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增幅超Twitter和Meta,这家公司元宇宙弯道超车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增幅超Twitter和Meta,这家公司元宇宙弯道超车

​​​​​​Meta有心栽花花不开,Snap无心插柳柳成荫。

文|硅兔赛跑 Lexie

编辑|Lu

最近社交媒体的日子似乎不太好过,把未来命运压在元宇宙上甚至改名为Meta的Facebook并没有因此获得太多好运,在2月公布不及预期的财报后股价大跌26%,公司市值掉了2370亿美元,成为了美股史上单日最大跌幅,小扎本人个人财富缩水了290亿美元-850亿美元。

不仅如此,业界对Meta的元宇宙未来也十分不看好,不管是元宇宙的基建、VR还是AR,Meta为此花了几十亿美元但在每个赛道都处于落后阶段,元宇宙部门Reality Labs在2021年就亏了200亿美元。

Twitter不仅整个陷入卖身给Elon Musk的戏码中,而且在2022年第一季度的报告中表示过去三年的日活用户数字都有“充水”成分,每个季度大约多数了140万-190万用户。这样的“错误”在2017年就已经发生过了,那时候它就已经连续三年给日活用户虚报了100万-200万左右。

不过,这两年来经历了几多转型并保持相对低调作风的选手Snapchat母公司Snap却成了一匹黑马,表现出众。

Snap在4月公布了2022年第一季度财报,日活用户数达到了3.32亿,同年比增长了18%,此前五个季度用户增长速度都达到了20%,并在几天后召开的全球生态合作伙伴大会上宣布在全球已经拥有超6亿月活用户,在20多个国家或地区触及到了75%以上的13-34岁人群,第一季度营收为10.6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38%,这不但是Snapchat近年来增长最快的阶段,而且它的增速超过了Meta和Twitter。

Snap Inc.

Meta在2月公布了上一季度表现,月活用户与去年第三季度持平,约为29亿,但日活用户从19.3亿掉到了19.29亿,这对于增长高于一切的Meta来说不仅是第一次,而且还有点丢人,数字一经公布它的股价就下跌了20%。

Twitter二月公布的数字显示平均可盈利日活用户数在上一季度达到了2.17亿,同年比增长13%,其中美国增长2%,海外地区增长15%,2022年第一季度日活用户数为2.29亿,同年比增长15%,仍慢于Snap。

01 Snap的崎岖之路

说起来,Snap近十年的历史并不平静,在2013年Facebook试图以30亿美元买下刚成立两年的Snapchat,但Snap的创始人Evan Spiegel表示不卖!

这几年间,Facebook光明正大的抄袭了Snapchat的多个功能,比如Poke效仿Snapchat的阅后即焚,Slingshot效仿Snapchat的短视频,而如今Instagram上最火的功能Stories也是从Snapchat那里偷来的,不仅连名字都没有改,而且在Instagram、WhatsApp和Messenger等多个产品中都有所应用,据说小扎在2016年又一次接近Snapchat试图买下它,不过又一次得到了否定的回答。

Facebook Stolen Stories

Snapchat在2017年上市,一年后却因来自竞争对手的巨大压力和内部产品缺陷等原因业绩表现非常不佳,在公布了第二季度财报后股价跌了13%,销售额同年比减少了44%,并有史以来第一次日活用户数也减少了。

面对着这样的挑战,Spiegel做出了让公司将技术创新作为重点的决定,并将AR作为主攻方向,从社交媒体转型成“通过相机让人们表达自我、活在当下、探索世界和一起享乐”的照相机公司,几年过去了,Snap的AR发展已经成为了它与一波又一波社交平台竞争的强大优势,也成为了业务增长的利器。

02 将AR进行到底

在4月末的合作伙伴大会上,Snap表示会继续将相机和AR作为发展重心,并由此推出了一系列新的功能,其中包括:

为了更好实现“照相机”公司的使命而推出的无人机相机Pixy,它只有口袋大小,无需遥控器和复杂设置,用户只需按一个按钮,Pixy就会按照预设路线自动飞行到预定高度,漂浮在空中或追踪用户进行拍摄,让自拍杆成为过去时,Pixy目前定价229.99美元,拍摄好的照片和视频还会自动上传到Snapchat Memories,方便用户进行编辑和分享。

Snap这两年在AR上不少发力,比如AR开发者平台Snap AR就让全球的创造者可以进行探索和创造AR特效,目前已经有超25万创作者在Snapchat上创造了超250万个特效滤镜,浏览次数超过了5万亿次。

