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为什么土耳其人喜欢“独裁者”埃尔多安?

物极必反。

图片来源:网络

周二晚,上千名土耳其民众聚集在伊斯坦布尔的市政厅大楼外,高喊着支持政府的口号。游行的街头立着一副巨幅的画像——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

29岁的公务员科尔克马兹(Ersin Korkmaz)带着两个女儿参加了游行,他认为埃尔多安是土耳其“自穆罕默德二世以来最好的领袖”。曾为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君主的穆罕默德二世在1453年攻占了君士坦丁堡,消灭了拜占庭帝国。

自从上周五的政变以来,土耳其政府已经对5万多人进行了清洗、开除公职,引得美国和欧洲国家纷纷呼吁土耳其政府在应对政变上要“遵守民主原则”。

42岁的司机钱卡亚(Adem Çankaya)认为:“有些人称埃尔多安是独裁者,但我们知道,看看土耳其之前的那些领袖就知道了,他根本不是独裁者。”另外一名支持者伊斯梅尔(Ismail)补充道:“在埃尔多安之前的那些总统根本不关心人民,但埃尔多安关心。这是最主要的。我们把他看成我们的一份子。”

在支持者的眼中,埃尔多安是让土耳其复苏的英雄,他来自草根阶层明白平民的疾苦,更是逊尼派穆斯林的代表人物。从数字上来看,土耳其人对埃尔多安的认同感很高。5月的民调显示,有超过62%的人都认为埃尔多安是土耳其的领袖人物。

为什么在西方媒体报道里强势跋扈的埃尔多安却受到了这么多土耳其人的欢迎呢?

司机钱卡亚用最直白的话说:因为埃尔多安,他生病的母亲现在可以免费做透析。钱卡亚的母亲患有肾病,由于埃尔多安上台后推行的医疗改革,现在她可以每周免费做三次透析。

曾经卖过汽水和面包、当过足球队员的埃尔多安于2001年创立了目前的土耳其执政党正义与发展党。

正发党是土耳其成为共和国以来的第五代亲伊斯兰政党,由于历届政府都严格遵循共和国创建人凯末尔留下的世俗化政策,也称“凯末尔主义”,此前的伊斯兰政党都面临了被封或被迫解散的结局。

凯末尔。图片来源:网络

意识到了世俗化这条红线的埃尔多安在成立正发党之时就强调自己的政党和宗教无关,而是属于“保守民主派”。正发党的目标就是将土耳其从滥用职权的精英阶层中解救出来,同时让土耳其早日加入欧盟。

在经历了2001年全球经济危机的打击后,主打经济复苏和扩大社会福利的正发党在2002年的大选中大获全胜。

出任总理之后,埃尔多安推行了一系列改革措施:大规模改革医疗系统,扩大对穷人的医保服务,鼓励私营医疗机构与公共医疗机构竞争以提高医疗质量。改善住房、增加给学生提供的奖学金、改善贫困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增强非穆斯林群体的权益。

在恢复土耳其经济方面,正发党无疑是成功的。

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土耳其现在是全球第17大经济体,在不到10年时间里,该国的人均国民收入翻了近3倍,超过了1万美元。从2002年到2012年间,土耳其的极度贫困人口比例从13%下降到了4.5%。

而对于拥有强大政治影响力、习惯通过政变让土耳其遵循世俗化原则的军队,埃尔多安也采取了一系列措施稀释国家安全委员会中的军队成员数量,任命平民担任委员会主席,同时将军队势力从教育和媒体部门中清出。

更重要的是,埃尔多安和正发党代表了伊斯兰政治力量的回归,让从凯末尔时代以来就被压制多年的宗教保守派人士看到了希望。

土耳其的6780多万人口中,有近99%都是穆斯林,大部分是逊尼派穆斯林。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瓦解之后,凯末尔在安卡拉建立了独立政府,成为了土耳其共和国的第一任总统。

他执政的时候推行了一套从上至下的西方化、去宗教化改革措施,想以最快的速度把欧洲文明引入土耳其。当时的土耳其政府关闭了所有宗教学校、禁止公务人员戴头巾、将土耳其字母由阿拉伯字母换成了拉丁字母、年历改为西历、服装全部西式化、连公共假期也参照西方。

这一系列的改革虽然为土耳其奠定了世俗化制度的基础,但同时也压制了当地固有的文化宗教传统,导致首都安卡拉和其他“凯末尔中心地”与偏远地区出现了巨大的文化差异。当时有句话说,土耳其政府“代表人民而统治,却蔑视人民”。

这种文化压制也引发了库尔德人和宗教保守派的起义,面对这些起义政府只是采取了军事镇压。到冷战时期,土耳其加入西方阵营,成为了北约成员国,暂时掩盖了土耳其的宗教和民族问题。但冷战结束后,土耳其人与库尔德人的关系、世俗制度与宗教的矛盾开始浮出水面。

早在正发党成立之前,1994年,主张以伊斯兰教义建国的繁荣党(Welfare Party)就让凯末尔主义派大吃一惊。

当年,繁荣党在地区选举中获胜,还成功拿下了伊斯坦布尔和安卡拉两大城市。繁荣党的主席埃尔巴坎(Necmettin Erbakan)就与埃及的穆斯林兄弟会交往甚密。

一年之后,繁荣党在议会选举中获胜,与其他党派联合组成政府上台执政。由于担心土耳其变成一个宗教国家,军队开始介入,在1997年的和平政变中将埃尔巴坎和繁荣党赶下了台。繁荣党所剩的部分成员后来就加入了埃尔多安的正发党。

在正发党上台之前,土耳其的总统是塞泽尔(Ahmet Necdet Sezer)。他毕业于法学院,参过军,做过法官,是典型的精英阶层世俗派。

塞泽尔一直严格推行世俗化制度,还曾多次警告国民要警惕“伊斯兰的威胁”。为了禁止伊斯兰宗教人士成为公职人员,他直接否决了多项正发党提交的法案。其中一条法案是允许从宣教学校毕业的高中生在大学里学习与宗教无关的专业,并成为包括法官和教师在内的公务员。

国外版知乎Quora网站上的土耳其网友认为,正是由于土耳其的世俗化过程剥夺了宗教保守派人士的太多权利和自由,才让他们开始大力支持亲伊斯兰的正发党和埃尔多安。

在2015年之前,正发党在选举中赢得的选票一直是一届比一届高,从2002年的34.28%到2011年的49.9%。在2015年的两次选举中,正发党最终以赢得49.4%的选票获胜单独组阁,而主要反对党共和人民党只拿下了25.4%的选票。

缺乏有力的竞争对手、穆斯林传统的回归、经济发展和个人魅力让埃尔多安成功执掌了土耳其10多年。

对于他的支持者来说,现任政府面临的贪腐指控也好、对媒体记者的审判也好、清理异见者也好,都不能盖过埃尔多安给土耳其带来的巨变;更重要的是,他作为逊尼派穆斯林的代表,在宗教传统经历了长年打压后实现了强势回归。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更多天下事,请戳天下首页(tianxia.jiemian.com)。动动手指,长按二维码,关注【最天下】微信公众号:theveryworld(如果长按不行,就麻烦看官扫下呗)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30

相关文章