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洗牌在即,又一家新能源汽车陷入危机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洗牌在即,又一家新能源汽车陷入危机

“前浪”云度汽车会淘汰出局吗?

文|猎云网 盛佳莹

随着新能源补贴潮的褪去,不少新能源汽车厂商,由于竞争力不足,面临生存困境,甚至走向破产停产。

日前,海源复材发布公告称,公司审议通过了《关于拟转让参股公司股权的议案》,将持有云度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11%的股份转让给珠海宇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转让价款为2,200万元。本次交易完成后,公司不再持有云度公司股权。

公告披露,云度汽车2021年营收6776.32万元,亏损高达2.13亿元;今年前三个月营收仅为660.25万元,再亏损5571.36万元。

目前因为资金链断裂,云度公司于2022年2月份开始处于停产状态。

销量低迷,创始人出走

云度汽车成立于2015年,可以说是新能源汽车的“前浪”。

云度汽车是一家混合所有制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由两家国资委全资持有的公司和一家福建上市公司及刘心文共同出资成立。

背后出资企业和创始团队都有着深深的“福建”基因,福建希望云度汽车可以成为新能源发展的一大“引擎”。

在创始管理团队方面,刘心文出任云度董事、总经理,林密任云度常务副总经理、营销中心总经理。2016年伊始,林密参与创立云度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任公司常务副总经理、营销公司总经理。

云度汽车起初的发展也确实很快。仅一年多时间,云度汽车便拿到生产资质。2017年1月,云度汽车获得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颁布的新能源汽车生产许可证,成为国内第十家获得新建纯电动车生产资质的企业,并成为第二家获得工信部审查通过的新能源乘用车生产企业。

同年,云度汽车发布首款车型——小型纯电SUV“云度π1”。2018年全年其销量达到7343辆,市场份额接近0.6%。不过,这一销量也成为公司最高光时刻。

在新势力车企还处于PPT造车阶段时,云度汽车早早跑通了“研发、交付、售后”的流程。

但云度汽车很快从“高点”坠落。

2018年初,云度曾设立年销3.5万辆目标,但实际上,2018年云度的销量只有9,300辆,仅完成年目标的26.6%;2019年销量再次下滑至2,566辆,此后便陷入停工停产状态。

与此同时,2018年,作为云度创始人之一的林密离开了云度新能源。

市场表现低迷,云度汽车在业绩方面也不乐观。数据显示,2017年-2020年云度汽车净亏损分别为0.95亿元、1.38亿元、1.77亿、2.04亿元。财报显示,2021年度云度汽车营收6776.32万元,净亏损2.13亿元,今年一季度营收660.25万元,净亏损0.56亿元。

云度汽车在产品、品牌等多方面发展陷入泥沼。

究其原因,一方面,彼时新能源补贴退坡,以及市场环境对产品的要求由“量”向“质”做出转变,云度汽车也被相继爆出续航续航不准、无法充电、街头自燃等问题,成本压力增大。

另一方面,云度汽车的产品体系较为单一,从2017年10月旗下首款车型π1上市交付至今,仅推出过两款车型(2019年推出π1和π3衍生长续航车型),然而在一场碰撞测试中,云度π3发生了很大变形,最终测试结果并不理想,从此云度产品发展搁置。曾经轰动一时的云度X-π概念车和π7车型也不见踪影。

在蔚来、小鹏等车企坐稳新势力top之际,云度在营销宣传上并未大力推进,逐渐式微。

虽然“起了个大早”并背靠“国家队”,云度汽车也没能如预期发展。

此前,自动驾驶专家、武汉理工大学副教授杨胜兵也曾表示:“国内较早一批新能源汽车厂家属于行动派布局早,国家也一直有政策支持,但是新能源汽车受电池、控制系统成熟度、行业资源整合、技术队伍、营销、资金等多方面影响,起得早不一定做得好。”