Lens Studio这个面向AR的开发环境拥有许多内置功能帮助开发者打造AR体验,新版本的Lens Studio将支持光线追踪(Ray Tracing),它让AR物体能够拥有真实的光照反射效果,带来更栩栩如生的视觉效果。Tiffany &Co.可以用它来模拟钻戒真实闪耀程度,迪士尼可以用它来更好展示巴斯光年太空服的效果。

此次Snap新推出了镜头云(Lens Cloud)服务免费为开发者提供后端服务支持,让开发者可为多用户打造群组滤镜、针对不同地理位置打造特色滤镜以及进行特效存储,能够更加轻松的创造出更有趣和交互更强的AR内容,比如在博物馆将大恐龙“复活”

第三方也可以使用Camera Kit这一Snap为它们打造的相机套件就能享受到Snap AR平台的魅力,提升消费者体验,三星、迪士尼、微软Flipgrid都是它的客户,三星此前在Galaxy A的系列相机中尝试了Snap AR镜头内置,结果使用量突破了10亿次!

Snap的AR布局也为它带来了更多使用场景和潜在客户,比如AR特效能够让活动体验更加沉浸,在此次大会上Snap宣布与Live Nation达成了合作关系,大型音乐节和演唱会将会使用Snap的AR技术,表演者可由此讲述更加生动的故事并加强感官体验,观众可由此来试戴商品、寻找朋友和探索表演场地周围的独家地标,将活动体验整体提升一个高度,芝加哥的Lollapalooza、伦敦的Wireless Festival和迈阿密的Rolling Loud等音乐节将成为第一批试验活动。

Snap &Live Nation

AR特效对于购物也能起到重要帮助,自疫情以来消费者将衣物试穿转战线上,尼尔森的一项调查显示约有51%的消费者表示愿意使用AR技术进行试穿来获得更加真实和有趣的试穿体验,Snap去年以来也在AR购物上加紧发力,比如将扫描功能在相机板块置顶并让用户通过Screenshop这一功能对他人的服装进行扫描并获得系统推荐的商品推荐;在今年年初为AR购物功能增添了产品详情和实时定价等功能,让用户试穿的同时就可以更好进行决策,自去年1月以来,已经有2.5亿用户使用了Snap的AR购物功能超50亿次,Zenni Optical这一品牌的AR镜头已经被用户试穿了超6000万次,广告投放率实现了42%的增长。

在大会上,Snap公布了AR购物相机组件(Camera Kit for AR Shopping)的更多细节,这一套工具包能够将Snap的试穿镜头插入品牌的产品页面,让用户轻松试穿服装、饰品和鞋履等多种商品。品牌可以使用AR图像处理技术(AR Image Processing)功能分秒内就将商品变成AR购物镜头,接下来用户只需拍一张全身照,就能轻松试穿多种商品。Puma将成为第一个使用这项技术的合作伙伴,消费者只需将手机指向脚部就能自动试穿上正在浏览的商品,即刻看到Puma球鞋上脚效果,未来Snap还将增设家具和手袋等多品类AR购物模板,支持更多购物场景。

Puma &Snap AR shopping

Snap还会在App中增设穿衣(Dress up)板块,用户可以在这里浏览和探索来自创造者和时尚品牌的试穿内容来获得更多灵感,还可以将商品收藏进个人账户以便日后快速访问。

Snap Dress up

不仅是时尚,Snap的AR解决方案也成为了许多游戏公司甚至是中国游戏公司出海营销的优先选择,游戏企业出海紧迫性不断增加,海外线上营销渠道成本水涨船高,与其他社交产品用户重合性低及互动性强适合游戏的AR滤镜营销不失为一个好选择。Snapchat每天有超2亿的活跃用户平均使用AR滤镜超60亿次,通过将游戏中的人物和动作设计成AR滤镜,游戏品牌可以打造更加生动的体验及加强社交属性,还可以帮助游戏的推广分发和玩家的互动,以及后续的付费转化,有些客户通过使用AR进行广告营销,已经看到了高达94%的转化率。

此外还有HBO Max与Snap合作让观众可以通过Snap的共同观看功能抢先看新剧, Ticketmaster与Snap合作在Snap Minis上为用户推荐他们可能感兴趣的周边活动等等......Snap将AR开发出了许多新场景,AR对它来说已经成为了具有上亿用户的真实经济生态,同时也意外的“报复”了小扎,成为了最先交付元宇宙承诺的领先平台之一。

