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桥洞打地铺、睡商场的快递外卖员,现在有地方住了吗?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桥洞打地铺、睡商场的快递外卖员,现在有地方住了吗?

京东、美团、饿了么等平台均表示,正在协调酒店资源解决人员住宿问题

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薛冰冰 白帆

近日,有不少媒体报道,上海快递小哥、外卖骑手等人员风餐露宿,在桥洞下打地铺、睡公园或者商场,住宿问题急待解决。

4月份以来,上海因疫情进入静态管理模式,快递、外卖、商超员工等成了维持城市生活运转重要的保障人员,他们往来穿梭于大街小巷、为人们配送生活所需物质。但是由于疫情防控要求,很多保障人员外出复工后无法返回居住地,只能临时找些落脚点休息。

睡在快递网点、货车里

328日至今,上海某快递网点100多位快递小哥已经住在网点长达20天之久,据他介绍,在上海启动静态管理之后,公司就要求快递小哥做好个人防护,尽量回到园区。

在这20多天里,这些快递小哥有的睡在地板上,有的睡在货车里,没有褥子就用一半被子当褥子、另一半被子盖在身上。

在园区期间,他们也不希望暂停工作,一方面要养家糊口,另一方面周围居民也在不断传递需求。

我们一天收到的需求差不多有500多个。上述一个快递员告诉界面新闻,有的需要买米买油,有的需要买菜买鸡蛋,基本的饮食需求解决了,还要想办法管孩子学习,该网点的打印机每天不间断地帮附近的孩子打印作业。

目前,在当地政府的支持下,该网点的快递小哥每天都可以完成两检,即核酸检测和抗原检测,有了这样的条件保障之后,快递小哥才能从小区走出来,但出来之后就不能再回到之前租住的地方,只能住在网点。

该网点的一位工作人员表示,由于运输仍未全面恢复,快递揽收的工作暂停,目前还在派送积存的快递。但疫情仍在发酵,只能尽量到风险性比较小的区域派送。

实在因为封控等原因无法住在网点的,就只能睡在车上,此前有快递员对界面新闻表示,疫情之后派送不得己暂停,自己就开始帮附近居民代购一些物品,每天的工作量并不算很多,只有67单,收的配送费也只能维持基本生活。

但只要出来开始工作,就不能回到家里,于是他就睡在车里,吃方便面为主,没有热水就只能干啃,这样的状况不仅让他面临生活的问题,同时也存在疫情的风险。

再三考量之后,目前他已经按要求返回租住的地方。这样的情况的不止他一个,另外有个快递小哥告诉记者,平日里随身带着电煮锅,吃饭就找个有电的地方煮点东西。

部分快递员已住进酒店

上周末开始,京东物流在全国范围内招募并调集共计3246名快递小哥、分拣员等一线抗疫保供人员在一周内前往上海增援,目前绝大多数已经抵达上海。

一线抗疫保供人员到岗以后,住宿同样是一大难题,一名京东内部人士告诉界面新闻,京东有大量网点,这为困难时期人员的起居提供一定支撑,现在不少快递小哥临时住在经营站点,他们用睡袋或者支帐篷等方式过夜。

另外也有一部分快递小哥已经被酒店陆续接收,住宿条件得到改善。4月14日晚,华住集团接到了京东的紧急求助,当晚在旗下海友、全季、汉庭等酒店品牌中协调出了11间门店的100多间客房用于快递员住宿。

京东快递员陆续入住后,在辖区所属疫情防控部门的指导下,酒店严格落实防疫要求进行了接待。汉庭集中楼层接待快递小哥,避免与其他原住客出行通道交叉,并为快递小哥提供早餐、防疫物资和能量包供给。

目前协调住宿工作还在紧张开展中。据悉,华住计划协调出40多家集团下属酒店的近千间客房,供京东等保供一线运力人员入住。

黄小军是德邦物流上海本地的一名快递员,上海静态化管理后,他们就进入待命和休息期。前些天他收到领导的通知,要被调度前去支援京东物流,417号,他正式支援上岗。

黄小军告诉界面新闻,他主要负责徐汇区常熟路的京东快递配送,常熟路目前由他一个人跑,比较幸运的是,他目前住进了京东协调的酒店,该酒店距离他所在的网点也不远,大概2公里左右,上下班比较方便,他每天都会做核酸以确保正常入住酒店。

