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宁德时代能走多远?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宁德时代能走多远?

从“小甜甜”变成了“牛夫人”,宁德时代还能走多远?

文|中国品牌杂志 何茜

作为创业板“市值王”,宁德时代的一举一动总是牵动着市场和投资者的神经。

其股价已从最高点每股692元跌到现在的每股449元。与此同时,第一季度净利润为14.93亿元,同比降23.62%。

曾经,代表一批高业绩成长和高估值的宁德时代,在股票热度上能够与贵州茅台分庭抗礼。不到半年时间,从“小甜甜”变成了“牛夫人”,跌落神坛的宁德时代到底经历了什么?还能走多远?

跌下神坛

作为新能源汽车领域的龙头, 一直以来,宁德时代享有“宁王”之称。

2018 年 IPO 时,宁德时代市值约 800 亿元,2021年,宁德时代市值1.6 万亿元,翻了近20 倍。这家电池巨头崛起于多山沿海的福建省宁德市,其总部大楼就矗立在蕉城区的赤鉴湖边,电池结构的建筑造型映射在澄净的湖面上。围绕赤鉴湖,宁德时代已经建立起湖东基地、湖西一期和二期基地、Z 基地等星状布局,再向外延伸,还有车里湾蕉城时代、福鼎时代等生产基地。这些巨大延绵的生产基地提供的电池产能,大约能供应 220 万辆电动汽车--这个数量超过了 2020 年全球电动车销量的一半。电池之于电动汽车就像“心脏”,成本占到一辆车近40%,而宁德时代也成为了新能源车行业的“心脏”。

在政策补贴、全球汽车电动化的浪潮推动下,宁德时代出货量、国内外市占率一直稳居龙头。资本市场对宁德时代寄予厚望,并称之为“宁王”,与茅台比肩。宁德时代的估值一度超过200倍。

作为新能源汽车领域的龙头,业绩下滑超乎资本市场的预期。从资本视角看,优秀的公司只能一年比一年更优秀,但资本市场并不买账。宁德时代的市值从1.6万亿元的高点跌落,自去年12月至今,市值蒸发大约6000亿元。按照2021年宁德时代营业收入1303亿计算,相当于跌去了5个宁德时代。

宁德股价下跌的原因,有不同说法。

最直接的一个是资本圈疯传的传言,称由于对锂涨价准备不足,宁德时代一季度业绩不及预期。另一个原因是疫情冲击,整车企业新近一轮停产也会波及宁德时代的动力电池出货量;还有别有用心的传言,诸如“被美国制裁、被剔除创业板权重指数、与特斯拉谈崩”等传闻,这些都已经被辟谣。

无法阻止“势”

其实,宁德时代股价大跌,更深一层的原因是,行业大势回调。

前两年新能源板块股价涨得太猛,需要挤挤泡沫,阶段性回调。经过2020下半年以来一路猛涨之后,进入2022年,国内股市的新能源板块进入下降通道,新能源概念股和锂电池概念股股价齐齐下跌。从今年年初到4月中旬,锂电池板块指数已跌24%。

其实,股价大幅下跌的不止是宁德时代,只是由于其身为“宁王”备受关注。其他动力电池企业的股价也都处于近一年多来的最低水平,国轩高科的股价,和最高点时相比下降58%;亿纬锂能的股价也下跌超54%。

还有整车企业“去宁化”引发的担忧,伴随电动化加速,整车企业纷纷选择自建动力电池工厂,或者选择新的动力电池供应商。的确,从供应链管理的角度看,整车一般不会依赖独家供应商,一般都选择2-3家供应商。而且动力电池作为电动车的心脏,整车企业为了不受制于人也会扶植自己的“势力”。

这些原因都挺有道理,但是在电动车强势崛起的大势面前,那都不叫事。

比如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问题,短期内或许没什么办法,业绩暂时承压,但长期来看,早已布局上下游产业链,锁定上游资源的同时还布局动力电池回收的宁德时代是有足够保障的。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宁德时代投资的产业链企业已经超过60家。

4月15日,宁德时代还发公告称,其控股子公司广东邦普的下属孙公司普勤时代,拟在印尼投资建设动力电池产业链项目。看起来最吓人的同行崛起,在电动车市场蛋糕快速做大的背景下,其实也没那么吓人。传统车企够强大也够强势,也还是离不开博世、电装等零部件巨头。从产业发展史来看,整车巨头与零部件巨头之间更多是互相依存、互相成就的关系。

还能走多远?