Ticketmaster &Snap

03 无心插柳的元宇宙领导者

Snap对共享空间和相机体验的探索其实很早就开始了,在2016年它推出了第一款眼镜Spectacles,主要功能是一键录视频并同步到手机,这几年间进行了像是增设3D滤镜等功能及外观的改进。最新版的Spectacles则将AR作为重头戏,这款眼镜外观充满科技感,配置上采用Snap自家的WaveOptics波导,它的色彩和清晰度能够为用户带来绝佳的视觉体验,备有2个RGB摄像头、4个内置麦克风和2个立体声扬声器,在太阳穴处有一块触摸板让用户可与显示屏互动来体验各种镜头特效;功能上实现了多人用Spectacles共享同一个镜头的交互性,多个用户可以看到同样特效甚至是同时进行游戏,用户可以通过眼镜的摄像头进行画面录制并通过Snapchat发送给好友,又一次增加了社交体验性。

Snap目前将Spectacles送给了许多开发者让他们抢先试用并借此激励他们创造更多的特效和游戏,还有许多科技圈的媒体也已经率先试用并分享了许多使用场景,比如学习、购物、游戏、体验艺术等等,长远以来将彻底改变我们探索世界和生活的方式。根据科技媒体的消息透露,Meta在AR领域已经落后了Snap至少4年,而Meta所专注的VR领域由于公众认知和设备成本本来就没有那么容易普及,反倒是Snapchat这样的社交平台和精灵宝可梦等游戏对大众进行了AR教育,让他们明白小小的屏幕就能成为另一个世界的入口,AR也就这样成为了元宇宙的先锋。

元宇宙的定义可以是利用科技手段进行创造的与现实世界交互的虚拟世界,在这个过程中现实世界会被虚拟化和数字化,实体世界的内容和用户体验会大有不同,Snap强大的活跃用户群、基于位置的体验模式、AR滤镜和眼镜让它已经极其接近实现了这一目标。同时元宇宙经济生态中的重要一环就是创造者经济,UGC内容将搭建起虚拟世界,承载用户的重要体验和消遣,Snap在给予创造者自由和工具进行原创上也一直在进行布局,比如让开发者使用Spectacles眼镜进行滤镜和游戏创作,在此次大会上Snap宣布了“导演模式(Director Mode)”这一新功能,创造者可以使用新的双摄像头和绿屏模式等便于摄制和剪辑的功能,也便于未来增设更多创作者创意工具,降低创作门槛,实现“每个人都成为生活的导演”的目标。

Snap spotlight

说Snap“意外报复“了Meta,其实是因为创始人Spiegel并没像小扎那样对元宇宙拥有一腔热血,相反,他对这个概念十分不感冒,他曾公开表示Snap不会使用元宇宙的概念,因为它既模糊又充满假设,如果你同时问几个人他们心中的元宇宙定义是什么,你会得到许多不同的答案。

包括Meta的多个公司正在努力的方向是用科技工具取代现实,而Snap的AR研发方向则是让真实世界变得更加丰富多彩,在Spiegel看来,Snap的眼镜和平台现在就可以实现这样的承诺并有扎实的下一步去达到想要的未来,这一愿景比元宇宙的承诺要靠谱多了。

虽说这样的回答有点“学婊”,但不得不承认当小扎等人还在售卖十年后我们将在元宇宙里生活社交的梦想时,Snap已经实现了用最新技术增强现实的任务,丰富了真实世界的虚拟体验,并建立起了可持续可升级的商业市场,或许对元宇宙的执念并不能更快带我们到达那个世界,反倒是一些专注于用户体验的无心插柳更值得尝试,不管是在虚拟世界还是我们已经拥有的现实世界都是这样。

参考来源:

Snapchat is growing faster than Facebook and Twitter(TechCrunch)

SPS 2022: Powering New Camera Experiences Through the Snap AR Platform (Snap Newsroom)

Snap’s new AR tools turn photos into 3D assets, let retailers use Snap’s AR tech in their own apps (TechCrunch)

36氪专访 | Snapchat 林喆:中国游戏出海成本大涨,可以来试试 AR 滤镜营销 (36氪)

Snap is already delivering on the future Meta is promising (qz.com)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Facebook