京东物流七宝营业部负责人李兵兵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因为住宿紧缺,一开始配送员都带上自己的铺盖卷睡在配送中心,“近期有了好转,已经有附近酒店接收了我们站点的人员,不过,还有很多援沪小哥没有住宿地方,希望能得到进一步的解决”。

前述京东内部人士也告诉界面新闻,其实向全国招募并调集快递小哥之前,京东就先行考虑并努力解决住宿问题,只是由于种种因素限制,很难将所有快递小哥都安置到酒店住下。

该人士解释,比如不同酒店防疫要求及执行标准有所差异,而且酒店自身的疫情防控等级可能也随时调整,一旦升级可能就会影响人员的入住,“整体而言,当前京东快递小哥的住宿情况还不稳定,京东也在尽力协调解决”。

让更多骑手不露宿街头

外卖平台骑手与快递小哥一样,都面临住宿问题,不同的是,因为缺乏固定网点,他们的住宿问题更难。

417日,有长宁区防范小区的居民朋友向界面新闻发来照片,照片显示,在一家美团买菜沿街门店附近,紧挨着支起近10个简易帐篷,有骑手小哥坐在帐篷边,不远的台阶上摆放着一些洗发水、脸盆等生活用品。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有配送行业的工作人员向界面新闻介绍,封控之后,骑手承担了不少末端配送的任务,而且还在营业的商家也需要这些骑手完成订单,因此有商场等方面愿意给骑手提供遮风避雨的地方。

不过,还是有不少骑手只能住在附近的公园,一开始上海天气还可以,但前几日上海下雨之后,天气转凉,户外栖身的地方变得更少了。

饿了么跑腿小哥黄明辉的住宿经历可称得上曲折,他告诉界面新闻记者,他主要负责杨浦地区的跑腿服务,因为住的小区有阳性已经封闭管理,只能出来找地方住。

黄明辉讲述,最开始他住在易佰酒店,因为天天外出工作,后来被酒店劝退;刚好马路边有防疫人员留下不用的帐篷,他在里面住了两个晚上,但是前几天下雨坚持不下去了,就换了另一家酒店住。

“现在住的宾馆一天169元,住宿费需要自己承担,所以我们找酒店基本是价位低的、一两百元那种,再贵的几乎不考虑了”,黄明辉表示。

他告诉记者,向前台出示饿了么配送证明和24小时核酸报告就可以入住,“所以我们每天都做核酸的,有免费做核酸的点,但是要排很久的队,我们就自己掏钱去医院做”。

针对食宿及费用问题,饿了么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规定,团队骑手可以由站长统一安排食宿,如果部分骑手不习惯或不接受统一住宿,可以获得住宿补贴,具体补贴金额不方便对外,骑手可以联系各自的站长或配送经理了解具体的保障措施。

该负责人还说,自上海实施封控管理以来,饿了么持续提供应急住宿,已经合作了首批数十家酒店支持骑手可免费入住。同时,平台开通了24小时服务的蓝骑士疫情专线,不论是团队骑手还是众包骑手,如果遇到住宿、核酸检测等问题,均可拨打反馈,由平台协调解决。

美团方面则表示,正努力协调更多资源,方便骑手在跑单的同时得到更好的休息,目前,所有酒店和休息场所都需经过有关部门审批后方可满足入住使用,由于目前上海的住宿资源有限,平台也在有关部门指导下加大寻找力度,寻找更多场地满足更多骑手的住宿需求。

在所有保供人员酒店住宿的安排中,酒店方面也做出不少努力,首旅如家相关负责人告诉界面新闻,美团、叮咚、盒马、京东,再加上进行团购业务的商超分拣人员,这5类保供人员都需要住宿,很多就是住到了如家酒店。

据了解,现在首旅如家上海店面除少数被征用成为隔离酒店和政府职能部门工作人员居住酒店外,90%都有保供人员租住。

图片来源:首旅如家

首旅如家方面称,为了符合防疫要求,避免过多人员聚集,首旅如家的每家酒店每日会为骑手提供至少3间房间,如果房间已满,酒店则会指引骑手到别的酒店或者驿站进行休息。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饿了么

3.1k
  • 饿了么:“免单1分钟”活动继续,频繁取消订单用户无免单资格
  • 饿了么:今夏万物到家“放心点”,“融化必赔”等多项夏令服务再升级

京东

6k
  • 蚂蚁、腾讯、百度、京东等联合倡议数字藏品行业自律发展
  • 京东安联财险理赔效率遭质疑,单季每万张保单投诉量居当地财险企首位,年初因部分产品存在问题被通报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桥洞打地铺、睡商场的快递外卖员,现在有地方住了吗?

