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智利矿权国有化提案被否,天齐锂业等矿企松了口气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智利矿权国有化提案被否,天齐锂业等矿企松了口气

智利想通过铜、锂等矿产的国有化方案,需要三大关键步骤。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王勇

智利制宪议会未通过矿权国有化,但仍面临第二轮投票。

据路透社报道,当地时间5月7日,智利制宪议会通过了扩大环境权利的相关条款,但暂未通过一项提案,即智利获得对锂、碳氢化合物和稀土金属的独家采矿权,以及铜矿的多数所有权。

根据智利制宪会议要求,该提案需要155位委员中的三分之二,即103票才能被纳入宪法草案,本轮投票仅获得66票。

目前,该提案已退回到环境会员会,将进行重新谈判并进行第二次投票。

一旦矿产国有化提案通过,将对参与智利铜、锂等矿产开发的外企造成重创。

智利是全球最大铜生产国,2020年生产了约570万吨铜;截至2020年,其铜储量为2亿吨。

国有企业智利铜业公司(Codelco)拥有国内七大矿山全部股权,同时分别参股LosBronces 矿山20%股权、AlAbra矿山49%股权。据智利铜业委员会数据,该公司生产量占据2020年智利铜矿产量的30%,是全球最大铜生产商。

据界面新闻不完全梳理,参与智利铜矿开发的外企,则包括必和必拓、力拓、嘉能可、日本新日矿、英美资源集团等。

据上海有色网数据,2021年智利锂矿产能占全球总产能的24%,为全球第二大锂矿供应国。

参与智利锂矿开发的外企主要包括天齐锂业(002466.SZ)和美国雅宝。此前,比亚迪(002594.SZ)和智利北方矿业服务和运营公司中标的锂配额,已被当地法院叫停。

天齐锂业持有智利矿业化工(SQM)21.9%的股权,并在SQM提名委派三名董事会成员。今年4月,智利国家矿业协会正式批准天齐锂业成为该协会成员。该协会会长迭戈·赫尔南德斯曾发声指出,治理推进铜锂国有化“有明显的法律错误”。

SQM现有盐湖碳酸锂年产能12万吨,约占全球产能16%、全球盐湖产能34%。预计今年年中产能扩产至18万吨、未来将进一步扩大至21万吨,约占当年新增产能20%、新增盐湖产能46%。

美国雅宝公告称,旗下Atacama盐湖今年产能将达到8万吨,未来仍有进一步提升空间。

彭博社报道称,尽管在最后期限前,许多提案仍有一次委员会修改的机会,但5月7日的投票结果,已经让部分矿企及全球金属市场松了口气。此前智利两次试图让包括矿权国有化在内的一揽子方案通过制宪会议,最终都失败了。

天风证券金属团队认为,根据智利制宪会议审议的要求,如果想通过铜、锂等矿产的国有化方案,共需要三大关键步骤。

一是各委员会分别对相对应提案进行“一般性投票”,对提案进行讨论,而不是实质性判决;随后进行“特别投票”,对提案中所有章款进行详细审查并且修改投票。其中,国有化方案由七大委员会之一的环保委员会分管。

二是环保委员会将提案上报至智利制宪全体会议,且获得三分之二通过,方能将提案写入新的预备宪法。

三是在今年7月4日之前完成新宪法制定,并且于9月4日通过智利全民公投。

简言之,如果国有化法案在智利左右派交锋的制宪委员会上通过,那阻止智利锂矿等产业国有化的最后一步,就仅能寄希望于公投失败。

天风证券金属团队认为,就目前情况看,法案通过的可能性较低。一方面智利左翼政府上任后,就矿产国有化方面的态度有所软化,比如此前就锂国有化答记者问时表示“有必要参与而不是霸权”;另一方面,在制宪会议155个席位中,中右翼占72席,占比达46%,投反对票的可能性高。

华宝证券认为,智利并非要实行全部矿权国有化,通过控股+参股锁定部分权益量,将是较为温和的国有化方式。

智利此次通过的关于扩大环境权利的条款,包括采矿法规将考虑环境保护和采矿资源的有限性、不可再生性等。4月,该提案以98票赞成、46票反对、8票弃权遭到拒绝。

目前,该提案已确定将被纳入宪法草案。智利选民将于今年9月4日对宪法草案进行表决。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天齐锂业

