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洁尔阴母公司要上市了,招股书中透露了这些“难言之隐”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洁尔阴母公司要上市了,招股书中透露了这些“难言之隐”

目前,恩威医药近一半的营收依旧依靠一款30年前上市的产品。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陈杨

编辑 | 谢欣

“难言之隐,一洗了之。”

一句贴心简洁的广告语,加上关之琳、林嘉欣、张柏芝、赵薇等数位明星的代言,洁尔阴洗液自上世纪90年代起,就成了女性洗护产品中的一个爆款。

截至2021年,洁尔阴洗液连续七年位居中国城市零售药店妇科炎症中成药领域市场份额榜首。而其背后的恩威医药也于上个月在创业板过会,进入提交注册环节。

恩威医药成立于2005年,实际控制人为“薛氏家族”薛永新、薛永江、薛刚、薛维洪四人。公司主要研发、生产及销售中成药和化学药,专注于妇科产品、儿科用药、呼吸系统用药等领域。公司拥有洁尔阴洗液、洁尔阴软膏、洁尔阴泡腾片、山麦健脾口服液、清经胶囊、丹芎通脉颗粒等17个独家品种。

2019年至2021年(简称“报告期”),恩威医药的营业收入分别为6.21亿元、6.34亿元和6.80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8259.20万元、9874.32万元和1.02亿元。本次创业板上市,公司拟募集资金7.01亿元,用于恩威医药股份有限公司四川恩威制药改扩建项目和恩威医药股份有限公司昌都总部建设项目。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恩威医药先因更新财务资料,于2021年9月主动申请中止上市审核程序。同年12月恢复后,2022年1月又因发行人律所、会计所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意外终止上市审核,直到2月下旬再度恢复。

相较于恩威医药坎坷的IPO之路,公司的实控人之一薛永新和他发明的洁尔阴洗液颇具“传奇色彩”。

据期刊《管理科学文摘》的报道,1952年3月,薛永新生于四川省潼南县崇龛镇一户富农家庭,当时阶级身份的限制让他无缘进入中学。在四处打工流浪的生活中,他学会了木工、石工、建筑等各种手艺,直到接触到恩师李真果,薛永新迷上了医道。李真果“精通妇科杂症,治妇科病百医百验”,薛永新便“反复研究古籍药典,琢磨老师李真果的行医处方”。

直到1988年,薛永新成功研制出一种对妇科病、性病、皮肤病具有很好疗效,而且使用十分方便的纯天然中草药液。他给这种药液取了一个贴切而含蓄的名字——“洁尔阴”洗液。1989年,“洁尔阴”获得四川省卫生厅同意生产的批文。1996年,“洁尔阴洗液“被卫生部颁布为国家药品标准,从产品名称上升为通用药品名称。不过截至目前,尚未有其他药企生产这一产品。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作为核心产品的洁尔阴洗液分别实现收入3.14亿元、3.21亿元和3.23亿元,占恩威医药总营收的50.64%、50.66%和47.56%。换而言之,目前,恩威医药近一半的营收依旧依靠一款30年前面世的产品。

同时,由于主要原材料石菖蒲、苍术的价格上涨,报告期内,洁尔阴洗液的毛利率分别为76.47%、75.14%和73.00%,呈略微下降趋势。此外,2017年以来,洁尔阴洗液被多地调出医保增补目录,目前已不在任何地方增补目录药品范围内。招股书指出,若公司核心产品不能在品牌升级、推广策略等方面持续提升或公司核心产品收入下滑,将对公司的市场竞争力、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

新的重磅产品迟迟不出现,原因从恩威医药的研发费用和人员数量中就可见一斑。

恩威医药的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公司研发费分别为440.26万元、484.23万元和432.48万元,占营收比重为0.71%、0.76%及0.64%。现专职研发人员仅13人,远低于可比公司的平均水平。

不过,2003年薛永新接受在期刊《经济前沿》专访时曾表示,自己“多年来一直极为重视新产品的开发研制,早在1991年就创建了恩威自己的研究所,前后投入数千万元,开发了新品种20余个”。

而从招股书上看,大量的钱都花在了以广告营销为主的销售费用上。

报告期内,恩威医药销售费用分别为2.38亿元、1.90亿元和2.10亿元,分别占营收的38.38%、29.98%和30.87%。其中广告宣传费用分别为4481.64万元、3091.78万元以及4062.61万元,花费约为研发费用的10倍。

此外,此前的问询回复函显示,恩威医药此前共涉及10项不符合规定药品事项,其中子公司江西恩威涉及8项,子公司恩威制药涉及2项。

其中,2019年1月上海市浦东新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对药店销售的“洁尔阴泡腾片”进行抽样检验。经检验,该产品的“性状”、“发泡量”不符合规定。2019年9月,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市场监督管理局执法人员依法对罗甸县中医医院药品“小儿咳喘灵颗粒”(批号:190409,规格:每袋装2g,生产厂家:四川恩威制药有限公司)进行监督抽样。检验结果显示,该药品“微生物限度”不符合规定。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洁尔阴母公司要上市了,招股书中透露了这些“难言之隐”

