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维谷”中的绿地酒业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维谷”中的绿地酒业

绿地酒业,何去何从?

文|微酒团队

“握一千次手,不如喝一次酒”,身为地产巨头绿地控股的掌舵人,张玉良深深懂得这个道理。因此,绿地与白酒结下了一段姻缘。

2018年,绿地控股与泸州市共同出资组建泸州绿地酒业,注册资本10亿元,绿地控股占70%。公司董事长由绿地商业集团董事长薛迎杰担任,总经理则由泸州市商务局党组书记游进挂职担任。

但出人意料的是,绿地酒业在广为行业所知的同时,其产品却至今难寻踪影。

绿地酒业究竟是个什么状况?微酒记者进行了走访和调查。

01、梦碎“300亿”

早在2017年,绿地控股董事长张玉良就率队造访泸州,其主要目的在于传统的住宅、商业、综合体的开发。

在多次沟通中,张玉良对白酒行业的前景产生了认可,而彼时恰逢泸州市政府大力推动白酒产业发展。于是双方一拍即合,由绿地控股与泸州市政府共同组建泸州绿地酒业有限责任公司。

彼时,白酒行业迎来复苏期,刚成立的绿地酒业意气风发,对外公布发展预期:3年内销售收入实现50亿至100亿元,争取用5年左右达到200亿至300亿元的经营目标。这意味着,绿地酒业要在5年内达到行业前五水平,与洋河股份、山西汾酒、泸州老窖分庭抗礼。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据知情人士透露,发展至今,绿地酒业员工数量也在50人以下,年销售规模不到一亿元,且大部分用于绿地控股内部招待。此外,基酒外购、团队难稳、资金积压等问题,使这一根基尚浅的酒企与当初的“300亿”目标渐行渐远。

02、没有酿造基地,基酒靠外购

通常来讲,作为一个规模性的传统酒企,自有酿造基地是必不可少的。

但对于绿地酒业来说,该问题一直没有得到根本解决。

微酒记者获悉,成立之后,绿地酒业采取了包括股权收购、资产收购或者单纯商标收购在内的多种方式整合白酒产业链,其中,具体落地的仅有从泸州老窖手中获得了泸州液、泸州春的商标。

有当地酒企负责人对微酒记者表示,绿地酒业曾与他谈判,但最终双方并未就资产估价达成一致。这一说法在当地不少酒企得到了验证,有超过4家企业负责人对微酒记者透露,绿地酒业曾与他们洽谈并购或生产事宜,但至今没有实质性进展。

据知情人士透露,绿地酒业还曾考察“茅溪镇酱酒园区”,然而因投入太大而被生生“吓退”。

“自有酿造基地的问题一直没有解决,想重做一个新的品牌出来太难了。”该人士表示,绿地酒业的产品依赖外购基酒进行勾调,基酒主要来自茅台镇和当地酒厂。

微酒记者注意到,当前,绿地酒业旗下已有多款产品,包括国福、泸州春、绿地缘、泸州液等,产品香型涵盖酱香与浓香,但在市场上却很难看到。

“没有传统酒企的酿造、生产基地,又是跨界而来的团队,要想做大做强几乎不太可能。”有行业人士分析认为,轻资产模式在白酒行业很难成功。

03、地产失意,高层不再重视

按照张玉良原本的预期,绿地控股将在泸州市泸川新区、两江新城打造重大产城项目、投资建设基础设施。然而,绿地控股最终拿到的地主要位于泸州市纳溪区,且配套的城市规划远远低于张玉良的预期。

或许因为这个原因,绿地酒业成了绿地控股在泸州投资板块中的“鸡肋”。

“绿地控股与泸州的合作主要还是在地产业务的开发上,后来因为诸多原因,绿地控股在泸州拿到的地并不理想。因此,绿地控股在泸州的项目一直不好,集团公司对于泸州的整体布局也没有以前那么重视了。”有知情人士这样说道。

