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媒体
当一封遗书在网上流传:面对自杀事件,我们要做的和不要做的是什么?

遗书公开等方式可能会激起面临相同困境的人模仿自杀,但这不代表不可以谈论自杀事件,恰当地谈论此事,重点还是在于采用的言说方式能否帮到他人。

微博喧嚣,逃不脱的成长困局

微博的下一个流量密码还在寻找中。

社交出海的下一“城”

社交出海,水大鱼多。

字节跳动计划重启“飞聊”:主打语音交友,曲线挑战微信

和腾讯相比,字节系俨然少了一条相似微信,能把一切文娱产品合纵连横起来的社交细线。

陌陌2020年很艰难,如今日子依然不好过

陌陌Q1财报乏善可陈。

粉丝花钱掌控偶像生活,Peter Thiel和a16z联手投资养成系社交公司

NewNew能否接过已经“过气”的Clubhouse大旗、成为社交媒体的“Next Big Thing”?

TikTok之后,印度对Twitter和Facebook下手了

它们会成为下一个TikTok,还是在印度逃出生天?

熵减的Soul,不想做陌陌

陌陌无疑是Soul的前车之鉴。

飞聊下架,字节跳动的社交之路将会走向何方

尽管有“社交帝国”在前,但依旧还有求生之地。

飞聊“停飞”,字节社交吃了第一场败仗

飞聊停飞,是字节社交的开始还是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