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乐视比贾跃亭努力多了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乐视比贾跃亭努力多了

在积极自救这方面,如今的乐视,看样子可比人在异国的贾跃亭努力多了。

文|螺旋实验室 牧歌

编辑|坚果

在失去了贾跃亭之后,乐视似乎一直在努力求生。

对于一个没有了创始人的企业来说,能够正常运转已是不易,更何况面对的还是贾老板这样的创始人。

这一轮北京疫情开始时,乐视在内部发了一封全员信,宣布在居家办公期间,对于全员依旧实行全薪,同时宣布不会进行大规模裁员。

除了在内部稳定军心外,乐视在业务拓展上也不遗余力,最近他们甚至还发布了一款新手机。

在积极自救这方面,如今的乐视,看样子可比人在异国的贾跃亭努力多了。

1境况慢慢好转

5月31日,乐视商城内上架了一款名为乐视Y1Pro的新款手机,售价仅499元起,在宣传海报上,这款手机打出了“拒绝性能过剩”、“入门旗舰”等核心卖点。

从手机的产品定位来看,这应该是一款面向下沉市场的低端机型,事实上,这已经不是乐视近年发布的第一款手机了,去年9月,乐视还发布了一款名为乐视S1的手机,售价1599元起,但市场反馈寥寥。

在这两款手机发布背后,则是乐视于去年5月宣布回归智能生态赛道,除了手机之外,乐视还发布了电视机、智能门锁,甚至是油烟机、烤盘等新品。

虽然产品像是摆地摊,但是乐视推出的这些新品,却极少能够在市场上掀起波澜,由于缺乏核心竞争力,在品牌影响力上也没有优势,大多数产品只能存活在乐视自己的线上商城中。

尽管市场反馈不佳,但在乐视内部,似乎对于智能生态回归的战略还颇为满意,去年年底,乐视在内部的公开信中提到,乐视的电视端运营、移动端运营、广告商业化等业务均提前达到年度目标。

同时乐视方面还宣布,在不考虑历史债务的影响下,乐视在2021年的经营数据实现了经营利润和现金流的双平衡。

在去年各大互联网巨头和独角兽企业纷纷陷入业绩低谷的时候,已经快要被人遗忘的乐视还能取得如此成绩,不得不说是一个小小的奇迹。

乐视的状态好转其实也能从员工一侧看出来,2020年初疫情爆发时,乐视对于月薪3W以上的员工进行过降薪,降薪幅度近10%,并取消了全体员工的补贴。

而在这一轮北京疫情中,乐视不仅宣布不会再大规模裁员,还承诺员工基本薪酬和福利保持不变,各项考核激励方案仍继续执行。

在去年年底,乐视甚至还为员工们涨了一波薪资。

不过仍需正视的是,如今的乐视依然还活在巨额债务的阴影之下,据相关数据显示,截止到2021年6月30日,乐视网负债总计为220亿元。其中流动负债占近八成,主要为应付账款。

乐视拒绝躺平

对于乐视的巨额债务,乐融致新CEO张巍曾表示,“历史债务是很复杂的问题,我们只能接受现状,先把业务做好,才能去解决更大的问题。”

目前,乐视系公司主要分为两家,乐视网和乐融致新,乐视网目前主要以乐视视频为主要业务,包括网页端和APP端,乐融致新则还是以乐视电视的相关业务为主,从关联关系上来看,乐视目前还持有乐融致新的相关股份。

而之前的巨额债务,也主要集中在乐视网的主体,乐融致新虽然也背负了一些债务,但对比乐视来说并不多。

乐视能够在去年实现经营利润和现金流的双平衡,主要也是来自于这两家公司的业务贡献,其中乐融致新主要以智能硬件为主,前文所提到的手机等硬件产品都是出自于乐融致新。

而乐视网虽然现在已经没有财力继续买新的视频版权,但依靠着过去攒下的老本,竟然也过得还不错,去年上半年,乐视网还新增了300万的注册会员。

尤其是现象级剧作《甄嬛传》,至今仍能为乐视网带来源源不断的流量和收益,除此之外,乐视网还拥有《太子妃升职记》、《芈月传》、《白鹿原》、《盗墓笔记》等经典电视剧的独家版权。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有老本可以啃,但乐视网也并不甘心躺平,时不时还整出一些“花活”刷一波存在感,去年春节期间,乐视APP以“欠122亿”的logo火出了圈,顺势还登上了一波微博热搜。

据乐融致新CEO张巍透露,乐视APP的这波自黑式营销,让乐视视频APP的下载量上涨了20%。

在没有了大额资金注入后,用自嘲自黑的方式来引发关注,似乎是乐视能做的为数不多的事,这家昔日曾风光无两的公司,在用这种方式宣示着自己的存在。

正如乐视在给员工的内部信中所说:“过去的几年中,公司一度深陷困境之中,这使得我们每做一件事情,都需要付出比在其他公司更多的努力和艰辛,有时甚至需要我们低下高昂的头。”