京东、美团、饿了么等平台均表示,正在协调酒店资源解决人员住宿问题

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薛冰冰 白帆

近日,有不少媒体报道,上海快递小哥、外卖骑手等人员风餐露宿,在桥洞下打地铺、睡公园或者商场,住宿问题急待解决。

4月份以来,上海因疫情进入静态管理模式,快递、外卖、商超员工等成了维持城市生活运转重要的保障人员,他们往来穿梭于大街小巷、为人们配送生活所需物质。但是由于疫情防控要求,很多保障人员外出复工后无法返回居住地,只能临时找些落脚点休息。

睡在快递网点、货车里

328日至今,上海某快递网点100多位快递小哥已经住在网点长达20天之久,据他介绍,在上海启动静态管理之后,公司就要求快递小哥做好个人防护,尽量回到园区。

在这20多天里,这些快递小哥有的睡在地板上,有的睡在货车里,没有褥子就用一半被子当褥子、另一半被子盖在身上。

在园区期间,他们也不希望暂停工作,一方面要养家糊口,另一方面周围居民也在不断传递需求。

我们一天收到的需求差不多有500多个。上述一个快递员告诉界面新闻,有的需要买米买油,有的需要买菜买鸡蛋,基本的饮食需求解决了,还要想办法管孩子学习,该网点的打印机每天不间断地帮附近的孩子打印作业。

目前,在当地政府的支持下,该网点的快递小哥每天都可以完成两检,即核酸检测和抗原检测,有了这样的条件保障之后,快递小哥才能从小区走出来,但出来之后就不能再回到之前租住的地方,只能住在网点。

该网点的一位工作人员表示,由于运输仍未全面恢复,快递揽收的工作暂停,目前还在派送积存的快递。但疫情仍在发酵,只能尽量到风险性比较小的区域派送。

实在因为封控等原因无法住在网点的,就只能睡在车上,此前有快递员对界面新闻表示,疫情之后派送不得己暂停,自己就开始帮附近居民代购一些物品,每天的工作量并不算很多,只有67单,收的配送费也只能维持基本生活。

但只要出来开始工作,就不能回到家里,于是他就睡在车里,吃方便面为主,没有热水就只能干啃,这样的状况不仅让他面临生活的问题,同时也存在疫情的风险。

再三考量之后,目前他已经按要求返回租住的地方。这样的情况的不止他一个,另外有个快递小哥告诉记者,平日里随身带着电煮锅,吃饭就找个有电的地方煮点东西。

部分快递员已住进酒店

上周末开始,京东物流在全国范围内招募并调集共计3246名快递小哥、分拣员等一线抗疫保供人员在一周内前往上海增援,目前绝大多数已经抵达上海。

一线抗疫保供人员到岗以后,住宿同样是一大难题,一名京东内部人士告诉界面新闻,京东有大量网点,这为困难时期人员的起居提供一定支撑,现在不少快递小哥临时住在经营站点,他们用睡袋或者支帐篷等方式过夜。

另外也有一部分快递小哥已经被酒店陆续接收,住宿条件得到改善。4月14日晚,华住集团接到了京东的紧急求助,当晚在旗下海友、全季、汉庭等酒店品牌中协调出了11间门店的100多间客房用于快递员住宿。

京东快递员陆续入住后,在辖区所属疫情防控部门的指导下,酒店严格落实防疫要求进行了接待。汉庭集中楼层接待快递小哥,避免与其他原住客出行通道交叉,并为快递小哥提供早餐、防疫物资和能量包供给。

目前协调住宿工作还在紧张开展中。据悉,华住计划协调出40多家集团下属酒店的近千间客房,供京东等保供一线运力人员入住。

黄小军是德邦物流上海本地的一名快递员,上海静态化管理后,他们就进入待命和休息期。前些天他收到领导的通知,要被调度前去支援京东物流,417号,他正式支援上岗。

黄小军告诉界面新闻,他主要负责徐汇区常熟路的京东快递配送,常熟路目前由他一个人跑,比较幸运的是,他目前住进了京东协调的酒店,该酒店距离他所在的网点也不远,大概2公里左右,上下班比较方便,他每天都会做核酸以确保正常入住酒店。