4.1k
  • 今日主力资金净流入大金融、证券、通用设备等板块,贵州茅台主力资金净买入11.6亿元
  • 基金重仓股遭主力资金净卖出超120亿元,为11月以来最高,北方华创净卖出8.38亿元居首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智利矿权国有化提案被否,天齐锂业等矿企松了口气

智利想通过铜、锂等矿产的国有化方案,需要三大关键步骤。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王勇

智利制宪议会未通过矿权国有化,但仍面临第二轮投票。

据路透社报道,当地时间5月7日,智利制宪议会通过了扩大环境权利的相关条款,但暂未通过一项提案,即智利获得对锂、碳氢化合物和稀土金属的独家采矿权,以及铜矿的多数所有权。

根据智利制宪会议要求,该提案需要155位委员中的三分之二,即103票才能被纳入宪法草案,本轮投票仅获得66票。

目前,该提案已退回到环境会员会,将进行重新谈判并进行第二次投票。

一旦矿产国有化提案通过,将对参与智利铜、锂等矿产开发的外企造成重创。

智利是全球最大铜生产国,2020年生产了约570万吨铜;截至2020年,其铜储量为2亿吨。

国有企业智利铜业公司(Codelco)拥有国内七大矿山全部股权,同时分别参股LosBronces 矿山20%股权、AlAbra矿山49%股权。据智利铜业委员会数据,该公司生产量占据2020年智利铜矿产量的30%,是全球最大铜生产商。

据界面新闻不完全梳理,参与智利铜矿开发的外企,则包括必和必拓、力拓、嘉能可、日本新日矿、英美资源集团等。

据上海有色网数据,2021年智利锂矿产能占全球总产能的24%,为全球第二大锂矿供应国。

参与智利锂矿开发的外企主要包括天齐锂业(002466.SZ)和美国雅宝。此前,比亚迪(002594.SZ)和智利北方矿业服务和运营公司中标的锂配额,已被当地法院叫停。

天齐锂业持有智利矿业化工(SQM)21.9%的股权,并在SQM提名委派三名董事会成员。今年4月,智利国家矿业协会正式批准天齐锂业成为该协会成员。该协会会长迭戈·赫尔南德斯曾发声指出,治理推进铜锂国有化“有明显的法律错误”。

SQM现有盐湖碳酸锂年产能12万吨,约占全球产能16%、全球盐湖产能34%。预计今年年中产能扩产至18万吨、未来将进一步扩大至21万吨,约占当年新增产能20%、新增盐湖产能46%。

美国雅宝公告称,旗下Atacama盐湖今年产能将达到8万吨,未来仍有进一步提升空间。

彭博社报道称,尽管在最后期限前,许多提案仍有一次委员会修改的机会,但5月7日的投票结果,已经让部分矿企及全球金属市场松了口气。此前智利两次试图让包括矿权国有化在内的一揽子方案通过制宪会议,最终都失败了。

天风证券金属团队认为,根据智利制宪会议审议的要求,如果想通过铜、锂等矿产的国有化方案,共需要三大关键步骤。

一是各委员会分别对相对应提案进行“一般性投票”,对提案进行讨论,而不是实质性判决;随后进行“特别投票”,对提案中所有章款进行详细审查并且修改投票。其中,国有化方案由七大委员会之一的环保委员会分管。

二是环保委员会将提案上报至智利制宪全体会议,且获得三分之二通过,方能将提案写入新的预备宪法。

三是在今年7月4日之前完成新宪法制定,并且于9月4日通过智利全民公投。

简言之,如果国有化法案在智利左右派交锋的制宪委员会上通过,那阻止智利锂矿等产业国有化的最后一步,就仅能寄希望于公投失败。

天风证券金属团队认为,就目前情况看,法案通过的可能性较低。一方面智利左翼政府上任后,就矿产国有化方面的态度有所软化,比如此前就锂国有化答记者问时表示“有必要参与而不是霸权”;另一方面,在制宪会议155个席位中,中右翼占72席,占比达46%,投反对票的可能性高。

华宝证券认为,智利并非要实行全部矿权国有化,通过控股+参股锁定部分权益量,将是较为温和的国有化方式。

智利此次通过的关于扩大环境权利的条款,包括采矿法规将考虑环境保护和采矿资源的有限性、不可再生性等。4月,该提案以98票赞成、46票反对、8票弃权遭到拒绝。

目前,该提案已确定将被纳入宪法草案。智利选民将于今年9月4日对宪法草案进行表决。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