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爱彼迎突然离场,民宿行业格局未定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爱彼迎突然离场,民宿行业格局未定

爱彼迎为何突然“离场”?谁又会代替爱彼迎号令中国民宿?

文|陈根

在多年大举投资后,爱彼迎(Airbnb)终于还是退出了中国市场。

5月24日一早,爱彼迎就官宣了中国业务的调整:自2022年7月30日起,暂停支持境内游房源、体验及相关预定,出境游业务则不受影响。消息一出,“爱彼迎退出中国大陆”的词条迅速登上热搜。有人表示惊讶和遗憾,有人则认为是意料之中。爱彼迎高调地走了,正如它高调地来。

作为中国民宿的巨头,从2013年开始在中国试水,并于2014年在国内设立小规模团队,到2015宣布进入中国市场并于2017年将“爱彼迎”作为品牌中文名称,爱彼迎为何突然“离场”?谁又会代替爱彼迎号令中国民宿?

爱彼迎的中国六年

2008年,Airbnb成立,总部设在美国加州旧金山市,主营民宿,其业务模式是搭建平台,撮合房源为客户提供住宿服务。

2014年,Airbnb在国内设立小规模团队,并于2016年开始在中国市场开展业务,2017年3月底,Airbnb才定下了“爱彼迎”作为品牌和产品的中文名称,也即正式以一家本土化公司的身份,在中国提供在线短租服务。

公司创始人Brian Chesky出席了公司17年在北京举办的发布会,表达了对中国“千禧一代”用户的期待:“中国年轻旅行者看世界的角度与之前完全不同。我们希望爱彼迎和我们的全新旅行平台能够引起他们的共鸣,激励他们用全新的方式去旅行。”

Chesky对中国年轻用户的恭维,背后是对中国这个巨大市场的期待。在那之后,爱彼迎全球和中国部门积极运营中国市场,很快就做出了一些不错的成绩:

比如,仅在入华两年、正式命名一年后,中国就已经成为全球爱彼迎用户新年旅行的最热门目的地国家。最受欢迎的10个旅行目的地里,中国占了6个,上海周边城市群和武汉成为了最受欢迎的跨年夜目的地城市。同时,爱彼迎在中国的房源增长率达到了惊人的100%,并且房源也实现了下沉和多元化。

当然,中间也并非没有困难,实际上,本土化一直是爱彼迎的痛点。爱彼迎客服反馈难的问题,在中国本土化早期一直遭到用户和行业诟病;而竞争对手途家、小猪等真正的本土公司,则通过整合微信小程序/支付等各种手段,显著降低了获客成本,对爱彼迎带来了极大的市场份额压制。

结果就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爱彼迎的中国业务都是一个叫好却不叫座的存在,被批评“水土不服”。爱彼迎甚至还为此连续换了6任中国业务负责人,直到2018年9月,原面包旅行CEO彭韬出任爱彼迎中国总裁。

时任中国区总裁的彭韬曾曾告诉《21CBR》记者,爱彼迎中国的产品策略、品牌营销计划等,都由本土团队制定并执行,拥有独立的预算,柏思齐每个月会来中国一次,跟团队见面、开会。彭韬出任爱彼迎中国总裁后,爱彼迎在中国内地的本土团队迅速扩张,业务也显著增长。

根据爱彼迎发布的数据,2018年下半年,爱彼迎中国的内地业务预计增长近3倍;2019年第一季度,爱彼迎中国内地业务(入住人次)增长3倍。2019年1月至8日,爱彼迎App的平均月活跃用户人数居中国内地民宿短租平台之首。新增房客数量一度排名全球第二,并在中国本土拥有15万套房源。

2020年6月,爱彼迎为继续深耕中国内地业务,提高中国区运营效率,还新设了中国首席运营官一职,由爱彼迎原亚太区总法律顾问和亚太业务负责人萧锦鸿担任,直接向爱彼迎联合创始人、首席战略官兼中国区主席柏思齐(Nathan Blecharczyk)汇报。