绿地控股年报显示,2021年,绿地控股实现营业收入5442.86亿元,净利润61.79亿元,同比减少58.80%。

显然,新生的绿地酒业短期内很难成为绿地业绩板块的亮点,在绿地控股泸州项目不如意的背景下,绿地酒业不受重视也在意料之中。

“刚开始,集团公司拨了一笔款作为前置投入,但后来并未进行重资产投入,公司现金流也出现了压力。”有绿地酒业内部人士对微酒记者透露,其产品主要用于集团公司招待使用,但应收账款集团公司一直迟迟未付,所以经营起来压力也不小。

该内部人士认为,绿地酒业更像是绿地控股泸州项目的一个陪衬,泸州项目失意,那么绿地酒业也注定失宠。

记者手记:绿地酒业,何去何从

2020年,穿越首波疫情后的白酒产业恢复迅猛,尤其是在资本市场,更是出现了“沾酒就涨”的奇观。

然而,这波资本红利并未惠及绿地控股。

微酒注意到,在关于酒业板块的问答中,绿地控股曾多次提到“白酒为公司大消费板块下的一项业务,目前该业务对公司整体营收、利润并无重大影响。” 绿地控股诚实的回答,与那些借酒套现的上市公司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但这也从侧面反映了绿地酒业的真实情况。

微酒记者注意到,泸州液、泸州春主要定位中端消费群体,国酱主要定位高端消费群体,这两大“定位”所面临的对手,都是有品牌号召力的绝对大单品。而据绿地控股官方的说法,绿地酒业的产品主要面向公司客户及团购渠道。

这意味着,绿地酒业瞄准的价格带已是一片红海,更重要的是,缺乏酿造基地、资金投入、品牌底蕴、战略支持等配套,绿地酒业的未来不容乐观。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资本在白酒业各有境遇。有像天士力那样如鱼得水的,也有像复星跨界那样志得意满的,当然,还有更多黯然退场的。至于绿地酒业何去何从,或许不久之后就有答案。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绿地集团

3.3k
  • 南京昨日新增本土“4+1”,详情公布
  • 韩国:超九成韩国人集中住在占国土面积约17%城区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维谷”中的绿地酒业

绿地酒业,何去何从?

文|微酒团队

“握一千次手,不如喝一次酒”,身为地产巨头绿地控股的掌舵人,张玉良深深懂得这个道理。因此,绿地与白酒结下了一段姻缘。

2018年,绿地控股与泸州市共同出资组建泸州绿地酒业,注册资本10亿元,绿地控股占70%。公司董事长由绿地商业集团董事长薛迎杰担任,总经理则由泸州市商务局党组书记游进挂职担任。

但出人意料的是,绿地酒业在广为行业所知的同时,其产品却至今难寻踪影。

绿地酒业究竟是个什么状况?微酒记者进行了走访和调查。

01、梦碎“300亿”

早在2017年,绿地控股董事长张玉良就率队造访泸州,其主要目的在于传统的住宅、商业、综合体的开发。

在多次沟通中,张玉良对白酒行业的前景产生了认可,而彼时恰逢泸州市政府大力推动白酒产业发展。于是双方一拍即合,由绿地控股与泸州市政府共同组建泸州绿地酒业有限责任公司。

彼时,白酒行业迎来复苏期,刚成立的绿地酒业意气风发,对外公布发展预期:3年内销售收入实现50亿至100亿元,争取用5年左右达到200亿至300亿元的经营目标。这意味着,绿地酒业要在5年内达到行业前五水平,与洋河股份、山西汾酒、泸州老窖分庭抗礼。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据知情人士透露,发展至今,绿地酒业员工数量也在50人以下,年销售规模不到一亿元,且大部分用于绿地控股内部招待。此外,基酒外购、团队难稳、资金积压等问题,使这一根基尚浅的酒企与当初的“300亿”目标渐行渐远。