4.7k
  • Meta与首尔大学成立共同研究中心:集中研究构建元宇宙的扩展现实技术
  • 迪士尼、Meta等美企宣布为女性员工承担堕胎旅费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增幅超Twitter和Meta,这家公司元宇宙弯道超车

​​​​​​Meta有心栽花花不开,Snap无心插柳柳成荫。

文|硅兔赛跑 Lexie

编辑|Lu

最近社交媒体的日子似乎不太好过,把未来命运压在元宇宙上甚至改名为Meta的Facebook并没有因此获得太多好运,在2月公布不及预期的财报后股价大跌26%,公司市值掉了2370亿美元,成为了美股史上单日最大跌幅,小扎本人个人财富缩水了290亿美元-850亿美元。

不仅如此,业界对Meta的元宇宙未来也十分不看好,不管是元宇宙的基建、VR还是AR,Meta为此花了几十亿美元但在每个赛道都处于落后阶段,元宇宙部门Reality Labs在2021年就亏了200亿美元。

Twitter不仅整个陷入卖身给Elon Musk的戏码中,而且在2022年第一季度的报告中表示过去三年的日活用户数字都有“充水”成分,每个季度大约多数了140万-190万用户。这样的“错误”在2017年就已经发生过了,那时候它就已经连续三年给日活用户虚报了100万-200万左右。

不过,这两年来经历了几多转型并保持相对低调作风的选手Snapchat母公司Snap却成了一匹黑马,表现出众。

Snap在4月公布了2022年第一季度财报,日活用户数达到了3.32亿,同年比增长了18%,此前五个季度用户增长速度都达到了20%,并在几天后召开的全球生态合作伙伴大会上宣布在全球已经拥有超6亿月活用户,在20多个国家或地区触及到了75%以上的13-34岁人群,第一季度营收为10.6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38%,这不但是Snapchat近年来增长最快的阶段,而且它的增速超过了Meta和Twitter。

Snap Inc.

Meta在2月公布了上一季度表现,月活用户与去年第三季度持平,约为29亿,但日活用户从19.3亿掉到了19.29亿,这对于增长高于一切的Meta来说不仅是第一次,而且还有点丢人,数字一经公布它的股价就下跌了20%。

Twitter二月公布的数字显示平均可盈利日活用户数在上一季度达到了2.17亿,同年比增长13%,其中美国增长2%,海外地区增长15%,2022年第一季度日活用户数为2.29亿,同年比增长15%,仍慢于Snap。

01 Snap的崎岖之路

说起来,Snap近十年的历史并不平静,在2013年Facebook试图以30亿美元买下刚成立两年的Snapchat,但Snap的创始人Evan Spiegel表示不卖!

这几年间,Facebook光明正大的抄袭了Snapchat的多个功能,比如Poke效仿Snapchat的阅后即焚,Slingshot效仿Snapchat的短视频,而如今Instagram上最火的功能Stories也是从Snapchat那里偷来的,不仅连名字都没有改,而且在Instagram、WhatsApp和Messenger等多个产品中都有所应用,据说小扎在2016年又一次接近Snapchat试图买下它,不过又一次得到了否定的回答。

Facebook Stolen Stories

Snapchat在2017年上市,一年后却因来自竞争对手的巨大压力和内部产品缺陷等原因业绩表现非常不佳,在公布了第二季度财报后股价跌了13%,销售额同年比减少了44%,并有史以来第一次日活用户数也减少了。

面对着这样的挑战,Spiegel做出了让公司将技术创新作为重点的决定,并将AR作为主攻方向,从社交媒体转型成“通过相机让人们表达自我、活在当下、探索世界和一起享乐”的照相机公司,几年过去了,Snap的AR发展已经成为了它与一波又一波社交平台竞争的强大优势,也成为了业务增长的利器。

02 将AR进行到底

在4月末的合作伙伴大会上,Snap表示会继续将相机和AR作为发展重心,并由此推出了一系列新的功能,其中包括:

为了更好实现“照相机”公司的使命而推出的无人机相机Pixy,它只有口袋大小,无需遥控器和复杂设置,用户只需按一个按钮,Pixy就会按照预设路线自动飞行到预定高度,漂浮在空中或追踪用户进行拍摄,让自拍杆成为过去时,Pixy目前定价229.99美元,拍摄好的照片和视频还会自动上传到Snapchat Memories,方便用户进行编辑和分享。