美国东部时间2020年12月10日,爱彼迎在疫情中上市。虽然此前连续3年处于净亏损状态,上市首日的爱彼迎仍以146美元/股的价格大幅高开,较发行价涨114.71%。截至当日收盘,爱彼迎市值达863.05亿美元,超过全球市值排名第一的酒店集团万豪国际集团及国际旅游公司巨头缤客。

突然的离场

显然,爱彼迎也有过大展鸿图的真正机会。毕竟,在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其中国国内销售额在2019年初增长了两倍。爱彼迎app的月活跃用户数量当时领先于竞争对手。远程工作、本地旅行以及较长期预订都在增加,在当前的防疫封锁结束后,这些趋势应该会持续下去。

然而,在中国,爱彼迎还是没能挺过反复的疫情。爱彼迎中国发布的消息指出:“新冠疫情的持续反复,打乱了旅游业原本的发展步伐,也弱化了我们(中国内地)境内游业务与出境游业务的协同效应,境内游业务相应地面临高成本等运营挑战。”

5月5日,爱彼迎披露2022年第一季度财报,数据显示,随着全球旅游业的逐步恢复,爱彼迎首次突破单季度1亿次预订大关,第一季度住宿(间夜量)和体验预订达1.02亿(次),同比增长59%,较2019年同期增长26%。然而,看起来亮眼的数据表现,却并不包括中国。

从全球各地区的数据来看,爱彼迎北美市场第一季度的住宿和体验较2019年同期增长近55%;欧洲、中东和非洲地区的住宿和体验预订自疫情开始以来首次超过2019年一季度同期,增长约20%;拉丁美洲地区预订较2019年一季度增长约65%。对于亚太地区,爱彼迎表示“住宿和体验的预订仍然低迷”。

爱彼迎指出,2022年第一季度确实看到亚太地区相对于2021年第四季度的连续复苏,但不包括中国区。华尔街日报援引知情人士指出,中国(内地)的住宿和体验预订通常只占爱彼迎整体收入的1%左右。

实际上,爱彼迎的管理层在2021年报中,已心生退意,他们预计,在中国经营业务将继续产生大量费用,“可能无法在该市场实现盈利”,且提及员工士气以及监管政策的变化,对其运营的挑战。

说到底,爱彼迎关闭中国短租业务,也只是一项商业决策,实质影响有限。毕竟,如果营收短时间受到冲击是可以应对的,但是时间如果具有不确定性,那么持续性的亏损,这赔本的生意就是再有情怀也难以持续。

当然,这主要跟爱彼迎的业务定位本身有关,爱彼迎业务很简单,就是给国际上来华旅游,以及中国出境游的人员提供住宿信息的这样一个平台,但是从疫情开始至今已经进入了第三个年头,国际旅行的中断,这对于爱彼迎而言所造成的影响是根本性的。

多重因素影响下,且国内文旅行业仍会严格执行跨省旅游经营“熔断”机制,再加上今年以来,爱彼迎股价已跌去30%,一季度仍是亏损,叠加疫情影响的财务压力,才可能最终促使爱彼迎做出离开的决定。 

民宿行业格局未定

在爱彼迎退出中国的同时,中国民宿市场却正在面临新一轮争夺。

一方面,受疫情影响,国内民宿行业的急剧下滑。国内民宿兴起于2012年,2017-2019年进入井喷期,移动大数据监测平台Trustdata数据显示,这三年,中国在线民宿房源数量从59.2万增长至134.1万,民宿在线成交额从43.2亿元增至209.4亿元。而疫情的到来,让国内民宿的增长态势急转直下,整个民宿行业遭受重创。

以旅游胜地的丽江为例,从2021年开始,丽江民宿客栈低价转出的情况越来越频繁。多位丽江民宿经营者透露,受疫情影响,丽江古城客流量已经是近年来最低水平,鲜有客人,且租售价格已达低点,丽江民宿正在经历大换血。

