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跟随“脏小孩”走进旧金山青年亚文化

“脏小孩”的故事

“脏小孩”成员Jay在加利福尼亚州邓斯缪尔,去年他因过量吸食海洛因在奥克兰去世。图片来源:Matt Mimiaga

Saydee坐在她的狗Udie身旁烧制海洛因

Saydee今年26岁了,她给自己起了个绰号叫:“自由精灵”,她的狗是她最好的朋友。她是个旅行家,是亚文化“脏小孩”的一员。她乘着火车浪遍美国,最后在旧金山落脚。

摄影师Matt Mimiaga和记者Lauren Smiley、Amy Standen有幸走进她所属的群体,写作关于他们的故事。

“脏小孩”或“暴怒小孩”,是个团结的组织。他们中有些人在很年轻的时候离家出走,逃离贫困和家庭虐待。但像Saydee这样的年轻人因为追求自由的生活而加入团队。他们可以随意地睡在任何地方——庇护所、大街上、自己的车里——他们不停地漂泊,散落在全国各地,唯一一次聚首是在海特区

2016年,Saydee和Kenzie在加利福尼亚州旧金山金门公园

旧金山的魅力就在于她的历史。这一代人正在追寻60年代反主流文化开创者们的步伐,乘着火车抛却现实生活的包袱是一种浪漫,就像Saydee告诉加利福尼亚星期天杂志的那样:“露营成为我岁月的一部分。” 

这些年轻人也面临着一些可怕的威胁。他们很可能遭到野生动物的攻击和陌生人的虐待,也可能因为毒瘾而夭折。但每个旅行者的追求不同,年轻人们借助火车从传统的成年之路逃离,他们被迫快速成长,变得独立。

但在旧金山,周边社区和“脏小孩”们的关系正变得紧张。法律禁止在大街上睡觉、闲逛,整个城市对社区的态度正在转变。

就像Smiley的报道中提到的,有些成年人相信这些孩子的生存能力。其中一位是Christian Calinsky,他本人过去就是“脏小孩”中的一员。他为有需要的年轻人提供住宿和食物,但前提是他们提供劳动保持街道清洁。他们可以在当地免费住一家旅馆,也可以带上他们的爱人——无论是真人还是宠物。自从这一活动发起,超过60名参与其中的年轻人开始马不停蹄地迈入下一阶段——寻找永久性住房。

就像其他优秀记者一样,Mimiaga, Smiley和Standen并未对“脏小孩”们作出主观评价。对一些人来说住在大街上是痛苦的无奈之举,对另外一些人来说则是一种务必体验一下的诱惑,对绝大多数人来说是两者兼备。“我们都像被丢弃的残次品一样,每个人都是。” Saydee告诉记者Standen。建立对他们这一群体的同情和理解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加利福尼亚星期天报》是加入帮助无家可归者倡议的70多家媒体之一,它使旧金山的这一问题变成了全国讨论的话题,尤其聚焦在年轻人的身上。最近数据显示约有20%的无家可归者是25岁以下的年轻人,联邦政府已经开始实行在未来四年内结束美国年轻人和整个家庭无家可归现象的计划。

加利福尼亚,罗斯维尔,Saydee和Lil Frankie在铁路战场饮酒、问候朋友。
Suzy在盐湖城泡温泉,摄于2012年。

文中所有图片均来自© Matt Mimiaga, courtesy The California Sunday Magazine

翻译:冷君晓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想要获取更多有意思的内容,请移步界面网站首页(http://www.jiemian.com/),并在微博上和我们互动,调戏萌萌哒歪楼菌→【歪楼-Viral】(请猛戳这里)。

你也可以关注乐趣频道的微信公众号【歪楼】:esay1414 

来源:featureshoot

原标题:AN INTIMATE LOOK AT THE LIFE OF A ‘CRUSTY KID’ IN SAN FRANCISCO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