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鸿蒙之父”离任,华为将何去何从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鸿蒙之父”离任,华为将何去何从

从华为退场,是王成录以另一种身份推动鸿蒙生态的开始。

文|中国品牌杂志  冯昭

近日,被誉为“鸿蒙之父”的王成录被曝离开华为。

作为任正非在技术领域的得力干将,王成录不仅主导了华为自有操作系统鸿蒙的研发,还曾领导过方舟编译器、EMUI 9.0、EMUI10.0等华为核心产品的开发和升级。

这位元老级核心人物的离职,对华为和信息通信产业具有怎样的深意?

华为要有自己的操作系统

今年,已是王成录在华为供职的第24个年头。

1998年,刚拿到哈尔滨工业大学博士学位的王成录经过面试,被分到华为无线核心网部门。凭借超强的学习能力,他很快从基层岗位脱颖而出——入职不到两年,就成为该部门的产品线总裁。

王成录被誉为“鸿蒙之父”

2014年,王成录被任命为中央软件院总裁,负责前瞻性软件技术预研;此后又先后被任命为消费者业务软件部总裁、消费者业务AI与智慧全场景业务部总裁。正是在消费者业务软件部总裁任上,主导了方舟编译器、EMUI以及鸿蒙系统的研发,带领团队开发了HarmonyOS,因此被外界称为“鸿蒙之父”。

但是,王成录最初在华为内部提出鸿蒙系统,并没有得到足够重视。

2017年,华为手机业务市场占有率高达20.4%,但任正非看到了潜在的风险。王成录抓住时机,陈述了自己的观点:将来,华为消费者业务可能做到上千亿美元,但规模越大越经不起波动,根基不在自己手里,太危险,华为应该开发属于自己的操作系统。

鸿蒙系统“领路人”

2018年3月,鸿蒙操作系统正式立项,之后陆续开发了1.0和2.0版本。这个新生事物的诞生异常艰难:不但海外竞争对手围追堵截,想将其扼杀在摇篮里;国内友商也不领情,坊间对“鸿蒙系统就是借壳”、“鸿蒙系统不如安卓”的质疑比比皆是。

但王成录不为外界的评价所动,带领团队埋头搞研发,声言:“谁动摇军心,马上收拾东西走人!”

后来,随着美国对华为的极限施压和制裁,鸿蒙系统成为华为冲出重围的重要突破口,这也证明了王成录未雨绸缪的远见。甚至可以说,没有王成录,就不会有鸿蒙后来的成就。

按照华为年满45岁即可申请退休的规定,已届天命之年的王成录选择离任也属正常。但是,在鸿蒙系统已然突破瓶颈、搭载鸿蒙的手机用户达到3亿,该系统进入3.0升级阶段的关键时刻,王成录突然退出,还是引发了外界的猜测和疑虑。

“王成录不是叛变,离开华为但依旧会继续留在鸿蒙领域。”华为公司回应。

离开华为,投身开源鸿蒙

原来,在2020年和2021年,华为分两次把鸿蒙操作系统的基础能力全部捐献给开放原子开源基金会,由后者整合其他参与者的贡献,形成OpenHarmony开源项目。

从那时起,鸿蒙系统就分为两个主体:一是华为鸿蒙,用于华为自己的设备安装、开发升级;另一个是开源鸿蒙,用于发展数字技术,以及鸿蒙生态的进一步发展壮大。

离开华为后,王成录的“新东家”深圳开鸿数字产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开鸿),既有华为旗下哈勃投资的20%股份,也有中软国际19.5%的股份,而中软国际是正儿八经的“国家队”出身。从这个意义上说,王成录不但没有和华为彻底“撇清关系”,并且深开鸿的主营业务,就是做基于开源鸿蒙操作系统发行版的产品。