但即便如此,民宿依然是一门被看好的生意。美团在2017年就推出了自己的民宿短租平台。尽管当前美团的大部分销售额仍然来自外卖,外卖营收是民宿业务的三倍。但在旅游业低迷的情况下,美团去年民宿和旅游部门的营收增长却超过了50%,民宿业务的营业利润率已超过43%,远高于送餐的6%。可以预见,美团将会把更多资源投入这块利润丰厚的业务——在封锁措施放松后,它完全可以受益于激增的需求。

另一方面,爱彼迎的退出还将给民宿市场格局带来新变。实际上,在国内市场,一直以来,爱彼迎就受到途家、木鸟、小猪、美团“四强”的无形夹击。截至2021年6月,小猪和美团民宿房源数量都是约80万套,同年底,途家、木鸟的民宿房源数量分别达到230万套和135万套,对比之下,爱彼迎中国区的房源仅为约15万套。

而就在爱彼迎刚才宣布要关闭中国大陆业务时,途家、美团、小猪等国内民宿平台一级梯队成员,就开始了行动“开抢”房源。比如,飞猪民宿、小猪民宿,宣布推出房东专属绿色服务通道、房源同步发布、新房东入驻扶持计划等系列举措;途家宣布开通“绿色审核通道”,同时即将推出“一键上线”等多项服务;美团民宿表示将从成立专属房东服务团队、新房东助力计划、产品设计升级、激励政策优化、房东社区上线等5个方面来助力房东经营。

不过,当前,虽然包括一些巨头玩家已经入局,但目前中国民宿业的格局仍未固化,还处于建构过程中。同时,民宿业的发展还将面临帐篷露营、房车露营等带来的一系列冲击。显然,爱彼迎离场后的中国民宿或许将面临更多不可确定因素——爱彼迎的离场将会释放更多供应链资源,也会给本土品牌带来更大的市场机遇。但伴随而来的也有不可预见的挑战,比如,随着用户的涌入,平台运营的精细化需要进一步提升,民宿市场蛋糕也将迎来新一轮分配。现在,还只是市场洗牌的前夜而已。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Airbnb

1.9k
  • 爱彼迎第三季度净利润同比增长46%
  • 爱彼迎第二财季收入21亿美元,较上年同期增长58%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爱彼迎突然离场,民宿行业格局未定

爱彼迎为何突然“离场”?谁又会代替爱彼迎号令中国民宿?

文|陈根

在多年大举投资后,爱彼迎(Airbnb)终于还是退出了中国市场。

5月24日一早,爱彼迎就官宣了中国业务的调整:自2022年7月30日起,暂停支持境内游房源、体验及相关预定,出境游业务则不受影响。消息一出,“爱彼迎退出中国大陆”的词条迅速登上热搜。有人表示惊讶和遗憾,有人则认为是意料之中。爱彼迎高调地走了,正如它高调地来。

作为中国民宿的巨头,从2013年开始在中国试水,并于2014年在国内设立小规模团队,到2015宣布进入中国市场并于2017年将“爱彼迎”作为品牌中文名称,爱彼迎为何突然“离场”?谁又会代替爱彼迎号令中国民宿?

爱彼迎的中国六年

2008年,Airbnb成立,总部设在美国加州旧金山市,主营民宿,其业务模式是搭建平台,撮合房源为客户提供住宿服务。

2014年,Airbnb在国内设立小规模团队,并于2016年开始在中国市场开展业务,2017年3月底,Airbnb才定下了“爱彼迎”作为品牌和产品的中文名称,也即正式以一家本土化公司的身份,在中国提供在线短租服务。

公司创始人Brian Chesky出席了公司17年在北京举办的发布会,表达了对中国“千禧一代”用户的期待:“中国年轻旅行者看世界的角度与之前完全不同。我们希望爱彼迎和我们的全新旅行平台能够引起他们的共鸣,激励他们用全新的方式去旅行。”

Chesky对中国年轻用户的恭维,背后是对中国这个巨大市场的期待。在那之后,爱彼迎全球和中国部门积极运营中国市场,很快就做出了一些不错的成绩:

比如,仅在入华两年、正式命名一年后,中国就已经成为全球爱彼迎用户新年旅行的最热门目的地国家。最受欢迎的10个旅行目的地里,中国占了6个,上海周边城市群和武汉成为了最受欢迎的跨年夜目的地城市。同时,爱彼迎在中国的房源增长率达到了惊人的100%,并且房源也实现了下沉和多元化。

当然,中间也并非没有困难,实际上,本土化一直是爱彼迎的痛点。爱彼迎客服反馈难的问题,在中国本土化早期一直遭到用户和行业诟病;而竞争对手途家、小猪等真正的本土公司,则通过整合微信小程序/支付等各种手段,显著降低了获客成本,对爱彼迎带来了极大的市场份额压制。

结果就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爱彼迎的中国业务都是一个叫好却不叫座的存在,被批评“水土不服”。爱彼迎甚至还为此连续换了6任中国业务负责人,直到2018年9月,原面包旅行CEO彭韬出任爱彼迎中国总裁。

时任中国区总裁的彭韬曾曾告诉《21CBR》记者,爱彼迎中国的产品策略、品牌营销计划等,都由本土团队制定并执行,拥有独立的预算,柏思齐每个月会来中国一次,跟团队见面、开会。彭韬出任爱彼迎中国总裁后,爱彼迎在中国内地的本土团队迅速扩张,业务也显著增长。

根据爱彼迎发布的数据,2018年下半年,爱彼迎中国的内地业务预计增长近3倍;2019年第一季度,爱彼迎中国内地业务(入住人次)增长3倍。2019年1月至8日,爱彼迎App的平均月活跃用户人数居中国内地民宿短租平台之首。新增房客数量一度排名全球第二,并在中国本土拥有15万套房源。

2020年6月,爱彼迎为继续深耕中国内地业务,提高中国区运营效率,还新设了中国首席运营官一职,由爱彼迎原亚太区总法律顾问和亚太业务负责人萧锦鸿担任,直接向爱彼迎联合创始人、首席战略官兼中国区主席柏思齐(Nathan Blecharczyk)汇报。

美国东部时间2020年12月10日,爱彼迎在疫情中上市。虽然此前连续3年处于净亏损状态,上市首日的爱彼迎仍以146美元/股的价格大幅高开,较发行价涨114.71%。截至当日收盘,爱彼迎市值达863.05亿美元,超过全球市值排名第一的酒店集团万豪国际集团及国际旅游公司巨头缤客。

突然的离场

显然,爱彼迎也有过大展鸿图的真正机会。毕竟,在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其中国国内销售额在2019年初增长了两倍。爱彼迎app的月活跃用户数量当时领先于竞争对手。远程工作、本地旅行以及较长期预订都在增加,在当前的防疫封锁结束后,这些趋势应该会持续下去。

然而,在中国,爱彼迎还是没能挺过反复的疫情。爱彼迎中国发布的消息指出:“新冠疫情的持续反复,打乱了旅游业原本的发展步伐,也弱化了我们(中国内地)境内游业务与出境游业务的协同效应,境内游业务相应地面临高成本等运营挑战。”

5月5日,爱彼迎披露2022年第一季度财报,数据显示,随着全球旅游业的逐步恢复,爱彼迎首次突破单季度1亿次预订大关,第一季度住宿(间夜量)和体验预订达1.02亿(次),同比增长59%,较2019年同期增长26%。然而,看起来亮眼的数据表现,却并不包括中国。

从全球各地区的数据来看,爱彼迎北美市场第一季度的住宿和体验较2019年同期增长近55%;欧洲、中东和非洲地区的住宿和体验预订自疫情开始以来首次超过2019年一季度同期,增长约20%;拉丁美洲地区预订较2019年一季度增长约65%。对于亚太地区,爱彼迎表示“住宿和体验的预订仍然低迷”。

爱彼迎指出,2022年第一季度确实看到亚太地区相对于2021年第四季度的连续复苏,但不包括中国区。华尔街日报援引知情人士指出,中国(内地)的住宿和体验预订通常只占爱彼迎整体收入的1%左右。