股权频繁动荡

云度汽车起初的4名发起人,分别为福建省汽车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福汽集团”,福建国资委全资持有)、莆田市国有资产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莆田国投”,莆田市国资委全资持有)、刘心文、海源复材(为福建上市公司),持股比例分别为39%、34.44%、15.56%、11%。

其中有两家都是“国家队”。

在云度汽车掉队陷入困境后,曾经出走的林密于2020年再度回归。与此同时,云度汽车股权发生变动。

根据工商变动的信息显示,2020年,福汽集团退股,其持股由莆田国投以及新的资金方福建龙头产业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承接,后者的背景为中信信托有限责任公司、福建省产业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公司等。

承接后,莆田国投上升为单一最大股东,持股比例上升至43.44%,新股东福建龙头基金持股比例30%。

然而,离上次股东变更的时间不到两年,云度汽车股权再度生变。据中国经营报报道,云度汽车股权调整于2021年4月完成。

资料显示,2021年4月,云度汽车召开股东会议,刘心文退股,其持股由珠海宇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珠海宇诚”)按刘心文原本的出资额1.4亿元接盘。珠海宇诚由林密直接持股49%,由深圳市前海淏天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深圳淏天”)持股51%,执行事务合伙人为林密,即珠海宇诚由林密实际控制。

进一步来看,深圳淏天由欣旺达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欣旺达”)实控人王威、王明旺全资持股,事实上,王威、王明旺兄弟正是通过深圳淏天,在欣旺达上市公司体外做了大量的投资布局。

承接后,莆田国投上升为单一最大股东,持股比例上升至43.44%,新股东福建龙头基金持股比例30%。

另外,2020年8月,云度汽车的全称,也从“福建省汽车工业集团云度新能源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变更为云度新能源汽车股份有限公司,福汽集团的标志被抹去。

试图二次创业,效果甚微

林密回归后,云度汽车又相继迎来多位重磅高管,其中,拥有16年新能源汽车行业经验的新能源汽车专家詹文章出任云度汽车高级副总裁,全面负责云度新能源汽车战略发展和研发工作;电动汽车专家傅振兴担任公司CTO,负责云度新能源汽车开发等工作。

除了人事调整频频,林密亦在产品方面寻求突破,大刀阔斧地对云度汽车进行改革。

采用了“乘用车+商用车”的双线产品布局,并且B端+C端同步发展的策略。

去年12月21日,云度发布新车云度π3 E-SHOCK曜越版。对于该新车,官方称其为“云度汽车在全新发展阶段的首款上市车型”。但在外界看来,这或也只能昭示云度依旧活着。

此后,云度又推出了出行服务品牌“饺子出行”试水新领域。并曾表示,云度汽车正在开发的新一代固态电池将于2025年实现量产。

林密更是喊出“云度新能源希望2025年能跻身国内纯电汽车品牌前三强,并逐步成为全维智慧出行方案提供者。”的口号。

然而,两年过去,林密的这些战略并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

根据海源复材披露的数据,2020年末,云度汽车总资产体量17.16亿元,当年亏损额度为2.04亿元,净资产下挫至2.24亿元,负债率推高至86.94%。2021年上半年末,负债率继续上升至93.56%。

与此同时,云度汽车面临更严峻的外部环境。

一方面,新能源汽车行业又受到市场芯片短缺、电池供不应求的影响,国补、地补逐年下降。另一方面,随着小米、百度等大厂纷纷入局,新能源汽车赛道日益拥挤,竞争也更白热化。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车企开始宣布停产燃油车时间表,一汽、上汽、吉利等传统车企明确以2025年为时间节点作为电动化转型的关键时刻,届时新能源汽车市场的竞争将会更加激烈。

没有竞争力的新能源车企势必在这一轮洗牌中被淘汰,事实上,已经有不少车企遇到困境。长江汽车、前途汽车、奇点汽车和绿驰汽车等十多家公司都被曝出拖欠员工薪金或拖欠货款的消息,有些甚至已经宣布退市。

如今,随着股东撤资,再度停产,云度汽车的命运将走向何处?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国投集团

228
  • 冠农股份:国投罗钾取得罗布泊盐湖老卤提锂综合利用工程投资项目登记备案证
  • *ST博天:股东解除《股份转让协议》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洗牌在即,又一家新能源汽车陷入危机

“前浪”云度汽车会淘汰出局吗?