从开发开源鸿蒙系统的角度来讲,没有人比王成录更适合了。

通信行业观察家项立刚也认为,鸿蒙要成为一个世界级的操作系统,需要更多的合作伙伴,而深开鸿就是为更多企业提供鸿蒙二次开发能力的,这项工作由王成录来主导,在技术上令人放心,也有号召力。有众多的中小企业需要这样的服务。

华为对其继任者早有布局

实际上,早在去年10月举行的华为开发者大会上,王成录的职位已经调整为华为AI与智慧全场景业务部总裁。负责鸿蒙操作系统、EMUI操作系统、软件层面的各类基础技术研发以及开发者生态建设的华为消费者业务软件部总裁一职,已交由龚体接任。

龚体同样是一员老将,此前曾担任华为IT研发管理部部长、中央软件院院长、加拿大研究院院长。

华为开发者大会公布的数据显示,参与华为鸿蒙生态建设的开发者人数超过510万,软件应用全球累计分发量超过3亿,覆盖170多个国家和地区。可以说,华为已经做好发展全球生态的准备,而鸿蒙生态就是其在万物智联时代拓展的基础。

可以说,王成录从华为退场,是以另一种身份推动鸿蒙生态的开始。

鸿蒙生态持之以恒的推动者

任正非曾说:“我们需要的不是一家强大的企业,只有整个国家强大起来,企业才能安稳地发展,所以民族企业一定要返过来推动国家发展。”

正是在这种思想下,华为才会在国外围追堵截下毫不妥协,才会把开源鸿蒙系统捐献出来。

华为鸿蒙需要升级版本,开源鸿蒙更需要,并且开源鸿蒙承载的是国家分布式操作系统的底层内核。这意味着,王成录已经不只是在为某一家公司服务,而是在为整个行业服务。

从这个意义上说,无论他在何处任职,都是在为中国的操作系统贡献力量。

来源:中国品牌杂志 中国品牌网

原标题:“鸿蒙之父”离任,华为将何去何从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华为

8.4k
  • 华为智能车领域专利获授权,可提高识别用户感兴趣对象的准确性
  • 京东挤进财富世界500强前50,华为排名首次下降位列96位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鸿蒙之父”离任,华为将何去何从

从华为退场,是王成录以另一种身份推动鸿蒙生态的开始。

文|中国品牌杂志  冯昭

近日,被誉为“鸿蒙之父”的王成录被曝离开华为。

作为任正非在技术领域的得力干将,王成录不仅主导了华为自有操作系统鸿蒙的研发,还曾领导过方舟编译器、EMUI 9.0、EMUI10.0等华为核心产品的开发和升级。

这位元老级核心人物的离职,对华为和信息通信产业具有怎样的深意?

华为要有自己的操作系统

今年,已是王成录在华为供职的第24个年头。

1998年,刚拿到哈尔滨工业大学博士学位的王成录经过面试,被分到华为无线核心网部门。凭借超强的学习能力,他很快从基层岗位脱颖而出——入职不到两年,就成为该部门的产品线总裁。

王成录被誉为“鸿蒙之父”

2014年,王成录被任命为中央软件院总裁,负责前瞻性软件技术预研;此后又先后被任命为消费者业务软件部总裁、消费者业务AI与智慧全场景业务部总裁。正是在消费者业务软件部总裁任上,主导了方舟编译器、EMUI以及鸿蒙系统的研发,带领团队开发了HarmonyOS,因此被外界称为“鸿蒙之父”。

但是,王成录最初在华为内部提出鸿蒙系统,并没有得到足够重视。

2017年,华为手机业务市场占有率高达20.4%,但任正非看到了潜在的风险。王成录抓住时机,陈述了自己的观点:将来,华为消费者业务可能做到上千亿美元,但规模越大越经不起波动,根基不在自己手里,太危险,华为应该开发属于自己的操作系统。

鸿蒙系统“领路人”

2018年3月,鸿蒙操作系统正式立项,之后陆续开发了1.0和2.0版本。这个新生事物的诞生异常艰难:不但海外竞争对手围追堵截,想将其扼杀在摇篮里;国内友商也不领情,坊间对“鸿蒙系统就是借壳”、“鸿蒙系统不如安卓”的质疑比比皆是。

但王成录不为外界的评价所动,带领团队埋头搞研发,声言:“谁动摇军心,马上收拾东西走人!”