给未来攒下筹码

在乐视仍为了生存努力的时候,远在异国的老板贾跃亭也时不时有消息传来,但好消息并不多。

最近的一则新闻,是贾跃亭又新增了一则被执行人信息,自今年2月以来,老贾已经4次被列为被执行人,被执行总金额超25.78亿元,平均每1个月就得被执行1次。

美国的造车事宜,也几乎没有任何实质性进展,虽然法拉第未来成功在纳斯达克上市,但登陆资本市场后又出了不少闹剧,此前由于一再推迟财报发布时间,还被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对其发出了退市警示函。

对于这位昔日的创始人,乐视已经无法再约束和要求他更多,唯一能做的,是在贾老板还没回国的日子里,把现有的一亩三分地经营好。

由于过去的历史原因,使得乐视目前已经没有办法获得更多的资金注入,这也使得目前在新业务拓展时将会面临极大的压力。

尤其是去年提出的回归智能生态赛道,注定是一条烧钱的路线,想要复制过去乐视电视的辉煌并不容易,只能寄希望于在创新领域能够有所作为。

不过考虑到乐视电视过去积累下的大批用户,乐视仍然有希望通过软件获得收益。

至于乐视网,已经无力再和“爱优腾”们对抗,但依靠过去积攒下来的影视,也并非没有想象空间。去年11月,乐视视频推出了“鲸群计划”,开始与二次创作者合作,通过授权乐视旗下影视剧版权的形式,实现对影视剧作品的二次传播。

这种二创的内容形式,实际上也比较符合目前网友的观看习惯,尤其是二创内容在短视频平台的传播,也能够帮助乐视引流,带动APP下载量和注册会员人数的增长。

从种种市场动作来看,如今的乐视,似乎在致力成为一家小而美的公司,它不再讲一些“生态反化”的庞大故事,反而专注于一些能够稳定创造价值的板块,尽管仍然有庞大的债务压身,但眼下已经是他们能够选择的最好的路。

尽管未来,乐视仍然会和贾跃亭深度绑定,但当前乐视所做的一切,或许也只是为了在不确定的环境里,攒下更多翻盘的筹码。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乐视

3.6k
  • 贾跃亭及乐视网被恢复执行2.41亿元
  • 乐视网被恢复执行2.4亿元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乐视比贾跃亭努力多了

在积极自救这方面,如今的乐视,看样子可比人在异国的贾跃亭努力多了。

文|螺旋实验室 牧歌

编辑|坚果

在失去了贾跃亭之后,乐视似乎一直在努力求生。

对于一个没有了创始人的企业来说,能够正常运转已是不易,更何况面对的还是贾老板这样的创始人。

这一轮北京疫情开始时,乐视在内部发了一封全员信,宣布在居家办公期间,对于全员依旧实行全薪,同时宣布不会进行大规模裁员。

除了在内部稳定军心外,乐视在业务拓展上也不遗余力,最近他们甚至还发布了一款新手机。

在积极自救这方面,如今的乐视,看样子可比人在异国的贾跃亭努力多了。

1境况慢慢好转

5月31日,乐视商城内上架了一款名为乐视Y1Pro的新款手机,售价仅499元起,在宣传海报上,这款手机打出了“拒绝性能过剩”、“入门旗舰”等核心卖点。

从手机的产品定位来看,这应该是一款面向下沉市场的低端机型,事实上,这已经不是乐视近年发布的第一款手机了,去年9月,乐视还发布了一款名为乐视S1的手机,售价1599元起,但市场反馈寥寥。

在这两款手机发布背后,则是乐视于去年5月宣布回归智能生态赛道,除了手机之外,乐视还发布了电视机、智能门锁,甚至是油烟机、烤盘等新品。

虽然产品像是摆地摊,但是乐视推出的这些新品,却极少能够在市场上掀起波澜,由于缺乏核心竞争力,在品牌影响力上也没有优势,大多数产品只能存活在乐视自己的线上商城中。

尽管市场反馈不佳,但在乐视内部,似乎对于智能生态回归的战略还颇为满意,去年年底,乐视在内部的公开信中提到,乐视的电视端运营、移动端运营、广告商业化等业务均提前达到年度目标。