02、没有酿造基地,基酒靠外购

通常来讲,作为一个规模性的传统酒企,自有酿造基地是必不可少的。

但对于绿地酒业来说,该问题一直没有得到根本解决。

微酒记者获悉,成立之后,绿地酒业采取了包括股权收购、资产收购或者单纯商标收购在内的多种方式整合白酒产业链,其中,具体落地的仅有从泸州老窖手中获得了泸州液、泸州春的商标。

有当地酒企负责人对微酒记者表示,绿地酒业曾与他谈判,但最终双方并未就资产估价达成一致。这一说法在当地不少酒企得到了验证,有超过4家企业负责人对微酒记者透露,绿地酒业曾与他们洽谈并购或生产事宜,但至今没有实质性进展。

据知情人士透露,绿地酒业还曾考察“茅溪镇酱酒园区”,然而因投入太大而被生生“吓退”。

“自有酿造基地的问题一直没有解决,想重做一个新的品牌出来太难了。”该人士表示,绿地酒业的产品依赖外购基酒进行勾调,基酒主要来自茅台镇和当地酒厂。

微酒记者注意到,当前,绿地酒业旗下已有多款产品,包括国福、泸州春、绿地缘、泸州液等,产品香型涵盖酱香与浓香,但在市场上却很难看到。

“没有传统酒企的酿造、生产基地,又是跨界而来的团队,要想做大做强几乎不太可能。”有行业人士分析认为,轻资产模式在白酒行业很难成功。

03、地产失意,高层不再重视

按照张玉良原本的预期,绿地控股将在泸州市泸川新区、两江新城打造重大产城项目、投资建设基础设施。然而,绿地控股最终拿到的地主要位于泸州市纳溪区,且配套的城市规划远远低于张玉良的预期。

或许因为这个原因,绿地酒业成了绿地控股在泸州投资板块中的“鸡肋”。

“绿地控股与泸州的合作主要还是在地产业务的开发上,后来因为诸多原因,绿地控股在泸州拿到的地并不理想。因此,绿地控股在泸州的项目一直不好,集团公司对于泸州的整体布局也没有以前那么重视了。”有知情人士这样说道。

绿地控股年报显示,2021年,绿地控股实现营业收入5442.86亿元,净利润61.79亿元,同比减少58.80%。

显然,新生的绿地酒业短期内很难成为绿地业绩板块的亮点,在绿地控股泸州项目不如意的背景下,绿地酒业不受重视也在意料之中。

“刚开始,集团公司拨了一笔款作为前置投入,但后来并未进行重资产投入,公司现金流也出现了压力。”有绿地酒业内部人士对微酒记者透露,其产品主要用于集团公司招待使用,但应收账款集团公司一直迟迟未付,所以经营起来压力也不小。

该内部人士认为,绿地酒业更像是绿地控股泸州项目的一个陪衬,泸州项目失意,那么绿地酒业也注定失宠。

记者手记:绿地酒业,何去何从

2020年,穿越首波疫情后的白酒产业恢复迅猛,尤其是在资本市场,更是出现了“沾酒就涨”的奇观。

然而,这波资本红利并未惠及绿地控股。

微酒注意到,在关于酒业板块的问答中,绿地控股曾多次提到“白酒为公司大消费板块下的一项业务,目前该业务对公司整体营收、利润并无重大影响。” 绿地控股诚实的回答,与那些借酒套现的上市公司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但这也从侧面反映了绿地酒业的真实情况。

微酒记者注意到,泸州液、泸州春主要定位中端消费群体,国酱主要定位高端消费群体,这两大“定位”所面临的对手,都是有品牌号召力的绝对大单品。而据绿地控股官方的说法,绿地酒业的产品主要面向公司客户及团购渠道。

这意味着,绿地酒业瞄准的价格带已是一片红海,更重要的是,缺乏酿造基地、资金投入、品牌底蕴、战略支持等配套,绿地酒业的未来不容乐观。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资本在白酒业各有境遇。有像天士力那样如鱼得水的,也有像复星跨界那样志得意满的,当然,还有更多黯然退场的。至于绿地酒业何去何从,或许不久之后就有答案。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