并不久远的2019年,政府补贴大幅退坡;动力电池白名单开放,外资同行再次大举杀入;特斯拉入华,对自主电动车的“碾压”优势……一系列不利因素扑向客户主要为自主品牌的宁德时代。

当时外界的恐慌、对宁德时代的担忧可比现在严重多了。

结果呢?

这几年刚好是宁德时代进一步壮大、实力更上一层楼的关键时期,坐稳了动力电池“杠把子”选手的位置:由此前行小圈子看好的行业独角兽、未来之星变成国内市场份额遥遥领先的冠军、万众皆知的“宁王”。

客户圈、朋友圈大大扩容,客户名单囊括国内外主流主机厂、知名汽车品牌,还把新能源汽车的风向标特斯拉变成自己的大客户。如今势不可挡的特斯拉,成立以来也是一路波折不断。其他科技巨头在发展壮大的道路上,甚至登顶封神之后,也总是波折相伴。

事物总是在矛盾中发展进步的。再看看国家大力推进的双碳战略目标,看看10多年来为了发展电动车我们的各种投入,以及这两年电动车爆发式增长的强劲势头,实在无需担忧万亿“宁王”的未来。这样的企业一路披荆斩棘走到今天,除非它自己有重大战略失误,是不会轻易被同行赶超的。

去年7月,国家发改委和国家能源局联合发布《关于加快推动新型储能发展的指导意见》,首次对储能产业提出明确的发展目标。

根据光大证券之前的预测,到2025年,我国储能投资市场空间将达到约0.45万亿元,2030年进一步增长到1.3万亿元左右。电池是储能系统中价值量最高的环节,成本占比近60%,这意味着整个产业最大的蛋糕要被电池企业切走。

早在2011年,宁德时代的前身ATL就中标了张北风光储输示范项目,正式进入储能领域。2021年,公司储能电池销量为16.7GWh,同比暴增近6倍,储能业务在总营收中的占比也提升到了10.45%。

随着政策的落地,储能产业的能见度已经很高了,像宁德时代这样提前布局并长期深耕的企业也将进入集中变现期。

总之,一句话,新能源汽车的大爆发势头仍将继续,宁德时代的“神话”也将继续。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宁德时代

6.3k
  • 宁德时代现5501.69万元折价大宗交易
  • 机构:韩系动力电池上半年全球份额大跌,宁德时代等中国厂商市占率大幅增加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宁德时代能走多远?

从“小甜甜”变成了“牛夫人”,宁德时代还能走多远?

文|中国品牌杂志 何茜

作为创业板“市值王”,宁德时代的一举一动总是牵动着市场和投资者的神经。

其股价已从最高点每股692元跌到现在的每股449元。与此同时,第一季度净利润为14.93亿元,同比降23.62%。

曾经,代表一批高业绩成长和高估值的宁德时代,在股票热度上能够与贵州茅台分庭抗礼。不到半年时间,从“小甜甜”变成了“牛夫人”,跌落神坛的宁德时代到底经历了什么?还能走多远?

跌下神坛

作为新能源汽车领域的龙头, 一直以来,宁德时代享有“宁王”之称。

2018 年 IPO 时,宁德时代市值约 800 亿元,2021年,宁德时代市值1.6 万亿元,翻了近20 倍。这家电池巨头崛起于多山沿海的福建省宁德市,其总部大楼就矗立在蕉城区的赤鉴湖边,电池结构的建筑造型映射在澄净的湖面上。围绕赤鉴湖,宁德时代已经建立起湖东基地、湖西一期和二期基地、Z 基地等星状布局,再向外延伸,还有车里湾蕉城时代、福鼎时代等生产基地。这些巨大延绵的生产基地提供的电池产能,大约能供应 220 万辆电动汽车--这个数量超过了 2020 年全球电动车销量的一半。电池之于电动汽车就像“心脏”,成本占到一辆车近40%,而宁德时代也成为了新能源车行业的“心脏”。

在政策补贴、全球汽车电动化的浪潮推动下,宁德时代出货量、国内外市占率一直稳居龙头。资本市场对宁德时代寄予厚望,并称之为“宁王”,与茅台比肩。宁德时代的估值一度超过200倍。

作为新能源汽车领域的龙头,业绩下滑超乎资本市场的预期。从资本视角看,优秀的公司只能一年比一年更优秀,但资本市场并不买账。宁德时代的市值从1.6万亿元的高点跌落,自去年12月至今,市值蒸发大约6000亿元。按照2021年宁德时代营业收入1303亿计算,相当于跌去了5个宁德时代。