同时乐视方面还宣布,在不考虑历史债务的影响下,乐视在2021年的经营数据实现了经营利润和现金流的双平衡。

在去年各大互联网巨头和独角兽企业纷纷陷入业绩低谷的时候,已经快要被人遗忘的乐视还能取得如此成绩,不得不说是一个小小的奇迹。

乐视的状态好转其实也能从员工一侧看出来,2020年初疫情爆发时,乐视对于月薪3W以上的员工进行过降薪,降薪幅度近10%,并取消了全体员工的补贴。

而在这一轮北京疫情中,乐视不仅宣布不会再大规模裁员,还承诺员工基本薪酬和福利保持不变,各项考核激励方案仍继续执行。

在去年年底,乐视甚至还为员工们涨了一波薪资。

不过仍需正视的是,如今的乐视依然还活在巨额债务的阴影之下,据相关数据显示,截止到2021年6月30日,乐视网负债总计为220亿元。其中流动负债占近八成,主要为应付账款。

乐视拒绝躺平

对于乐视的巨额债务,乐融致新CEO张巍曾表示,“历史债务是很复杂的问题,我们只能接受现状,先把业务做好,才能去解决更大的问题。”

目前,乐视系公司主要分为两家,乐视网和乐融致新,乐视网目前主要以乐视视频为主要业务,包括网页端和APP端,乐融致新则还是以乐视电视的相关业务为主,从关联关系上来看,乐视目前还持有乐融致新的相关股份。

而之前的巨额债务,也主要集中在乐视网的主体,乐融致新虽然也背负了一些债务,但对比乐视来说并不多。

乐视能够在去年实现经营利润和现金流的双平衡,主要也是来自于这两家公司的业务贡献,其中乐融致新主要以智能硬件为主,前文所提到的手机等硬件产品都是出自于乐融致新。

而乐视网虽然现在已经没有财力继续买新的视频版权,但依靠着过去攒下的老本,竟然也过得还不错,去年上半年,乐视网还新增了300万的注册会员。

尤其是现象级剧作《甄嬛传》,至今仍能为乐视网带来源源不断的流量和收益,除此之外,乐视网还拥有《太子妃升职记》、《芈月传》、《白鹿原》、《盗墓笔记》等经典电视剧的独家版权。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有老本可以啃,但乐视网也并不甘心躺平,时不时还整出一些“花活”刷一波存在感,去年春节期间,乐视APP以“欠122亿”的logo火出了圈,顺势还登上了一波微博热搜。

据乐融致新CEO张巍透露,乐视APP的这波自黑式营销,让乐视视频APP的下载量上涨了20%。

在没有了大额资金注入后,用自嘲自黑的方式来引发关注,似乎是乐视能做的为数不多的事,这家昔日曾风光无两的公司,在用这种方式宣示着自己的存在。

正如乐视在给员工的内部信中所说:“过去的几年中,公司一度深陷困境之中,这使得我们每做一件事情,都需要付出比在其他公司更多的努力和艰辛,有时甚至需要我们低下高昂的头。”

给未来攒下筹码

在乐视仍为了生存努力的时候,远在异国的老板贾跃亭也时不时有消息传来,但好消息并不多。

最近的一则新闻,是贾跃亭又新增了一则被执行人信息,自今年2月以来,老贾已经4次被列为被执行人,被执行总金额超25.78亿元,平均每1个月就得被执行1次。

美国的造车事宜,也几乎没有任何实质性进展,虽然法拉第未来成功在纳斯达克上市,但登陆资本市场后又出了不少闹剧,此前由于一再推迟财报发布时间,还被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对其发出了退市警示函。

对于这位昔日的创始人,乐视已经无法再约束和要求他更多,唯一能做的,是在贾老板还没回国的日子里,把现有的一亩三分地经营好。

由于过去的历史原因,使得乐视目前已经没有办法获得更多的资金注入,这也使得目前在新业务拓展时将会面临极大的压力。

尤其是去年提出的回归智能生态赛道,注定是一条烧钱的路线,想要复制过去乐视电视的辉煌并不容易,只能寄希望于在创新领域能够有所作为。

不过考虑到乐视电视过去积累下的大批用户,乐视仍然有希望通过软件获得收益。

至于乐视网,已经无力再和“爱优腾”们对抗,但依靠过去积攒下来的影视,也并非没有想象空间。去年11月,乐视视频推出了“鲸群计划”,开始与二次创作者合作,通过授权乐视旗下影视剧版权的形式,实现对影视剧作品的二次传播。

这种二创的内容形式,实际上也比较符合目前网友的观看习惯,尤其是二创内容在短视频平台的传播,也能够帮助乐视引流,带动APP下载量和注册会员人数的增长。

从种种市场动作来看,如今的乐视,似乎在致力成为一家小而美的公司,它不再讲一些“生态反化”的庞大故事,反而专注于一些能够稳定创造价值的板块,尽管仍然有庞大的债务压身,但眼下已经是他们能够选择的最好的路。

尽管未来,乐视仍然会和贾跃亭深度绑定,但当前乐视所做的一切,或许也只是为了在不确定的环境里,攒下更多翻盘的筹码。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