后来,随着美国对华为的极限施压和制裁,鸿蒙系统成为华为冲出重围的重要突破口,这也证明了王成录未雨绸缪的远见。甚至可以说,没有王成录,就不会有鸿蒙后来的成就。

按照华为年满45岁即可申请退休的规定,已届天命之年的王成录选择离任也属正常。但是,在鸿蒙系统已然突破瓶颈、搭载鸿蒙的手机用户达到3亿,该系统进入3.0升级阶段的关键时刻,王成录突然退出,还是引发了外界的猜测和疑虑。

“王成录不是叛变,离开华为但依旧会继续留在鸿蒙领域。”华为公司回应。

离开华为,投身开源鸿蒙

原来,在2020年和2021年,华为分两次把鸿蒙操作系统的基础能力全部捐献给开放原子开源基金会,由后者整合其他参与者的贡献,形成OpenHarmony开源项目。

从那时起,鸿蒙系统就分为两个主体:一是华为鸿蒙,用于华为自己的设备安装、开发升级;另一个是开源鸿蒙,用于发展数字技术,以及鸿蒙生态的进一步发展壮大。

离开华为后,王成录的“新东家”深圳开鸿数字产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开鸿),既有华为旗下哈勃投资的20%股份,也有中软国际19.5%的股份,而中软国际是正儿八经的“国家队”出身。从这个意义上说,王成录不但没有和华为彻底“撇清关系”,并且深开鸿的主营业务,就是做基于开源鸿蒙操作系统发行版的产品。

从开发开源鸿蒙系统的角度来讲,没有人比王成录更适合了。

通信行业观察家项立刚也认为,鸿蒙要成为一个世界级的操作系统,需要更多的合作伙伴,而深开鸿就是为更多企业提供鸿蒙二次开发能力的,这项工作由王成录来主导,在技术上令人放心,也有号召力。有众多的中小企业需要这样的服务。

华为对其继任者早有布局

实际上,早在去年10月举行的华为开发者大会上,王成录的职位已经调整为华为AI与智慧全场景业务部总裁。负责鸿蒙操作系统、EMUI操作系统、软件层面的各类基础技术研发以及开发者生态建设的华为消费者业务软件部总裁一职,已交由龚体接任。

龚体同样是一员老将,此前曾担任华为IT研发管理部部长、中央软件院院长、加拿大研究院院长。

华为开发者大会公布的数据显示,参与华为鸿蒙生态建设的开发者人数超过510万,软件应用全球累计分发量超过3亿,覆盖170多个国家和地区。可以说,华为已经做好发展全球生态的准备,而鸿蒙生态就是其在万物智联时代拓展的基础。

可以说,王成录从华为退场,是以另一种身份推动鸿蒙生态的开始。

鸿蒙生态持之以恒的推动者

任正非曾说:“我们需要的不是一家强大的企业,只有整个国家强大起来,企业才能安稳地发展,所以民族企业一定要返过来推动国家发展。”

正是在这种思想下,华为才会在国外围追堵截下毫不妥协,才会把开源鸿蒙系统捐献出来。

华为鸿蒙需要升级版本,开源鸿蒙更需要,并且开源鸿蒙承载的是国家分布式操作系统的底层内核。这意味着,王成录已经不只是在为某一家公司服务,而是在为整个行业服务。

从这个意义上说,无论他在何处任职,都是在为中国的操作系统贡献力量。

来源:中国品牌杂志 中国品牌网

原标题:“鸿蒙之父”离任,华为将何去何从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