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百亿民企洪业集团被贱卖?菏泽市政府已经成立工作调查组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百亿民企洪业集团被贱卖?菏泽市政府已经成立工作调查组

该事件出现信达资本、山东瑞华会计师事务等机构的身影。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王勇

距离余庆明公开举报已整一个月,“百亿资产民企洪业集团被50亿贱卖”事件仍未有调查结果。

余庆明是山东洪业集团原董事局主席。2022年3月19日,他通过视频平台实名举报称,中国信达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信达资产)等企业,联合菏泽市政府个别官员,恶意做空洪业集团资产,贱卖、侵吞优质民营企业资产,最终导致价达136亿的洪业集团被50亿元贱卖。

“我希望还原事件真相,政府能够介入审查这一联合做局、‘空手套白狼’的行为。”余庆明在接受界面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

据他透露,菏泽市政府已经成立工作调查组,并向他了解相关情况。

界面新闻记者了解到,该调查组由菏泽市纪委监委主导。4月20日,界面新闻记者致电菏泽市纪委监委,对方表示:“具体进展仅会向实名举报人进行说明,不便透露。”

“4月15日下午三时,调查组召开视频会议,听取了我的情况汇报,”余庆明告诉界面新闻记者,“但目前仍无新进展,也没有省级层面的介入与反馈,也未得到菏泽市纪委监委方面的最新情况说明。”

山东洪业集团位于山东省菏泽市,是一家以精细化工、生物医药、现代农业为主导的大型民营企业,总资产曾达到200余亿元

洪业集团旗下有洪业化工集团、方明化工集团、方明药业集团和方明建设集团四个二级集团,32多家子公司2015-2016年,该公司曾连续两年入围中国企业500强”。

2016年,洪业集团经营出现困难,同时面临环保政策税务稽查、停产限产、银行抽贷限贷问题,以及原材料不断上涨带来的成本压力,债务危机爆发。

为避免连带风险,在菏泽市政府主导下,2017年6月洪业集团被山东玉皇化工集团(下称玉皇化工)整体托管。玉皇化工是山东省菏泽市的另一化工大型企业,和洪业集团同为菏泽当地支柱企业,曾为洪业集团发布的债券担保。

余庆明认为,洪业集团旗下29家企业被互保单位玉皇化工整体托管后,便走上了“被连续恶意做套,直到2019年4月以50亿元低价贱”的不归路。托管组正式接管洪业集团的第一天,便遣散洪业集团核心管理层。

余庆明向界面新闻提供了当初签订的托管协议。他指出,协议上没有注明时间,二政府作为监管方也未签字盖章。托管三个月后,企业原股东多次向政府、债委会和托管方请求,终止托管,但都没有任何回应。

政府作为监管方未签字盖章 资料来源:余庆明

据余庆明称,2017年7月,即洪业集团刚被托管一个月左右,时任菏泽市领导责成菏泽市公安局成立“7.16专案组”,对包括余庆明在内的洪业集团主要股东及高级管理人员等20余人实施抓捕。

其中,以涉嫌职务侵占罪对13名洪业集团创始股东采取刑拘措施。陈同喜、张银书等七人分别被羁押109-182天不等。

2021年8月31日,东明县人民检察院下发《刑事赔偿决定书》,给予陈同喜等人依法支付国家赔偿并恢复名誉。

“当大家卸下罪名时,企业早已被恶意贱卖,”余庆明表示,他之所以时隔这么久才举报,是因为在宣布无罪前,不敢收集资料进行调查,不知道会面临什么结果。

洪业集团该事件中,出现了包括信达资本、山东瑞华会计师事务等机构的身影。

余庆明对界面新闻称,2017年洪业集团被强制托管后,玉皇化工委托山东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对洪业集团的资产进行清产核资,将洪业集团的资产由270余亿元,低评漏评至138亿元,直接隐匿了近一半资产。

在洪业集团对此资产评估提出异议后,山东瑞华会计师事务所最终出具报告,将洪业集团资产认定为136.95亿元,债务为215亿元,资不抵债,为后续洪业集团“被破产重组”埋下伏笔。

余庆明认为,由于2017年7月洪业集团高管均被羁押,完全丧失企业控制权、知情权,洪业集团资产不断“被缩水”。

资料来源:余庆明

2019年7月31日,破产法院裁定通过《洪业集团等29家企业破产重整草案》,洪业集团等29家企业由2019年4月刚成立的菏泽金达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金达资产),以50亿元的价格整体收购。

天眼查显示,金达资产由菏泽财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全资持股,后者则为菏泽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全资持有。

“当初签字时,我们觉得如果归国有也就算了,结果金达资产只是名誉投资人。”余庆明称。

根据他提供的资料,在破产重组执行期间,金达资产成为名义投资人,50亿重整资金实际由信达资产和信达资本设立产业重整基金的方式出资。信达资本为信达资产的子公司。

根据管理人制定的重整方案,洪业集团旗下化工板块六家企业,由旭阳集团重整,剩余23家企业被山东国赢舜世投资合伙企业(下称国赢舜世)收购,后者通过控股子公司芜湖舜禹信泽股权投资合伙企业(下称舜禹信泽)持有上述企业。舜禹信泽的股东为国赢舜世和信达资本。

天眼查最新资料显示,原洪业集团旗下山东东明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已由余洪智、任琰二人个人持有,其余22家均在舜禹信泽旗下。

山东方明化工等六家化工企业,目前由芜湖顺日信泽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持有,该公司由信达资产持有近七成股份,旭阳集团持有30%股份,信达资本持有0.0238%股份。

界面新闻记者多次致电信达资产及信达资本、山东瑞华会计师事务,对方未对此事进行答复。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信达生物