文|猎云网 盛佳莹

随着新能源补贴潮的褪去,不少新能源汽车厂商,由于竞争力不足,面临生存困境,甚至走向破产停产。

日前,海源复材发布公告称,公司审议通过了《关于拟转让参股公司股权的议案》,将持有云度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11%的股份转让给珠海宇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转让价款为2,200万元。本次交易完成后,公司不再持有云度公司股权。

公告披露,云度汽车2021年营收6776.32万元,亏损高达2.13亿元;今年前三个月营收仅为660.25万元,再亏损5571.36万元。

目前因为资金链断裂,云度公司于2022年2月份开始处于停产状态。

销量低迷,创始人出走

云度汽车成立于2015年,可以说是新能源汽车的“前浪”。

云度汽车是一家混合所有制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由两家国资委全资持有的公司和一家福建上市公司及刘心文共同出资成立。

背后出资企业和创始团队都有着深深的“福建”基因,福建希望云度汽车可以成为新能源发展的一大“引擎”。

在创始管理团队方面,刘心文出任云度董事、总经理,林密任云度常务副总经理、营销中心总经理。2016年伊始,林密参与创立云度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任公司常务副总经理、营销公司总经理。

云度汽车起初的发展也确实很快。仅一年多时间,云度汽车便拿到生产资质。2017年1月,云度汽车获得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颁布的新能源汽车生产许可证,成为国内第十家获得新建纯电动车生产资质的企业,并成为第二家获得工信部审查通过的新能源乘用车生产企业。

同年,云度汽车发布首款车型——小型纯电SUV“云度π1”。2018年全年其销量达到7343辆,市场份额接近0.6%。不过,这一销量也成为公司最高光时刻。

在新势力车企还处于PPT造车阶段时,云度汽车早早跑通了“研发、交付、售后”的流程。

但云度汽车很快从“高点”坠落。

2018年初,云度曾设立年销3.5万辆目标,但实际上,2018年云度的销量只有9,300辆,仅完成年目标的26.6%;2019年销量再次下滑至2,566辆,此后便陷入停工停产状态。

与此同时,2018年,作为云度创始人之一的林密离开了云度新能源。

市场表现低迷,云度汽车在业绩方面也不乐观。数据显示,2017年-2020年云度汽车净亏损分别为0.95亿元、1.38亿元、1.77亿、2.04亿元。财报显示,2021年度云度汽车营收6776.32万元,净亏损2.13亿元,今年一季度营收660.25万元,净亏损0.56亿元。

云度汽车在产品、品牌等多方面发展陷入泥沼。

究其原因,一方面,彼时新能源补贴退坡,以及市场环境对产品的要求由“量”向“质”做出转变,云度汽车也被相继爆出续航续航不准、无法充电、街头自燃等问题,成本压力增大。

另一方面,云度汽车的产品体系较为单一,从2017年10月旗下首款车型π1上市交付至今,仅推出过两款车型(2019年推出π1和π3衍生长续航车型),然而在一场碰撞测试中,云度π3发生了很大变形,最终测试结果并不理想,从此云度产品发展搁置。曾经轰动一时的云度X-π概念车和π7车型也不见踪影。

在蔚来、小鹏等车企坐稳新势力top之际,云度在营销宣传上并未大力推进,逐渐式微。

虽然“起了个大早”并背靠“国家队”,云度汽车也没能如预期发展。

此前,自动驾驶专家、武汉理工大学副教授杨胜兵也曾表示:“国内较早一批新能源汽车厂家属于行动派布局早,国家也一直有政策支持,但是新能源汽车受电池、控制系统成熟度、行业资源整合、技术队伍、营销、资金等多方面影响,起得早不一定做得好。”