目前,恩威医药近一半的营收依旧依靠一款30年前上市的产品。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陈杨

编辑 | 谢欣

“难言之隐,一洗了之。”

一句贴心简洁的广告语,加上关之琳、林嘉欣、张柏芝、赵薇等数位明星的代言,洁尔阴洗液自上世纪90年代起,就成了女性洗护产品中的一个爆款。

截至2021年,洁尔阴洗液连续七年位居中国城市零售药店妇科炎症中成药领域市场份额榜首。而其背后的恩威医药也于上个月在创业板过会,进入提交注册环节。

恩威医药成立于2005年,实际控制人为“薛氏家族”薛永新、薛永江、薛刚、薛维洪四人。公司主要研发、生产及销售中成药和化学药,专注于妇科产品、儿科用药、呼吸系统用药等领域。公司拥有洁尔阴洗液、洁尔阴软膏、洁尔阴泡腾片、山麦健脾口服液、清经胶囊、丹芎通脉颗粒等17个独家品种。

2019年至2021年(简称“报告期”),恩威医药的营业收入分别为6.21亿元、6.34亿元和6.80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8259.20万元、9874.32万元和1.02亿元。本次创业板上市,公司拟募集资金7.01亿元,用于恩威医药股份有限公司四川恩威制药改扩建项目和恩威医药股份有限公司昌都总部建设项目。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恩威医药先因更新财务资料,于2021年9月主动申请中止上市审核程序。同年12月恢复后,2022年1月又因发行人律所、会计所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意外终止上市审核,直到2月下旬再度恢复。

相较于恩威医药坎坷的IPO之路,公司的实控人之一薛永新和他发明的洁尔阴洗液颇具“传奇色彩”。

据期刊《管理科学文摘》的报道,1952年3月,薛永新生于四川省潼南县崇龛镇一户富农家庭,当时阶级身份的限制让他无缘进入中学。在四处打工流浪的生活中,他学会了木工、石工、建筑等各种手艺,直到接触到恩师李真果,薛永新迷上了医道。李真果“精通妇科杂症,治妇科病百医百验”,薛永新便“反复研究古籍药典,琢磨老师李真果的行医处方”。

直到1988年,薛永新成功研制出一种对妇科病、性病、皮肤病具有很好疗效,而且使用十分方便的纯天然中草药液。他给这种药液取了一个贴切而含蓄的名字——“洁尔阴”洗液。1989年,“洁尔阴”获得四川省卫生厅同意生产的批文。1996年,“洁尔阴洗液“被卫生部颁布为国家药品标准,从产品名称上升为通用药品名称。不过截至目前,尚未有其他药企生产这一产品。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作为核心产品的洁尔阴洗液分别实现收入3.14亿元、3.21亿元和3.23亿元,占恩威医药总营收的50.64%、50.66%和47.56%。换而言之,目前,恩威医药近一半的营收依旧依靠一款30年前面世的产品。

同时,由于主要原材料石菖蒲、苍术的价格上涨,报告期内,洁尔阴洗液的毛利率分别为76.47%、75.14%和73.00%,呈略微下降趋势。此外,2017年以来,洁尔阴洗液被多地调出医保增补目录,目前已不在任何地方增补目录药品范围内。招股书指出,若公司核心产品不能在品牌升级、推广策略等方面持续提升或公司核心产品收入下滑,将对公司的市场竞争力、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

新的重磅产品迟迟不出现,原因从恩威医药的研发费用和人员数量中就可见一斑。

恩威医药的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公司研发费分别为440.26万元、484.23万元和432.48万元,占营收比重为0.71%、0.76%及0.64%。现专职研发人员仅13人,远低于可比公司的平均水平。

不过,2003年薛永新接受在期刊《经济前沿》专访时曾表示,自己“多年来一直极为重视新产品的开发研制,早在1991年就创建了恩威自己的研究所,前后投入数千万元,开发了新品种20余个”。

而从招股书上看,大量的钱都花在了以广告营销为主的销售费用上。

报告期内,恩威医药销售费用分别为2.38亿元、1.90亿元和2.10亿元,分别占营收的38.38%、29.98%和30.87%。其中广告宣传费用分别为4481.64万元、3091.78万元以及4062.61万元,花费约为研发费用的10倍。

此外,此前的问询回复函显示,恩威医药此前共涉及10项不符合规定药品事项,其中子公司江西恩威涉及8项,子公司恩威制药涉及2项。

其中,2019年1月上海市浦东新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对药店销售的“洁尔阴泡腾片”进行抽样检验。经检验,该产品的“性状”、“发泡量”不符合规定。2019年9月,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市场监督管理局执法人员依法对罗甸县中医医院药品“小儿咳喘灵颗粒”(批号:190409,规格:每袋装2g,生产厂家:四川恩威制药有限公司)进行监督抽样。检验结果显示,该药品“微生物限度”不符合规定。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