京东物流七宝营业部负责人李兵兵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因为住宿紧缺,一开始配送员都带上自己的铺盖卷睡在配送中心,“近期有了好转,已经有附近酒店接收了我们站点的人员,不过,还有很多援沪小哥没有住宿地方,希望能得到进一步的解决”。

前述京东内部人士也告诉界面新闻,其实向全国招募并调集快递小哥之前,京东就先行考虑并努力解决住宿问题,只是由于种种因素限制,很难将所有快递小哥都安置到酒店住下。

该人士解释,比如不同酒店防疫要求及执行标准有所差异,而且酒店自身的疫情防控等级可能也随时调整,一旦升级可能就会影响人员的入住,“整体而言,当前京东快递小哥的住宿情况还不稳定,京东也在尽力协调解决”。

让更多骑手不露宿街头

外卖平台骑手与快递小哥一样,都面临住宿问题,不同的是,因为缺乏固定网点,他们的住宿问题更难。

417日,有长宁区防范小区的居民朋友向界面新闻发来照片,照片显示,在一家美团买菜沿街门店附近,紧挨着支起近10个简易帐篷,有骑手小哥坐在帐篷边,不远的台阶上摆放着一些洗发水、脸盆等生活用品。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有配送行业的工作人员向界面新闻介绍,封控之后,骑手承担了不少末端配送的任务,而且还在营业的商家也需要这些骑手完成订单,因此有商场等方面愿意给骑手提供遮风避雨的地方。

不过,还是有不少骑手只能住在附近的公园,一开始上海天气还可以,但前几日上海下雨之后,天气转凉,户外栖身的地方变得更少了。

饿了么跑腿小哥黄明辉的住宿经历可称得上曲折,他告诉界面新闻记者,他主要负责杨浦地区的跑腿服务,因为住的小区有阳性已经封闭管理,只能出来找地方住。

黄明辉讲述,最开始他住在易佰酒店,因为天天外出工作,后来被酒店劝退;刚好马路边有防疫人员留下不用的帐篷,他在里面住了两个晚上,但是前几天下雨坚持不下去了,就换了另一家酒店住。

“现在住的宾馆一天169元,住宿费需要自己承担,所以我们找酒店基本是价位低的、一两百元那种,再贵的几乎不考虑了”,黄明辉表示。

他告诉记者,向前台出示饿了么配送证明和24小时核酸报告就可以入住,“所以我们每天都做核酸的,有免费做核酸的点,但是要排很久的队,我们就自己掏钱去医院做”。

针对食宿及费用问题,饿了么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规定,团队骑手可以由站长统一安排食宿,如果部分骑手不习惯或不接受统一住宿,可以获得住宿补贴,具体补贴金额不方便对外,骑手可以联系各自的站长或配送经理了解具体的保障措施。

该负责人还说,自上海实施封控管理以来,饿了么持续提供应急住宿,已经合作了首批数十家酒店支持骑手可免费入住。同时,平台开通了24小时服务的蓝骑士疫情专线,不论是团队骑手还是众包骑手,如果遇到住宿、核酸检测等问题,均可拨打反馈,由平台协调解决。

美团方面则表示,正努力协调更多资源,方便骑手在跑单的同时得到更好的休息,目前,所有酒店和休息场所都需经过有关部门审批后方可满足入住使用,由于目前上海的住宿资源有限,平台也在有关部门指导下加大寻找力度,寻找更多场地满足更多骑手的住宿需求。

在所有保供人员酒店住宿的安排中,酒店方面也做出不少努力,首旅如家相关负责人告诉界面新闻,美团、叮咚、盒马、京东,再加上进行团购业务的商超分拣人员,这5类保供人员都需要住宿,很多就是住到了如家酒店。

据了解,现在首旅如家上海店面除少数被征用成为隔离酒店和政府职能部门工作人员居住酒店外,90%都有保供人员租住。

图片来源:首旅如家

首旅如家方面称,为了符合防疫要求,避免过多人员聚集,首旅如家的每家酒店每日会为骑手提供至少3间房间,如果房间已满,酒店则会指引骑手到别的酒店或者驿站进行休息。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