股权频繁动荡

云度汽车起初的4名发起人,分别为福建省汽车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福汽集团”,福建国资委全资持有)、莆田市国有资产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莆田国投”,莆田市国资委全资持有)、刘心文、海源复材(为福建上市公司),持股比例分别为39%、34.44%、15.56%、11%。

其中有两家都是“国家队”。

在云度汽车掉队陷入困境后,曾经出走的林密于2020年再度回归。与此同时,云度汽车股权发生变动。

根据工商变动的信息显示,2020年,福汽集团退股,其持股由莆田国投以及新的资金方福建龙头产业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承接,后者的背景为中信信托有限责任公司、福建省产业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公司等。

承接后,莆田国投上升为单一最大股东,持股比例上升至43.44%,新股东福建龙头基金持股比例30%。

然而,离上次股东变更的时间不到两年,云度汽车股权再度生变。据中国经营报报道,云度汽车股权调整于2021年4月完成。

资料显示,2021年4月,云度汽车召开股东会议,刘心文退股,其持股由珠海宇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珠海宇诚”)按刘心文原本的出资额1.4亿元接盘。珠海宇诚由林密直接持股49%,由深圳市前海淏天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深圳淏天”)持股51%,执行事务合伙人为林密,即珠海宇诚由林密实际控制。

进一步来看,深圳淏天由欣旺达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欣旺达”)实控人王威、王明旺全资持股,事实上,王威、王明旺兄弟正是通过深圳淏天,在欣旺达上市公司体外做了大量的投资布局。

承接后,莆田国投上升为单一最大股东,持股比例上升至43.44%,新股东福建龙头基金持股比例30%。

另外,2020年8月,云度汽车的全称,也从“福建省汽车工业集团云度新能源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变更为云度新能源汽车股份有限公司,福汽集团的标志被抹去。

试图二次创业,效果甚微

林密回归后,云度汽车又相继迎来多位重磅高管,其中,拥有16年新能源汽车行业经验的新能源汽车专家詹文章出任云度汽车高级副总裁,全面负责云度新能源汽车战略发展和研发工作;电动汽车专家傅振兴担任公司CTO,负责云度新能源汽车开发等工作。

除了人事调整频频,林密亦在产品方面寻求突破,大刀阔斧地对云度汽车进行改革。

采用了“乘用车+商用车”的双线产品布局,并且B端+C端同步发展的策略。

去年12月21日,云度发布新车云度π3 E-SHOCK曜越版。对于该新车,官方称其为“云度汽车在全新发展阶段的首款上市车型”。但在外界看来,这或也只能昭示云度依旧活着。

此后,云度又推出了出行服务品牌“饺子出行”试水新领域。并曾表示,云度汽车正在开发的新一代固态电池将于2025年实现量产。

林密更是喊出“云度新能源希望2025年能跻身国内纯电汽车品牌前三强,并逐步成为全维智慧出行方案提供者。”的口号。

然而,两年过去,林密的这些战略并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

根据海源复材披露的数据,2020年末,云度汽车总资产体量17.16亿元,当年亏损额度为2.04亿元,净资产下挫至2.24亿元,负债率推高至86.94%。2021年上半年末,负债率继续上升至93.56%。

与此同时,云度汽车面临更严峻的外部环境。

一方面,新能源汽车行业又受到市场芯片短缺、电池供不应求的影响,国补、地补逐年下降。另一方面,随着小米、百度等大厂纷纷入局,新能源汽车赛道日益拥挤,竞争也更白热化。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车企开始宣布停产燃油车时间表,一汽、上汽、吉利等传统车企明确以2025年为时间节点作为电动化转型的关键时刻,届时新能源汽车市场的竞争将会更加激烈。

没有竞争力的新能源车企势必在这一轮洗牌中被淘汰,事实上,已经有不少车企遇到困境。长江汽车、前途汽车、奇点汽车和绿驰汽车等十多家公司都被曝出拖欠员工薪金或拖欠货款的消息,有些甚至已经宣布退市。

如今,随着股东撤资,再度停产,云度汽车的命运将走向何处?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