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小鹏汽车多部门调整裁员,出海业务发展艰难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小鹏汽车多部门调整裁员,出海业务发展艰难

两年时间里小鹏在海外市场共卖出不到600辆车。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周姝祺

近日媒体报道小鹏汽车正在进行一轮组织架构调整和裁员,涉及多个部门。其中,小鹏汽车负责出海业务的副总裁何力扬已于近期离职,其下属负责出海业务的营销副总经理张一博、原北区总经理、销售高级总监张传金也将于近期离职。

针对裁员情况,小鹏汽车对界面新闻回应称,大幅裁员与事实有出入,“由于部分部门岗位调整与绩效优化,涉及了少量相关员工的调整。”

一名接近小鹏汽车的知情人士向界面新闻透露,“内部的确存在组织架构调整,小鹏的出海业务很艰难。”

小鹏汽车的首次“出海”是在2020年,选择了全球电动车渗透率排名第一的挪威。2020年,小鹏汽车在挪威交付了100辆小鹏G3;2021年,小鹏G3销售了406辆,P7销售了32辆。对比来看,2021 年挪威总共销售了 17.63 万辆汽车,其中 65% 为纯电动车,特斯拉交付了超 2 万辆。

为加速海外业务扩张,今年小鹏汽车宣布开启出海2.0模式,相继在瑞典、荷兰和丹麦开设直营店,并与欧洲经销商集团达成合作,形成“直营+授权”的零售模式。按照小鹏汽车计划,未来将有50%的汽车销量来自海外市场。

但目前来看,小鹏汽车已经开启交付的G3和P7的销量并不乐观。“直营+授权”的零售模式虽然可以解决快速拓展和资金吃紧的矛盾,但在陌生的海外市场部分依赖经销商,容易出现口碑、服务层次不齐的情况,对开拓新兴市场不利。

今年四季度,按照中国和欧盟整车双认证标准开发的小鹏G9也要开启大规模交付,在当前汽车供应链吃紧的环境下,小鹏G9将先满足国内市场用户。另外,海外运输链条比国内交付更长,更容易出现延迟交付问题,进一步影响到海外业务发展。

安永博智隆战略咨询合伙人章一超向界面新闻表示,海外市场是新势力汽车公司的必争之地。“汽车公司不仅需要在产品上满足当地消费者偏好,渠道上找到信赖的合作伙伴。如果继续按照国内的直营模式,投入和风险都很大。”

互联网中心是小鹏汽车此次组织架构调整的另一重点。今年 1 月,原高德地图产品副总裁陈永海加入小鹏汽车,担任互联网中心负责人,前互联网中心副总裁纪宇目前的职位是 “顾问”。该部门正在进行整体优化。

知情人士向界面新闻透露,互联网中心从高P开始调整,从P10到P8都有负责人离开,一些小部门已经被裁撤,前期大量招进的应届生如果试用期没有实际产出,也会被裁掉,“容错率很低”。

小鹏汽车理想汽车近期都传出“毁约”应届生消息。造车新势力公司正从去年9月的“抢人大战”进入到优化裁员阶段,通过人才结构优化,对外招聘规模缩减,以达到降本增效目的。

小鹏汽车一季度财报显示,今年一季度净亏损创上市以来单季新高,达到17.01亿元,同比增加一倍以上,环比扩大了32.1%。招银国际研报指出,受原材料价格上涨影响,小鹏汽车第二季度净亏损还将扩大。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小鹏汽车

4.8k
  • 港股恒生科技指数跌4%,跌破4900点,恒指跌约2.3%
  • 美股收盘:三大指数走弱,理想汽车、小鹏汽车跌超5%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小鹏汽车多部门调整裁员,出海业务发展艰难

两年时间里小鹏在海外市场共卖出不到600辆车。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周姝祺

近日媒体报道小鹏汽车正在进行一轮组织架构调整和裁员,涉及多个部门。其中,小鹏汽车负责出海业务的副总裁何力扬已于近期离职,其下属负责出海业务的营销副总经理张一博、原北区总经理、销售高级总监张传金也将于近期离职。

针对裁员情况,小鹏汽车对界面新闻回应称,大幅裁员与事实有出入,“由于部分部门岗位调整与绩效优化,涉及了少量相关员工的调整。”

一名接近小鹏汽车的知情人士向界面新闻透露,“内部的确存在组织架构调整,小鹏的出海业务很艰难。”

小鹏汽车的首次“出海”是在2020年,选择了全球电动车渗透率排名第一的挪威。2020年,小鹏汽车在挪威交付了100辆小鹏G3;2021年,小鹏G3销售了406辆,P7销售了32辆。对比来看,2021 年挪威总共销售了 17.63 万辆汽车,其中 65% 为纯电动车,特斯拉交付了超 2 万辆。

为加速海外业务扩张,今年小鹏汽车宣布开启出海2.0模式,相继在瑞典、荷兰和丹麦开设直营店,并与欧洲经销商集团达成合作,形成“直营+授权”的零售模式。按照小鹏汽车计划,未来将有50%的汽车销量来自海外市场。

但目前来看,小鹏汽车已经开启交付的G3和P7的销量并不乐观。“直营+授权”的零售模式虽然可以解决快速拓展和资金吃紧的矛盾,但在陌生的海外市场部分依赖经销商,容易出现口碑、服务层次不齐的情况,对开拓新兴市场不利。

今年四季度,按照中国和欧盟整车双认证标准开发的小鹏G9也要开启大规模交付,在当前汽车供应链吃紧的环境下,小鹏G9将先满足国内市场用户。另外,海外运输链条比国内交付更长,更容易出现延迟交付问题,进一步影响到海外业务发展。

安永博智隆战略咨询合伙人章一超向界面新闻表示,海外市场是新势力汽车公司的必争之地。“汽车公司不仅需要在产品上满足当地消费者偏好,渠道上找到信赖的合作伙伴。如果继续按照国内的直营模式,投入和风险都很大。”

互联网中心是小鹏汽车此次组织架构调整的另一重点。今年 1 月,原高德地图产品副总裁陈永海加入小鹏汽车,担任互联网中心负责人,前互联网中心副总裁纪宇目前的职位是 “顾问”。该部门正在进行整体优化。

知情人士向界面新闻透露,互联网中心从高P开始调整,从P10到P8都有负责人离开,一些小部门已经被裁撤,前期大量招进的应届生如果试用期没有实际产出,也会被裁掉,“容错率很低”。

小鹏汽车理想汽车近期都传出“毁约”应届生消息。造车新势力公司正从去年9月的“抢人大战”进入到优化裁员阶段,通过人才结构优化,对外招聘规模缩减,以达到降本增效目的。

小鹏汽车一季度财报显示,今年一季度净亏损创上市以来单季新高,达到17.01亿元,同比增加一倍以上,环比扩大了32.1%。招银国际研报指出,受原材料价格上涨影响,小鹏汽车第二季度净亏损还将扩大。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