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媒体
当社交时代陷入虚无主义:科技巨头荫庇之下的神经病院与右翼分子训练营

社交媒体已经将我们引向虚无主义的时代,这个时代里的人们几乎没有出路。

重新思考即时性:推特需要一个暂停按钮吗?

有时候,即时通讯不一定是件好事。

胖子也要吃东西:社交媒体和脂肪行动主义新浪潮

将自己满心欢喜享用美食的照片上传到社交媒体算是一种革命吗?

激情正在成为社交媒体的致命武器

对于管理公司,我认为最好的领导力就是诚实、正直、承诺、激情和责任感。

当声讨田园女权成为潮流:反女权话语背后的男性焦虑

反女权话语将女权划分为“真女权”与“伪女权”两个类别,这套话语背后是他们对男性的优越与团结被侵蚀的深深忧虑。

在线死亡与云哀悼:社交媒体该如何处理逝者信息?

在一个人死亡后,他的网络化身又该如何处置?

斯里兰卡屏蔽社交媒体平台,暴力内容管控成科技公司新挑战

斯里兰卡官员的决定显示出,他们不仅在全国局势紧张之际担心社交媒体对公共安全形成的风险,对这些企业的管理平台能力也愈发不信任。

巴黎烧了吗:火灾背后的文明等级、影像狂欢与技术反哺

在铺天盖地的、同质化的互联网哀悼狂欢,以及媒体和自媒体的追踪式报道背后,被忽略的和被遮蔽的又是什么?

分裂而非团结:技术是如何“使用”我们的?

《团结人类》一书内含100条声明,每条通常只有寥寥几句或几段话,在这个充斥着数字语言、政治和媒体的世界为我们指引方向。

澳洲通过最严立法阻止网络暴力传播,科技公司:可能殃及无辜

如果网络服务提供商“在意识到重大暴力内容存在后的合理时间内”未能向澳大利亚联邦警察局报告,或未能“确保将内容迅速删除”,将被处以年全球营业额10%的罚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