宁德股价下跌的原因,有不同说法。

最直接的一个是资本圈疯传的传言,称由于对锂涨价准备不足,宁德时代一季度业绩不及预期。另一个原因是疫情冲击,整车企业新近一轮停产也会波及宁德时代的动力电池出货量;还有别有用心的传言,诸如“被美国制裁、被剔除创业板权重指数、与特斯拉谈崩”等传闻,这些都已经被辟谣。

无法阻止“势”

其实,宁德时代股价大跌,更深一层的原因是,行业大势回调。

前两年新能源板块股价涨得太猛,需要挤挤泡沫,阶段性回调。经过2020下半年以来一路猛涨之后,进入2022年,国内股市的新能源板块进入下降通道,新能源概念股和锂电池概念股股价齐齐下跌。从今年年初到4月中旬,锂电池板块指数已跌24%。

其实,股价大幅下跌的不止是宁德时代,只是由于其身为“宁王”备受关注。其他动力电池企业的股价也都处于近一年多来的最低水平,国轩高科的股价,和最高点时相比下降58%;亿纬锂能的股价也下跌超54%。

还有整车企业“去宁化”引发的担忧,伴随电动化加速,整车企业纷纷选择自建动力电池工厂,或者选择新的动力电池供应商。的确,从供应链管理的角度看,整车一般不会依赖独家供应商,一般都选择2-3家供应商。而且动力电池作为电动车的心脏,整车企业为了不受制于人也会扶植自己的“势力”。

这些原因都挺有道理,但是在电动车强势崛起的大势面前,那都不叫事。

比如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问题,短期内或许没什么办法,业绩暂时承压,但长期来看,早已布局上下游产业链,锁定上游资源的同时还布局动力电池回收的宁德时代是有足够保障的。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宁德时代投资的产业链企业已经超过60家。

4月15日,宁德时代还发公告称,其控股子公司广东邦普的下属孙公司普勤时代,拟在印尼投资建设动力电池产业链项目。看起来最吓人的同行崛起,在电动车市场蛋糕快速做大的背景下,其实也没那么吓人。传统车企够强大也够强势,也还是离不开博世、电装等零部件巨头。从产业发展史来看,整车巨头与零部件巨头之间更多是互相依存、互相成就的关系。

还能走多远?

并不久远的2019年,政府补贴大幅退坡;动力电池白名单开放,外资同行再次大举杀入;特斯拉入华,对自主电动车的“碾压”优势……一系列不利因素扑向客户主要为自主品牌的宁德时代。

当时外界的恐慌、对宁德时代的担忧可比现在严重多了。

结果呢?

这几年刚好是宁德时代进一步壮大、实力更上一层楼的关键时期,坐稳了动力电池“杠把子”选手的位置:由此前行小圈子看好的行业独角兽、未来之星变成国内市场份额遥遥领先的冠军、万众皆知的“宁王”。

客户圈、朋友圈大大扩容,客户名单囊括国内外主流主机厂、知名汽车品牌,还把新能源汽车的风向标特斯拉变成自己的大客户。如今势不可挡的特斯拉,成立以来也是一路波折不断。其他科技巨头在发展壮大的道路上,甚至登顶封神之后,也总是波折相伴。

事物总是在矛盾中发展进步的。再看看国家大力推进的双碳战略目标,看看10多年来为了发展电动车我们的各种投入,以及这两年电动车爆发式增长的强劲势头,实在无需担忧万亿“宁王”的未来。这样的企业一路披荆斩棘走到今天,除非它自己有重大战略失误,是不会轻易被同行赶超的。

去年7月,国家发改委和国家能源局联合发布《关于加快推动新型储能发展的指导意见》,首次对储能产业提出明确的发展目标。

根据光大证券之前的预测,到2025年,我国储能投资市场空间将达到约0.45万亿元,2030年进一步增长到1.3万亿元左右。电池是储能系统中价值量最高的环节,成本占比近60%,这意味着整个产业最大的蛋糕要被电池企业切走。

早在2011年,宁德时代的前身ATL就中标了张北风光储输示范项目,正式进入储能领域。2021年,公司储能电池销量为16.7GWh,同比暴增近6倍,储能业务在总营收中的占比也提升到了10.45%。

随着政策的落地,储能产业的能见度已经很高了,像宁德时代这样提前布局并长期深耕的企业也将进入集中变现期。

总之,一句话,新能源汽车的大爆发势头仍将继续,宁德时代的“神话”也将继续。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