2.7k
  • 厦门信达:子公司拟3000万元收购控股子公司福州雷萨其余20%的股权
  • 逾期债务355亿、存货高企销售困难,泰禾回应深交所“资能抵债”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百亿民企洪业集团被贱卖?菏泽市政府已经成立工作调查组

该事件出现信达资本、山东瑞华会计师事务等机构的身影。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王勇

距离余庆明公开举报已整一个月,“百亿资产民企洪业集团被50亿贱卖”事件仍未有调查结果。

余庆明是山东洪业集团原董事局主席。2022年3月19日,他通过视频平台实名举报称,中国信达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信达资产)等企业,联合菏泽市政府个别官员,恶意做空洪业集团资产,贱卖、侵吞优质民营企业资产,最终导致价达136亿的洪业集团被50亿元贱卖。

“我希望还原事件真相,政府能够介入审查这一联合做局、‘空手套白狼’的行为。”余庆明在接受界面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

据他透露,菏泽市政府已经成立工作调查组,并向他了解相关情况。

界面新闻记者了解到,该调查组由菏泽市纪委监委主导。4月20日,界面新闻记者致电菏泽市纪委监委,对方表示:“具体进展仅会向实名举报人进行说明,不便透露。”

“4月15日下午三时,调查组召开视频会议,听取了我的情况汇报,”余庆明告诉界面新闻记者,“但目前仍无新进展,也没有省级层面的介入与反馈,也未得到菏泽市纪委监委方面的最新情况说明。”

山东洪业集团位于山东省菏泽市,是一家以精细化工、生物医药、现代农业为主导的大型民营企业,总资产曾达到200余亿元

洪业集团旗下有洪业化工集团、方明化工集团、方明药业集团和方明建设集团四个二级集团,32多家子公司2015-2016年,该公司曾连续两年入围中国企业500强”。

2016年,洪业集团经营出现困难,同时面临环保政策税务稽查、停产限产、银行抽贷限贷问题,以及原材料不断上涨带来的成本压力,债务危机爆发。

为避免连带风险,在菏泽市政府主导下,2017年6月洪业集团被山东玉皇化工集团(下称玉皇化工)整体托管。玉皇化工是山东省菏泽市的另一化工大型企业,和洪业集团同为菏泽当地支柱企业,曾为洪业集团发布的债券担保。

余庆明认为,洪业集团旗下29家企业被互保单位玉皇化工整体托管后,便走上了“被连续恶意做套,直到2019年4月以50亿元低价贱”的不归路。托管组正式接管洪业集团的第一天,便遣散洪业集团核心管理层。

余庆明向界面新闻提供了当初签订的托管协议。他指出,协议上没有注明时间,二政府作为监管方也未签字盖章。托管三个月后,企业原股东多次向政府、债委会和托管方请求,终止托管,但都没有任何回应。

政府作为监管方未签字盖章 资料来源:余庆明

据余庆明称,2017年7月,即洪业集团刚被托管一个月左右,时任菏泽市领导责成菏泽市公安局成立“7.16专案组”,对包括余庆明在内的洪业集团主要股东及高级管理人员等20余人实施抓捕。

其中,以涉嫌职务侵占罪对13名洪业集团创始股东采取刑拘措施。陈同喜、张银书等七人分别被羁押109-182天不等。

2021年8月31日,东明县人民检察院下发《刑事赔偿决定书》,给予陈同喜等人依法支付国家赔偿并恢复名誉。

“当大家卸下罪名时,企业早已被恶意贱卖,”余庆明表示,他之所以时隔这么久才举报,是因为在宣布无罪前,不敢收集资料进行调查,不知道会面临什么结果。

洪业集团该事件中,出现了包括信达资本、山东瑞华会计师事务等机构的身影。

余庆明对界面新闻称,2017年洪业集团被强制托管后,玉皇化工委托山东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对洪业集团的资产进行清产核资,将洪业集团的资产由270余亿元,低评漏评至138亿元,直接隐匿了近一半资产。

在洪业集团对此资产评估提出异议后,山东瑞华会计师事务所最终出具报告,将洪业集团资产认定为136.95亿元,债务为215亿元,资不抵债,为后续洪业集团“被破产重组”埋下伏笔。

余庆明认为,由于2017年7月洪业集团高管均被羁押,完全丧失企业控制权、知情权,洪业集团资产不断“被缩水”。

资料来源:余庆明

2019年7月31日,破产法院裁定通过《洪业集团等29家企业破产重整草案》,洪业集团等29家企业由2019年4月刚成立的菏泽金达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金达资产),以50亿元的价格整体收购。

天眼查显示,金达资产由菏泽财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全资持股,后者则为菏泽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全资持有。

“当初签字时,我们觉得如果归国有也就算了,结果金达资产只是名誉投资人。”余庆明称。

根据他提供的资料,在破产重组执行期间,金达资产成为名义投资人,50亿重整资金实际由信达资产和信达资本设立产业重整基金的方式出资。信达资本为信达资产的子公司。

根据管理人制定的重整方案,洪业集团旗下化工板块六家企业,由旭阳集团重整,剩余23家企业被山东国赢舜世投资合伙企业(下称国赢舜世)收购,后者通过控股子公司芜湖舜禹信泽股权投资合伙企业(下称舜禹信泽)持有上述企业。舜禹信泽的股东为国赢舜世和信达资本。

天眼查最新资料显示,原洪业集团旗下山东东明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已由余洪智、任琰二人个人持有,其余22家均在舜禹信泽旗下。

山东方明化工等六家化工企业,目前由芜湖顺日信泽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持有,该公司由信达资产持有近七成股份,旭阳集团持有30%股份,信达资本持有0.0238%股份。

界面新闻记者多次致电信达资产及信达资本、山东瑞华会计师事务,对方未对此事进行答复。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