实际上,爱彼迎的管理层在2021年报中,已心生退意,他们预计,在中国经营业务将继续产生大量费用,“可能无法在该市场实现盈利”,且提及员工士气以及监管政策的变化,对其运营的挑战。

说到底,爱彼迎关闭中国短租业务,也只是一项商业决策,实质影响有限。毕竟,如果营收短时间受到冲击是可以应对的,但是时间如果具有不确定性,那么持续性的亏损,这赔本的生意就是再有情怀也难以持续。

当然,这主要跟爱彼迎的业务定位本身有关,爱彼迎业务很简单,就是给国际上来华旅游,以及中国出境游的人员提供住宿信息的这样一个平台,但是从疫情开始至今已经进入了第三个年头,国际旅行的中断,这对于爱彼迎而言所造成的影响是根本性的。

多重因素影响下,且国内文旅行业仍会严格执行跨省旅游经营“熔断”机制,再加上今年以来,爱彼迎股价已跌去30%,一季度仍是亏损,叠加疫情影响的财务压力,才可能最终促使爱彼迎做出离开的决定。 

民宿行业格局未定

在爱彼迎退出中国的同时,中国民宿市场却正在面临新一轮争夺。

一方面,受疫情影响,国内民宿行业的急剧下滑。国内民宿兴起于2012年,2017-2019年进入井喷期,移动大数据监测平台Trustdata数据显示,这三年,中国在线民宿房源数量从59.2万增长至134.1万,民宿在线成交额从43.2亿元增至209.4亿元。而疫情的到来,让国内民宿的增长态势急转直下,整个民宿行业遭受重创。

以旅游胜地的丽江为例,从2021年开始,丽江民宿客栈低价转出的情况越来越频繁。多位丽江民宿经营者透露,受疫情影响,丽江古城客流量已经是近年来最低水平,鲜有客人,且租售价格已达低点,丽江民宿正在经历大换血。

但即便如此,民宿依然是一门被看好的生意。美团在2017年就推出了自己的民宿短租平台。尽管当前美团的大部分销售额仍然来自外卖,外卖营收是民宿业务的三倍。但在旅游业低迷的情况下,美团去年民宿和旅游部门的营收增长却超过了50%,民宿业务的营业利润率已超过43%,远高于送餐的6%。可以预见,美团将会把更多资源投入这块利润丰厚的业务——在封锁措施放松后,它完全可以受益于激增的需求。

另一方面,爱彼迎的退出还将给民宿市场格局带来新变。实际上,在国内市场,一直以来,爱彼迎就受到途家、木鸟、小猪、美团“四强”的无形夹击。截至2021年6月,小猪和美团民宿房源数量都是约80万套,同年底,途家、木鸟的民宿房源数量分别达到230万套和135万套,对比之下,爱彼迎中国区的房源仅为约15万套。

而就在爱彼迎刚才宣布要关闭中国大陆业务时,途家、美团、小猪等国内民宿平台一级梯队成员,就开始了行动“开抢”房源。比如,飞猪民宿、小猪民宿,宣布推出房东专属绿色服务通道、房源同步发布、新房东入驻扶持计划等系列举措;途家宣布开通“绿色审核通道”,同时即将推出“一键上线”等多项服务;美团民宿表示将从成立专属房东服务团队、新房东助力计划、产品设计升级、激励政策优化、房东社区上线等5个方面来助力房东经营。

不过,当前,虽然包括一些巨头玩家已经入局,但目前中国民宿业的格局仍未固化,还处于建构过程中。同时,民宿业的发展还将面临帐篷露营、房车露营等带来的一系列冲击。显然,爱彼迎离场后的中国民宿或许将面临更多不可确定因素——爱彼迎的离场将会释放更多供应链资源,也会给本土品牌带来更大的市场机遇。但伴随而来的也有不可预见的挑战,比如,随着用户的涌入,平台运营的精细化需要进一步提升,民宿市场蛋糕也将迎来新一轮分配。现在,还只是市场洗牌的前夜而已。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