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媒体
日读10万字 我们失去的是什么?

神经学家玛丽安娜·沃尔夫在《读者,回家吧》一书中主张,现代读者应该形成“双语大脑”,即能够在各种媒体之间任意切换,既能够从轻阅读转到深度阅读,也能从深度阅读转回到轻阅读中。

我们与“丁丁照”的复杂关系

认识到丁丁照也有不同的含义,并不是要去贬低那些认为它们有伤风化的人,也不是为那些主动发送不受欢迎丁丁照的人找借口。

社交媒体残酷另一面:无法逃避的骚扰霸凌

社交平台上的骚扰是一种别样的残酷,许多受害者感到无处可逃。

在男人主导的体育职场 女性社媒管理员怎么当?

“社媒工作本身即是关于向他人学习,获得鼓励,并彼此联合。”

社交围猎00后

今年陌生人社交重回风口,各家平台在使劲浑身解数争夺00后的社交市场。

美国青年人越来越多地在Instagram上讨论时事

“你肯定不想看报纸,那些信息都是过滤过的,全无互动可言。共用账号则不然,你可以发表见解、提问,也经常能得到回应。”

为什么人们批评社交媒体的同时 又在社交媒体上越陷越深?

两本新书探索了社交媒体的缺陷及解决之道。

“虚拟现实”奠基人拉尼尔发出警告:赶紧删掉你的社交媒体帐号

在拉尼尔看来,社交媒体的使用率持续增加,而社会上的抑郁、愤怒和焦虑情绪不断滋生,两者存在极强的相关性。问题的根源在于互联网诱发了行为模式的改变。

社交媒体惹的祸?加拿大卫生专家警告性病染病比例攀升

“从逻辑上而言,现在上网寻找性伴侣更加容易,而公共卫生医疗系统却难以跟进,且患病后极难找到罪魁祸首。”

汉考克承认,自己目前的职权范围无法对社交媒体公司进行有效监管,这些公司的自我约束显然也不起作用,所以立法是必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