Snap这两年在AR上不少发力,比如AR开发者平台Snap AR就让全球的创造者可以进行探索和创造AR特效,目前已经有超25万创作者在Snapchat上创造了超250万个特效滤镜,浏览次数超过了5万亿次。

Lens Studio这个面向AR的开发环境拥有许多内置功能帮助开发者打造AR体验,新版本的Lens Studio将支持光线追踪(Ray Tracing),它让AR物体能够拥有真实的光照反射效果,带来更栩栩如生的视觉效果。Tiffany &Co.可以用它来模拟钻戒真实闪耀程度,迪士尼可以用它来更好展示巴斯光年太空服的效果。

此次Snap新推出了镜头云(Lens Cloud)服务免费为开发者提供后端服务支持,让开发者可为多用户打造群组滤镜、针对不同地理位置打造特色滤镜以及进行特效存储,能够更加轻松的创造出更有趣和交互更强的AR内容,比如在博物馆将大恐龙“复活”

第三方也可以使用Camera Kit这一Snap为它们打造的相机套件就能享受到Snap AR平台的魅力,提升消费者体验,三星、迪士尼、微软Flipgrid都是它的客户,三星此前在Galaxy A的系列相机中尝试了Snap AR镜头内置,结果使用量突破了10亿次!

Snap的AR布局也为它带来了更多使用场景和潜在客户,比如AR特效能够让活动体验更加沉浸,在此次大会上Snap宣布与Live Nation达成了合作关系,大型音乐节和演唱会将会使用Snap的AR技术,表演者可由此讲述更加生动的故事并加强感官体验,观众可由此来试戴商品、寻找朋友和探索表演场地周围的独家地标,将活动体验整体提升一个高度,芝加哥的Lollapalooza、伦敦的Wireless Festival和迈阿密的Rolling Loud等音乐节将成为第一批试验活动。

Snap &Live Nation

AR特效对于购物也能起到重要帮助,自疫情以来消费者将衣物试穿转战线上,尼尔森的一项调查显示约有51%的消费者表示愿意使用AR技术进行试穿来获得更加真实和有趣的试穿体验,Snap去年以来也在AR购物上加紧发力,比如将扫描功能在相机板块置顶并让用户通过Screenshop这一功能对他人的服装进行扫描并获得系统推荐的商品推荐;在今年年初为AR购物功能增添了产品详情和实时定价等功能,让用户试穿的同时就可以更好进行决策,自去年1月以来,已经有2.5亿用户使用了Snap的AR购物功能超50亿次,Zenni Optical这一品牌的AR镜头已经被用户试穿了超6000万次,广告投放率实现了42%的增长。

在大会上,Snap公布了AR购物相机组件(Camera Kit for AR Shopping)的更多细节,这一套工具包能够将Snap的试穿镜头插入品牌的产品页面,让用户轻松试穿服装、饰品和鞋履等多种商品。品牌可以使用AR图像处理技术(AR Image Processing)功能分秒内就将商品变成AR购物镜头,接下来用户只需拍一张全身照,就能轻松试穿多种商品。Puma将成为第一个使用这项技术的合作伙伴,消费者只需将手机指向脚部就能自动试穿上正在浏览的商品,即刻看到Puma球鞋上脚效果,未来Snap还将增设家具和手袋等多品类AR购物模板,支持更多购物场景。

Puma &Snap AR shopping

Snap还会在App中增设穿衣(Dress up)板块,用户可以在这里浏览和探索来自创造者和时尚品牌的试穿内容来获得更多灵感,还可以将商品收藏进个人账户以便日后快速访问。

Snap Dress up

不仅是时尚,Snap的AR解决方案也成为了许多游戏公司甚至是中国游戏公司出海营销的优先选择,游戏企业出海紧迫性不断增加,海外线上营销渠道成本水涨船高,与其他社交产品用户重合性低及互动性强适合游戏的AR滤镜营销不失为一个好选择。Snapchat每天有超2亿的活跃用户平均使用AR滤镜超60亿次,通过将游戏中的人物和动作设计成AR滤镜,游戏品牌可以打造更加生动的体验及加强社交属性,还可以帮助游戏的推广分发和玩家的互动,以及后续的付费转化,有些客户通过使用AR进行广告营销,已经看到了高达94%的转化率。

