看,这种假设也差不远了,毕竟其截止去年三季度的亏损,已经达到了3.54亿美元,多亏2个亿对FF来说,已经不算什么“难事”。

有业内人士表示,以FF目前的信用状况来看,想要募资的话,只有二级市场筹资和增发股票两条路可选了,但就目前公司暴跌70%的股价而言,哪一条路恐怕都不容易,毕竟资本市场或已经对FF失去信心了。

而假如FF真的从美股退市,那么影响还将更大,其融资渠道将遭到进一步的打击,对当前的FF来说,没有新的资金注入,便难以为继了。

但退一步说,即便FF真的能赶在5月如期递交相关资料,并如期发布年报,但年报的数据未必“美好”,FF后续的路仍旧难行。

对FF来说,目前最大难题或是FF91量产的问题,但跟同行相比,FF的脚步真的慢了太多,不说特斯拉这一全球新能源车巨头,已经首当其冲实现了盈利,便是国内多家新能车品牌,当前均已火速发展,在交付规模、市场占有乃至车型迭代上,都拼的如火如荼,此时才慢悠悠加入战场的FF,到底能否赶得上进度,还不好说。

另一方面,当前全球新能源车都遭遇原材料上涨、芯片短缺等供应链的压力,恐怕FF也不会例外,即便资金链补上了,“造车能力”也还将遭受重大考验。

最后,一直剑指超高端市场的FF,已经用仅有300辆的订单数据说明了市场对其的“冷淡”,后续FF能否打造新的品牌口碑,占有高端市场,依旧要打个问号。

因此,对贾跃亭来说,离“生死线”剩下不足两个月的时间,但离“活下去”这个目标,其还欠更多天时、地利和人和,FF将走向何方,恐怕已经不由贾跃亭一人说了算了。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贾跃亭

  • 贾跃亭所持乐视1亿余股股票将被拍卖
  • 遭贾跃亭炮轰,小米SU7,真的能打开局面吗?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外甥离职,留给贾跃亭的时间不多了

贾跃亭还能主导吗?在遭受外界诸多质疑的同时,FF还能走向何方?

文|新媒科技评论 

4月13日,有媒体报道称法拉第未来(下称“FF”)的核心高管,资本部副总裁王佳伟已从FF离职。

据公开资料显示,王佳伟曾在贾跃亭创办的乐视控股和FF先后担任高管,且拥有丰富的投融资经验,更多次主导FF的融资项目,去年7月FF成功上市,王佳伟功不可没。

同时王佳伟还有一个特殊的身份——贾跃亭的外甥。

如今,王佳伟退出了FF的核心团队,贾跃亭也只在FF挂着一个CPUO(首席产品&用户体验官)的“虚职”,造车进度如何,贾跃亭还能主导吗?在遭受外界诸多质疑的同时,FF还能走向何方?

FF面临退市危机

有媒体分析,此次王佳伟出走的背后,或是FF董事会与以贾跃亭为主的管理团队之间的矛盾升级,而矛盾的导火索,则与今年2月FF自曝其销售数据虚假一事有关。

2月,FF自己公布了一个调查结果:称公司向投资者发布了一些不准确的声明,其表示公司曾对外宣称已收到超过14000份FF91车辆的预订,这可能具有误导性,其中只有数百份预订已支付。

但FF并没有将此事定性为“数据造假”,只表示数据具有“误导性”,其后,FF进一步向外界解释,称公司发布的预订单包含收费预订单和免费预订单两个种类,其中的1.4万份预订数据,是免费预订单;而已经支付的300份预定数据,属于收费预订单。

因为此事,王佳伟被停了职,CEO毕福康和创始人贾跃亭也被降了底薪。之后,“贾跃亭公司FF预订数据虚假”一事上了热搜,不管外界如何看待FF,到底是“数据造假”,还是“数据误导”,似乎也没那么重要了,因为比起消费者的看法,这事在美国当地还有更大的麻烦。

3月31日,SEC(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在官网披露,FF多名高管因涉嫌向投资者发布不准确信息被SEC传唤,同日,FF也发表了公告,称预计无法在截止日期前提交2021年年报等相关文件。

