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媒体
《红毯先生》:用“起底”电影行业的方式,嘲讽这个极化的时代

《红毯先生》褪去了宁浩“疯狂”电影系列直给的闹剧式幽默,用一种更加冷静克制的叙事平等地嘲讽电影行业相关的所有人,甚至包括导演自己,并对社会分化、网络暴力等我们时代的文化危机有所指涉。

现实生活有点疲惫,吉伊卡哇征服人类

小朋友不觉幼稚,大朋友更是刚刚好。

地方文旅,正在争当“显眼包”

“决定网红潮流”能力的背后,是创造消费和收入的可能性。

哈尔滨左右哥的魔幻人生:曾跟狐狸乌鸦跳了20天

在左右哥身上,你能感受到一个人和一座城的命运,紧密相连。

3天60亿,哈尔滨为了接棒淄博有多拼?

哈尔滨到底怎么走红的?

当可可西里网红狼变得狗里狗气

是做一头充满野性但吃不饱的野狼,还是做一只不用饿肚子、但没了天性的网红狼?

泼天富贵轮到“自然酒”,你应该知道点什么?

自然酒是怎么火起来的?

修图的我,真实的我

摄影尽量彰显细节,给人以无限逼近“真实”的感受。现在没有人再说摄影不是艺术,只是在具体实践上经常采取双重标准。

普通人于文亮的“互联网变形记”

“于文亮精神”还是“虚伪于文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