此外还有HBO Max与Snap合作让观众可以通过Snap的共同观看功能抢先看新剧, Ticketmaster与Snap合作在Snap Minis上为用户推荐他们可能感兴趣的周边活动等等......Snap将AR开发出了许多新场景,AR对它来说已经成为了具有上亿用户的真实经济生态,同时也意外的“报复”了小扎,成为了最先交付元宇宙承诺的领先平台之一。

Ticketmaster &Snap

03 无心插柳的元宇宙领导者

Snap对共享空间和相机体验的探索其实很早就开始了,在2016年它推出了第一款眼镜Spectacles,主要功能是一键录视频并同步到手机,这几年间进行了像是增设3D滤镜等功能及外观的改进。最新版的Spectacles则将AR作为重头戏,这款眼镜外观充满科技感,配置上采用Snap自家的WaveOptics波导,它的色彩和清晰度能够为用户带来绝佳的视觉体验,备有2个RGB摄像头、4个内置麦克风和2个立体声扬声器,在太阳穴处有一块触摸板让用户可与显示屏互动来体验各种镜头特效;功能上实现了多人用Spectacles共享同一个镜头的交互性,多个用户可以看到同样特效甚至是同时进行游戏,用户可以通过眼镜的摄像头进行画面录制并通过Snapchat发送给好友,又一次增加了社交体验性。

Snap目前将Spectacles送给了许多开发者让他们抢先试用并借此激励他们创造更多的特效和游戏,还有许多科技圈的媒体也已经率先试用并分享了许多使用场景,比如学习、购物、游戏、体验艺术等等,长远以来将彻底改变我们探索世界和生活的方式。根据科技媒体的消息透露,Meta在AR领域已经落后了Snap至少4年,而Meta所专注的VR领域由于公众认知和设备成本本来就没有那么容易普及,反倒是Snapchat这样的社交平台和精灵宝可梦等游戏对大众进行了AR教育,让他们明白小小的屏幕就能成为另一个世界的入口,AR也就这样成为了元宇宙的先锋。

元宇宙的定义可以是利用科技手段进行创造的与现实世界交互的虚拟世界,在这个过程中现实世界会被虚拟化和数字化,实体世界的内容和用户体验会大有不同,Snap强大的活跃用户群、基于位置的体验模式、AR滤镜和眼镜让它已经极其接近实现了这一目标。同时元宇宙经济生态中的重要一环就是创造者经济,UGC内容将搭建起虚拟世界,承载用户的重要体验和消遣,Snap在给予创造者自由和工具进行原创上也一直在进行布局,比如让开发者使用Spectacles眼镜进行滤镜和游戏创作,在此次大会上Snap宣布了“导演模式(Director Mode)”这一新功能,创造者可以使用新的双摄像头和绿屏模式等便于摄制和剪辑的功能,也便于未来增设更多创作者创意工具,降低创作门槛,实现“每个人都成为生活的导演”的目标。

Snap spotlight

说Snap“意外报复“了Meta,其实是因为创始人Spiegel并没像小扎那样对元宇宙拥有一腔热血,相反,他对这个概念十分不感冒,他曾公开表示Snap不会使用元宇宙的概念,因为它既模糊又充满假设,如果你同时问几个人他们心中的元宇宙定义是什么,你会得到许多不同的答案。

包括Meta的多个公司正在努力的方向是用科技工具取代现实,而Snap的AR研发方向则是让真实世界变得更加丰富多彩,在Spiegel看来,Snap的眼镜和平台现在就可以实现这样的承诺并有扎实的下一步去达到想要的未来,这一愿景比元宇宙的承诺要靠谱多了。

虽说这样的回答有点“学婊”,但不得不承认当小扎等人还在售卖十年后我们将在元宇宙里生活社交的梦想时,Snap已经实现了用最新技术增强现实的任务,丰富了真实世界的虚拟体验,并建立起了可持续可升级的商业市场,或许对元宇宙的执念并不能更快带我们到达那个世界,反倒是一些专注于用户体验的无心插柳更值得尝试,不管是在虚拟世界还是我们已经拥有的现实世界都是这样。

参考来源:

Snapchat is growing faster than Facebook and Twitter(TechCrunch)

SPS 2022: Powering New Camera Experiences Through the Snap AR Platform (Snap Newsroom)

Snap’s new AR tools turn photos into 3D assets, let retailers use Snap’s AR tech in their own apps (TechCrunch)

36氪专访 | Snapchat 林喆:中国游戏出海成本大涨,可以来试试 AR 滤镜营销 (36氪)

Snap is already delivering on the future Meta is promising (qz.com)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