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期限从三年变成一个月,中利集团“紧逼”董事长还钱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期限从三年变成一个月,中利集团“紧逼”董事长还钱

中利集团已五连板涨停。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马悦然

接连收到深交所关注函、问询函后,中利集团(002309.SZ)对控股股东占用资金问题再次作出了承诺。

5月23日晚,中利集团发布对深交所的问询回复称,其控股股东将力争在一个月内归还占用资金。

中利集团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为王柏兴,持股比例为18.3%。王柏兴同时是该公司董事长。

若届时资金占用问题确实无法解决,将触及相关规定,对其股票交易实施其他风险警示。

这较原计划的归还时间大幅提前。按照此前发布的2021年年报,中利集团控股股东及关联方中利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计划2024年底前全部归还占用资金。

2019年12月-2021年7月期间,王柏兴及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中利集团资金,最高额一度达14.97亿元,占上市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84.75%。

截至去年底,王柏兴及关联方通过向供应商借款等名义,累计非经营性占用中利集团资金近8.79亿元。截至目前,资金占用余额为8.77亿元,已归还223.35万元。

在问询回复中,中利集团披露,控股股东已将位于辽宁省铁岭市铁岭县商服、住房性质的土地、地上建筑物呈报上市公司,并将进行价值评估,拟以资产抵债,用于归还部分占用资金。

5月9日,中利集团公布控股股东计划的具体还款来源,包括回收对外借款、转让其控制资产、中利环保股份有限公司经营所得等。

5月19日,中利集团对王柏兴的资金占用问题进行了内部通报,处以100万元的罚款。

中利集团原从事特种线缆业务,后斥资4.82亿元,从王柏兴手中收购了腾晖光伏51%股权,由此切入光伏赛道,目前为双主业发展模式。

深交所还关注到该公司扣非后净利润已连续四年为负。该公司将2018-2019年亏损的原因,归结为“531”光伏政策影响及计提减值等。

2020年,因电站消缺成本增加和销售折让,中利集团的电站营收和毛利大幅下降,叠加在建工程减值、计提等因素,该公司当年扣非后净利润亏损27.19亿元。

去年,该公司受专网业务暴雷影响,加上原材料及海运费暴涨,产能释放不充分等原因,再次亏损25.1亿元

据界面新闻统计,2018-2021年间,中利集团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70.19亿元;扣非后净利润共亏损达59.28亿元。

图片来源:中利集团

该公司在最新回复函称,虽然面临一定困难,但公司仍具备持续经营能力。

对于境外收入增长及毛利率下降问题,中利集团认为,这主要因光伏板块增收不增利。海外部分订单供应链成本上涨后,成本无法完全传递至下游,且受国内“能耗双控政策”影响。

虽然负面缠身,中利集团却连续五个交易日涨停。

截至5月23日收盘,中利集团上涨9.93%,报收6.53元/股,五日累计涨幅达61.2%,总市值56.93亿元。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期限从三年变成一个月,中利集团“紧逼”董事长还钱

中利集团已五连板涨停。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马悦然

接连收到深交所关注函、问询函后,中利集团(002309.SZ)对控股股东占用资金问题再次作出了承诺。

5月23日晚,中利集团发布对深交所的问询回复称,其控股股东将力争在一个月内归还占用资金。

中利集团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为王柏兴,持股比例为18.3%。王柏兴同时是该公司董事长。

若届时资金占用问题确实无法解决,将触及相关规定,对其股票交易实施其他风险警示。

这较原计划的归还时间大幅提前。按照此前发布的2021年年报,中利集团控股股东及关联方中利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计划2024年底前全部归还占用资金。

2019年12月-2021年7月期间,王柏兴及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中利集团资金,最高额一度达14.97亿元,占上市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84.75%。

截至去年底,王柏兴及关联方通过向供应商借款等名义,累计非经营性占用中利集团资金近8.79亿元。截至目前,资金占用余额为8.77亿元,已归还223.35万元。

在问询回复中,中利集团披露,控股股东已将位于辽宁省铁岭市铁岭县商服、住房性质的土地、地上建筑物呈报上市公司,并将进行价值评估,拟以资产抵债,用于归还部分占用资金。

5月9日,中利集团公布控股股东计划的具体还款来源,包括回收对外借款、转让其控制资产、中利环保股份有限公司经营所得等。

5月19日,中利集团对王柏兴的资金占用问题进行了内部通报,处以100万元的罚款。

中利集团原从事特种线缆业务,后斥资4.82亿元,从王柏兴手中收购了腾晖光伏51%股权,由此切入光伏赛道,目前为双主业发展模式。

深交所还关注到该公司扣非后净利润已连续四年为负。该公司将2018-2019年亏损的原因,归结为“531”光伏政策影响及计提减值等。

2020年,因电站消缺成本增加和销售折让,中利集团的电站营收和毛利大幅下降,叠加在建工程减值、计提等因素,该公司当年扣非后净利润亏损27.19亿元。

去年,该公司受专网业务暴雷影响,加上原材料及海运费暴涨,产能释放不充分等原因,再次亏损25.1亿元

据界面新闻统计,2018-2021年间,中利集团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70.19亿元;扣非后净利润共亏损达59.28亿元。

图片来源:中利集团

该公司在最新回复函称,虽然面临一定困难,但公司仍具备持续经营能力。

对于境外收入增长及毛利率下降问题,中利集团认为,这主要因光伏板块增收不增利。海外部分订单供应链成本上涨后,成本无法完全传递至下游,且受国内“能耗双控政策”影响。

虽然负面缠身,中利集团却连续五个交易日涨停。

截至5月23日收盘,中利集团上涨9.93%,报收6.53元/股,五日累计涨幅达61.2%,总市值56.93亿元。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