FF表示,由于公司高管涉嫌虚假陈述误导消费者,所以需要额外的时间来完成内部调查,因此,关于其2021年三季度财报以及一些相关数据,将无法按时递交。

但纳斯达克也对FF下达了通知,如果未能在2022年5月6日或之前提交第三季度10-Q表和10-K表,公司或将面临退市,对贾跃亭来说,只剩下不足50天的时间了。

经营陷入生死一线

事实上,这已不是FF第一次延迟递交财报,早在去年11月,FF就因未能及时提交三季度财报而收到了纳斯达克的退市警告。

荒唐的是,这份2021年的三季度财报,至今都没能拿出来。

去年,FF称公司被一家叫“美奇金”的投行做空,为此,FF专门成立了特别委员会来调查做空报告中所披露的内容,并表示公司将在调查完毕之后补交财报。

结果,这份三季度财报便拖到了现在,而当下,之所以还没有递交财报,也是因为FF需要内部调查“数据虚假”一事,FF一拖再拖,这是否暗示了FF实在拿不出来一个好看的报表来应对投资者?

据《证券日报》报道,截至2021年12月31日,FF的净亏损约为5.1-5.5亿美元,而2020年的同期亏损约为1.47亿美元,亏损幅度扩大了两倍之多,说明FF的“烧钱能力”只增不减。

而在总资产方面,截止至2021年12月31日,预估FF拥有约5.3亿美元的现金和现金等价物。回顾FF在去年7月上市时,可是拿到了10亿美元的融资,这意味着才过去半年,钱已经“烧掉”一半了。

此外,FF曾表示,对于实现2024年盈利和现金流为正这一目标,预估还需资金约15亿美元,但在此之前,从FF成立之时开始算,公司已经累计亏损约29亿美元,超过180亿元人民币。

融资多轮,FF91却连量产的影子都没见到,这不仅让投资人失去信心,即便是消费者也不仅要怀疑,FF在资金储备如此单薄,和亏损幅度如此大的背景下,自己订下的车到底还能 “造出来”?

造车梦还能圆吗?

当然,在FF没有最终公布年报以及经营数据之前,我们不知道贾跃亭到底还会不会有什么后招来扭转败局,但若FF拿出比上述更糟的经营数据来,恐怕投资者也要慌了。

从FF公布的三季度经营数据来看,这种假设也差不远了,毕竟其截止去年三季度的亏损,已经达到了3.54亿美元,多亏2个亿对FF来说,已经不算什么“难事”。

有业内人士表示,以FF目前的信用状况来看,想要募资的话,只有二级市场筹资和增发股票两条路可选了,但就目前公司暴跌70%的股价而言,哪一条路恐怕都不容易,毕竟资本市场或已经对FF失去信心了。

而假如FF真的从美股退市,那么影响还将更大,其融资渠道将遭到进一步的打击,对当前的FF来说,没有新的资金注入,便难以为继了。

但退一步说,即便FF真的能赶在5月如期递交相关资料,并如期发布年报,但年报的数据未必“美好”,FF后续的路仍旧难行。

对FF来说,目前最大难题或是FF91量产的问题,但跟同行相比,FF的脚步真的慢了太多,不说特斯拉这一全球新能源车巨头,已经首当其冲实现了盈利,便是国内多家新能车品牌,当前均已火速发展,在交付规模、市场占有乃至车型迭代上,都拼的如火如荼,此时才慢悠悠加入战场的FF,到底能否赶得上进度,还不好说。

另一方面,当前全球新能源车都遭遇原材料上涨、芯片短缺等供应链的压力,恐怕FF也不会例外,即便资金链补上了,“造车能力”也还将遭受重大考验。

最后,一直剑指超高端市场的FF,已经用仅有300辆的订单数据说明了市场对其的“冷淡”,后续FF能否打造新的品牌口碑,占有高端市场,依旧要打个问号。

因此,对贾跃亭来说,离“生死线”剩下不足两个月的时间,但离“活下去”这个目标,其还欠更多天时、地利和人和,FF将走向何方,恐怕已经不由贾跃亭一人说了算了。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